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系游戏 第四百五十七章 吴敏琪篇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很少见到用料如此大胆的川菜厨师,吴敏琪小姐虽然虽然看上去很冷淡,在采访的时候也是寡言少语,但用料却意外的大胆奔放,热情似火。”

    “前一日在餐桌上吃到的毛血旺已经令我十分震惊,大块的鸭血,毛肚,火腿肠和豆芽几乎都是被包裹在红油,干辣椒和花椒之中的。每一样食材都浸染上了深深的红色,每一口都在刺激着我的味蕾,让我的口腔不停的分泌唾液,仿佛深吸一口气就能将口中的辣味顺着食道一路吸进胃中。”

    “最初我以为是这位年轻的女性厨师因为紧张的缘故所以下料时略有些重,但几天之后的厨房内的访问打破了我的想法她并非因为紧张导致下料有点重,恰恰相反,她是因为紧张导致下料比较轻。”

    念书和看书是不一样的,看的时候可以一目十行,但念的时候因为要读出声的缘故就会让原本看上去很短的文章显得非常的长。江枫感觉自己的嘴巴都快讲干了,这篇文章居然才堪堪读了一半。

    前面只剩下一个人了,江枫换了一口气,和江奶奶说了一下他的煎饼果子要加两个蛋就准备接着往下读。

    空腹读这种文章读得还怪饿的。

    看来后半段得加快速度了,他一边闻着煎饼果子的味一边读这种文章简直就是折磨。

    酷刑!

    “奶奶,记得说一下我的煎饼果子多刷点辣酱。”江枫补充道。

    “知道啦,老板三个煎饼果子,一个全加,一个加两个蛋,一个什么都不加,两个蛋的那个加点辣。”江奶奶中气十足地对着老板说道,掏出自己的小钱包就要付钱。

    见江枫居然就这样停下来看着她掏钱不继续念杂志,江奶奶顿时感到很不满意。

    这正念到精彩的地方马上就有转折呢,怎么好好的就不念了呀。

    “小枫接着往下读啊,读完了奶奶给你买豆汁。”江奶奶道。

    江枫:……

    “奶奶我想喝豆浆。”

    “好,喝豆浆,先把文章读完。”江奶奶此时的表情和语气就像是在哄三岁的孙子一样,充满了敷衍,好字甚至还拉了长音。

    “麻婆豆腐才是辛辣与麻相结合的极致盛宴,红汤白豆腐,只需舌尖触到那股又辣又麻的感觉就能从舌尖一直传到舌根,霸道的麻辣味会一直停留在口腔中久久不散。这种做菜方法优点很明显,用料大胆,味道重,菜品的味道能够迅速攻占食客的味蕾,给食客留下难以忘怀的深刻印象。无论是重口味的食客还是口味清淡的食客,这种独特且大胆甚至还有些随心所欲的做菜方式,对于每一位食客而言都将是一次全新的体验和挑战。”

    “相对应的缺点也很明显,现在有很多猎奇的餐馆会故意做一些极辣的菜肴来夺人眼球,甚至为了单纯的辣去忽略菜品本身的味道。对于这种本末倒置的行为我个人是非常不赞赏的,我甚至不觉得那些菜是菜,那可能只是一盘单纯的辣椒堆积在一起的混合物。这种极端的做法让原本应该是点缀,辅助或者是起到推动作用,让人去享受一道菜的辣味变成了纯粹的痛苦。”

    “这份麻婆豆腐的缺点也正是在此,追求极致味道的菜肴痛苦和享受之间往往只有一线之隔。就这份麻婆豆腐本身而言,我个人认为它是失败的。刚入口的时候,辣所带给我的痛觉远远超过这道菜的独特味道所带给我的独特享受。虽然在最初的麻辣味渐渐消退之后能隐隐品出一些隐藏在辣椒与花椒背后的回味,但仅仅凭这些回味并不能够让我给这道菜品打出一个及格分。”

    “虽然菜品不及格,我个人却十分欣赏吴敏琪小姐这种与众不同的做菜方式。大胆且独特,带有非常鲜明的个人色彩,现在年轻一辈的厨师里我已经很少见到这种能给自己的菜品打上自己特殊标签的厨师了。”

    “麻辣与菜品本味之间的平衡与调节,特色与痛苦的那一线之隔,我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这将是吴敏琪小姐所面临的最大难题。而她也无疑将成为一名非常优秀且独特的川菜厨师,没准还能发现一条独属于她的全新道路,希望我这个老头子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这一天。”

    江枫读完了。

    他感觉他的煎饼果子都有点凉了。

    吴敏琪的专访篇幅其实很短,所占的页数也很少。可能是因为吴敏琪并没有跟许成讲什么可以让他水字数的故事的缘故,许成基本上都在描写吴敏琪做菜的特点,以及他觉得的吴敏琪菜品的缺点。

    开头有几百个字毫无意义的水字数,江枫觉得那可能已经是许成水字数的极限了。

    因为文章不长的缘故,吴敏琪的照片就非常的大,尤其是那张全身照片。江枫的照片大概只占了一张纸的1/4,吴敏奇的照片占了1/2还留了不少白,许成为了凑够板面还放了吴敏琪两张照片上去,可以说是相当不择手段了。

    也难怪江奶奶想听吴敏琪的专访,两张人物照两张菜品照,光照片就比别人多。

    对于只看图的江奶奶而言,这篇专访的吸引力肯定比其它的要大。

    抛开这些东西不谈,许成的这篇文章实际上是干货满满,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吴敏琪目前最大的问题所在。

    她的菜太单一了。

    这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厨师可以专攻一个菜系,但多学点其他的总没坏处。每位厨师都梦想着能够集各家之所长,但是真正做到的只有江承德一人。

