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课堂相见(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 www..】,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关于游轮沉没的事故你那边有什么消息?”苏蓟北和薛伊筠已经到了小吃街地下的指挥中心。

刘固安也没料到北爷一回来就到了这边,稍稍有点措手不及,立时朝王闵使了个眼色。

王闵立即会意,接过旁人递过来的文件报告:“根据前方线报,这个游轮的事故疑点有很多,目前整理出来的主要有几点:第一,人数的疑点,出入境那边的暗桩提供的数据和阿梅尼卡公布的人数对不上;第二,大量的假护照,参团的这批人大多都是假护照,身份信息不明;第三,阿梅尼卡总领馆那边的人似乎早有准备,第一时间就到了现场和当地警方完成了交接,这绝不寻常。”

“人数有多大的出入?”

“十五人左右。”

“假护照的产地是哪的?”

“纽约,一个专门卖假证的华人小帮派。”

“阿梅尼卡总领馆的通信记录有办法调取吗?”

“相当困难,他们在总领馆附近严密设防,除了电子干扰还有许多密探和暗哨,防范相当森严。”

“既然森严就说明有问题,想办法打进去,我们要全面监控那边的动向。”

“是!”

“薛,你怎么看?”苏蓟北喝了口水,问道。

薛伊筠想了想,回答道:“是大任务。”

“我有九成把握,那边应该是有大任务,入境的应该,应该是两个战斗小组,有能力者,有特战队员,技术人员,然后使领馆这边接应的是应该是早就被吸收进情报局的帝国当地人,熟悉帝国各地的风土人情,可以给他们提供支援。”

“最可疑的还是假护照的事情。”薛伊筠摸着下巴,“情报局完全有能力自己伪造护照,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去买小帮派地下作坊做的劣等品,没有理由啊。”

“恩……”苏蓟北点点头,“王闵,联系海对面的人,查查这个帮派的底细。”

“是!”王闵刚准备离开,手下又递过来一份情报。

“北爷!最新消息!阿梅尼卡在找人!”

“找人?”

“是!情报分析小组根据线报推测,应该是在找一个女人,水性极好,似乎跟内部人员发生了某些矛盾,所以游轮沉没的时候离开的,但又掌握着某些重要的信息,所以对方现在找得十分紧迫。”

“让我们的人马上贴过去,有多紧贴多紧!有什么情况立刻向我报告。”

“是!”

直觉告诉苏蓟北,沈淮南应该又有什么大计划了,要知道上次黑色事件他们仅仅出动一个小队而已,这回不但人数倍增而且还十分不忌讳地找了使领馆的线人接应,这可不是什么好的苗头。

苏蓟北和薛伊筠正准备离开,最新的情报又递送了过来,“北爷!”王闵的表情有些奇怪,“这份消息你应该过目一下,如果不出意外,我觉得他们找的那个女人或许正好就在咱们的学园里,而且此时应该就在五班。”

同一时间。

飞鸟学园,超能学院。

阶梯教室里议论纷纷,上下打量着这个不知从哪乱入出来的外国美女。

“老师!抱歉打断您的课!但有些话我不得不说。”科洛蒂亚走到岑先生的身边。

岑先生微笑地看着她,并不恼,示意她可以继续。

“同学们。如果说到阿梅尼卡,我觉得我比谁都有发言权,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讲讲我的故事——”

四十多年前。帝都科学院。

“所有人都出来集合!一个都不许漏!”

气势汹汹的大队人马将科学院围了个水泄不通,为首的少校一脸骄纵和傲慢,上来就把门口的公告墙全给砸了,十分放肆。

穿着白大褂的科学家们被三三两两地押出来跪在门口的鹅卵石院子里,鬓发散乱,十分狼狈。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这里是帝都科学院!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为首的中年人挣扎着嘶吼,却还没说完就被少校一拳砸倒在地。

“老子就是王法!老子今天就是来查查你们这些臭老九里面到底有哪些都是反贼的同党!”少校的军靴踩在中年人的脸上,肆无忌惮地点燃了一根香烟。

“这里只有学术研究者!只有科学家!没有反贼!”年轻的科洛蒂亚博士怒视着少校嘶吼着。

“啪!”毫不犹豫的一个耳光甩了过来,将科洛蒂亚打倒在地。

“我看你就是个反贼!”少校甩了甩发疼的手掌。

“所有飞鸟一系人等都是反贼的同党!然而圣恩浩荡,陛下仁厚,念在众位对帝国还有些许功劳的情分上,只要弃暗投明,愿意在帝都公开声讨飞鸟逆党,可以既往不咎,如有不思悔改之徒,则一律按照谋逆之罪收监!你们听明白了吗!”

