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的水晶宫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委员长最长的一个早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们把时间再倒回到蔚蓝宫booڄ两个小时之前,联邦元首,执政委员会委员长拉瑟尔克莱门特大魔导师的官邸吧。

    既然是如此重要的一天,拉瑟尔大师起得也并不比自己的弟子兼前任首席国务秘书早。他开始一边吃早饭,一边让新上任的文案秘书给自己通读一遍今天的发言稿这往往也是委员长一天的开始,从片刻不停的工作开始。可谓是鞠躬尽瘁到了极致。

    拉瑟尔大师和阿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起床,但早餐可比弟子寒酸多了,也就是一碗麦粥,一杯羊奶,一块面包而已。他就是这么一个物欲极低的人,完全不像个随心所欲的魔法师,而是审判女神乌顿和死亡女神帕罗涅旗下的苦修士。

    甭管外面人是不是黑拉瑟尔大师是在作秀,但就算是最铁杆的门阀走狗,也不得不承认,这位元首阁下在私德方面真的找不到黑点。门阀派控制的媒体当然可以造谣生事没事找事,但这种下作的手段就像是在西瓜上吐唾沫,除了恶心人便没什么建设意义了,于是注定也就只能带一带脑残的节奏。

    他并非什么名门出生,母亲只是二线城市的普通富户小姐,由于是未婚生子被逐出了家门。单亲把儿子拉扯大就已经很不错了,自然不可能像奥鲁赛罗那样给弟子还能留下魔法塔、城堡外加上一整片私人领地什么的。凯林格尔斯家族控制的联邦监察部门挖空心思地搜遍全国刨地三尺,也只能捏着鼻子确定:拉瑟尔所有的私人不动产只不过是家乡的一片规模不算大的农场庄园,外加当地郡首府的一座三层小楼。

    当然了,他们又很矫情地补充了一句“或许其在国外有不记名产业,责成暗行御史迅速查清”这种场面话,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总之,在寸土寸金的伊莱夏尔,拉瑟尔大师并没有私产,住的也一直政府配发的官邸当然,我们都知道,所谓的官邸,压根就是国务大臣级的高官的办公场所,也就是象征性的弄了几个休息室和起居室之类的配套。拉瑟尔确实是个各色的人,也就随意打扫布置了一下,就当是自己的固定居所这么安然地住了下来。

    去年,他正式搬进了属于联邦执政委员长的官邸。这是一座并没有什么某宫、某某海、某某某10号之类代表性名称的四层建筑物,房子方方正正的其实没什么特色,姑且还算是气派,但连大多数首都市民都不知道这栋政府所有的建筑,便是所谓的元首官邸了。他们最多再骂上几句,说政府占了市中心那么好的一块地修了那么一动没品位的房子而且还一直空着是典型脱裤子放屁云云……反正联邦政府的二呆糟心事干得多了,也不欠这么一点锅了。

    之所以空着,大约是因为联邦大多数的首脑们都是出生门阀的魔法师,一个个都是没啥责任感的神秘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不可能放着家族几代经营的豪宅跑来住这没啥品味的政府标准官邸呢。于是乎,联邦的“元首府”经常是一届一换,简直比隔壁蔚蓝宫里的清洁工大叔还换得勤呢。

    现在,空了不知道多少个年月的元首官邸终于开业了。如果它新的主人真的能顺利地履行完自己的任期,并且把所有的政治抱负都实现,或许这地方还真的能成个历史古迹也说不准呢。

    “……终上所述,新的《税法修正案》必须实行。我谨以至诚,以一个联邦普通公民的身份,期盼在座的诸位,凭你们理智和良知,为联邦的人民,为联邦的千年大计,投下神圣的一票。”秘书小姐念完了报告书的最后一句,收好了文件夹,等待对方的下一步指示。而这个时候,拉瑟尔也正好将碗里的麦片粥都送到了嘴里,一只手拿着温热的羊奶杯,一手靠在桌子上,开始思考。

    “阁下,下官觉得,或许最后的收尾还可以更有力更有煽动力一些。我们还有时间,可以再润色一下。”年轻的秘书小姐想了一想,低声道。这今年才二十二岁,名叫塞尔玛的年轻姑娘,也是从娜迪亚国立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只不过主修的却是文学,优点是脑子动得快记忆力不错而且笔杆子很好,缺点是总有点文人啥求不懂还总喜欢出风头的坏毛病,但姑且还在可以容忍的范围之内。作为一个贴身的文案秘书,也算是完全合格了。

    当然了,这姑娘也还算是青春优雅的知性美人一枚,不算顶级绝色也至少能混个办公室之花什么的。不过由于拉瑟尔本人的气质和作风都实在是太禁欲了,就算是最痛恨他的大贵族也不好在男女关系上做文章,而自从被陆希教做人之后,便是三流小报们也都不敢这么玩了。

