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章 觉醒之夜(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 www..】,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蓟北和薛伊筠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身后是一大批尾随想看个究竟的八卦爱好者,不但有古慕三人组、有吃货组,甚至死宅组、江榆和柳穗都跟了过来。

“恩?你……你也来了?”柳穗看到江榆那副偷偷摸摸的样子真是有点好笑。

“额……”江榆在班里平时是十分正派和古板的形象,一般来说不会掺和这种事情的,却见她俏脸微红,结结巴巴道,“我看伊筠这几天老是有心事的样子,所以有点担心……”

柳穗哈哈大笑,也不拆穿她了,原本她有些重要的事情要与苏蓟北说的,结果没想到原本一直躲着苏蓟北的薛伊筠却抢在前面了,这让她很怀疑里面有些问题,而且上级的最新情报显示今天可能会发生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薛伊筠第一次跟男生一起回家,而且还是这个可能在那天和自己发生一些故事的男生,所以非常紧张,一路上脑补了各种对话,却到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而苏蓟北却对身后那群八卦观光团非常无奈,只能压低声音道:“说吧,副站长大人,有什么指示?”

薛伊筠却依然沉浸在自己的胡思乱想中,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

一边是身后非常烦人的八卦观光团,一边是一直不说话,却说找自己有事,今天好像脑子不太正常的上司,苏蓟北有点烦,因为他要赶着回家吃饭睡觉练内力。

自从李越白将剑圣裴将军门下的绝学悉数相传,苏蓟北不敢怠慢,利用圣炎之珠日夜练习,吐纳吸收这后天之气,却始终无法根除体内的深渊之息,那股黑暗力量反而频频反扑,将苏蓟北聚集起来的先天之气打散,两股力量势同水火,终日在苏蓟北体内交战,空耗他的体力,以至于现在苏蓟北每天不但怎么吃都很饿,而且还始终觉得非常困倦。

路过一家快餐店,一股食物的香气让他瞬间产生了暴涨的食欲,于是二话不说就拉着薛伊筠进去了。

“您好,请问你需要点些什么?”店员看到这俊男美女的组合,也是瞬间眼前一亮。

“这个家庭套餐来两份!”苏蓟北道。

店员一愣,解释说:“帅哥,这个有点多,你们俩吃一个家庭套餐应该也吃不完,一个情侣套餐吧?”

“我们俩吃一个?”苏蓟北一愣,“不不不,家庭套餐两份,是我吃的,她的让她自己点吧。”

店员瞠目结舌地给他在电脑上点单。

“美女,到你了,你需要点什么?”

“啊啊……啊?”薛伊筠这才晃过神来,“恩?我们来吃东西吗?”

“恩啊。”苏蓟北点点头,“放学了,肚子好饿,你要吃什么,自己点吧。”

说起来,其实薛伊筠从小到大的梦想,有点卑微和寻常,但是对她来说是永远都做不到的事情——那就是像普通家庭一样,能和父母亲人一起在外面热热闹闹地吃上一顿饭。

然而对她这样一个特殊而黑暗的家庭来说,显然是永远不可能的。

所以薛伊筠此时以为苏蓟北早就看透自己内心的软肋,特意带自己来外面吃饭,一瞬间非常感动,眼泪几乎都掉了出来,红着眼眶说:“我……我点一个汉堡,一杯果汁就好了。”

“好的。点单结束,二位请就坐,稍等片刻。”

两人沉默着入了座,却又冷了场。

“额……你说他们俩在一起怎么感觉有点不大对啊……都不说话……”快餐店门口的透明橱窗上非常惊悚地趴了一堆人头,其中一个就是梁神月。

“这你就不懂了吧!”杨鸣马上一副恋爱专家的语气,“恋爱中经常有这样的情况的!不需要说明语言!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互相就都懂了!所谓的眉目传情懂吗!老苏不愧是高手!一看就是撩妹无数的人啊,多学着点吧!”

