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红海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 www..】,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柳穗昨夜按预定的时间去薛伊筠家和她接头,却发现大门被人撞开,屋内一片狼藉就知道薛伊筠定然是昨天去青苔的时候出事了,立刻联系刘固安搜集情报。

然而青苔早已经人去楼空,而原本昨夜觉醒的学生们,却突然又在一夜之间失去了能力。柳穗暗道疏忽大意,却无意间看到飞鸟学园BBS上梁神月发的那个帖子,这下连从来都是从容不迫的涂山小穗穗也是混乱了。

“这事儿闹大了……”柳穗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不管是薛伊筠、苏蓟北、自己还是江城站的事情,都是见不得光的,这事儿如果闹到台面上来,舆论的关注度和媒体一搅合,阿梅尼卡公国那边还好,帝都这边上层怕是又要有大动作了。

“那咱们该怎么办?”刘固安一直都是以柳穗马首是瞻。

柳穗轻轻地用指节叩打脑门,这个思考的小动作和当年的老师是一模一样的。

“不要动。”柳穗想了想终于决定了,“所有下面的人,全都不要动,学校这边我和北风来处理,你们全都不要动,事情闹得再大也不要有任何动作。”

“那薛姑娘怎么办……”

柳穗微笑道:“你听过这样一句话没有?”

“啥?”

“欲得天下,必先得飞鸟……这句话是高祖当年说的……”

“这话是什么意思?一个学校还能打天下?”

柳穗哈哈大笑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吧!”

----------------------------------------------------------------------------------------------------------

“古少进入了聊天室。”

古慕也看到了梁神月的那个帖子,怒火中烧的他第一时间就进入了5班的聊天室,平时这个点,根本就不会有人在线,而今天聊天室里已经是热闹非凡了。

一整排发怒的表情直接丢了出去。

然后@了梁神月说:“我草你八辈祖宗!你特么的是不是男人!昨晚你就看着伊筠被抓走!屁都不放一个!草泥马!等下上学老子要打死你!”

梁神月倒是没回话,榆木倒是回了一句:“古慕你不要在群里骂人!这件事他做的对!没看到那群人都有枪吗!他冲出去自己都有危险,你们还能看得到这个视频,知道伊筠被人给抓了吗?”

榆木也就是江榆,班长说了句公道话,其他人马上赞成。

“涂山小穗穗进入了聊天室。”

“穗穗!你来了!看帖子了吗?”榆木马上@涂山小穗穗。

“看到了,所以马上进来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涂山小穗穗说。

“今天已经有不少人去报警了,但是没用。”榆木解释说。

“没用?”

“你忘了吗?星历61年西化改革开始,为了引进阿梅尼卡的资金和技术,签订了《十三城合约》,其中规定了他们在帝国的领事裁判权,无论阿国之公民在帝国发生何种违法犯罪行为,帝国无权抓捕和裁判,必须由阿梅尼卡领事按阿国法律裁决……”学霸就是学霸,榆木这样一解释全班都明白了。

“等等,你的意思是说那帮人是阿梅尼卡人?”古慕这才反应过来。

“是的。BBS上已经有人根据视频里那间咖啡馆的车牌,查到了那是领事馆的车,而且昨晚那辆车已经停到了十四街的阿梅尼卡领事馆,伊筠十有八九也在那里,但我们现在无能为力了。”

“卧槽!这特么的是什么垃圾合约!简直难以置信!内阁的人是不是脑子里进屎了!”

“让你们平时好好上课,不听……”

“古慕!你爹不是帝都的大官吗!让你爹来管!就说你媳妇儿被阿梅尼卡的狗比掳走了!”

“……”古少打了一串省略号。

“我去,你别省略号啊,当年不是你说谁要是在5班搞事,你可以随时让你爹叫一个机甲大队过来弄死他的吗?”

“是啊是啊,别跟我说你是吹牛的!”

古慕这下有点下不来台了,他自己要是被人抓了,古听澜身为帝国堂堂枢密使还真敢弄一个机甲大队过来救自己的宝贝儿子,但这是要去救薛伊筠,而且搞不好还是外交事件,家臣那边有消息说,就是因为老爹和那帮外国人不对付,所以内阁现在给他小鞋穿,日子也是难熬啊。

古慕有苦说不出,面子上过不去,一气之下差点就把手机给砸了。

“伊筠家的人联系过了吗?”

“你没看昨天的新闻吗?她爸爸出了车祸还在重症监护室,她妈妈在同一天吃了什么东西过敏休克……已经去世了……”

聊天室里瞬间安静了。

开始有人不停地发了许多小蜡烛刷屏,就连那些平时看薛伊筠不顺眼的女生们也瞬间对她多了许多同情,许多人还对着手机挤了几滴廉价的眼泪来,然后马上去传播这个重要八卦。

“等等,你们说了半天,是不是漏了一个主角?”