    拉瑟尔还是蛮看重塞尔玛小姐的,因为她聪明干练勤快且非常正直,应该还是有成才的可能性的没办法,所谓的清流派,能摇旗呐喊的名义领袖有不少,但大多其实都是眼高手低的文人学者,论人才积累真的比几乎垄断了大多数知识和上升通道的门阀派差远了。

    若是要把因为自己横空出世才出现的“平民清流派”变成一个稳定的政治派系,哪怕是自己不在了也能维系下去,一直到交给下一位值得期待的领导者手中,他是真的需要一些能任事的干将的。当然是能培养几个就算是几个了。

    于是,元首阁下放下了羊奶杯,很有耐心地从对方解释道:“这不是对大众的演讲,而是在蔚蓝宫对两院所有议员们的发言,只要逻辑通顺,数据详实,证据完整就可以了。而事实上,这报告起到的作用,除了归档成为历史文献之外,在我们当代能起到的作用,大约也就只能让三五个犹豫不定的议员最终能做出合理判断吧。可真正的胜负,实际上在开会之前便已经决定了。说得更难听一点,某种意义上,议会表决其实就是走一个过场呢。”

    “这个……”塞尔玛小姐睁大了眼睛,似乎有些接受不了。

    “说白了,政治这个东西,拿到台面上来讨论的时候,便已经是尘埃落定之时了。而在此之前,利益交换、妥协、分化、利诱、威逼甚至更为粗暴直接的**消灭,却都在随时随刻发生着。可这些真正起到决定性因素的东西,却是不能为大众所知的。这和政体无关,不管是共和制、帝制还是城邦制,都是如此的。”拉瑟尔笑道:“这玩意注定就是这么肮脏。怎么样?是不是很难以接受?”

    塞尔玛小姐沉吟了好半天,才认真地道:“可是,就算是这么肮脏的世界,不也有阁下这样为了大众的福祉和正义而战的斗士吗?”

    “我也经历过很多妥协和交换,甚至无数次突破了自己的良知底线。身处这个世界中,还想要让自己一尘不染,本来就是个悖论。我也是花了很多年时间,一直到了现在半只脚进了棺材,才真的搞明白这一点的呢。”老人笑道。

    “可是,可是……”

    “哈哈哈,可不要因此而瞧不起我哦,塞尔玛。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既然进入了这个世界上,为了让自己在‘道德’上一清二白便什么事都不做,本质上也就是爱惜羽毛的自私自利之辈罢了。嗯,用我那个小朋友的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对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说到这里,老人不由得哑然失笑:“我说这些话,倒是有为自己开脱辩护的嫌疑了。可是,塞尔玛,记得你的梦想也是成为一位有为的国务大臣吧?那么,这样的觉悟,从现在就要开始培养了哦。”

    小姑娘大约是短时间承受了太大的信息量,一时间消化不了,表情有点僵硬,气氛顿时有点尴尬。好在这时候有人来给自己解围了,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以及一个悦耳的女声:“阁下,我可以进来吗?”

    这是拉瑟尔新任的首席国务大臣,奈菲尔小姐的声音,当然不会不可以。

    进来的是一位身材极为高挑健美的女子,看上去也不过是三十岁不到的年纪,正是女性最有魅力的阶段。如果说作为文案秘书的塞尔玛小姐只是社区级的普通级美女,这个女子便算得上是国色级的绝色了。她比起一般的男子还要高挑许多,但却并不是那种缺乏女人味的魁梧,也并不是纤细如竹竿般的清瘦,而是如同雌豹一般修长而匀称。

    除了傲然的身高,她也有傲然的前车灯,傲然的后车灯,以及傲然的细长白嫩的双腿,所谓胸玩年臀玩年腿玩年集于一身的nice body,就是这种设定了。虽然穿着一身很正经甚至有些保守的白色袍服,却也实在是难以掩盖这一大串傲然。

    这位女士的长相带着一些异域的风情,脸部轮廓也更有立体感一些,仿佛是最顶级的雕塑大师穷尽一生精雕细琢的作品。她皮肤偏深,是一种很有活力的蜂蜜色。比本大陆人类要更明显一些的眼眶中,是一双神秘而冷艳的紫色眼眸,留着一头如月光般的银色长发。

