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赘婿 第559章:赢无冥惨死!载入史册!(求月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砰……”

    赢无冥的身体真的如同炮弹一般飞出去。

    刚才他冲向沈浪的速度非常快,而这个时候他弹飞的速度几乎更快。

    身体铠甲粉碎的同时,他的体内还发出一阵阵炸响。

    “砰砰砰……”

    随着这一阵阵炸响,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喷出。

    但刚刚喷出的时候,就直接粉碎成为无尽的红色的粉末。

    所以赢无冥的身体真的就仿佛红色炸弹一般,飞在空中的时候,爆出无数的红雾。

    紧接着,他的身体狠狠撞在大决斗场的一根巨大石柱上。

    一声巨响。

    那根直径超过一米的石柱直接断裂。

    然后,赢无冥的身体全身都是通红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艹!

    此时的沈浪精神力消耗得干干净净,人去楼空一般,勉强支撑着没有昏厥过去。

    他完全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这,这能量漩涡的威力没有这么大吧。

    赢无冥身上穿着的可是顶尖的上古铠甲啊,此时竟然几乎完全粉碎了,而他的身体仿佛没有一寸是好的,大概有几千上万个小孔,而且是从身体炸开的。

    为何会有这样的效果啊?

    这初级能量漩涡非常强大,但也确实没有这么逆天的效果。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赢无冥本身的武功太强了,这一场比武对他来说完全是一个耻辱,因为沈浪实在是太弱了,就算他把沈浪杀死一万遍都没有用。

    今后所有人提到他赢无冥的时候,都会记起他和沈浪的这一场比武,本能地会看低他。

    这就相当于林志零和凤姐当着全国人的面比美,就算她赢一百次也身价暴跌。

    所以这一场比武除非要把沈浪变成废人之外,更重要的是制造效果,惊艳万人的效果。

    他要凝聚全身的内力,施展一次惊艳绝伦的表演。

    内力超级共振。

    先用半根手指头把沈浪击飞千米,变成废人。

    然后,赢无冥用脚轻轻一踩,全身的内力真气猛地迸发而出。

    直径三十米的比武场彻底坍塌,粉身碎骨,化为齑粉。

    这就是内力超级共振。

    绝对华丽,绝对震撼,绝对能够让人永远记得这一幕,今后提起这场比武,只会记得这一幕,而会忘记他击败沈浪这件事情。

    用内力共振毁掉这个比武场之后,赢无冥还要淡淡说一句:“这场比武是一场耻辱,所以我毁掉了这个场地,你们就当作今天的一幕没有发生吧。”

    如果他成功的话,毫无疑问是一场超级成功的装逼。

    所以那个时候的赢无冥体内,已经酝酿了所有的内力,所有的血脉之力,他整个人就仿佛一个惊人的炸弹,原本是要在体外引爆的。

    然而……

    还没有等到他内力迸发出来,沈浪的能量漩涡就直接撞了上去,摧毁了赢无冥身上的上古铠甲,而他体内惊人的内力直接爆开。

    所以才有了刚才那一幕,赢无冥变成了一个红色炸弹一般,千疮百孔。

    简直太颤栗了。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的脑子一片空白,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反应。

    其中就包括大炎帝国廉亲王。

    老实讲,沈浪的众多奇迹他都是亲眼见证的,所以对于这一场比武他是有另外不同看法的,尽管他不知道沈浪会怎么赢,但他隐隐觉得沈浪或许未必会输。

    但这一切真的发生时,他还是感觉到有一种不能呼吸的感觉。

    这,这怎么可能啊?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沈浪是怎么做到的啊?

    越王宁政,吴王,楚王也完全惊呆了。

    刚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快了,连一秒钟都没有啊,几乎刚刚开始就结束了,而且他们的沈浪陛下还赢了,彻底秒杀了赢无冥?

    老天爷,我们就算在最荒唐的梦境里面也不敢梦到这一幕啊。

    彻底的震惊之后,陷入了短暂的麻木,整整半分钟之后,无边无际的狂喜才彻底引爆开来。

    天哪,我们赢了,沈浪陛下赢了,他再一次创造了神迹。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沈浪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先是吴楚越三王高呼,然后是苏难,还有怒潮城使团所有成员都跟着高呼。

