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满田园 第两千六百四十一章 满心的悔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玄妙儿真的佩服马氏一点,那就是为了儿子,他真的可以没有底线,真的是为了儿子什么都能做,她心里不知道怎么恨着自己呢,可是现在还是能低下头来。

    她是长辈,自己还是站起来,扶着马氏落了座:“祖母放心吧,四叔没事的。”反正我啥也没答应。

    马氏点点头:“好好,我一会就跟你祖父回去了,你四婶在这等等消息。”

    玄妙儿应下:“嗯,祖母也别太上火了,你也是救我四叔心切,四叔也不会怪你的。”

    说到玄文信怪马氏这个话,马氏想的跟玄妙儿不一样,自己了解儿子,他一定是会怪自己的,没想到自己折腾这两天,最后把事情闹成了这样,她的真的绝望了,可是想着三个儿子,自己还是要坚强的活下去。

    玄老爷子看看时辰道:“这时辰也不早了,咱们就回去了,妙儿这镇上施粥也忙,老四媳妇也跟着去帮着忙和忙和,那是积德的好事。”

    王氏赶紧应下了,尽管懒,但是为了得到玄文信的消息,也得留下,当然留下还能吃几顿好的,到也不亏,当然自己也想去给玄文信送点饭,还有就是单独去问一次玄文信还有没有藏私的地方。

    又说了几句,玄文涛就带着玄老爷子和马氏回去了。

    玄妙儿送着他们上了马车,看着马车走了,自己回了院子,今个还得去施粥呢,这个时辰了,虽然那边已经有了固定的模式和规律,也已经让心澈去过了,但是自己还是不那么放心,换了衣服,自己也坐上马车去了施粥处。

    今天萧清尘仍旧去的很早,不过自己想念的身影却一直没有出现,他不时的看向玄妙儿的粥棚,可是玄妙儿就是没出现。

    他见心澈来了,还是忍不住的去了心澈这边:“心澈姑娘,你们家小姐今个怎么没来?我有些事要跟她商量呢。”

    心澈对这个神医是敬重的:“我们家小姐家里有点事,晚点就能过来了,神医要是有急事的话我这就回去给小姐传个信。”

    萧清尘摆摆手:“不用不用,我不是大事,不着急,那我先忙去,等你们小姐来了再细说。”

    心澈应下:“那也好,我们小姐吩咐了,神医有什么需要的一定跟我们说,我们一定尽量满足。”

    萧清尘心里想着,我真的需要的是不能说的,也是你不能满足的,不过自己做这一切的时候就知道,这就是不能说的秘密,所以这时候点点头:“替我谢谢你们小姐,我回去忙了。”

    心澈微微福身,看着神医走远,也去忙自己的了。

    陈秀荷和秦苗苗仍旧是一早就到了,没看见玄妙儿也问了心澈怎么回事。

    心澈聪慧,知道这个事没必要跟陈秀荷隐瞒,并且不隐瞒这些也会让陈秀荷更信任自己这边,所以她把家里的事情都小声跟陈秀荷说了,当然有些要省略。

    陈秀荷是不停地跟心澈说着老宅的不好,那声声入耳的真切。

    而此时的秦苗苗却没有太关心这个事,因为今个来了之后她没有看见傅斌,并且玄妙儿也没来,她开始还以为是两人在一起干什么去了。

    心里急得不行,自己就不希望他们单独接触,但是知道了玄妙儿是家里有事,她的心里更不踏实了,那傅斌呢?傅斌这几天没有大事一定会在这守着看着玄妙儿的,什么大事让傅斌走了?

    没一会玄妙儿也就来了,到这她先把家里事跟二叔说了,因为这个事是玄家的事,玄文江也该知道的。

    玄文江听完是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真的没想到他们还有这两下子,还好咱们分家了,要不然咱们也跟着受牵连。”

    玄妙儿笑着点点头:“是呀,还好分家了,二叔放心吧,我祖父很平静没事的。”

    玄文江也确实就担心自己这个爹了,听说玄老爷子没事,他就安心了:“那就好,你祖父现在还真是不用咱们操心了。”

    “嗯,二叔,这边不太忙了,你也不用每天来了,有我二婶在这帮我就行了,你们家也是有生意呢,你该忙忙自己的去。”玄妙儿跟玄文江不客气。

    “我每天来看看才心安,我也不是一直在这,家里有事我就走了,那边铺子没事就来看看,你不用管我。”玄文江跟侄女也是有什么说什么的。

    “那就好。”玄妙儿说完,看看周围没有外人,小声的把怎么整马氏的事说了一遍。

    玄文江听完没忍住笑:“你这丫头真是心眼多,要是我还真是未必想到,这有够她回去上火的了。”

    “那是,那二叔忙去吧,我也去看看施粥那边。”

    “行,你小心点别烫了。”

    “知道了二叔。”

    玄妙儿说完去了施粥那边。

    陈秀荷见玄妙儿来了,也问起了玄文信的事,玄妙儿也是不需要太多隐瞒的跟着他们说了家里的事,陈秀荷自然是又表演了一场。

    不过秦苗苗一直等着玄妙儿空下来,好去问问玄妙儿傅斌的事呢,好不容易玄妙儿他们说完了,趁着玄妙儿自己一个人去拿碗的时候,秦苗苗跟在她身边:“表姐,今个傅公子没来。”

    这个玄妙儿也注意到了,当然自己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昨天某人说了藏宝图的事,自己想到了傅斌可能有动作,傅斌不见了,说明了傅太师在大事上还是更相信傅斌多一点的。

    当然自己跟秦苗苗不能说这些,她看了一眼傅家的粥棚那边:“傅公子没来啊?那可能是人家有什么事呗,我早上不也去忙自己家的事了么,并且苗苗,你就别想着他了,不值得。”

    “我知道表姐的意思,但是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放下的,表姐要是傅公子的消息一定告诉我。”秦苗苗不想跟玄妙儿说那些长篇大论的感情理论,因为自己每天听陈秀荷的教导就够了,自己真的听的脑仁疼了。

    “我怕是不能有他的什么信息,因为你的事之后,除了生意上的事我不想跟他在单独接触了。”玄妙儿皱眉道。

    “表姐,你真的不要受我的影响,我本就是错了,但是我现在真的回不去头,你不要因为我受影响,要不然我真的心里过意不去的。”

    “苗苗,咱们是亲人,是别人比不上的,我这辈子最在乎的就是亲情了,你知道的,你跟傅公子和生意这些之间,我当然是最看重咱们的亲情了。”

    秦苗苗心里好笑的看着眼前的玄妙儿,你这辈子就败在这个亲情上了,你还以为你自己聪明呢:“谢谢表姐。“

    “好了别客气了,赶紧干活吧。”玄妙儿看着秦苗苗的眼睛就知道她想啥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