“榆,你说这俩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穗也有点纳闷里面的情况,貌似这两人都有什么心事,但都没有开口。

“我……我哪里晓得……”江榆嘟囔着,“不过我还是觉得伊筠最近的心事应该还是跟苏息有关的……”

一堆人在门外胡乱猜测。

而门内的二人却还是沉默不语。

“二位的餐好了!”店员将两个家庭套餐和单独的一个汉堡和果汁送了上来。

苏蓟北早就饿得受不了,拿起汉堡就啃了起来。

薛伊筠从来没有在这种地方吃过饭,打开了汉堡的包装纸却有些犹疑这么大的汉堡要如何下口,矜持着,只半张着嘴咬了口最上面的面包。

“行啦,现在又不在学校,你就别演了。”苏蓟北狼吞虎咽地吃着,“副站长你是军人出身,像你这样在部队吃饭,估计早就饿死好几次了——而且汉堡这东西嘛,就是要这样长大了嘴一口咬下去才好吃的……”

说完夸张地张大了嘴然后狠狠咬了一大口,笑了起来。

这时快餐店的音箱突然响了,放了一首《好きだよ.~100回の後悔~》,音乐静静地流淌着:

“It'stootebutIwilltryahundredtimes

Ican'tforgetyouanymore

Irealizedmyheartwasmissingyoueveryday

AndeversinceIclosedthedoor

OhhowI'mneedingyouIknowit'scrazytosay

Ikeepfallingbackinlovewithyounow……”

薛伊筠学着苏蓟北的样子,不顾形象地最大限度地张大了嘴对着汉堡狠狠一口咬了下去,大口大口咀嚼着。

生菜、面包、肉混合在一起,却是挺好吃的。

可是……为什么这么难过呢……

然后任由泪珠一颗一颗地从眸中滚落下来。

这么难吃吗?苏蓟北有些诧异,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铁血女上司为什么吃汉堡吃得哭起来了。他顺手拿点餐送的纸巾给她擦了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大口吃着汉堡。

薛伊筠却吃着吃着又看着苏蓟北破涕为笑了。

苏蓟北本人很疑惑,而门外的八卦观光团更是瞬间全都懵逼了。

“喂喂喂!为什么薛女王哭起来了?难道是要分手了?”

“喂喂喂!为什么又笑起来了?一会哭一会笑什么鬼啊?”

“可能是这苏息说了什么刺激到薛女王的话了……”

“难道是……分手?”

“你蠢啊!还没开始就分手!”

“那……那就是告白被拒!老苏给薛女王发了一张好人卡!”

“你要发好人卡还特意跑到快餐店里点个餐?”

一群人在门外猜疑过来猜疑过去,却始终猜不透这俩人在里面到底说了什么。尤其是古慕,看到薛伊筠哭了,整个心都要碎了,他心爱的女孩竟然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哭了,不论是什么原因,都绝不能原谅!

要不是孟子轲和曹德川死命地拉着她,估计这家伙已经冲进去和苏蓟北玩命去了。

店里的两人吃着东西,却也慢慢地打开了话匣子。

“苏息……你的父母对你好吗……”

苏蓟北马上回忆起假档案上的资料,答道:“还好吧,他们虽然在阿梅尼卡工作很忙,但是不管多忙总能够每个月给我打电话,给我足够的生活费,我想这应该足够了。”

薛伊筠摇了摇头:“不,我是说你真的父母,不是那个档案上的……”

杰森?李的家庭情况?她这是在试探我吗?苏蓟北马上背起杰森?李的档案起来:父母都是典型的阿梅里卡人,喜欢在后院弄点花花草草,父亲喜欢马术和冰球,母亲是当地篮球队的铁杆球迷,后来因为情报局叛徒报复,父母全部遇害……

薛伊筠突然微笑着说:“对不起,虽然我知道不应该这么说,但……但我还是挺羡慕你的……”

正当她想把自己的所有压力和痛苦全都倾诉出来的时候,突然一股剧烈的疼痛从胸腔中涌出,然后就听见自己和苏蓟北的那副装有监测装置的眼镜全都都发出了惊人的警报声!

识别信号!橙色!等级——六级!

“什……什么!”薛伊筠自己和苏蓟北全都大惊失色,没想到薛伊筠也是“十七年蝉”计划的一员!而且现在突然发生了觉醒!

苏蓟北已经看到了那团黑雾从她身体中涌了出来!

不行!在这里觉醒的话,就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