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离经年 第一百零一章 深情不负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他爱她,从始至终。

    幸福来得太快,浮生一梦。陆且扬看着守着自己的女人,她小脸红润了不少。她还是没有想起自己,但他能感受到她对自己的依赖正在一天一天的加深。也许只要等到她再也离不开自己的时候,她就会真的爱上自己了。

    在薄冰的精心照料下,陆且扬恢复得很快。这天,薄冰从院子进门,就被绷着脸的男人拉出门,塞进了车里。没等她开口,车子飞一般地离开。

    陆家。

    站在男人身后,薄冰有种恍惚的感觉。路上她忍不住问了,可回应她的只有男人的沉默。

    “且扬,这里是?”

    陆且扬自然地牵起薄冰的手,他微笑着,用手摸摸了她的额头,“带你去见一个人”。

    辰楠告诉他,薄冰的记忆被人刻意催眠过,为的就是让她永远想不起来。要想唤醒很难,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可以先从和以前熟悉的人接触开始。

    那一瞬间,陆且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林暮皖。

    “林少,请进。”

    十三亲自把人迎了进去,当看到客厅里等候多时的两人后,陆且扬不禁感慨世事无常。果然,不到人生的最后一刻,你永远不知道曾经恨的人会一笑泯恩仇。

    “来了。”

    “让她们聊聊。”

    陆铭锋深深地看了旁边的暮皖一眼,随后叫了陆且扬一起离开。他们一离开,薄冰迷茫的双眼转了转,就被满眼泪水的女人紧紧抱住。

    她很瘦很瘦,是那种风一吹可能就要倒下的那类。明明是抵触的,可薄冰却舍不得推开她。她的悲伤将自己困住,心底生出莫名的心疼。

    “你认识我。”

    林暮皖想过见到薄冰的种种画面,可所有的这些都比不过铭锋告诉自己她还活着的消息。她还活着,就好。

    “阿薄,我是你的暮皖啊,是你最好的姐妹。”

    虽然一早就猜到陆且扬的用意,也想过面对其他人时自己会不会拘谨。可面前的女人,她可真好看,那好看的大眼看着自己,让薄冰越发恍惚。

    “我想知道以前的一切。”

    “告诉我,好吗?”

    “你和他……”

    他和她的故事狗血得可以,一个爱得卑微,低到尘埃;一个眼盲心盲,不知爱为何。可就是这样的他和他,几经生死,越发爱得炽热。他爱她,是用了生命,而她亦如此,飞蛾扑火,不悔。

    说完,林暮皖泪流满面。如果不是当初自己被设计,又怎会造成那么多的伤害。阿薄,终究是我对不住你。

    现看你这般孩童的模样,我竟不知该如何护你。

    “谢谢。”

    千言万语哽在喉间,林暮皖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同眼前的人说,可奈何她诚挚的面容让她说不出口。她在意的阿薄,经历过那么惨烈的伤痛,丢失过最终要的幸福,最后却变成了这般纯白的模样。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林暮皖拉着薄冰走到一直守在门外的男人,她恨过他,也报复过,可在她知道所有的误会都是他人设计,听到阿薄的死讯,她就原谅了他,他不过也也是和自己一样的受害者。

    折腾这么久,林暮皖最后谁都不恨了,她唯一恨的只是她自己的愚蠢。

    “陆且扬,我把阿薄交给你了。”

    要说现在还有谁可以当薄冰的娘家人,除了陆家,林暮皖无疑是最适合的。她是薄冰最好的朋友,也是她在意的人之一。

    “好。”

    送他们离开,林暮皖心疼地抱紧了薄冰。陆铭锋和陆且扬以为瞒得了自己,她还是用自己的方法从幕辰楠那里知道了。

    陆且扬要带薄冰出国治疗,这一去不知要好久,想着要很长时间见不到薄冰,她就舍不得。

    “暮皖,可以了。”

    “且扬,下次我们还来吧?”

    陆且扬抚摸着薄冰的脸,她纯真得像不谙世事的孩子。他不舍得她想起来,可要是他的阿薄想不起来,就不能记起他了 。

    他到底还是自私了。

    “好,都听你的。”

    同样的场地,同样的场景,只是这次不是凌非一人。在他的身后,是白晨、老爷子、陆铭锋以及林暮皖。

    “小子,一定要把好的小薄带回来。”

    “爷爷,我会的。”

    陆且扬带着薄冰和幕辰楠去了瑞士。艾丽丝是个活泼好动的人,有她在薄冰每天都没心没肺。每每此时,陆且扬和幕辰楠站在远处,看着玩疯的两个女人,一脸宠溺。

    “一个月了?”