    吴敏琪的专攻一个菜系又比其他厨师的专攻一个菜系更加极端一点,川菜并非只有辣菜,但吴敏琪只擅长辣菜。

    她做其他菜的时候都显得有些畏手畏脚的,唯有在做辣菜的时候才能完全放开手脚,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肆无忌惮。

    就如许成在文章的最后说的一样,特色与痛苦只有一线之隔,目前吴敏琪完全放开手脚做的辣菜明显是痛苦要多于特色的。

    所以她才放着自家酒楼不回去,自家爷爷不跟着学习,千里迢迢跑到泰丰楼来。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谈恋爱,但也不只是为了谈恋爱,她需要去学习一些除了辣味的川菜之外的东西,需要厨艺高超经验丰富的老厨师在前面帮她指条路。

    虽然目前看来没什么成效,但她确实一直在努力。

    江枫只能希望他家琪琪在看完许成的这篇文章之后能够有所感悟吧。

    《知味》这一期排版很有趣,是按篇幅长度来排的篇幅越短的排在越前面,江枫在吃煎饼果子的时候大致翻了一下,前半本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泰丰楼特刊只不过混进了一个古力。

    顺序依次是吴敏琪,章光航,古力,江枫和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泰丰楼专访。

    是的,许成写了一篇有关泰丰楼的。

    江枫大致扫了一眼,好像讲的是江卫明和江卫国两位老爷子的特色菜,应该还水了一点泰丰楼的历史和由来,就是不知道许辰什么时候采访的两位老爷子。

    写的还挺长,都快比得上江枫的那篇专访了。要知道,许成可把江枫的那篇专访写成了一篇短篇小说,大部分的篇幅都用来讲李明一和江慧琴之间感人至深的故事了。

    江枫蹲在路边一边翻看着《知味》一边啃着煎饼果子,吴敏琪坐在摊上啃白糖发糕。碗里的豆汁只少了一点,看她的样子是想再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再喝两口豆汁下去。

    当江枫把煎饼果子啃了一半的时候,吴敏琪终于放弃了起身,花了几十秒钟的时间,就锁定了蹲在路边一边看杂志一边啃煎饼果子的江枫。

    和蹲在江枫旁边一边啃煎饼果子,一边看杂志上的图的江奶奶。

    吴敏琪之前一直在全神贯注的和豆汁作斗争,根本没有注意到江枫已经给江奶奶念了10多分钟的杂志了。

    “江奶奶。”吴敏琪上前和江奶奶打招呼。

    “琪琪呀,我就说呢,怎么小枫一个人跑过来买煎饼果子还只买一个。你要买的话叫小枫帮你一起买不就好了,还要自己再晚一点跑过来买,你看新的队伍又排的好长了。”江奶奶之前一直在认真听江枫给她念杂志,也没有注意到吴敏琪就在隔壁摊上喝豆汁。

    “江奶奶,我刚刚就在隔壁摊上,我已经吃完了。”吴敏琪道。

    “哦,吃完了是吧,吃完了就好了呀。”江奶奶笑眯眯地道,看上向江枫,“小枫你快点吃啊,还要人家琪琪等你,一个男孩子怎么吃饭这么慢呐,跟你那几个堂哥一点都不像。唉,不过你从小就这样,你那几个堂哥吃起饭来哗啦哗啦的一下子就吃完了,你就一个人在后面吃的慢慢的。有的时候早上的面条是你爷爷做的德德还会偷吃你的,你也是个傻的,连碗面条都护不住。”

    江枫:???

    奶奶你还记得我没有第一时间吃上煎饼果子,是因为我在帮谁念杂志吗?

    还有,德哥要抢他面条的时候护不住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

    江枫加快了啃煎饼果子的速度。

    江枫没有嘴说话,江奶奶就开始夸吴敏琪:“琪琪啊,这个杂志上夸你的文章我都看到了,就是这一本上的。我刚刚特意去报刊亭那里买的,小枫念给我听的。”

    “这上面说你做菜做的可好吃了,辣的很有特色,跟一般的厨师不一样。”江奶奶在听的时候自动过滤掉了许辰说吴敏琪的菜不行的话语。

    “行了,我不在这里跟你们说了,我还要去给你们陈奶奶送煎饼果子呢,他们那里隔得远没有我在这里帮她买了带过去方便。正好我过去让她把剩下的文章给我读一下。”

    “要我说就是我小时候那个扫盲班不行,瞎糊弄,就让我们学写了个什么一二三和名字就把我们放跑了。要是他们当初正儿八经的给我们扫盲教我们认字,我现在怎么可能看杂志都看不懂呢。”

    江枫:……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当年赵兰花同志跟他说的版本可是扫盲班到处抓小孩,不管多大的都要抓过去关进屋子里学写字,最低底线就是学会了一二三和写自己的名字就放人,所有的小孩都是哭着喊着不愿意过去。

    赵兰花同志那时候可把扫盲班的形象塑造成残酷的监狱,就差跟江枫说学不会写字就要上盐水,皮鞭和老虎凳了。

    现在居然怪罪起扫盲班把她放早了。

    呵,奶奶。

    “你说是吧小枫,奶奶原先可聪明了,学写一二三和自己的名字可快了,第一个就学会了。”江奶奶重新看向江枫。

    江枫嘴里塞满了煎饼果子无法说话,只能疯狂的点头来表示自己对江奶奶虚假的谎言的肯定。

    “唉,你奶奶我要不是小时候家里穷女孩子又多,要是能上学没准都考上大学了,不和你们说了,我先去你们陈奶奶哪里了。”江奶奶吹完牛逼就准备跑路。

    江枫咽下了最后一口煎饼果子。

    噎住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