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满田园 第三千四百五十八章 这货改变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个感觉总像是吃东西吃了一半,噎住了,下不去上不来的,可是怎么也弄不明白到底哪里的问题。

    毕磊也着急,他要过去扶木安淑:“安淑郡主,不管怎么身体重要,咱们有什么起来说不行么?”

    木安淑看着过去的毕磊疯了一样躲开:“不要碰我,我还未出阁呢,男女授受不亲。”

    毕磊也是很郁闷,她从今天起来之后就不认识自己了,这怎么都不应该的,他还要过去:“郡主,你怎么了,咱们是未婚夫妻不假,但是咱们有了夫妻之实的,你还怕什么?”

    木安淑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躲开,躲开,我不认识你,我根本没有跟男人有过什么,你这个坏人,你要害我。”

    毕磊伸手去摸木安淑的头:“郡主,你是不是发烧糊涂了。”

    木安淑刷的一下躲开了毕磊,然后转到了桌子底下,拔下了头上的簪子放在脖子上:“谁也不许碰我,要不然我就死给你们看。”

    这一下真的屋里人都蒙了。

    迟王爷也害怕了,对着大家道:“你们也都看见了,现在安淑成了这样,你们就给她一点时间吧,不要逼她了好么?”

    都这样了,迟王爷也这么说了,玄妙儿他们只能告辞了。

    出了木府之后,毕磊回了原来的住处,玄妙儿和花继业两人走着回家了,边走边说着话。

    “你说这个木安淑是个不是有点不对?我怎么都觉得她不像是装的?难道真的精神受了刺激?”玄妙儿确实有不能理解的地方。

    当然花继业也是一样的不理解:“我也看不透了,确实有点怪,但是今天看着她的眼神,真的好像不认识咱们,那种感觉不像是装的。”

    玄妙儿忽然一拍手:“不会是木安淑又人格分裂吧?”

    “何为人格分裂?”花继业对这个词还是没懂,看向了玄妙儿问。

    玄妙儿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算精神病的一种,就是她一个人的内心住着不止一个人,有时候是这个人,有时候是另一个。”

    花继业皱起了眉头:“那如果她真的得了这样的怪病,那还不好办了。”

    玄妙儿叹了口气道:“反正只要是木安淑,那她怎么都跟毕磊有了夫妻之实了,嫁给他是必须的,别的咱们就不管了。”

    “一个人害别人的时候那么狠毒,到了自己时候却不能受到一点伤害,这样的人也是活该受到惩罚,她是一定要嫁给毕磊的。”花继业从来没想过放过木安淑。

    “天都要黑了,咱们也快点回家吧,也不知道明天她还能作出来什么事。”

    “没几步道,你慢点走,你这怀着孩子倒是身轻如燕。”

    “谢谢夸奖,我发现这年轻真好。”

    “你呀,一会不老实,都要当娘的人了。”

    “当娘我就不是你的小宝贝了么?花继业。”

    花继业搂着媳妇的肩膀:“什么时候都是我的小宝贝。”

    玄妙儿笑着道:“这还差不多。”

    这晚上,玄妙儿和花继业还是躺在床上又分析了一阵木安淑才睡了,因为确实是值得分休,因为这前后的差距真的太大了。

    第二天上午,玄妙儿和花继业没出去,因为两人总觉得木安淑那边还得闹事,所以也是等着信,到时候好过去。

    果然,没一会,尹侍卫来了。

    进屋问过安之后,尹侍卫对着玄妙儿道:“花夫人,安淑郡主想要见你。”

    玄妙儿看向了花继业:“看吧,她不会消停的。”

    花继业点点头:“咱们去看看吧。”

    尹侍卫这纠结了一下才又道:“安淑郡主把自己关在了屋里不出来,她说只见玄妙儿,别人都不见。”

    玄妙儿笑了:“看来这木安淑的本事见长了,要逐个击破了?”她倒是不担心木安淑会伤害自己,因为她的野心那么大,绝不会跟自己同归于尽之类的。

    不过花继业可是十万分的小心:“妙儿,我不能让你单独跟木安淑共处一室。”

    玄妙儿道:“咱们先去看看再说。”

    她们两人随着尹侍卫去了木府。

    到了木府直接去了木安淑所住的院子,迟王爷在院子里来回的徘徊,见了玄妙儿来是真的看见救星一样过来:“花夫人,你可算是来了,安淑从昨天到现在不吃不喝,她说了就要见你,剩下的人不见。”

    玄妙儿看着花继业道:“我还真的要看看她木安淑到底要干什么。”

    花继业跟在玄妙儿身边:“你要是进去必须带着我。”

    迟王爷道:“哎,那个逆子说只要花夫人进去,不能让男人进闺房。”

    玄妙儿笑了:“有点意思,这木安淑知道廉耻了?不容易。”她又对着花继业道:“你在门口守着,我让千落和心静跟我一起进去,绝对安全的。”

    花继业想了想点头道:“我就在窗下,有事我也能第一时间进去护着你。”然后又交代了千落和心静几句。

    千落和心静保证,用生命保护玄妙儿,这花继业才算是放心些许。

    玄妙儿进了木安淑的房间,木安淑看见玄妙儿进来,跟她保持着距离道:“玄妙儿,我听皇叔说过很多你的事情,我不否认来凤南国是找你麻烦的,但是我也不否认我是佩服你的,现在所有人都不相信我的话,我只能把自己的命运压在你身上了。”

    玄妙儿越看这个木安淑越有不对的地方:“你想要我做什么?”当然玄妙儿跟她也保持着距离,她靠着窗户站着道。

    木安淑开口道:“我说了我不认识你们,我昨天之前真的没见过你们,我还没到永安镇就被人抓了,我被关了好久好久,前天晚上忽然被送到了这里,我看见父王亲人很高兴的,想到他们竟然说我不要脸,还说我是个荡妇,跟人有了夫妻之实,这些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现在没办法证明我自己,你不是聪明么?你一定可以帮我的对吧?”

    玄妙儿听着木安淑的话,看着木安淑的眼神,真的不像是骗人的,难道她真的人格分裂了,但是这个可能性太小了吧。

    她皱眉想了一会,然后看着木安淑道:“你说你不是之前的木安淑,那你有什么可以证明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