野火春生 第163章 谈合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佯装起身的候时新,被王龙一把拽住,讲道:“兄弟,你别急着走啊,听我把话说完,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候时新顺势坐回原位,压根就没想走。他已经通过和王龙的对话中,明白了杨问樵的用意,心里夸赞之余,必须弄清楚王龙下一步的打算。

    “王处长啊,这事儿可大可小啊,如果何清清真的是小草,彭松岩又是个通日的汉奸,那我帮他们这个忙,不是朝火坑里跳吗?

    你想,到时候你抓到了共党,共党再咬起我来,上面追查下来,扣我个通匪和滥用职权的帽子,我这脑袋,恐怕就要搬家了吧?”

    王龙给候时新的盘子里夹了一只鸡腿,说道:“哎~话可不能这么讲啊老候,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拉你合作的嘛!

    到时候,由我出面给你作证,证明你是假意合作,真实的目的是逼出共党小草,你想,是不是不但你的脑袋搬不了家,还立了一大功呢?”

    “!你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

    候时新笑骂着,将盆子里的另一只鸡腿夹给了王龙,恭维道:那兄弟我,以后可就要抱你这条大腿喽?”

    王龙显然对这句话很受用,他心想,“只要拿下何清清这个女共党,甭管赵涛是不是野火,都必受牵连。

    刚好,郑介民这个家伙,正愁找不到赵涛犯错的证据,自己也算送了他一份大礼。

    到时候,陈泽飞当上了站长,自己当上了副站长,手里再握着候时新这个把柄,那在上海站,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王龙想到此处,高傲地举起酒杯,像个上位者似的讲道:“候处长啊,这跟人站队可是很重要的,你看你,到上海站就巴结着赵涛,这下怎么样?他倒了,你就无依无靠了吧?

    还好,你这人脑子活泛,够机灵。要不然,受了他的牵连,轻则降职,重则掉脑袋,多不值当啊。”

    候时新看出王龙的想法,索性,顺着他的意,说道:“是是是,还是王处长高瞻远瞩啊,不过,这次怎么没瞧见你和副站长合作呢?”

    说起陈泽飞这个老搭档,王龙心里,还真觉得有点亏欠。

    毕竟,是他一手把自己给提上来的,这么多年对自己也算照顾有佳,尤其是妻妾们还互通往来。

    可阴狠毒辣的王龙,从来就没有任何慈悲之心,在他的脑子里,只有前程。

    所以,藏着私心的王龙,一直隐瞒着暗查的事实,因为,他现在只认定何清清是小草,并不能确定谁是野火。

    在如此重要的事上面,第一,不能让任何人抢了自己的功;

    第二,他觉得野火很厉害,任何人都有可能是野火,所以,这次行动必须对所有人保密,确保万无一失。

    当然,候时新是个例外,因为他打死过女共党,又因为杨问樵要杀他,最重要的是因为自己需要他的合作,才能把何清清这个小草给当场擒获;

    第三,万一这个陈泽飞真的是野火,何清清又是他的单线联系人。

    那么,上海站的赵涛受到牵连,陈泽飞再被捕,自己立了这么大的功,不就自然而然的成了副站长?

    在没有站长人选空降上海期间,自己不就是代理站长职务?

    即便有人来,人生地不熟的,还不是要听自己摆布?

    或许,还能像前一次那样……连升两级。”

    心里推测着种种可能,暗自窃喜的王龙,不露声色地回道:“就连站长夫人都是共党,野火还没现身,保不齐那个最不可能的人就是野火,所以不能大意啊。

    老候,我问你,抓捕计划,你可曾告诉何清清了?”

    候时新信誓旦旦地回道:“王处长,你别胡扯了,我自己制定的抓捕计划,怎么可能泄露给别人?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王龙听着候时新说话的语气,感觉,他应该更客气一点,毕竟,将来赵涛倒了,自己可是唯一握着他通匪和滥用职权把柄的人。

    想到这里,王龙趾高气昂得厉声追问,“如果不是泄露抓捕计划,那你们几个人,在海威特斯的密谋又怎么解释?”

    “啪!”

    候时新明白其意,假装翻脸,拍着桌子,指着王龙怒斥:“王处长,你到底是查何清清还是查我?这就是你合作的态度?

    哼!我要是不配合你,恐怕……这个共党你很难抓到吧?”

    候时新的反威胁很奏效,王龙立马改变了态度,他微笑着讲道:“老候,别激动嘛,我能不知道,你刚结婚,不就是想赚点外快嘛,理解,理解,只是,我担心你被人利用,这可就不好了。”

    王龙说的很直白,吓得候时新赶紧用食指做了一个悄声状,站起身,贼头贼脑地来到门口,猛然打开门,看了一眼外面,这才边关门边轻声说道:“娘的,你这个无孔不入的王龙,既然让你查到,你可要给我保密啊,否则,我可拿你贪污军费说事儿。”

    王龙举起酒杯,大笑道:“好了,咱们两个就别互相伤害了吧?你就告诉我,何清清和彭松岩,是不是想通过马万旗,将这批军用物资送出城外?”

    刚端起酒杯的候时新,闻听此言,杯子没拿稳,掉在了桌面上。

    他心想,“王龙居然能猜到这种程度,那我下一步偷梁换柱的打算,不是要彻底泡汤了吗?这可怎么是好?”

    王龙看着慌里慌张,擦着桌面水渍的候时新,接着讲道:“候处长,这就是我让你,先不要办彭松岩的原因。

    明天汤宝平就要到沪,彭松岩一定会和他联络,协商军用物资交易事宜。

    而你,刚好可以接近彭松岩,从他的嘴中,不动声色地套出交易时间和货物存放地址。

    只要你把这两个信息给搞过来,到时候,何清清这帮共党,在城外抢夺物资的同时,我们来个一网打尽,兄弟,这功劳可大到天上去喽。”

    想不出对策的候时新,诧异地问道:“货物存放地址?不是在他的仓库吗?”

    王龙摆摆手说道:“他的仓库的确有一批存货,不过,只是一批军靴,还有很多棉花和布匹不知去向。

    所以,请兄弟你务必将这两个消息打探清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