    尤其是苏难,他到现在都还是懵的,脑子不由自主回忆起几年前。

    他也是这样莫名其妙败的,明明必胜无疑,结果忽然噩耗传来,说羌王阿鲁太暴毙,羌国大军全军覆灭,紧接着又传来苏氏围攻张白夜城的大军全军覆灭。

    当时明明是大好局面,结果硬生生败得干干净净,最后逼得全族皆死,保他苏难一人。

    然而现在赢无冥只怕更加懵逼吧,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直接完蛋了。

    足足好一会儿,苏难在心中喊了一句:沈浪陛下,牛逼。

    ………………………………

    足足好一会儿,大炎帝国廉亲王才记起来自己的使命,他缓缓地朝着赢无冥落地之处走去。

    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跟随着他移动。

    足足走了好一会儿,廉亲王才走到赢无冥跟前,先探了探他的鼻息,又触摸他的颈部动脉。

    接着他把目光落在赢无冥的胸膛上,已经炸开了一个大孔,连心脏都炸出了一个洞。

    赢无冥太强了,全身的内力真气在体内血脉爆炸,这威力何等惊人?

    简直惨不忍睹,连面孔都看不清楚了。

    廉亲王本能要张嘴说话,但却发现喉咙堵住说不出来。

    他脑子里面不由得浮现出赢无冥在炎京的一幕幕,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啊。

    近一年前他刚刚代表浮屠山参加了超脱势力议会,当时何等意气奋发啊,何等英姿勃勃啊。

    甚至不止这一年,这些年来他都是炎京的常客,是整个东方世界的风云人物啊。

    现在竟然就这么……没了。

    所有人目光都盯着廉亲王,你倒是开口啊。

    廉亲王缓缓道:“赢无冥太子……死了!”

    全场依旧死一般的寂静。

    大炎帝国廉亲王拔高了声音,道:“赢无冥太子,死了!”

    然后整个大决斗场沸腾了,所有人发出了一阵阵惊呼。

    这,这怎么可能?

    赢无冥太子比沈浪强大了何止一万倍?现在他竟然死了?

    沈浪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吗?而且他刚才明明连碰都没有碰到赢无冥一下啊。

    足足好一会儿后,所有人的目光才朝着赢广望去,再一次万众瞩目。

    赢广作为东道主,作为新乾王国之王,当然是坐在最显著的位置上,他的旁边就是任宗主,还有天涯海阁左辞阁主。

    身份最高贵的人,全部坐在这一排位置上,这是单独的一个看台,高高在上,金碧辉煌。

    赢广高大的身躯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隔着很远凝视赢无冥的身体。

    大炎帝国廉亲王又重复了一句道:“赢无冥太子,死了!”

    顿时。

    “噗……”一口血箭猛地从赢广嘴里喷出,他高大的身躯猛烈地摇晃,仿佛随时都要倒下。

    “赢亲王。”旁边的左辞阁主正要伸手相扶。

    赢广举手阻止,又摇晃了好一会儿之后,站定了。

    轻轻擦拭嘴角的鲜血,赢广猛地从高高在上的王者看台跳了下来,然后缓缓地朝着赢无冥的尸体走去。

    他走的每一步,鲜血都滴落在地面上。

    他走的每一步,地面都一寸寸龟裂。

    坚硬无比的地面上,留下了他深深的脚印。

    随着万众的目光,赢广缓缓走到了赢无冥的面前。

    惨不忍睹啊,真的完全看不出来他身体的形状了,也看不清楚面孔了。

    全身都炸得千疮百孔,尤其心脏部位,一个深深的洞孔。

    赢广身体剧烈地颤抖,他高大的身躯真的仿佛要喷发的火山一般。

    “呼,呼,呼……”

    他的每一次呼吸,都会喷出血星,就仿佛野兽的咆哮一般,仿佛全场每一个人都能听到他的呼吸声。

    赢无缺死讯传来的时候,赢广很伤心。

    但赢无冥死了,他的整个世界几乎都坍塌了,真的有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

    这是他的骄傲,他一生的希望。

    赢广这辈子的终极梦想就是击败大炎帝国取而代之,成为东方世界之主。但他根本不敢奢望在他这一代完成,完全把希望放在赢无冥这一代上。

    然而现在他的希望,被毁灭了。

    赢广小心翼翼地抱起了赢无冥的尸体,缓缓地走回到比武场中间,就是那个直径三十米的圆上,而此时沈浪就站在圆圈之外。

    他静静地望着沈浪,淡淡道:“我儿子死了,所以我需要你的几十万,一百万人陪葬。”

    然后,赢广的脚轻轻一跺。

    “砰!”瞬间三十米直径的比武场直接坍塌了,粉身碎骨。

    赢无冥没有完成的一幕,赢广完成了。

    太惊艳了。

    这就是内力超级共振,真是牛叉冲天了,这需要何等强的武功啊,至少沈浪无法想象。

    因为它并不是直接爆炸,而是无声无息的,就像是现代地球的那种精密爆破,瞬间整栋楼直接坍塌了,而且也不会乱石飞溅。

    眼前这一幕更加惊艳,整个比武场瞬间化为碎石粉末,而声音却比一个气球爆开还要小。

    “沈浪我不管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也不在乎你是怎么创造奇迹的,但我要你用一百万人为无冥陪葬。”赢广又说了一句,然后抱着赢无冥直接走了。

