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愿者上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 www..】,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下课!”岑先生合上了书。

“起立!”江榆喊道。

“先生辛苦了!”全班鞠躬。

岑先生点点头,上了一节课,有些累了,从墙边拿过拐杖摇摇晃晃地下了讲台,门外等候多时的杨婶几个人忙过来想要扶着他。

“说了多少次了,别扶别扶!我自己走得了!”岑先生不悦,想要挣脱。

“您可别说这话,岑先生,您可是国宝级的人物,现在还能在这给这帮兔崽子上课,也不知道是这帮兔崽子几世修来的,这要磕着碰着,别说是北爷,我师父他老人家都要给我们活剥了皮……”杨婶哪管那么多,一双铁手扣得死死的。

“杨老师,我们送岑先生回去吧。”江榆和朱依芷也冲了过来。

“可以,小娃子可以,你们就下去吧。”岑先生看起来相当喜欢这些个孩子。

杨婶几个人只好退了下去。

三人这就沿着海棠大楼走了出来,“岑先生,您是要回家吗?”

“回家干什么?回去等死吗?我在那破棺材里憋了几十年,还不到处走走,就又得回里面去咯。”

“那咱们去哪?”

“去江滩,钓钓鱼。”

“钓鱼?”

岑先生虽然一把年纪,却依然保持着当年的绅士习惯,对自己的形象相当在意。

三七分的头发虽然已经都已是华发,依然做了定型,一身极为合体的老式西装,里面还有件小马甲,上衣口袋装着跟了他半个世纪的老怀表,一双系带式双接头的黑色皮鞋锃亮如新,让人一看,仿佛回到了一个世界前的欧洲街头。

这一个复古风的帅老头和这俩青春洋溢的校服美少女的奇怪组合,不得不让人误以为是哪家时尚杂志的模特外拍,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岑先生,您看,大家都看您呢?”江榆道。

“看我做啥子?”

“帅啊!哈哈!”朱依芷立马接过话茬,“岑先生,你是不知道,像咱们国家那些男人,不管年轻时多帅逼,一到三四十岁,立马崩坏,不是变成臃肿的胖子,就是变成猥琐大叔,那穿衣的品味就更别提了,简直是糟蹋衣服,像您这样印象保持得这么好,一大把年纪还能这么帅的,那真是万中无一啊!”

岑先生淡淡一笑,似乎想起了什么,笑得有些苦涩。

“我只是习惯了罢了。”岑先生道,“我们那个时候是没办法呀。对于西方国家来说,我们是化外之地,是蛮夷,那会在欧洲,天天被人嘲笑眯眯眼和辫子头,嘲笑你的长衫布鞋,嘲笑你的说话口音。既然出去了,我们就代表帝国的颜面,不得不拾掇拾掇。”

“可就算我们把自己收拾得和他们一模一样,他们还是不能接受我们。同班同学一起出去,白人可以进的地方,有色人种不能进,白人可以享受的权利,有色人种不能享受,更有甚者竖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让我们蒙羞,我们却什么都做不了。”

“为什么?因为那时候我们是弱国、穷国。弱国无外交,国民自然也没有颜面,把自己拾掇再干净,再舒服,成绩再优秀,建树再多,在外国人那里,你依然会被歧视,依然也只是下九流的货色,所以那个时候我们明白了,要想在外面能挺起胸膛做人,首先需要我们自己的国家强大。”

“只可惜大先生的事业未竟,又出了那么多的风波……”

岑先生突然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你们这代年轻人不喜欢听这些,但我又不得不说,当年飞鸟一系多少不世出的人杰,到而今都已经死去了,只剩下北风一个人,这担子太重了,必须得有人帮他……我的话你们明白吗?”

江榆和朱依芷回想起那一夜的梦魇,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

三人终于到了江滩,放眼望去,江水滚滚,江面上不时穿梭着轮渡和货船,十分热闹。

“帮我把钓竿拿出来。”岑先生直接在堤坝上坐了下来。

“钓竿,钓竿在这,恩,鱼饵呢?”

“不需要。”

“您这是姜太公钓鱼吗?”

“哈哈。”岑先生笑了起来,“君不见朝歌屠叟辞棘津,八十西来钓渭滨,我可不是要等周文王,我是真的要钓点东西起来。”

说罢装上鱼钩,娴熟地甩杆出去,开始垂钓起来。

“你们俩要是觉得无趣,倒是可以跟老头儿我聊一聊。”

朱依芷立马来了兴致,跟着坐在了堤坝上,问道:“我我我,我有好多问题呢,当年大先生的塾堂里是不是都是小北这样长得好看又优秀的学生?”

“长得好看又优秀?”岑先生哈哈大笑起来,“你这是形容小北吗?笑死我了。”

“什么嘛?有什么好笑的?不是您自个儿说的,都是不世出的人杰吗?”

“是的,都是不世出的人杰,但这个词是形容他的师兄和师姐的,小北不在其中,要说起来,当年这里面最不成器的就是他了。”

“最不成器?你在逗我!”

“那时候塾堂刚创办,大先生收有十二弟子,小北是老幺,其他师兄师姐都是天赋异禀,各有专长,又懂事又努力,只有小北,只会卖弄自己的小聪明,整天逃课,惹事生非,几乎天天被大先生关到小黑屋里反省……”

“即便在小黑屋里他也不老实,生生在里面挖了一条隧道通到院外的槐树下,半夜去别人家去上听墙根,后来打仗的时候大先生带着师兄师姐都去赈济灾民,救护伤员,而他呢,到处去掏死人的腰包去当铺换钱,然后吃吃喝喝,带村里的女孩还有他那一帮小跟班去看戏听书……”

江榆和朱依芷不禁哈哈大笑。

“不行了不行了,画面感太强了,笑死我了,这不对啊,跟他现在的人设完全是两码事啊……”

“是啊,人总是会成长的……”岑先生眉头一蹙,“可是……”

刚说着,突然钓竿一沉,几乎把岑先生从堤坝上拉了下去!

“拉住!拉住!”好在朱依芷反应够快,一只手抓住岑先生一只手抱住了江榆。

“稳住!稳住!我拉住岑先生了!”

“加油!一!二!三!再来!一!二!”

“这到底钓到了什么东西这么重!”

三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东西从水里拖了出来,然后朱依芷和江榆看着钓起的东西目瞪口呆——

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个女人,一个风姿绰约却十分狼狈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