镯镂记 第57章 包子事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过山河对于升级一事的询问,小镯难得一见的陷入了沉寂。

  那是因为,在她心底确实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绝对不能让主人知道。

  “小镯?怎么不说话啦?”

  “啊?说、说什么啊?”

  “我刚才问你……”

  才说到一半,山河发现地铁到站了。他只得暂停了询问,向车门挤去,打算下车后再继续。

  可是,在这拥挤的车厢里刚走了两步,他却察觉到了一丝异状。

  他发现有一只小手正从背后,穿过人缝向自己伸来。

  看那架势,多半是朝自己的衣兜而去。

  没想到一大早就遇到个毛贼,山河无奈的摇了摇头,稍一侧身就躲开了那只笨拙的小手。

  同时,山河的右手化为了一只坚硬的老虎钳,又快又准的夹在了毛贼的手腕之上。

  看都没看,向前猛的一带,便将毛贼从人群中揪出。与他一前一后,来到了月台之上。

  “哎呦!疼、疼!”

  紧跟着,就是一声女子的尖叫。

  没想到毛贼居然是个妹子,山河意外之时,也隐隐感觉这个声音好像点耳熟。

  回头一看才发现不对,赶忙松了手,一脸酸相的说了句:

  “秦、秦小豆?”

  没错,跟在他身后之人正是秦老的孙女,他见过两面的秦小豆。

  她今天穿着一件花格上衣,背着个可爱的双肩包,下身是短裙配长袜,脑后依旧扎着两个羊角辫,打扮的像个中学生似得。

  虽已年过二十,但说她十六七岁,应该也有人信。

  “大傻瓜,你干嘛那么用力啊!疼死我啦!”待山河一松手,秦小豆捂着手腕一脸怨气的喝道。

  今天,秦小豆是乘坐地铁前往二院的。

  由于车上人多,直到下车时,才发现山河居然跟她在同一个车厢。

  正发愁自己可能挤不下地铁的秦小豆,见到山河就如同见到救星一般,隔着两三个人,伸手便朝山河抓去,想让他带着自己往外挤。

  可是,由于个子太矮,伸来的小手刚好就在山河衣兜附近,令山河误以为是小偷作案,才发生了刚才的误会。

  真相大白后,山河赶忙赔礼道歉:

  “对不起啊,我、我以为是小偷来着,呵呵,抱歉、抱歉!”

  “什么小偷!就你这穷酸样,哪有小偷摸你的兜啊!哼,我胳膊差点都被你拽掉了!不行,光一句道歉可不够!你得、你得……请我吃饭!”秦小豆眼珠子鼓溜一转,突然说道。

  “啊?吃饭?哦,那好吧……你吃过早饭了吗?”

  “早饭?没、没有啊!”

  秦小豆其实是吃过早饭的,她刚才说请吃饭,本来是想让山河请她吃中饭或晚饭的。

  可没料到山河是个急性子,直接提出了早饭。

  秦小豆当然不想错失良机,便谎称自己没吃早餐。

  “那走,我现在就请你吃包子去!嘿嘿。”说完,山河咧嘴一笑,拉着秦小豆便向他最爱的包子铺走去。

  至于下车前,他与小镯尚未完成的对话,此刻他已忘得是一干二净。

  ……

  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山河一口气买了二十个肉包,给了秦小豆十个,自己留了十个。

  山河的饭量可不是盖的,早上起来,吃它十来个包子就跟玩一样。

  可秦小豆呢,人家是一个大姑娘,那吃的了那么多啊!况且,她还是吃过早餐的。

  所以,当她看到那十个拳头大的肉包后,嘴巴张得都能塞下两个鸡蛋了。

  心道,这要是都吃进肚里,还不得把胃撑破了?便赶忙婉拒,想要还给山河。

  但山河做事向来是一根筋,怎么都不肯收,硬是把这十个大包子全塞给了秦小豆,以表示他诚挚的歉意。

  同时,又额外买了杯豆浆给她,叮嘱道:

  “包子大,容易噎住。吃噎了,就喝豆浆!”

  搞得秦小豆是一脸无奈,心中懊悔却又不敢直言。

  只能提着一兜包子,站在马路牙上,带着淡淡的忧伤,跟山河一同啃食了起来。

  包子的味道确实不错,只可惜秦小豆刚吃了半个,就感到了腹胀。

  为了摆脱这“包子苦海”,她冥思苦想了许久后,方幽幽的说道:

  “大傻瓜,其实……我得了一种罕见的病。”

  “罕见的病?什么病?”一听对方有病,山河立马关注了起来。

  “呃,是、是一种遗传病,名字就不告诉你了。症状就是,我不能早上吃包子!一旦吃了,就有可能中毒身亡。所以、所以……”秦小豆低着头,情绪也酝酿的很到位,边说边将包子递给了山河。

  “还有这种病?我怎么没听说过?喂,你是骗我的吧?”山河半信半疑道。

  “当然是真的,你要不信啊,等下问鲁伯伯,他是知道的。”秦小豆继续低着头道。

  “噢?”

  虽心存怀疑,但见对方把鲁主任都搬了出来,山河一时间还真被这小丫头给唬住了。

  皱眉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便从小豆的手中接过了包子:

  “那好,还是我吃吧,我下次再请你吃。”

  见终于躲过了一劫,秦小豆暗自松了口气。但很快,又听山河说道:

  “唉,那你和你爷爷真可怜,这么好吃的包子都没口福享用了。”

  小豆闻言后却眨巴着大眼,不解道:

  “我爷爷?为什么这么说?他可以吃啊!”

  “咦?他可以吃?你刚不说是一种遗传病吗?难道他没有?”山河起疑道。

  听到“遗传病”三个字,秦小豆才猛然想起,自己刚才好像是这么说的。

  心知说漏了嘴,她赶忙尴尬的笑道:

  “哦,呵呵,对、对,他也有的。只不过,爷爷的症状没那么严重,他能吃一点点。”

  “噢,他能吃一点点啊……哎,那你呢?”

  “我、我当然一点都不能吃啦!”

  “啊?那你刚才……不是已经吃了半个么?”

  听到这儿,秦小豆已是满脸的黑线,这个谎她真是圆不下去了。

  那机灵却不怎么严谨的脑袋瓜,飞速运转了几个回合后,临危之下,她终于又想到了一计!

  随后,就见秦小豆忽然抬起左手,用力捂住了自己的咽喉。

  而她的右手,则紧紧抓在山河的臂膀之上,感觉是非常虚弱,马上就要跌倒一般。

  同时,双目紧闭,面色痛苦,如同喘不上气,无比艰难的说道:

  “啊……不行了!我、我好像发病了,快送我去找鲁伯伯,只有他能救得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