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双龙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 www..】,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实5班其他人心里很清楚,之所以一开场苏蓟北和叶实两人就一起猛攻,是因为现在5班后防形同虚设,尤其是梁神月自告奋勇成为守门员,但是大家很清楚,按3班的那种射门能力,守不住倒还在情理之中,怕就怕老梁没守住还受伤下场了,那就麻烦大了,现在5班是下一个少一个,如果3班采取这种战术,那5班还真就没办法了。

然而好在3班自矜能力,一心建功,满脑子想着如何破门,那种场外的战术倒还真是想都没想。

谁知突然杀出叶实和苏蓟北这双龙一出来,完全不把能力者放在眼里,加上时不时利用潜心者干扰的薛伊筠,三人全部在前场瞬间把3班这群志得意满,以为比赛会很轻松的能力者打蒙了,一时组织不起像样东西进攻。

但苏蓟北和叶实这边也很心急,我方占劣势,如果不能尽快得分,比赛越往后拖崩盘的危险越高。

3班趁着边线发球换了一个人上场,并马上传达了教练的指示,台下的教练不是瞎子,他看出了5班的战斗力大部分集中在苏蓟北、叶实和薛伊筠三人身上,而且这三个人似乎都有些门道对付能力者,所以马上改变战术,让防守队员全程贴身防守,并且不时用垃圾话挑衅,企图激怒他们,引诱他们吃牌。

“这种战术一眼就能看透吧……”苏蓟北和薛伊筠心有灵犀地对视了一眼,刚一转身结果见看到叶实一个飞踹将对方一个口出狂言的防守队员踢飞了出去……

“草你大爷!有种再说一次!”叶实不依不饶还要上去补上几脚已经被江榆拉住了。

队友还以为防守队员是拉玛西亚影视学院出身,躺在地上浑身颤抖,在那痛苦地打滚哀嚎,演的真是逼真,立即示意裁判有人犯规,而这人是有苦说不出,他是真的受了重伤,刚才叶实那一脚直接踹断了他几根肋骨,口吐鲜血,已经内伤得动弹不得了。

裁判一见这还得了,刚准备掏红牌将叶实当场罚下,叶实一个凶神恶煞的眼神瞪过来,吼道:“想罚我?你特么的掏红牌试试!我保证不会让你站着走出这个球场!!!”

有道是“宁犯祁爷,莫惹叶实”,江城的黑暗中最可怕的不是那位掌控里世界的暗之帝王祁爷,而是眼前这个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社会和法律已经完全阻止不了的浑人,虽然只是一介少年的——叶实。

因为很简单,祁爷至少还是讲道理的,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一报还一报,而叶实他根本不跟你讲道理,他自己就是道理,加上坊间不时添油加醋的可怕传言,生生把叶实变成了江城最穷凶极恶的恶棍。

主裁判想起那些关于叶实的传言,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生生将要掏出来的红牌又塞了回去,吹哨示意,3班边线发球。

场上场下顿时嘘声大作。

苏蓟北和薛伊筠有些无语,原本3班恶毒的这招毒计,搁到更恶毒的叶实身上,瞬间被消弭于无形之中,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3班偷鸡不成蚀把米,本想将叶实送下场,结果自己折了一员大将,教练在场下真是欲哭无泪,只能马上将战术改为全方位封堵叶实,但不要和他近身接触。

没有人贴身干扰,叶实瞬间更加如鱼得水,屡次在3班禁区附近制造情况,但都没能得分,因为3班的守门员才是他们的王牌——能力者“念力波动”,在禁区球门的8码之内是他的绝对领域,凡是进入他的领域,念力波动便会施加影响,莫说一只足球,就算是大炮轰击,也无法伤他分毫。

“怎么办?你有想到什么破解的法子吗?”薛伊筠尝试了一下意识入侵,也以失败告终。

苏蓟北摇了摇头:“那家伙的念力干扰区域连元气都被分隔开了……似乎也没有发现能力使用时需要时间间隔……”

3班的能力者虽多,但是苏蓟北早已经看出来了,大多是识气和锻体阶段,而且还是先天的原始期,基本没有进行过真正的能力者训练,只是单纯依靠本能来催使能力,所以在能力使用上有着许多的缺陷。

比如说那位“重力风暴”,能力的确是很强,但一旦需要精确到将力量释放到某个人身上的时候脑子就用不过来,用脑过度之后就会影响能力释放,需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继续使用能力。

可是念力波动的守门员却和其他能力者不一样,因为范围影响有限的原因,却几乎没有任何能力限制,只要在禁区的球门之内,念力控制自如,毫无破绽可言。

正当两人说话的空当,对方一脚长传,立刻开始了快攻。

“糟了!”