    “且扬,我之前说的方法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陆且扬望着肆意飞扬的薄冰,记忆里她从来都是隐忍坚强的。她受的伤、吃过的苦,有一半是因为他。他陆且扬上辈子是修了多大的福,竟然遇到这么个又傻又善良的人。

    “好。”

    “我带小艾出门,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

    “嗯。”

    幕辰楠走过去,将玩疯的艾丽丝拉住,“薄冰,我和小艾出门一下,一会把她还给你”。

    “幕辰楠。”

    艾丽丝捏了男人的脸,幕辰楠大呼一声,装作很疼。惹来艾丽丝一顿暴,两人打闹着离开。

    后院一下子空荡下来,薄冰抬头望去,正好对上陆且扬深情的目光。他们就这么静静地望着,身边都安静下来了,似乎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阿薄,过来。”

    砰砰砰,是心跳的声音。仿佛在很久以前,有个人也这么看着自己,他的眼眸盛满深情,温柔地唤着她的名。

    是他,果然是陆且扬。

    没让泪水盈没眼眶,薄冰慢慢地走向银杏树下的男人,他魁梧的身躯,如天神般伟岸,搅动了薄冰的一汪春心。

    薄冰告诉自己:顺着心意来。她终于站在了陆且扬的面前,然后羞涩地,面若桃花,她伸出柔软的双手,抱住了英俊的男人。

    “陆且扬,谢谢你的等我。”

    阿薄这是想起来了吗?

    陆且扬把女人抱得紧紧,焦急地找寻她的双眼。明明她已经在伪装了,可他还是看到了那灰色瞳孔里的哀伤。

    “阿薄,你…想起来了?”

    许久许久,久到陆且扬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是他操之过急了。他自嘲一笑,心底有不可言说的忧伤。

    “没有,但我可以确定你对我很重要。”

    幕辰楠准备用心理治疗法唤醒薄冰沉睡的记忆。

    喝了陆且扬掺杂了安眠药的牛奶,薄冰犯困,一早就躺在了床上。幕辰楠看着沉睡的薄冰,他侧身叮嘱小艾:“小艾,她能不能记起来,在你了。”

    “放心,楠。”

    幕辰楠主治外医,小艾这是攻研心理,且在瑞士口碑不错。他想有一天自己失业了,小艾也是能包养得起自己的。

    她睡了好久,好久。

    久到春去秋来,潮起潮落。日月交替,星辉起落。

    眼前是白茫茫的烟雾,她白色的婚纱染满灰尘。她看不清一米外的那道白色身影,但那个方向发出的一声“阿薄”让她止不住地心疼。

    画面一转。

    她疲惫的双眼隐约睁开,她费力地看到一张好看的脸,是平城。他紧紧皱着眉,俊脸上满是担忧。

    然后是长长的空白,她孤身一人站在中心,不知身处何处,不知去往何处,更不知自己是谁。

    阿薄,醒醒。

    阿薄。

    阿薄,别吓我。

    又是那道温柔好听的声音,他越是压低声音,她越是难过。怎么可以喊得那么悲伤,如同被全世界抛弃了般。

    “她醒了。”

    艾丽丝长长地舒了口气,幕辰楠见她累了,扶着他安静地离开。他们不约而同地知道,接下来的时间都该是那两人的。

    因为一场人为的事故,他们的婚礼被毁了;因为他人的蓄意为之,他们再次生离死别,生生错过了一年多的时间。

    “且扬,我想起来了。”

    满室寂静。

    陆且扬想过很多次阿薄记起来,他会多么激动,或者她会不会怪他,是他再次让她想起那么多难过的事。唯独没有想过他们会这么平静,没有情绪起伏,只是静静地看着彼此。

    “嗯。”

    回应薄冰的是男人炽热的吻,和宽厚的胸膛。陆且扬认命了,往后余生,他怕是要为这个叫薄冰的女人生了。

    薄冰抱着男人,一半泪水一半笑意。她原本该是他的新娘啊,只是想到那个男人,薄冰心中五味陈杂。

    平城,我不能怨你的,可我又不得不承认是你让我和我心爱的人经历了这一年来的折磨。她忘了,所以没有痛苦。可她面前的男人,该有多痛呢?

    “累吗?”

    她抚摸着他英俊的脸,粗粝的触感让她又心疼了。她不知道她不在他的日子里,他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吃饭?

    “阿薄,陪我睡会。”

    “好。”

    陆且扬抱着女人柔软的身躯,疲倦撕咬全身,他头枕在女人的肩上,终于沉沉睡去。

    他醒来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去看薄冰还在不在。感受到怀里的温度,他咧开嘴,笑得像个孩子。趁着薄冰睡着这会,他细细的打量起女人的容颜。她不安地嘤咛,让他情不自禁地轻吻了她的额头。

    她是他失而复得的珍宝啊。

    薄冰自然地往陆且扬怀里蹭蹭,觉得舒服了,又挂着满足的笑容睡了去。对于女人依赖的举动,陆且扬是欢喜的。

    如果可以,他愿意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能一直陪着她。

    不过,阿薄,要是真的有来生,让我先找到你,然后爱上你。你为我的受过的苦,我全都偿还给你。

    好不好?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