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的水晶宫 第一百七十三章 将宴会变成嘴炮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这维兰巴特家的执事的引领下,陆希穿过了金碧辉煌的大厅和门廊,这才来到了一座包间门前。wWW.. 高速更新

    在这种所谓的非常时刻,餐厅狗眼看人低的侍者们已经将**丝和高富帅隔在了门厅的两重,能够进来吃饭的绝对都是有钱有权的统治阶级。不过,哪怕是金字塔式的统治结构也是绝对要分出上下之分的,能够在大厅吃饭的都是统治阶级中的**丝,而能在这餐厅用上包房的,应该就是统治阶级中的高富帅了。

    说白了,阶级矛盾这种特别邪教特别有杀伤力的说法,其实也就是这么被人为制造出来的。

    这个包房并不大,里面的装潢也没有到达那种金玉糊墙宝石镶边的奢侈地步,素雅的房间sè调显得极其富有格调和品味,雅致舒适,也绝对不会给人那种金碧辉煌金玉满堂般惹人反感的压迫感。

    这只是在不识货的人眼中的房间,在识货的陆希眼中,这个房间却是真正在所谓的低调雅致中将穷奢极侈玩到了极点。

    那个看上去很一般蓝sè石台圆桌,是用厚重的青岚石制成的。用这种石材即便在夜晚也能释放微弱而淡雅的光芒,当然,和夜明珠那种生怕杀不死你的放shèxìng物质不同,这种带有神圣xìng质的微光也能够给人清新醒脑,促进食yù等等益处,堪称绝品。一个用纯粹青岚石制作的家具,向来是用等重的黄金再乘以二到三来进行估价的。

    铺在房间中的地毯来自南方大陆索斯内斯的山岭王国邱克尔,是心灵手巧的邱克尔妖jīng采集自一种丛林巨兽的毛发而编制出来的。绒毯中那极富有韵律感和生命力的花纹。甚至能够随着光照的变化而变化,美轮美奂。这种绒毯流入市面的总共只有三十六副。其中一幅在一年前的涅奥斯菲亚拍卖会上拍出了45000金奥铢的天价。

    摆在窗台上的熏香炉也是产自远古jīng灵的宝物,蓝紫sè的琉璃金几乎与接近紫罗花的颜sè,在其间焚烧的香灰更是拥有远古魔力的奇效。至少陆希在刚刚踏入房间的刹那间,就得到了系统“体力和魔力恢复速度+5%”的提示。

    房间的两侧墙壁上都挂着一副油画,分别是丰收和家宴的场景,其间的人物和场景都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放在餐厅中自然很能引发众人的食yù。不过,陆希更知道。这两幅画都是大画家米朗内罗的真品,放在涅奥斯菲亚的拍卖场上也绝对能卖出五位数的金币。

    和这些摆设比起来,那些顶级的红酒和海味鹅肝,已经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

    青岚石的桌旁正坐了四个人,一个年级二十五岁上下的紫发英俊年轻人,看到陆希进来便露出了一张便秘的残念表情,不是当初被电得大小便失禁的紫菜头杜伊德?维兰巴特却又是谁呢?话说。都过了快一百五十章了,这家伙看到陆希还是这么一副见到鬼的样子,真是太不淡定了,实在是毁了他“联邦十大公子”的名头啊!

    一个穿着做工jīng美的军常服大衣,挂着少校军衔的青年,看上去应该比杜伊德大个几岁的样子。有着一头亚麻sè的头发,目光清明,面容俊朗,脸上挂着一丝微笑。不过他的嘴唇显得有些薄,颧骨微高。即便是在微笑着,也能感受到他刻在骨子里那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第三个则是一个只有十六七岁上下的少女。拥有一头维兰巴特家族特有的紫sè长发,个子娇小,面容美丽,气质清新,虽然还属于正在成长中的年纪,但目测以后的发展趋势还是很不错的。总而言之,算不得倾国倾城的绝sè,但赛希琉和莉姆那个级数的国民级美少女还是姑且能够达到的。

    看到陆希进来,这位少女赶紧了站了起来,微微欠身地行了个得体的淑女礼,看上去的确是个很有家教的富家千金。对于这样知书达理的美少女,陆希自然也不好失礼的,便以闪瞎人狗眼的营业用笑容冲着对方点了点头,下一秒钟,那张白皙的俊俏脸蛋上顿时便爬满了cháo红。

    嘿?这千金小姐不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没见过男人的花痴女吧?

