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火苍穹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带你回家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任伍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输,自己明明刺穿了那傻小子,那没有丝毫护体灵力的傻小子应该立马被自己吸干了才对,为什么对方像个没事的人一样,反而是自己的身体被对方斩成了几十块。

    然而没人会来回答任伍的疑问,当任伍快要失去意识的那一刻,他忽然之间想起来了一些事情,虽然那些事情对于现在的任伍来说是一些毫无价值的陈年往事,但对于曾经的任伍来说却是十分珍贵的记忆。

    那时的任伍还是一个为了让儿子过上好日子,能够呆在琉璃秘境之中安心修炼而努力的父亲,虽然妻子的死对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但为了能让儿子过上好日子,他一直在外辛苦奔波。

    虽然很累很苦,但任伍从未抱怨过,每次回到琉璃秘境之后,都会给任俊和他的那些朋友带上一份礼物,讲自己一路上的所见所闻,每次看见儿子那崇拜的眼神和天真的笑容,任伍就觉得不管在外如何辛苦都是值得的。

    在任俊九岁生日那年,任伍千辛万苦的从外地赶了回来,但却是伤痕累累拖着条断腿回到琉璃秘境之中的,因为在回来的路上任伍遇见了一群正在欺凌弱小的同族,而那位被欺凌的却是一个梵天族人。

    梵天族欺凌地灵族的事情,任伍走南闯北算是见怪不怪了,这地灵族欺凌梵天族反而是第一次看见,但无论如何任伍都不会认同,这种仗着人数和实力而去无故欺凌弱者的事情,正因为在梵天族之中,任伍见多了自己的同胞们被梵天族欺压的事情,所以他更加不希望自己的同胞们也变成那种不堪的施暴者。

    虽然任伍明知不敌,但他依旧勇敢的挡在了那群身为欺凌者的同族面前,结果可想而知。

    为此任伍不仅身负重伤,最后只能拖着一条断腿回到了琉璃秘境,甚至身上所有的财物都被洗劫一空,就连他好不容易给任俊准备的生日礼物,也被对方给夺走了。

    然而付出了如此惨痛代价的任伍,得到的回报却是一句,你们地灵族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给任伍治腿的时候,吕凯问了一句“值得吗?”

    吕凯的这句话把他给问住了,说实话任伍之前从来没有想过值不值得的问题,甚至即便是被那梵天族骂了之后,任伍也没有觉得太过沮丧,让他难过的是自己的同胞成了坏人,儿子的礼物也被抢走了,这两件事情,至于值不值得的问题,任伍觉得自己去制止了,至少能够问心无愧,虽然最后算不上成功制止。

    虽然任伍给任俊精心准备的生日礼物被夺走了,但生日还是要过的,为此任伍给儿子还有前来给自家儿子过生日的曹轩命讲了一个故事,那个故事说的是一千年前,一位梵天族英雄的故事,那位英雄喜欢行侠仗义,即便是对于落难的地灵族也会施以援手。

    那时他们这一脉地灵族刚从祖地迁

    徙到梵天族没多久,为了避免产生不必要的冲突,只能住在一些偏僻贫瘠之地,其中就有一脉同胞在一座陡峭山脉之上建立起了一座小村庄,可谁知在那座山脉之中藏着一群以血炼体的梵天族魔头,因此那个小村庄时不时的都会出现人员无故失踪的现象。

    那位梵天族英雄听说这件事之后,万里奔袭而来,经过他的仔细勘查之后,终于找到了那群魔头的老巢,后来他和那群魔头的首领大战了三天三夜,终于杀死了对方,一般来说事情到这里就完结了,但那位英雄担心那些逃走的魔头还会回来对村子造成威胁,所以便在村子住了一些时日,直到确定那群魔头不会回来之后,他才离开了那个村子。

    原本那个村子的地灵族以为,从此以后再也不可能见到那位梵天族英雄了,可结果谁知第二年那位梵天族英雄又回来巡视了一番,因为他听说附近又发生了类似的事情,所以放心不下,就顺路过来查看一番,从那以后,那位梵天族英雄每年都会到那个身处崇山峻岭之中的小村子之中巡查一番排除各种潜在危险。

