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这个师妹不太冷(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 www..】,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来苏师兄还认我这个师妹呀?”科洛蒂亚妩媚一笑,“我生怕0079一别,你就把我当成仇人了呢?”

苏蓟北脸上一冷,没有答话。

只这一打量,他就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并不简单,不但几十年的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而且教室里的元气流向分明都在她的掌控之下,可以肯定她已经接受过某种超能力改造,而且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0079?难道你们……”岑先生想起了什么。

“没错。”科洛蒂亚落落大方地承认了,“当年阿梅尼卡和帝国的交易——用新式机甲的图纸换取在苏师兄身上的实验权,正是我向沈淮南师兄提的要求,尽管那会他还不是情报局的局长,而且当年在苏师兄身上做活体实验的主刀人正是我本人。”

岑先生的耳蜗里的警报器突然响起了只有他本人才能听得到的蜂鸣——

“这里是北风之神总机!目标北风SAN值开始急剧波动!先生!他不是和您在一起吗?到底出什么事了?”

“这事儿麻烦了,小亚也不跟我提前说……”岑先生眉头一蹙,调整了一下情绪,刚准备走上前去,缓和一下这种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

不料苏蓟北却并没有爆发,反而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找个了空位坐了下来,也没有看科洛蒂亚,偏着脑袋道:“这个时间点,你又跳回来是玩的哪一出?”

科洛蒂亚反倒积极了起来,她走到苏蓟北前面一排,趴在桌上,显出曼妙的身段,风情万种地探过头去,轻轻道:“我知道你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但我对你非常有用,不要说杀我,就算是掉一根头发你现在也舍不得,所以你非常矛盾是吗?”

“哦?是吗?有什么用?”北风明知故问。

“这次沈淮南派了两个小队过来实施整个宙斯计划的情报你不想知道吗?”科洛蒂亚挑了挑眉,如同勾人的舞女。

苏蓟北心里瞬间咯噔了一下。

但他的表情上并没有显露出来。

“就这点东西,应该还不够吧。”

“当然,这点情报我还不奢望师兄能够原谅我。”科洛蒂亚站起身来,看着走过来的岑先生,声音突然大了起来,“我还可以帮你在帝国重建整个超能力研究系统……比如彻底提高教室里的这些孩子的能力……这不正是你们想要的吗……”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正待一群人满腹疑问,都要围上来问个明白的时候,突然下课铃响了。

“叮铃铃……”

“吃饭啦吃饭啦!咱们边吃边聊行吗?”科洛蒂亚说着已经拉住苏蓟北冲了出去。

后面薛伊筠紧追不舍,再后面的朱依芷一群人跟上来的时候还不忘把岑先生也扶着。

于是午饭的时候饭堂原本四五个人的小包间里还是挤了十个人。

“你不会打算就在这种地方聊正事吧?”科洛蒂亚看了看这太过日常的陈设,忍不住吐槽。

话音刚落,苏蓟北漫不经心地将手放到了桌上的菜单上,谁知滴的一声,菜单上显出一个掌纹识别完成的提示,整个包间突然晃动了起来,所有人随机感觉到自己开始往下沉。

“这……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弄的?还有这种机关?”朱依芷忍不住叫了起来。

随着光线一暗,又一亮,整个包间竟然瞬间移动到了一个地下不知名的,却又相当有就餐氛围的空间里。

“行了吗?够隐蔽?够安全了吗?可以开始聊了吗?”

“看来你们发展得比我现象的好太多啊。”科洛蒂亚收起了惊讶,“财神宝藏果然应该还是落到你手里了……是吗?”

苏蓟北不置可否,给岑先生递送碗筷。

“虽然咱们有恩怨,但毕竟飞鸟同门,就算要杀你也等吃完饭再杀,现在先给你接风,免得岑先生又像以前一样说我礼数不周什么的……”苏蓟北递过来一张菜单。

“吃什么?你自己点还是我给你点?”

“啊呀!”科洛蒂亚似乎很兴奋,几乎是愉悦地叫了起来,“终于能吃到正宗的中餐了!先生,我跟你讲,我在阿梅尼卡这么些年,什么都能忍受,唯一就是忍不了吃不到好吃的呀……”

“你不会自己做吗?”朱依芷先入为主地对她怀有敌意。

“哈哈哈哈!”岑先生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突然让我想起以前教你做菜……别个做菜都是拿勺子,这个瓜娃子拿个滴管、量杯去做菜,每次都非要问我这个菜谱上说适量、少许到底是几多……”

“我天生不会做饭……以前和师兄们一起,都是他们做饭……”科洛蒂亚脸上微红。

“这个!我要喝米酒!还有这个糍粑!我好多年就想吃糍粑了!红糖糍粑!然后米酒煮汤圆!还有东坡肉!还有鱼香肉丝!糖醋里脊!还有还有!重点来个火锅!辣子要够味!什么牛羊肉、毛肚、各种丸子、腐竹、鱼豆腐都来一些……”

趁着上菜的这个空档,科洛蒂亚终于开始说到了重点:“时间不对……”

“什么时间不对?”

“按照和穗穗的约定,我本不应该是这个时候回国的。”

“穗穗?柳穗?”

“没错。”科洛蒂亚点点头,“穗穗为了今天的局面,经历了几轮跳跃甚至十几轮跳跃,所以在好几个时间线我都有和她接触过,最早一次可能在20年前……”

“等等……穗穗为什么会和你接触?”

“这个还是以后等你和她见了面再让她解释吧。我只知道的时候,她似乎使用能力跳跃了不同的时间线,并尝试进行了好几轮的修正……目前我们这个时间线是在她看来最有利的一个方向……”

“但是不同的是,我回国的时间比她预定的时间要早了一年半……”

“难道是说……”

“是的,要么就是沈淮南的时间线记忆正在衰减,也就是说柳穗的能力在衰减,沈淮南的清醒可能就在近段时间……另一种可能则更危险——或许在柳穗之后又出现了别的时空干预者,导致整条时间线又发生了变化……”

“有没有可能是时空自洽性导致出现的香蕉皮机制?”

“我觉得没有这个可能。柳穗是这个时间线的特异点,只要她还在进行扰动,那么自洽机制就不能自圆其说。”

“不过现在这不是我们目前最担心的。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如何应付沈淮南的宙斯计划……”

终于说到点子上了,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科洛蒂亚的身上,可她却把注意力集中在这刚刚端上来的红糖糍粑上了。

“呜…呜……我…我先吃点……”她像八百年没吃过饭一样狼吞虎咽,都顾不上说话了。

“都是你的,你慢点吃!快点说!这个宙斯计划!到底是干什么的?”

好不容易咽了下去,科洛蒂亚这才正色道:“不过我还是丑话说在前头,现在执行计划这两个小队,不要说你现在的这些个学生,就算是你北风亲自出马也不是对手……我劝你们不要激动……”

朱依芷刚想反驳却被江榆捂住了嘴,示意这种场合她们就不要插嘴了。

岑先生一直监控着苏蓟北的SAN值,没怎么接话,这时候终于说道:“先吃饭!吃完再聊!都什么毛病!喜欢边吃边说!”

大家这才开始纷纷动了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