    很显然,她祖上应该有索斯内斯大陆的血统,甚至有可能那里的天生贵胄塞姆伊人的后裔。

    联邦的移民国家而不是民族国家,祖上有南大陆血统可一点都不影响奈菲尔小姐担任元首的国务秘书。况且,人也有非常漂亮的履历,涅奥斯菲亚海洋大学毕业,有博物学和法学学位,在家乡担任过郡首府的贸易官和主计官,工作成绩极为出色。后来又出国游学了几年,在索斯内斯解决过城邦因为贸易纠纷引发的战争危机,据说还有城主国君高薪聘请其为宫相。不过,她还是毅然回国了,大有一种学成归来报效祖国的使命感,后来便被家乡的郡长官推荐给了拉瑟尔大师。

    以奈菲尔小姐的履历和能力,担任首席国务秘书应该不成问题。只不过,她履新的时日太短,倒是没有显出什么过人之处来。倒是她的颜值引来了不少恶意的猜测,然而也就是市井留言罢了。前面也说过了,拿私生活去攻击一个政治领袖是最没有意义的行为,何况又是这么一个独身的,禁欲感极强的,物欲极低的政治领袖呢。

    塞尔玛小姐看着自己的顶头上司进屋,赶忙很乖巧地退开了几步。她虽然有点文青好出风头的小毛病,但位置还算摆得正。若对方的颜值和能力和自己差不多,说不定小姑娘很会有点嫉妒和竞争的意思;可双方无论哪方面的差距都大到了几乎难以逾越,这便足够她打消所有的小心思了。没办法,这就是人性了。

    相反的,塞尔玛小姐推到了一边,却用高山仰止的星星眼看着奈菲尔,一副“我将来要是能成这样的人物”就好了。

    “蔚蓝宫那边都安排妥当了。”拉瑟尔很直接地问道。他这一次的态度可就正经多了。之前对塞尔玛就像是老师教孩子,但对自己的首席国务秘书,就完全是在对待可以倚重和信任的工作伙伴了。

    “安森他们已经先到一步了。”国务秘书小姐笑道:“现在离会议还有一段时间,您现在就算是要到公园呼吸一下新鲜空气都是来得及的。”

    拉瑟尔似乎真的有些意动,但一秒钟之后还是苦笑摇头:“算了,若这次能成功,我甚至能空出点时间去听音乐会了呢。”

    “是啊,蓝绚乐团的艾琳小姐上次还问起过您呢,应该是想您了吧。嘿,明明您只是去听过一场演唱会礼节性地送了一束花呢。”

    于是乎,拉瑟尔大师便在两位年纪可以做自己孙女的美女秘书银铃般的促狭笑声中,苦笑地喝完了羊奶,起身准备出发,去参加他此生最重要的一场战役。

    官邸外面,马车和卫队都已经整装待发。拉瑟尔依然非常和气地和自己的卫队长弗林斯上校打了一个招呼:“辛苦你了,芬格尔。”

    “职责所在。为您服务是我的光荣。”长着一张硬汉英雄脸的上校立正行礼,披着一身半礼仪性质的重甲,一板一眼地确实显得颇有威仪。

    “明菲,还有小莉娜和小吉米可还好?”

    “呃……都很好。呃,一直以来都多谢您的照顾了。”委员长阁下在这时候提到了自己的妻儿,就算是上校这样的硬汉也有些然。

    “小莉娜也快到了上学的年纪了,可要物色一个好学校呢。现在不一样了,就算是女孩子,多读一点书未来的选择也会多得多呢。你看看这两位。”拉瑟尔道。

    的确,两位国务秘书小姐作为例子可实在是太有说服力了。上校先生忙不迭地点头:“下官已经找到一间不错的教室了,学生都是这么大的女孩。两位老师都是刚退休的学者呢。还要感谢奈菲尔小姐呢。”

    “应该做的。我们这么努力,不就是为了让她们未来能生活在一个更好的世界中吗?”奈菲尔笑着道。

    打完了招呼,拉瑟尔地上了一辆四轮马车。他的两个秘书则上了后面同样规格的一辆。

    两辆马车,十名骑手,这就是堂堂一国元首出行的仪仗队伍了,还比不上某幕后大资本家大军火贩子大私兵头子和他的正宫娘娘在涅奥斯菲亚的一半排场,可谓是寒酸到了极点,但却胜在省钱。要知道,被联邦财政困扰了多年的元首阁下,可是对一切能开源节流的方方面面都相当感兴趣的呢。

    另外,拉瑟尔克莱门特是大魔导师。所谓单体破军禁咒屠城,对于他这种人真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而绝非夸张的形容。所以,他在出行的时候,都没有带大队护卫的习惯,只是礼仪性地保留了一些用来开路的骑手和仪仗,最多不超过十人。

    在联邦的首都,当街刺杀一个大魔导师?这恐怕是黑暗兄弟会耳语者率领所有的聆听者们全部出动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可是,但马车的队列通过的第一个街区的时候,大家从来都没有预想到的事情,便忽然发生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