    直到八年后那个村子搬离了那座山脉后,他才没有继续前来,后来为了纪念那位梵天族英雄曾经九次降临在那座山上的功绩,地灵族便给那座没有名字的山脉取名为九临山。

    这个故事是任伍小时候偶然从一块破烂不堪地石壁上看见的故事,从那时起他便就下定决心要成为九临英雄那种行侠仗义,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可惜的是,任伍最后并没能成为英雄,反而是为了能够活着回去见儿子最后一面成为了天魔,他以为即便是自己成为了天魔,也还有自己的意识,自己依旧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可惜的是从他成为天魔的那一刻起,以前那个活得像个热血少年的任伍就已经死去了,活着的这个任伍,只不过是拥有任伍记忆,披着任伍外皮的天魔罢了。

    想起了九临山由来的任伍,终于明白为什么任俊会知道他藏身于此了,因为自己的身体下意识就选择了,这个曾经地自己最为憧憬的地方。

    看见任伍的尸体变成几十块落在地上之后,曹轩命的身体也疲软了下来,依靠着长剑的支撑才让自己勉强站立着,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小腹上那两个干枯的大洞,顿时心有余悸,还好任伍死得快,要是他在支撑个一两息时间,恐怕自己真的要被他吸成人干。

    只不过曹轩命也因此因祸得福,任伍在吸收他身体所剩无几的灵力,和那些剩余地药力的同时,也将他体内的药毒彻底吸了个干净。

    曹轩命再次吞服了几颗丹药之后,立马收起任伍的尸体,朝着任俊的方向赶去,虽然他知道现在这座荒山之上除了自己这个活人之外,不会有其他活物,但离开师兄的尸体这么久了,而且尸体身边没有设下任何禁制,谁知道会不会突然冒出什么东西,将师兄的尸体

    给搬走。

    当曹轩命看着任俊的尸体依旧安详的躺在原地的时候,他才放心下来,等身体和灵力恢复了一些之后,曹轩命给自己贴上隐身符的同时,也给任俊的尸体贴了一张。

    曹轩命小心翼翼地背起任俊的尸体后柔声说道“师兄,我带你回家了。”

    琉璃秘境长老院的一间客房之中,轩辕望舒正在向云霄和咸鱼讲述,她和轩辕坤曜二人的事情。

    原来当年她和轩辕坤曜之所以会到蜀山山脉去,是因为她身上的那件圣器算出在蜀山附近藏有一件旷世珍宝,而且根据自己那件圣器的反应,轩辕望舒敢肯定那件旷世珍宝绝对也是圣器。

    听见这句话的云霄和咸鱼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但心中却震惊无比,没想到轩辕望舒身上的那件圣器居然还有寻宝的功能,这太让人羡慕了,要知道圣器原本存世量就不多,而其中大多数都是一些圣兵,像这种能寻宝的辅助性圣器更是稀少,要是司空傲有这件圣器的话,云霄估计金箍棒早就被他取走了,那还会等着自己去取。

    而且云霄和咸鱼敢肯定,轩辕望舒所说的那件宝物,便是此时被云霄戴在自己左手手腕上的如意圈,云霄不由得庆幸到还好轩辕望舒没有找到,要不然就没自己什么事了。

    结果她和轩辕坤曜二人找了一两个月宝物没找着,反而撞见了瑞兽当康,在追击当康的途中,机缘巧合的救下了孙如空和云霄二人,最开始姬望舒以为分别之后,就没有再见之时,可结果谁知几个月之后,他们再次相逢了。

    在蜀山山脉之中寻宝寻了大半年的轩辕望舒已是身心疲惫,在孙如空和云霄的邀请之下,她和轩辕坤曜自然是欣然前往,后来在猴族发生的事情,云霄和咸鱼也都知道,轩辕望舒对咸鱼一见如故,化身成为他的小跟班,而轩辕坤曜闲来无事除了训练云霄之外,还跟他和孙如空做了几次任务。

    半年之后的某一天,轩辕望舒身上的圣器突然急切的催促着她到某个地方去,而那时云霄正在外做任务,于是她便和轩辕坤曜和云霄不辞而别。

    听完轩辕望舒的解释之后,云霄才明白过来,他们二人并不是有意不辞而别的,只是因为当时自己在外做任务,虽然云霄没有注意到轩辕望舒的那句,圣器突然急切的催促着她到某个地方去,但咸鱼却注意到了。

    虽然轩辕望舒这句话在其他人耳中听起来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在咸鱼耳中听起来就不一样了。

    那件圣器能催促她去另外一个地方,那么说明那件圣器已经预感到了那个地方会发生什么和自己使用者有关的事情,而这个功能明显不是寻宝能力,若是勘测到宝物的话,那圣器绝对不会催促她去另外一个地方,而是只会告诉她在某个地方有什么等级的宝物才对,就像它检测到如意金箍棒的时候。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