“什么主角?”

“别忘了,昨天可是薛女王第一次约会!而且还是主动!然后晚上就莫名其妙地被人给绑了,你不觉得昨天的男主角不该出来说点什么吗?”

朱依芷这话一说完,立刻惊醒梦中人——对呀!昨天苏息还跟她约会来着,这人去哪了?怎么都闹到这种程度了还没有出现。

“我说……该不会他跟那些人是一伙的吧……”有人猜测。

“滚!”有人简洁明了地说了一个字。

谁也没料到说这话的人是梁神月。

“说了这么多,既然都没办法,那就由我来解决!”打完这行字,梁神月就已经全幅武装了:头盔、棒球棍、内衬防护背心、护腕、护膝、护肘,虽然有些夸张,但却豪气十足。

昨夜那样强大的分身已经不在了,甚至连名字都没来得及帮那个家伙取,但他已经决意就这样凭自己的力量去救出自己喜欢的女孩——

实话说一直以来都很羡慕。

二次元里那种毫无怀疑的,不带任何悲观的,仅仅靠因为喜欢这一句话就决定了自己想要前进方向的愚直们。

都到了愚蠢的程度的,令人炫目的过分的直率。

因为喜欢,这样直率的说出口由于过于带有力量而令人炫目。因为这种既不掺杂玩笑也丝毫没有逞强的从心底里涌出的纯洁和无垢,不用去思考任何后果的只属于少年们的行动方式,无论如何都想自己试一次,哪怕是粉身碎骨!

“神之月已经离开了聊天室。”

聊天室又安静下来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即使在这里打一天的嘴炮,也改变不了什么,更救不了薛伊筠。

突然涂山小穗穗发言了。

只有短短两个字:“红海。”

“红海?”

“红海?!”

“红海???”

“红海?!?”

所有人几乎都回了这么一句,后面接了一个问号或者感叹号。

“柳穗,你确定咱们5班要再开红海吗?”

“是的,以现在的局势而言,唯一的办法,只有再开红海了。”

“喂喂喂,别忘了,咱们班是全学园最烂的一个班,谁会参与进来?”

“说的也是,咱们都臭名昭著了,何必自己打脸,连报警都没用,咱们去了有什么用?别人把枪一横在那,你们谁敢过去?别闹了……”

总有人在一旁一个主意没有,却使劲泼冷水。

“我只说三点。”涂山小穗穗懒得去反驳。

“第一,伊筠现在母亲去世,父亲重伤住院生死不明,遭遇这样的家庭巨变,已经没有一个亲人可以依靠了,视频大家也看了,为什么她在最后那么危险的时候,她谁都没有喊,喊的是飞鸟?难道不是因为她比起其他人,更相信飞鸟,更相信自己的同学吗?这个时候,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这些所谓的同学、朋友,难道连最起码的帮助都不能给她吗?就这样辜负她的信任吗?”

“是的!谁都说5班是全校最烂的班,而且下个星期考不好就会被裁!这谁都知道!但是你们难道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全校第一,最受男生们欢迎的那个女生会一直呆在这个最烂的班里!还要整天跟一群看她不顺眼的人一起学习生活!你们想过没有!为什么!因为她喜欢5班!喜欢这个集体!喜欢你们每一个人!一个人优秀有错吗?”

“第二,5班烂吗?这个班有全校学习最好的,有会琴棋书画、舞蹈、体育的,有会电脑懂音乐的,有可以将任何一个明星的档案倒背如流的,有精通宗教哲学的,有什么都懂的死宅,有热衷文学和军事的二代,有许多种不同的人才,许多种不同的人生,我们哪一点比别人烂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认命了一样接受了这样一种最烂的标签!并且安然忍受!我们5班才是最好的!”

“第三,最后一句话。”

“我衷心希望不要等我们毕业了,分离了,一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一面的时候,只能去看着那些永远在谈恋爱和堕胎的国产青春片里去怀念我们什么故事都没有,根本就无从怀念的青春……

“也不要等我们行将就木的时候躺在满是刺鼻药水味病床上,连手都抬不动的时候,再去叹息自己曾经原本可以有一个炽烈的回忆……”

“涂山小穗穗离开了聊天室。”

“榆木离开了聊天室。”

“古少离开了聊天室。”

手机那头全都沉默了。

仿佛某种无言的默契,所有人开始陆续离开聊天室,因为他们心中终于共同明确了一件事情,所以现在他们每一个的目的地都是他们的母校——飞鸟学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