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章 血夜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 www..】,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秃顶晚上回家的时候,老婆孩子已经吃完饭了,老婆刚洗完澡敷着面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女儿今年就要上初中了,还在自己房间里做作业。

升职为总部机要主任之后,秃顶带着全家搬回了帝都,从小他和老头子的关系就一直不好,老头子死后他甚至都再没有回过何家老宅,靠着自己的那点薪水,又在局里到处借了点儿,只能在寸土寸金的帝都郊区这种平民公寓租个蜗居。

“回来啦?”老婆忙过来接他的包,“今天怎么搞这么晚?吃过了吗?

秃顶却深深叹了口气,一脸疲倦地躺进沙发里,一动不想动:“宫里传出消息,东西二府的大臣联名上奏,列举了战略局的十二大罪状,陛下怕是终于要对局里动刀了……”

“动就动呗。”老婆白了他一眼,“我看这班也没什么好上的,工资又低,福利又什么的也没有,渺渺马上要上中学了,一家三口在帝都光凭那点工资够用吗?”

“你懂什么!我何家满门忠烈,历代都为局里工作!这是何等的荣耀!你这妇人之见!”秃顶吼了起来。

“我妇人之见!我妇人之见!你知道帝都的菜多少钱一斤吗?你知道渺渺学校要交多少借读费吗?你知道她们班平均每个孩子每个月多少零花钱吗?你知道每次交房租水电交不出来房东拿什么眼神看你吗!就你那几个钱的工资!什么破机要主任!我看不如去工地搬砖!人家搬砖工资都比你高……”老婆越说越委屈,越说越来劲,说红了眼,都快哭出来了。

“还有!你说你老宅的房子你不要就算了!老爷子的遗产你也不要!诶!你不要我要啊!你自己装清高自己一个人装去!我娘俩凭什么要陪着你受苦……”

“你有完没完!”秃顶本来今天就累得够呛,回来又听媳妇在这又哭又骂的,心情也是糟糕到了极点。

正当两人的争吵要达到顶峰的时候,突然门铃响了,而且是连绵不绝,像是有人一直按在门铃上没松开。

“谁啊!他么的有病啊!”秃顶一肚子火过去开门,却见一个满身血迹的年轻人在开门的瞬间栽倒在自己怀里。

“强子!你怎么了!”秃顶立即把他抱了进来,顺手关上了门。

“主任……快走……他们……动手了……”强子的腹部中了两枪,脸色煞白,能撑到秃顶的家门口已经是油尽灯枯了。

“动手?谁动手了?是不是陛下对战略局动手了?”

“……不…不知道……只知道刚才总部……遭到毁灭性打击……人……人都死了……”强子的眼泪止不住地流。

“总部?不对啊!我上午已经发了急报让总部暂停表彰大会的!总部也同意了啊!”

“……有……有叛徒……急报没有呈送到委员会……你收的回电也是假的……你快走……下面的站点……全都……全都……”强子一句话没说完,已经断了气。

“强子!强子!”秃顶如五雷轰顶,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状况。

秃顶的老婆也吓得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叫上渺渺!快点!”秃顶当机立断,“马上走!我们马上走!”

“走去哪?咱们能去哪?”

“天涯海角!”

两人忙冲进女儿的卧室,想要拉着孩子赶紧离开这里,却发现房间里书本散了一地,渺渺不知何时已经被一个陌生男人抓住了。

“爸爸!妈妈!”渺渺吓得大哭起来。

“渺渺!”秃顶目眦欲裂,“你是什么人!有种冲我来!放开我女儿!”

“阿依说的对,放了长线果然能钓大鱼,留那小子一口气这就马上能找到正主了。”那男人笑了笑:“何主任说笑了,我们要你女儿有什么用,我们就是冲着你来的。”

“砰”的一声,又有三人破门而入,将夫妇二人围了起来。

“何主任,废话也不说了,把你家老爷子的那封信交出来吧。”说话的中年男人赫然就是袭击战略局总部的负责人,依然强迫症似的看着自己的手表,“我们的时间很急的。”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秃顶心中一凛,果然是冲那封信来的,幸好之前已经把信交给了苏蓟北。

“既然何主任不肯合作……那么……”中年男人犹豫了一下,“算了,今天的热闹已经够大了,尽快撤离吧。把他们三个人都带走,到那边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开口。”

秃顶已经认出了这四个人就是阿梅尼卡情报局手下的那支传说中的超能战术小队萨马尔小队,只来了四个人,有两个没来,这些人身怀异能,并不是自己这种中年发福的人能对付的,所以秃顶并没有轻举妄动。

但是既然了解他们的能力,那就能对症下药了。

秃顶一辈子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不良嗜好,而且工资也并没有老婆知道的那么低,之所以这个家在帝都安家到现在一直都入不敷出,却是有原因的。

他一直都在为今天这样的状况做准备,帝都,天子脚下,伴君之侧,谁都说不准的,不为自己,也要为自己的家人留一条后路。

一家三口被押着往外走,他朝女儿使了个眼色,那是自己和渺渺的小秘密,就连自己的老婆都不知道。

渺渺的神情瞬间亮了,她知道老爸要干什么了。

“那封信……”秃顶故意道,瞬间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其实就在门口墙上的邮筒里……”

中年男人把门打开,半信半疑地去打开邮筒,而这一瞬间所有的人注意力全部都在门外的邮筒上——

邮筒爆炸了!烟雾瞬间弥漫了整个楼层。

只要有这一瞬间就够了!