“来人!拿纸笔过来!”

“都跪下!写!”

所有的科学家都被人压在地上,面前摆好了纸和笔。

“写!写写飞鸟一系是如何结党营私!如何忤逆圣意!如何卖国求荣的!”

没有一个人去触碰面前的笔和纸。

“不写是吧!可以!老子就先拿你们的院长开刀!”少校像屠夫抓取笼中待宰的鸡兔一般,生拉硬拽地将中年人拉了过来,然后用枪顶着他的脑门。

“快点给老子写!”

白大褂的科学家们跪伏在地上哭成一片:“……院长!院长……院长……”

“院长!”科洛蒂亚看着被伤得鼻青脸肿的狼狈模样,眼泪止不住地流。

“好!文人墨客是吧!风骨是吧!硬气是吧!可以!”少校冷笑一声,“你们不是要名节吗!我看你们的名节在什么地方!来人!给他们剃头!押他们游街示众!”

冲过来的人二话不说,不管男女老少,直接拿着电推子开始给科学家们推头,把头发推得青一块刺一块,不少人的头皮都被推破了,殷红的血液从鬼剃头上面滴落下来,显得人更加丑恶了。

“哈哈哈!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让咱们帝都的百姓好好看看这群逆贼的德性!”

“瞧一瞧!看一看啦!这些都是飞鸟的逆党!罪不容诛!罪恶滔天!人人唾弃!”

街边不知何时站满了义愤填膺的围观群众,也不知何时开始用唾沫和手中的垃圾开始朝人群丢了过去。

“对对对!没错!用唾沫砸他们!用鸡蛋砸他们!都是这些逆贼阻我帝国的复兴大业!”

一个小女孩愣愣看着这些穿着白大褂的身影,疑惑地问身边的妈妈:“妈妈,妈妈,你以前不是说让我要好好学习,以后成为他们这样的科学家吗?”

妈妈吓得忙捂住了孩子的嘴,小声回答道:“什么科学家,这些都是逆贼!要杀头的!你可不要乱说!”

也不知道游走了几圈,终于有人受不了了,跪下来大喊:“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我认罪!我认罪了!我要公开声讨飞鸟的罪行!”

前面有人带头,后面陆续有不少人也跟着跪了下来,一齐喊着认罪。

“不错!不错!弃暗投明!都是诸君的好榜样啊!来人!给这些聪明人松绑!赐纸笔!让他们写!”

“小亚,你也快点认罪吧!”中年人突然小声地跟科洛蒂亚说。

“怎么可能!我绝不会!绝不会背叛老师的!我们本来就没有罪!”科洛蒂亚眼睛哭肿得不像样子,却依然咬牙切齿地说道。

“可是我们的研究不能就这样停下来!岑先生已经仙去了,超能力研究不能在我们手上就这么中断了,我们要为帝国留下火种……”中年人突然想到了什么。

“小亚!你!这里盘里是所有的资料,你带着所有的资料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对了!你可以去大洋彼岸!去阿梅尼卡!那里还有岑先生的故旧!而且那是一个很开放!很文明的国家!我们的研究一定能在那里开花结果!”

“可我们……我们没办法离开这里……”科洛蒂亚哭道。

中年人微笑了起来,笑的十分温暖,仿佛是在诀别。

“没事的,我来为你创造机会。”

说罢一把推开了身边的卫兵,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扔进了嘴里。

“那…那是08977号实验品!不行!师兄——”

科洛蒂亚的话还没说话已经被炸飞了出去,在熊熊烈火中,中年人早就改变了模样,一只巨大的火焰恶魔在人群中诞生了!

“我来拖住他们!小亚!你快跑!快跑!”

少校惊恐地在混乱的人群中嘶吼着,瞬间被中年人的利爪撕破了胸腔,冲天的火光吸引了敌人的注意,士兵们的枪口全都瞄准了火焰中的怪物。

“别了。小亚。”

边哭得声嘶力竭,边夺路狂奔的科洛蒂亚听着身后不绝的枪声,趁着混乱一路南下,登上去往大洋彼岸的轮船,从此再也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