    ………………………………

    全场依旧彻底静寂。

    大炎帝国廉亲王回到了王者看台之上,他需要和天下诸国的使臣,还有六大超脱势力代表进行商议。

    这一场比武有大炎帝国的诏书,天下共同见证和监督。

    但是整个比如过程实在是太诡异了,所以需要进行开会商议,这场比如是否真实有效。

    在王者看台上开会的人,不超过三十个人,寻常小国的代表也就没有资格发言了。

    “我强烈质疑这一场比武的结果,众所周知沈浪手无缚鸡之力,他凭什么击败赢无冥太子?”通天寺之主道:“这里面有阴谋,绝对有阴谋,这是对武道的玷污。”

    通天寺和沈浪可谓是仇深似海了,所以第一时间选择站出来,尽管姜离对通天寺恩重如山。

    接着大梁王国之主道:“我也怀疑这一场比武的公平性,我提议召见沈浪,让他彻底交代清楚,他是依靠什么谋杀的赢无冥。”

    诛天阁少主姬无怜缓缓道:“我也赞同对沈浪进行彻查,他是用什么阴谋诡计杀的赢无冥。”

    大炎帝国廉亲王目光望向了白玉京使者,浮屠山之主,天涯海阁之主,道:“三位认为如何?”

    浮屠山任宗主道:“那就召来问问吧。”

    大炎帝国廉亲王道:“行,请沈浪阁下过来。”

    ………………………………

    片刻后,沈浪来到王者看台之内,面对着三十个裁判者坐了下来。

    他的精神力已经几乎完全消耗干净了,整个人随时都可以睡着过去。

    新乾王国王子赢无常寒声道:“沈浪,你是靠什么阴谋诡计谋杀我的兄长?还不立刻招来?”

    赢无常此时内心是复杂的,赢无冥死了,赢无缺也死了,那新乾王国的太子之位是不是就轮到他了?

    大炎帝国廉亲王道:“沈浪阁下,众所周知你手无缚鸡之力对吗?”

    沈浪道:“对。”

    廉亲王道:“那你现在依旧如此吗?毫无武功?”

    沈浪道:“对。”

    廉亲王道:“你完全没有武功,那是依靠什么击败赢无冥,并且将他杀死的呢?整个仲裁委员会非常质疑这一点,所以想要询问清楚,给天下一个交代。”

    “无可奉告。”沈浪淡淡道。

    这话一出,全场众人惊呆了,你沈浪这么嚣张?

    天下诸国,六大超脱势力的代表可都在这里啊,这场比如是不是公正有效,完全由我们说了算的,你竟然说无可奉告?如此傲慢放肆?

    大炎帝国廉亲王道:“沈浪阁下,这一场比武可不仅仅是生死,而且还关系到大乾帝国的正统名位,如果你不交代清楚,我们就很难给天下交代。”

    沈浪笑道:“你们不就是惊悚了吗?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凭什么能够杀死赢无冥?对于这种未知你们很恐惧,所以才想要盘根问底,难道是想要为赢无冥讨回一个公道吗?”

    这话就更加嚣张了。

    “砰!”晋国之王猛地一拍桌子,冷冷道:“沈浪阁下,别忘记了,你这个所谓的大乾帝主根本就没有受到天下的认同,你这个陛下还是自己关起门来喊的,你若再是这个态度的话,那就休要怪我们太过于严厉公正了。因为你可能不止犯了舞弊之罪,还犯了谋杀之罪。”

    通天寺之主道:“沈浪阁下,今天你必须交代清楚,你手无缚鸡之力是依靠什么杀死赢无冥太子的,否则我们只能判定今日之比武无效!”

    沈浪竖起手指,道:“第一件事,我这个大乾帝主就是自己封的,我哪里需要你们的认同?等我彻底统一东方世界的时候,你们臣服就可以了。你们在场诸人最多只是王而已,你们有什么资格认同大乾帝主了?”

