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满田园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萧瑾很聪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萧瑾噗的一声笑出来:“妙儿这个子长了,心还是那个小丫头片子。”

    千醉公子也笑了,用手扶了一下面具:“这丫头什么时候稳当过。”

    萧瑾点点头,然后赶紧又摇摇头:“做生意办正事时候,不比咱们差。”

    “没看出来。”周围没有外人,千醉公子跟萧瑾也没那么拘束。

    萧瑾听了之后哈哈大笑,然后对着玄妙儿道:“妙儿,你就这么忍着千醉?不给他点厉害的看看。”

    玄妙儿笑着道:“萧大哥,小女子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弱女子,怎么敢跟天下闻名的千醉公子斗?”

    这句话把萧瑾和千醉公都说的又笑起来。

    这时候伙计进来上菜,把刀叉也都摆好好了,然后退了出去。

    玄妙儿和千醉公子熟练的拿起刀叉,去吃牛排。

    萧瑾看着两人,看着看着觉得不对了:“等下,妙儿会用这刀叉没什么,千醉,你怎么好像用的也挺熟练?”

    这点千醉公子刚才还真的忽略了,之前他吃过两次,所以自然是用的顺手,可是忘了这应该要当成第一次吃才对。

    他想了想:“我就是看着妙儿的用法,跟着她学的。”

    萧瑾摇摇头:“不对不对,我也是打算看着妙儿用,跟着她学的,可是你看,我这哪有你用的熟练不对,你们是不是之前吃过?”

    玄妙儿不得不佩服萧瑾的这个洞察力,赶紧道:“萧大哥,这个餐具我做之前还是给千醉大哥写了信,让他帮我参谋的,所以他没用过,可是对这个工具比你熟悉。”

    萧瑾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我说呢,千醉就算比我聪明,可是也不能比我聪明成这样,要不我这九王爷还不直接推窗户,跳出去了。”

    “这也就是二楼,你跳下去又不会有事。”千醉公子切了一块牛排道。

    萧瑾拿着刀叉用力的切着牛排:“我这刀子好像没有你们的快,谁跟我换换。”

    玄妙儿把自己的刀子递过去,没想到千醉公子挡住她,把自己的跟萧瑾的换了。

    萧瑾撇撇嘴:“男人心也是看不明白啊,明明在意又不说。”

    千醉公子给他倒了酒:“喝酒也堵不上你的嘴。”

    萧瑾换了刀子,还是切得很费劲,千醉公子抬起手,教萧瑾怎么用餐具。

    萧瑾吃了一口牛排,才想起来评价:“这东西是不错,我以后也要雇几个这西餐厨子,让我家的厨子做西餐。”

    玄妙儿不得不佩服有钱有权人的思维,自己现在有钱了,可是还真的没那么学会有钱人的过法,要是自己吃了什么觉得好吃,保证是想着隔几天再来吃,哪会想到直接雇厨子回家做?

    这时候二楼雅间基本也都满了,每个桌子前华容都让人专门的去教餐具的使用,当然也有配备筷子,要是实在不想学这餐具的使用,就有伙计直接帮着切好了,然后用筷子。

    到了中午,这的顾客越来越多,玄妙儿他们也不好占着一个雅间,正好萧瑾要去看看玄妙儿的花店,三人就跟华容道了别,告诉了华容明天下午去萧瑾的别院,然后他们三去了花店。

    到了花店,萧瑾看着那些铜管问玄妙儿:“这是干什么的?固定花盆?不像啊?”

    玄妙儿小声在萧瑾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这东西的作用,然后才离开他的耳朵:“保密啊萧大哥。”

    萧瑾这才明白这东西的用处,不过还是有点不那么相信:“这能行?”

    “千醉大哥帮我试验过的,都改进几次了,保证可行。”玄妙儿这点很有自信,古代的工艺尽管不如现代,但是他们能做出来的东西,保证质量都是好的。

    萧瑾点点头,若有所思:“我还是要等你用时候再来看看。”

    “到时候怕你来年把自己家都要填上这东西了。”玄妙儿摸摸自己改造研发的暖气道。

    接着他们又在楼上楼下的走了一圈,这边还有些新添加的小景观,因为这边的铺面比永安镇大得多,所以这边室内有流水,小桥,这样更有意境。

    玄妙儿又把一些需要注意的跟工人和伙计交代了一遍,萧瑾晚上约了七王爷八王爷,所以提前走了一会。

    玄妙儿反正也没什么事,这个时候玄老爷子一定是没回来呢,所以跟着千醉公子去了千府。

    进了千府之后,两人直接进了内院,到了书房门口,玄妙儿看看千书:“千书,我们不用伺候,千落难得回来一次,你带她四处走走,让心静在门口守着就行。”

    千醉公子怎么能不懂眼前人的意思:“你们去吧,一个时辰之后回来。”

    千书心里明白公子小姐的意思,感激的应下,然后对着千落道:“千落,你有日子没回来了,我带你去看看花园里的芍药花。”

    千落回了府上也高兴,这千府内院安全的紧,并且小姐是跟公子在一起的,她也不用担心玄妙儿的安全,对着玄妙儿和千醉公子福福身,跟着千书走了。

    玄妙儿跟着千醉公子进了书房,千醉公子把面具摘了下来,放在书桌上,然后走到脸盆架边上:“太久不带这面具,倒觉得有些热。”说完洗了脸。

    玄妙儿站在他边上,把干布巾递过去:“夏天天气热了,保证是热的,好在千醉公子不需要像花大少那样,整天的在外边游荡,要不晒哭了。”

    花继业边擦脸边笑了:“我就那么没用,晒晒就哭了?也不是你,那么爱哭鼻子。”

    “我啥时候哭鼻子了,再说这哭不是指真的哭,就是一种修饰,表示严重程度。”玄妙儿跟花继业经常说些现代的词汇,花继业不懂的,她就解释,解释不通的就耍赖,说花继业笨……

    花继业现在对现代有些词汇还真的都理解了:“明白了,小丫头,再不明白是不是又要说我笨。”

    “你吧,就在我面前时候有那么一点点笨。”玄妙儿走到书桌前落了坐。

    花继业也跟着她过去坐下:“喝什么?”

    玄妙儿指了指桌上的茶:“这就行。”

    花继业给两人到了茶:“好久不回来,但是终究是自己的家,还是很习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