秃顶双手同时按上了自己眼镜架上的两个按钮。

“砰!”的两声闷响,秃顶拉着老婆,而女儿渺渺也极有默契地后退了半步,看似浑然一个整体的地板上就突然打开了两道暗门,三人不偏不倚瞬间就掉了下去!

“砰砰砰!”阿依最先反应过来,连开了三枪,暗门却瞬间关闭,毫无效果。

“夜鹰!看得到他们吗!”中年男人被算计之后,很是上火。

夜鹰摘下眼镜,开始搜寻着一家三口的踪迹:“地板下有很多条管道,错综复杂,一直通到一楼——他们已经下去了,看来那家伙是一早就算计好了!”

“要是暴弹在就好了,直接把这些劳什子全炸了。”阿依道。

“不,他们跑不了。”中年男人淡定道。

一家三口顺着管道一直下滑,直接滑进了某个看起来像驾驶舱的地方。

“老婆,对不起,我一直在跟你撒谎,其实我的工资还是很高的,只不过都用在了这些地方,比如说我租了不知一个楼层,又比如——这台机甲……”秃顶看了看老婆惊讶的眼神,觉得还挺自豪。

没错!秃顶的钱都花在这些地方了!家里的逃生系统!还有为了停机甲而租的另外两层,最后是一台没有涂装的帝国二代机甲——歼击者!

虽然是从空军坟场淘来的报废产品,但秃顶不惜在黑市全部重金翻新!拆除了武器和火控系统,改大了驾驶舱,以便能全家使用,战斗全重6吨,最高速度2马赫!

就在刚才在房间里目睹渺渺被挟持的那一刻,秃顶就已经暗地里将机甲开机。

“爸爸!你会开这东西吗?”渺渺问道。

“不会!不过这东西我在搬来的时候已经设置好了,并不需要人开!”秃顶在控制台上验证了自己的指纹,歼击者的发动机已经开始喷出蓝色尾焰,准备出发了。

“你以为你们走得掉吗!”萨马尔小队已经赶了过来。

秃顶知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立时猛推了一把操纵杆,歼击者的头灯一亮,机甲启动!

巨大的加速度几乎让三个人瞬间昏了过去。

“轰!”的一声,机甲直接强硬地破壁而出,飞了起来!

秃顶强忍不适,继续拉升歼击者,想要一口气摆脱萨马尔小队的追击,却发现虽然引擎在正常工作,但是歼击者却停在了半空中,仿佛凝滞。

“爸爸!是那个人!”渺渺回头望了一眼,叫了起来。

只见那个中年男人站在楼层的边缘处,双手平举,仿佛产生了某种更大的力量,拉扯住了歼击者,让歼击者无法挣脱而停滞在半空中。

“该死!”秃顶的估算失误了,原以为歼击者能够在对面施展能力之前就逃脱的,这下问题大了。

“小心!”老婆一声尖叫,刚才被歼击者撞断墙体的水管喷出的水被大虫利用起来,一条水柱疾射而出,如同银蛇飞舞,瞬间贯穿了驾驶舱背面。

“妈妈!妈妈!”渺渺在千钧一发之际被母亲推导一边,而母亲的躯体却被登时贯穿,瞬间毙命。

秃顶眼见妻子惨死,已是红了眼睛,登时就把女儿扯到驾驶位上,双手捧住她的脸说:

“听着,渺渺,你是我何家的最后血脉,你一定要逃出去!记好了!到江城去,江城的江北区老槐街菜市场杨记菜铺,就说你来找‘智齿’,告诉他阿梅尼卡那边已经动手了,他们在找我之前给他的那封信,一切的答案都在那封信上!还有,让他不要冲动,要隐忍,一切以保存自己为最优先条件,坚持斗争,为了帝国。”

“爸爸!你在说什么!我……呜呜……我听不懂……”渺渺大哭。

歼击者正在被中年人释放出的强大吸引力一点点地拉回去。

“爸爸平时对你不够关心,是爸爸不好,原以为等你上中学了,爸爸可以多留点时间陪陪你的……”秃顶的口中慢慢流出血液,原来刚才那一击同样击中了他。

“还想着有那么一天,看着你凤冠霞帔,风风光光出嫁,当着满城宾客的面把你亲手交到你的如意郎君手里……现在看来是没有那个机会了……”

秃顶猛然推开了驾驶舱的门,用着最后的力气嘶吼道:“整个帝国只有我知道信在哪!你们不是想要信吗!有本事就来拿啊!”然后毅然决然地机甲上一跃而下!

“队长!”

中年男人只得分出一只手,去抓秃顶。

一只手的吸引力已经拦不住机甲了,歼击者只用了几秒就挣脱了束缚,引擎瞬间轰鸣着,带着渺渺消失在了漆黑的夜空。

而秃顶被中年男人成功捕获,正要向他问话,却见他口吐白沫,原来刚才跳下的瞬间已经是服毒自尽了。

大虫搜了秃顶的身,没有收获。

“操!”中年男人气得一脚直接把秃顶的尸体从楼上踢了下去,“尽一切办法,马上给我找到那对母女!这秃驴绝对留了遗言给她们!”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