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八章 地上最强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 www..】,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宋凌愣在那里,仿佛想起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神色怪异地看了看苏蓟北,终于垂头叹道:“是我输了。”说罢转头就走,留下这边面面相觑的学生会众人。

而动漫社的死宅们也都愣在那里,不敢相信整个飞鸟学园学生会脾气最烂、最高傲的宋凌竟然低头认输了?!经过短暂的大脑短路之后,动漫社的人瞬间都疯了——

“赢啦!我们赢啦!我们赢啦!”

“苏息!苏息!苏息!苏息!”

梁神月带头和其他男生把苏蓟北抬起来,一次一次往空中抛。

苏蓟北也情不自禁地开怀大笑起来,有多久没这样笑过了,他记不起来,他已经一个人战斗太久了,虽然这群死宅一个比一个毛病多,但是自己倒是挺喜欢跟这群人待在一起的。

而在远处想要看苏蓟北出丑,看动漫社被就地解散的古慕三人组见到这一幕被气得七窍生烟,差点就要吐血了。

“还没完呢!“古慕怒道,“子轲,我让你找的人呢?怎么还没到?”

“应该快到了快到了。”孟子轲赔笑,知道现在古慕正在气头上,不能再给他火上浇油了,“我跟那边定好了时间,德川在校门那边等着呢,放心,他们收钱办事,很守信用的,一直都是五星好评。”

“好吧,再等等,看样子一时半会他们也不会回家。”古慕依然皱着眉。

----------------------------------------------------------------------------------------------------------------------

古慕口中所说的让孟子轲找的人,现在正从江北区的各种娱乐场所出来,往大街上汇集,看着这些穿着怪异,面露凶相,手里还拿着不少凶器的人在路边聚集起来,路上的行人无不纷纷避让。

“听着!都给我精神点!今天这可是大单子!而且金主来头还不小,听说是帝都的大人物,所以一定要给我好好干!”为首的胖子吼道。

“得了吧,我说胖哥,不就教训几个中学生,咱啥都不用干,家伙事儿一亮,你看那些小嫩瓜还不得一个个跪地求饶。”一个瘦子轻视道,“咱们顺便还能搞点零花钱,是不是!兄弟们?”

人群立即全部狂笑起来。

“得了得了,别笑了别笑了!”胖子一阵心烦意乱,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心里总有些不安,“走了走了!赶紧走!等下别把祁爷的人引过来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众人这才马上不那么招摇地赶路。

这胖子叫张雄,这一带小混混的头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把江北区这些成天混迹在娱乐场所的小混混拉拢在一起,开始专门替飞鸟学园的学生出头来赚钱,少则几百,多则几千上万。

要说这帮小混混其实犯过不少事情,抢劫、盗窃没少干,吃霸王餐那是常事,但全都是家里不管,所里不收,犯事也不到法定年龄判不了刑,着实是江北区最大的麻烦团体。这次古慕便是花钱让孟子轲找这帮江城最麻烦的煞星来寻梁神月、苏蓟北的晦气。

一行人站成一排,一个个酷劲十足,浩浩荡荡地向飞鸟学园杀了过去,然而就在学园临江桥北岸的街边,眼看着过了桥就到了飞鸟学园,张雄却突然撞上了一个低着头看超市打折广告单的路人。

“马勒戈壁的!瞎了你的狗眼!”张雄被撞了一趔趄差点摔倒在地,怒不可遏地朝那个人吼道。

其他人马上掏出钢管、砍刀,将这人团团围住。

“撞了你雄爷就想走?”张雄见那人也不转头,依然看着手里的超市打折广告单,也是气不过,上去就扯了广告单,抓住那人的肩膀,想要给那个人一拳。

然而手刚抬起来,却停住了。然后开始发起抖了。

整个人都在抖动着,颤动着,不可一世的混混头张雄竟然看着这个路人的脸恐惧得颤抖了!

然而其他人不明所以,已经掏出钢管向那人的脑门上砸了过去。

“砰!”钢管重重地砸在那人的头上,一声闷响,那人却仿佛没有被击中,浑然不知,一动也不动。

几个小混混都呆住了。

那人的头上立时被砸开,血顺着额头就流了一脸,那人却依然不管不顾,去捡地上那张被张雄丢到的超市打折广告单,如同全世界的事情都与自己无关一样愣是站在原地看完了剩下的内容,然后将打折广告单好好折起来,装进自己的口袋里。

他这才感觉到额头和脸上似乎有些湿湿的感觉,下意识地一抹,赫然发现自己已经流血了,仿佛他现在才感觉到疼痛,突然暴怒地大吼一声,一拳将砸自己的那个小混混打倒在地,然后不依不挠地一拳一拳一拳在对着小混混的脸猛揍!

“干!弄死他!”其他小混混眼看同伴被打,全都冲了上去,已经没人听得见张雄的制止声了。

“呵呵呵呵!”那人不闪不避面对围攻,浑身受伤,却反而一脸扭曲的表情,且怒且喜,狂热非常地向所有人还击!

“我打死你!!打死你!!”一个混混已经被那人打晕了过去,他依然笑着抓着混混的头,拳拳到肉,一拳一拳地往死里打,直打得混混脸上血肉模糊,已经休克了,打得自己双拳没有一块完好之处。

另一个混混拿着砍刀一刀斫向他的头,他却如背后长眼一般,右手微伸瞬间便将砍刀抓入手心,也不管自己的手掌被切开一条大口子,直接蛮力夺刀!

砍刀一旦到了他的手里,便如同死神手中的镰刀——他仿佛一点不在意一个人的生命,不在意任何罪行,没有一点点恻隐之心,挥刀决绝——

一刀将一个想要逃跑的小混混砍翻在地,然后一刀就斩断了他的小臂!