    一位气质矍铄的绅士,以一个极富有立体感的高鼻梁为中轴线,两边便是如同鹰般犀利的眼睛,黑紫sè的发梢中带着些许的花白,没有让他显老,却让他整个人更具有经验丰富的沧桑感和压迫感。他大约五十岁左右,正是门阀贵族们的首脑人物,联邦内务大臣特纳?维兰巴特。从外表来看,这是一个非常冷艳高贵的帅大叔而已,仅仅是端坐在那里,便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华丽气场,魄力十足,很符合一般人对于领袖形象的幻想和期待。

    于是,当这样一位冷艳高贵气场十足,堪称领袖人物典范的帅大叔向自己微笑的时候,很多人下意识便会产生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特纳大人的很多死忠就是这样产生的。

    这一次,他也是这么干的。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贝伦卡斯特上尉。作为联邦最让人瞩目的少年英雄,又是奥鲁赛罗大师的继承人,当了今天才能有正面接触的机会,这应该算是鄙人的失礼啊!”

    看得出来,在称呼的选择上内务大臣阁下也下了一番功夫。直呼其名显得有点自来熟和轻浮,在名字后面加尊称又显得有些自折身份,那么用官职或军衔来称呼就非常合理了,挑不出任何的毛病出来。

    “您实在是太客气了。作为晚辈,理论上也是应该由我来拜会您才对。只不过在下长在乡下不服管束罢了,冒然到了您的府上说不定哪里做得不好反而会失了礼数。好事反而会变成坏事。所以才不想自找麻烦。”既然人家表现很是得体,陆希也不好太桀骜不驯的中二。只要不是龙傲天。偶尔还是需要表现一下素质的,明明自己和他都恨不得将对方剥皮拆骨,但偏偏却满脸笑容地把酒言欢,某种意义上其实也挺带感的,这可比跳起来灭了对方全家要优雅多了。

    “请坐吧。”特纳招了招手,便已经有侍者手脚麻利地将椅子放到了圆桌旁。

    “还要感谢你对犬子的教训。这孩子本xìng其实不坏,但因为自小娇生惯养从没有吃过苦头,便养成了坐井观天眼高于顶的xìng子。我由于国务缠生也来不及关心他的教育问题。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已经来不及了。犬子和你的那场决斗,对于他来说正填补了他成长上最大的空白,自那以后,这孩子也的确是成长了不少。”特纳微笑着说,完全听不出他所说的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年轻人血气方刚,一言不发兵戎相见也是正常的,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化不开的仇恨。当初启明战争的英雄。黎明骑士帕恩和克诺乌斯大帝的初见其实也并不怎么愉快,但一样拥有了持续一生的伟大友谊。优秀如贝伦卡斯特上尉一定可以成为联邦未来的栋梁,若你这样的人物能够和犬子和好如初,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嗯,这样的举例,还真是让人连笑都笑不起来呢……

    “我们本来就没什么深仇大恨。最多就是一种属xìng相克的问题罢了。而且,在夕阳下爆衫互殴本来也是一种男人的本分和浪漫,也只有唧唧歪歪的娘炮和灭人全家的龙傲天才会记仇,说句大实话,如果您今天没有出现。我压根就已经将贵公子忘掉了呢。”

    这话一出,明显一直在记仇的紫菜头杜伊德那张残念的脸顿时如便秘般涨红起来。甚为jīng彩。那看上去很是jīng英的年轻少校也露出了一丝愕然,而紫sè头发的少女更是瞠目结舌,双眼中很奇怪地闪过了一丝慌乱,即便是内务大臣本人也不由得一怔,虽然仅有短短的一秒钟,但的确是怔了一下。

    “哈哈,那我就可以当成你接受了我的提议了吗?”