两人回防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对方的又一名能力者“弹簧者”一躬身就高高跃起,接住了这脚长传,并迅速开始在前场组织起进攻。

杨鸣和方子戈相继被过,二打一,再过一人,进禁区了!

只剩下守门员梁神月一个人了!

弹簧者毫无犹豫,腿部突然像弹簧一般剧烈收缩,然后“砰”的一声!射门!

“老梁!”

“老梁!”

梁神月知道这一球以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接住,但是他又不得不接——

这场比赛事关5班的生死存亡,在这种情况上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挺身而上,像自己梦想中的一样,在一个万众瞩目的场景中,在小刀会序曲的BGM中闪亮登场,身穿金色战甲,脚踏七彩祥云,面对超一流的强者,逆转命运,拯救世界。

流不尽的英雄血,做不完的英雄梦,这大概就是为什么经常有人会讲——男人至死都是少年,而梁神月正是这样一位少年,所以他知不可为而为之,直直地朝那一球扑了过去,就像一只扑火的飞蛾——

“砰!”巨力袭来,梁神月大脑瞬间空白,只恍惚地觉得自己飞了起来,耳边是十万名观众的呐喊声,还有自己同学们的叫声。

不行,必须把意识拉回来了!不能昏过去!

梁神月强行定住了自己的意识,身体被巨力冲击,在空中翻转两圈之后,竟然完好地落在地上——

然后坚定了伸出了一个左拳!

“老梁!好样的!”

“守得漂亮!老梁!”

看台上的夏夜也一直屏着呼吸,心潮起伏,她知道梁神月这孩子虽然内向,但其实倔脾气比谁都厉害。

梁神月剧烈地喘着气,身体因为巨大的痛苦而不安地颤抖着,背在身后的右手小臂已经弯折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形状,断骨刺破了皮肉,殷红的液体在慢慢地流出来。

然而5班脆弱的后场再一次暴露了它的软弱无力,球还没过半场又被3班拿到了,刚刚化解的危机又一次出现了!

弹簧者高高跃起,再一次射门!

“3班的头号射手再一次射门了!5班锋线上的苏息和薛伊筠同时回防!他们能拦住这个球吗?”

“砰!”如同炮声一般的射门,苏蓟北和薛伊筠在离球不到一米的地方已经没办法破坏这个球了,只能靠梁神月了!

球以难以置信的速度直奔球门右下角!

梁神月几乎是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再一次迎着这一球过去了,然而这时突然一个身影挡在自己面前,用胸口拦住了这炮弹一般的射门!

“竟然!竟然是叶实!叶实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回到了己方的禁区!为已经无力招架的守门员拦下了这一球!”

叶实使了一个眼神,一脚长传,苏蓟北已经跟着球向前跑动了。

“家畜就是家畜,打不过就不要拼。”叶实看到了梁神月的伤势,却并没有说破,只是看似无意略带嘲讽地自言自语了一句。

“呼……呼……”梁神月满头冷汗,几乎有些站不住了,靠着门柱大口地喘着气,“我承认我们是弱者,被世人嘲笑的我们这些死宅,甚至连这个世界都不敢正视,躲在只属于自己的那个幻想乡中寻找所谓的幸福……”

他淡淡一笑:“但是有一点——我们只是对这个世界失望,却从没对自己失望过!如果只有胜利才能活下去,即使我们是弱者,也不会放弃战斗的!”

“那就让我瞧瞧你们弱者的战斗吧。”叶实冷笑一声,身形疾动,已经朝前场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