“啊啊啊啊!!”小混混惨叫不止,他却毫不在意,只是似乎嫌弃砍刀不够过瘾,直接把砍刀丢了出去,用两个已经打烂了的双拳继续对着小混混的面门一记记重拳猛揍!

此刻张雄带来的所有人都已经全都被他打翻在地,而且全都受了重伤,只能躺在地上惨叫连连,而他却仿佛这时才心满意足,浑身浴血地站起来,对着这帮小混混哈哈大笑。

“你们都想杀我!你们都想杀我!哈哈哈哈……”却似乎已有些神志不清起来,“我要是死了!你们谁都不会管我!谁都不会管我!”

“我绝不会死的!我要打倒你们!我要打死你们!打死你们每一个人!”那人似哭似笑地,步履蹒跚,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只留下刚才一直跪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的张雄,从溅了一身血的衣服口袋里颤抖着掏出手机结结巴巴道:“是……是……是医院吗……急……急救……救……飞…飞鸟学园……”

最后终于受不了眼前这惨状,哇哇大哭起来。

“胖……哥……”一个被揍得最轻,刚才一直躺地上装死的混混这时爬过来,用手戳了戳张雄,“……那个人到……到底是谁呀……”

张雄一抹眼泪,哽咽道:“还…还特么的能是谁!没听道上的人说吗——宁犯祁爷,不惹叶实!刚才那个人就是江城最大的煞星!当年同胜路灭门惨案杀了自己全家的叶实!”

叶实这时已经七七八八地恢复了神志,在几个超市搜罗了一大堆即将过期因此大幅降价促销的商品,提着大袋小袋的东西,这就往江北区松林街的回家路上走。

他走着走着,却发现街角的垃圾堆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小乞丐蹲在那里。

“请问你知道谁是智齿吗?”小乞丐沿街就抓着人的裤腿问道。

“什么智齿!滚开!真脏!”路过的人毫不客气滴狠狠地踢过去一脚,叫小乞丐踢翻在地。

街角对面有一个小卖部,老板的几个儿女一直好奇地盯着那边垃圾堆旁边的小乞丐,突然跟兄弟姐妹们提议道:“我们用石头砸那个臭叫花子!看谁砸得准好不好!”

几个小家伙纷纷响应,开始在地上搜寻趁手的石块。

“我来我来!我先来!”大儿子一马当先,将一个手指大小的石头朝小乞丐扔了过去,正好砸在小乞丐的脚边。

其他孩子不干示弱,纷纷拣起石头往小乞丐的身上砸,不时就已经挨了几下,额头和手臂都被砸中流血,那小乞丐疼得抱头直往角落里躲,孩子们却不依不饶地追过去,继续拿石头砸。

叶实看了看,并没有很在意,提着大袋小袋的东西从旁走过。

但是走了一段,他又突然停下了,弯下腰放下袋子,然后顺手捡了一把石头就那帮熊孩子丢了过去!

“呜呜呜呜啊啊啊!爸爸!妈妈!那个人拿石头丢我们!”被石头砸到的熊孩子立马就用歇斯底里的声音嚎啕大哭,呼喊自己的父母。

在里屋看着电视的父母一听这还得了,掏出棍子和扫帚就冲了出来:“是谁!是谁!是谁欺负我家的宝贝!”

然后就看到叶实一脸凶相,用看着死人的眼神看着自己,三米八的气焰瞬间熄了火,心里咯噔一下,马上冲过去七手八脚抱住孩子,扭头就冲进家里然后瞬间把门窗全部关上了。

叶实也懒得理他们,从自己的超市购物袋里掏了半天,掏了一壶牛奶和两袋饼干,放在小乞丐的面前,什么都没说,就转神离开了。

“请问你知道谁是智齿吗?我爸爸让我让我……来找他的!”小乞丐突然从后面拉住他的衣角。

叶实的火气又出来,刚转身想爆发,却看到小乞丐那清澈的眼神,心里瞬间有股莫名的暖流。

他突然蹲下来,轻轻揉了揉小乞丐的头:“我不认识什么智齿,你也不要再跟着我了。”

叶实转神欲走,但衣角还是让小乞丐拉住了。

“快走!再不走我就揍你了!你不怕我吗!”叶实又换了那副凶神恶煞,普通人一见就腿软的表情。

小乞丐却嘻嘻一笑,露出一嘴白牙,天真灿漫地说:“我才不怕。你和那些人不一样的!你是好人!”

你是好人……

这句话瞬间回荡在他的脑海里,叶实觉得一股酸楚几乎就要从胸腔里爆发出来了,他强压下情绪,依然保持着冰霜的面孔:“你错了,我可不是什么好人,恰恰相反,我是这里最大的坏人,没有人不怕我。”

“咕咕咕……”突然一阵奇怪的声音,是小乞丐的肚子响了。

小乞丐立时羞红了脸。

叶实趁机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却又装过头来,望着小乞丐:“面条你吃吗?我只会煮面条。”

小乞丐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马上快步跟了上去,笑道:“吃的!我吃面条的!”

“你吃的多吗?可能今天买的两个人吃还不够。”

“不多的不多的,如果你要吃的话,都给你吃吧。”

“其实,我今天倒不是那么饿。”刚说完又一阵咕咕咕声传来,这次轮到叶实的肚子叫了。

“哈哈哈!你骗人!你也饿了!哈哈哈!”

“你叫什么名字?”

“叶实。树叶的叶,果实的实。”

“我叫何渺渺,你可以叫我渺渺。”

一路从未有过的欢声笑语,这刚刚相遇的两人逐渐消失在了松林街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