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神冢 第二百七十一章 神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此时的陈智,对自己身在何处,身边是否有危险已经完全没有兴趣了,鹦鹉的死让他的一直绷紧的神经崩溃了。他只是麻木的径直向前走着,像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即不知道自己此刻是在求生,还是想求死。

    鹦鹉死前的脸一直在他的眼前徘徊着,他的脑子混沌了。他感觉,胖威和鬼刀一定也死了,所有的人都已经死了,现在世界上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在这陌生的神域中徘徊。这种极度孤独的感觉,让他有一种想自尽的冲动。

    他就这样朗朗跄跄的,沿着香气走到了那扇开启的大门口,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大山的内部,这里一片虚空到处都是岩壁,只有一扇开启的大门耸立在那里。而这扇大门其实也只是另一扇巨大门中的一个小门而已。这是一种双层结构的门,小门是大门的一部分,位置在最下端。大门高的根本就看不见顶,而小门也有五六米高左右。

    这扇门整体是厚重的木制板门,表面糊着黑色的亮漆,整体给人的感觉非常的刺眼,上面用红色和金漆画着些奇怪的线条,看起来像是一男一女两个人抱在一起,线条简约大气,有一种厚重磅礴的感觉,与之前在镜子中看到的那口巨大的棺椁风格非常的相像。

    当陈智精神恍惚的走进了大门的时候,发现这里的空气中除了神骨的香气外,还有一股让人清爽的淡香,感觉像是薄荷一样,让陈智的脑中清醒了一些。

    陈智出来的时候身上依然背着百宝囊,里面的水壶中还存有一些水,陈智取出水壶后喝了几口水之后,感觉脑子清醒多了,眼睛也不再模糊。他仔细的向室内周围看了看,发现这室内的气温非常低,而且有寒风吹过,虽然室内里面非常黑暗根本看不出面积,但她能够感觉到,这里的空间非常的大。黑暗中还有一些非常微弱的光亮,映射出一个无比巨大的影子,横在陈智的正前方。

    陈智拧开耳边的探照灯,慢慢的黑暗中走去,他很快就分辨出了眼前那个巨大的影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具默默躺在黑暗中的极其巨大的棺材,样子和那面镜子中的影像一模一样,这个庞大的房间,就是那镜中影像里的主墓室,但是在镜子中没觉得,现实中没想到会有这么巨大。

    那就是九尾天狐的神棺吗?,陈智的脑中慢慢的思索着,继续向前走去。

    那副巨棺的体积,相当于一棟六七层的高楼横着放下来,自北向南横陈着,那是种说不出的震撼。如果不是从镜子中看的话,根本就完全看不清它的全貌,不会以为这是一具棺材,一定会以为那是一座耸立在前方黑暗中的建筑。

    陈智在黑暗中向前走了半个多小时,才走进了那具巨棺的附近。在这里,他已经完全看不见棺材的外轮廓了,只看见一个巨大的影子高插到黑暗中。那棺材下面的石刻墓床有两米多高,远远高于陈智的头顶。上雕刻着极为精致的祥云图案,以及一些身形怪异,脸型尖瘦的人狐石刻图案,起雕刻技法巧夺天工。

    陈智把探照灯从耳朵上拿下来,举起向上方的棺木上照去。

    在微弱的灯光下,陈智看见那棺材的表面上糊着一层亮漆,上面印着金红双色的图腾图案,描绘的依然是那种男女双成的奇怪古老花纹,木料底子是那种黑呼呼极其厚重的颜色,纹理细腻柔和,里面水汪汪的,好像包含着黑色的血液一样。

    这种木材非常稀有,甚至传奇,那是上古传说中的一种神树——大椿

    《庄子?逍遥游》中描述过这种树木,“上古有神树大椿者,以八千年为春,八千年为秋。有精灵于内,不生不死,不幻不灭,唯神灵之躯可为裹之”。

    就是说这种神树本身是含有生命的,只有神灵的身体才配用这种木材装殓安葬,而这种神木可以让灵魂永生,永远不会灭亡。

    但传说毕竟是传说,这种神物只有在古籍中记载过,在人间从没见过踪迹。

    刚才那丝微软的光亮又照了过来,光火摇晃,就在这里附近。陈智顺着棺材的摆放方向,向北方走了一会,很快找到了火光的来源。

    原来在棺材的北侧面,竟然有一个石制的神坛,那神坛不到一米半高,近十米宽,上面摆着两颗巨大的蜡烛台,而中间,供着一尊极其巨大的灵牌。

    中国人几千年来的祭祀文化都习惯祠堂中摆放灵牌,但在棺材附近摆放灵牌的却极少见到。

    灵牌,是指人死后暂时设的供奉祖先牌位。上面会写着这棺椁中人的尊姓大名以及官封赐号等等,如故显考等等尊称,以表示对死者的尊重。

    那巨大蜡烛上的火光燃烧的非常明亮,把整个灵牌照映的非常清晰。

    那牌位能有三米多高,整体乌黑厚重,周围是一圈木雕,雕刻的是一圈圈人形女子缠绕在一起,面容怪异,似人非狐,看起来有些瘆人,雕工极其的精湛。巨大的灵牌耸立在巨棺之前,在黑暗之中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宏伟神秘。

    灵牌的中间是一长条青色玉板,上面刻着一排大字,笔法古老奇怪,像在画画一样。但写的是古秦字体,那几个字是,“故显狐祖威武侯商神妃东岳圣女碧霞元君有苏氏之位”。

    这一大串的文字内封着金银双色漆,金色闪烁,银色细腻,看起来并不陈旧。但是不知为何,陈智却感觉这座巨大的灵牌,不像是这个世界中应该存在的东西,像是从另一个空间掉下来的一样。

    而灵牌的正前方,有两个木头的支架,架起了一道金光闪闪的卷轴儿,那卷轴的样子太熟悉了,就和陈智在狐狸洞中发现的那道王血圣旨,一模一样。

    那又是另一道圣旨吗?降传给九尾天狐的?里面写的都是什么?,陈智呆呆的站在神坛的前方,心里胡乱揣摩着,脑子好像短路了一样。

    这时,神坛下方的黑暗中忽然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抓住陈智的脚脖子。

    陈智吓了一跳,但没有叫出声来,他向后一趔趄差点儿摔倒,伸手就要去摸刀。

    “嘘!别喊,是我。”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从黑暗中钻出来一个脑袋,是胖威。

    陈智看到胖威的那一刻,悲喜交加的情绪立刻涌了上来,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他大声说道。

    “你怎么在这里呢?我还当你特么死了呢!你都上哪儿去了?刀子呢?”

    “嘘!别说话!别说话!”

    胖威急的连续轻声嘱咐道,“他从黑暗中爬了出来,捂住陈智的嘴,连拉再扯的把陈智拖到神坛的下面。

    神坛的前方挂着一块布,遮盖了神坛的下面。

    “千万别出声”,胖威在陈智的耳边小声说道,“我从镜子进来的时候就掉到这里来了,鬼刀一闪就不见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我一直躲在这下面,你现在开始千万别再说话了,那东西马上就要回来了”。

    “什么东西?”陈智惊讶的问道。

    然而这时,只听见一阵奇怪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那脚步声很轻,越来越近。(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