    “嗯,这可不好说,您不是希望我和贵公子和好如初吗?但我在决斗之前可就不怎么看对方顺眼了,好感度虽然达不到仇恨,但冷淡总是有的。”

    三个年轻人的表情继续jīng彩中,但同样的冷笑话对于特纳这样的老油条来说却完全没用了。他洒然一笑,道:“那就重新认识一下吧,说不定你们都能从对方那里找到顺眼的地方呢,这也许正是一段友谊的开始。”

    “这段友谊恐怕连女神都难以想象呢。”陆希特意挤出一个很是无奈的表情,耸了耸肩”“不过,只要杜伊德兄不来生事,总还是可以相安无事的,和平的rì常可是最宝贵的。您说是吧?”

    “的确如此,为了维护我和我的家人,还有这个国家和平而安逸的rì常,我是会做出任何事情的。”内务大臣也露出了淡然的笑容,平静的声音中也包含着让人不敢质疑的魄力:“这也是我有的时候处于此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原因了。有的时候,想要守护些什么,总是要有化身厉鬼的觉悟呢。”

    陆希的眉毛不动声sè地一跳,刚想说点什么话也挖苦对方两句,老紫菜头却已经飞速转移了话题,目光转向了那位紫发的少女,口吻中却闪过了难得地闪过了一丝浓浓的温情和宠溺:“这是我的女儿奥尔加,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她也是贝伦卡斯特上尉的崇拜者之一呢。英雄,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少女们追逐的目标呢。”

    “爸爸!”紫发少女大声地嗔怪了一声。感觉到了陆希的目光,她赶紧将头垂了下去,发出了几乎蚊子一般的声音:“陆,陆希大人……呃,不,贝伦卡斯特大师,能够认识您,真的是我的荣幸!”

    食肉系的权贵豪门居然生出了这么食草系的千金,这还真是千古奇闻啊!

    陆希看着那少女红彤彤的脸蛋,很快便做出了判定:这种完全草食xìng的弱气形妹子。真的不是自己的菜,可以定位为npc了。便笑吟吟地道:“看到我的真人,一定有一种偶像破灭的感觉吧?呵呵,美丽的女士,我真的不是什么英雄,只是一个准备回乡下娶媳妇的**丝而已。”

    “过度的谦虚就会变成虚伪了,年轻人一定要把握好这个度。”特纳似贬实褒地插了一句,又指着那位高傲的少校军官道:“这是联盟三星魔法师,也是前年从zhōng yāng军事学院战略系获得全优成绩的高材生。我的侄儿鲁道夫?盖泽特少校,是我妻弟的儿子。现在正在联邦战略厅工作。”

    盖泽特,嗯,似乎是个很有即视感的名字呢。

    陆希琢磨了两秒钟随即便恍然大悟,本来类似这种号称jīng英的高富帅,虽然脸上带着笑,但骨子里都是那种高高在上鼻孔看人的傲慢和嚣张的家伙。向来就是提供主人公踩人素材的背景反派人物npc,陆希压根就懒得去记。

    不过好歹在几个小时之前才听过这家伙的名字,现在就这么忘掉了,哪怕是老年痴呆也是说不过去的吧?

    “哦,原来您就是那位战略厅的天才啊?嗯,我可是真的听说过你的名头的。”

    “想不到在下的名字连贝伦卡斯特上尉这样鼎鼎大名的人物也有所耳闻啊?这可实在是太不敢当了。”盖泽尔少校非常客气地回答。眼中却闪过了一丝明显的得意。

    “对啊!听说您最近制定了一个非常详细的作战计划。希望说服军方将主力部队乘坐浮空船投放到巴尔迪亚半岛,伪装成偏师吸引亡灵出来决战,以此消灭亡灵的有生力量。然后在养jīng蓄锐以逸待劳地等待兽人的主力,然后一战而定。失去了靠山,即便是纳摩亚山上的黑旗翼人们也一定会失去斗志。望风而降也是迟早的事。如此一来,联邦所有的国防压力。只要两场会战就能够解决了。嗯,这真是一个天才的构想,实在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在10级名演技和10级名口才的双重加成之下,盖泽尔明显是将陆希露骨的嘲讽当做了赞美和崇拜,脸上已经爬满了明星遇到脑残粉那种故作矜持的淡定:“哪里哪里,您真是太客气了。不过这个作战计划我也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完成的,的确还是有几分信心的。如果军方的高层们能像您这样明事理就好了。”

    “如果您乐意的话,我倒是和您一起在争取一次。毕竟这么天才的作战计划放弃了实在太可惜了。像我这样的人还是有不少实战经验的,跟军方最高层的关系也不错,我的意见他们还是会考虑一二的。”10级口才10级演技以及各种称号加起来足有50%以上的嘴炮成功率加成开动中。

    这一下,便是连老油条特纳那毫无波动云淡风轻的表情也有了松动的迹象,连他也无法判断陆希到底是冷言冷语还是真心实意。

    也许是陆希如此无节cāo的说法让盖泽尔有些飘飘然了,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狂热的光芒,今晚第一次以真心实意的口吻道:“如果真的如此,那真是太感谢您了。”

    “这是一个有责任感的联邦军官应该做的。”陆希继续假惺惺地道:“不过,天才的计划一定是需要天才的执行者的,否则一定会让天才的光辉蒙羞。所以下官建议少校还是到亲临第一线,最好是作为实战部队的一线指挥官第一批率部在巴尔迪亚空降。如何保证联邦的浮空舰队不会瞒过纳摩亚的翼人,如何能够让亡灵相信这是偏师,如何保证足够数量的部队短时间空降而不被敌人主力包饺子,如何维持大军翻山越岭的补给线,这些问题,只要天才的少校能够亲临一线,一定能够像变魔术一般地解决吧?”

    到了这个份上,哪怕是陆希的表情有多么地无辜,多么地脑残,语气口吻有多么的动听,盖泽尔也能够听出那浓浓的讥讽和鄙夷了。

    你丫这也好意思说是高材生?这也好意思在战略厅混饭吃?说说看,你这傻x到底花了多少钱上下打点啊?

    公子哥是一种特别经受不起刺激的人,而人一旦受了刺激便会开始胡思乱想。陆希的话语中或许没有包含以上的意思,但也在盖泽尔少校的脑补中被完全涵盖了进去,这位自小就是众人眼中的“天之骄子”以一个自以为非常有份儿的姿态站了起来,特别纯爷们特别霸气地盯着满脸无辜笑容的陆希,声音也提高了八度:“这是一个侮辱!贝伦卡斯特上尉!”

    “您不会是想要找我决斗吧?”陆希耸了耸肩,无辜纯洁得仿佛小鹿一般的笑容中却开始透着一股森然的寒意。

    这位公子哥这才意识到,虽然自己带的星比对方还要多一位,但水分其实还是很大的,再怎么说,对方也是一个学徒时代就能将巫妖俘虏的怪物啊!真要动起手来,自己还真不见得就是对手。自家表弟被电得失禁的前史,在联邦的纨绔界其实还是挺有名的。

    就在盖泽尔骑虎难下的时候,陆希却用无辜的表情对着一旁的特纳一叹:“大人您看,血统证明都没有的流浪猫终究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如我这般的愚拙之人就是如此地不懂礼数,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把人给得罪了。为了不给您和您的家人添堵,还是保持距离为好。那么,我先敬您一杯,祝您身体健康,祝令郎与令侄事业有成,也祝令千金永远入今天一般的纯洁而美丽。”

    在说完毫无新意和诚意的祝酒词之后,陆希已经拿起面前的红酒杯一饮而尽。这种一瓶就要卖上几百米拉的顶级红酒,他好早以前就像尝尝了,能够抓住这种机会一尝所愿,节cāo这种没意义的东西自然是可以丢到一边了。

    随后,陆希便向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心情的内务大臣微微鞠了个最多20度的躬:“那么,下官就此告退。”

    说罢,他也不再去理会紫菜头和天才君青一阵红一阵宛若变脸一般jīng彩的表情,更没有去看那个紫发美少女瞬间变得苍白的脸蛋,就此扬长而去。

    ps:长章,能不能也算成是还债呢?

    ww.qhu.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