    “第二件事,今天的比武,我主要目标就是杀赢无冥,现在已经完成了,大功告成了。我非常高兴,非常嗨皮,至于其他的?完全无所谓的。”

    “第三件事,我依旧没有武功,赢无冥简直比我强了一百万倍。但是我秒杀了他,这完全是神迹啊,想要知道我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吗?不告诉你们。”

    “第四件事,浮屠山的任宗主,现在赢无冥死了,就没有人和你浮屠山联姻了。我们曾经有过节,但没有生死大仇啊。过去的一切就让他过去吧,做人最关键的是要向前看不是吗?任盈盈公主还好吗?我非常想念他呢。我还是那句话,我能够治好任盈盈公主,能够让她恢复正常,能够让他生儿育女。”沈浪火热朝天道:“之前我们之间还有一个赢无冥,现在他死了,我们就毫无障碍了啊?我和浮屠山的联姻完全是天作之合啊,一旦我治好了任盈盈公主,您也就后继有人了不是吗?未来我和她的儿子会是何等血脉,何等逆天?您好好想想,您的浮屠山在他手中会是何等强大?”

    “所以,任宗主您回去好好考虑啊,我们都是男人,根本就没有过不去的仇恨啊,昨天的恩恩怨怨,就让他随风而去吧,岳父大人,请受小婿一拜?”沈浪站起来,真的朝任宗主拱手拜下。

    在场所有人都完全惊呆了,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沈浪你这是不是太过分了?赢无冥尸骨未寒,你就公然撬他的未婚妻了?你就公然离间浮屠山和新乾王国了?

    沈浪继续道:“任宗主,赢无冥死了,新乾王国后继无人了,您就不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了,我才是真正的明日之子啊,我才是您的佳婿啊,等我睡醒之后,咱们翁婿两人好好谈谈?”

    呃?!

    全场彻底静寂,静静地看着沈浪的无耻表演。

    甚至有很多人面面相觑,因为这里面有很多人没有和沈浪打过交道。

    “兄台,这……沈浪一直都是这么无耻的吗?”

    “嗯,对,一直这么无耻。”

    “简直让人叹为观止,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啊。”

    而浮屠山任宗主面孔发青,沈浪你这个王八蛋,你这个恶棍,竟然当众说出这样的话,你当我浮屠山是什么?表子窝吗?

    大炎帝国廉亲王寒声道:“沈浪阁下,你真的要如此藐视我们的权威吗?”

    沈浪缓缓道:“廉亲王,请你弄弄清楚,我和赢无冥之间是决斗,你死我活的决斗,什么公平不公平的?能够将他弄死,我就是赢了。我再说一遍,这个比武结果要如何判定,你们随意,反正丢脸我不是我,而是大炎帝国。”

    接着沈浪起身道:“好了,你们慢慢商量,我困到极点了,要去睡觉了,妖儿姐姐,你进来抱我吧,我走不动了。”

    这话一出,全场又是猛烈一阵抽搐。

    仇妖儿走了进来,直接将沈浪横抱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诸位再见。”在仇妖儿怀中,沈浪招了招手道:“任宗主,岳父大人,记得找我聊聊啊,我能治好任盈盈的,我能给你一个逆天的孙子,我能够让浮屠山后继有人啊。”

    接着沈浪打了一个哈欠,就在仇妖儿怀中睡着过去了。

    在场众人面孔又抖了一下,望着沈浪恨不得将他刺得千疮百孔,刚才就是这玩意杀了赢无冥太子?

    赢无冥何等英明神武啊?就死在这玩意手中了?真是上天无眼啊!

    ……………………………………

    沈浪离开之后,王者看台内又陷入了静寂。

    大炎帝国廉亲王道:“诸位,外面几万人还在等着我们宣布结果呢,抓紧时间了。”

    新乾王国赢无常道:“这一场比武结果,我们新乾王国不认,沈浪舞弊,涉嫌谋杀,请求大炎帝国组建委员会调查清楚。”

    通天寺之主道:“我也认为这场比武有失公正,同意组建委员会,彻底查清沈浪舞弊一事,查清他谋杀赢无冥太子一事。”

    接下来,一群人纷纷发言,表示要否认这一场比武的结果。

    因为它关系的不是输赢,不是生死,而是大乾帝国的正统名号。

    一旦判断沈浪赢了,那赢氏父子就失去大乾王国的王位了。

    天下只能有一个大乾,哪怕称之为新乾也不可以,而且按照沈浪和赢无冥的约定,这场比武一旦沈浪胜利了,赢氏家族不但要退位,而且新乾王国还要交换给沈浪,整个新乾王国的臣民都要想沈浪效忠,归入大乾帝国。

    甚至说得更远一些,赢广必须立刻退出乾京,让沈浪进驻乾京,成为大乾帝国的帝都。

    廉亲王道:“想要否决沈浪获胜结果的人,请举手。”

    顿时,在场二十几人举手,超过七成了。

    看来大家都很看不惯沈浪啊,绝对不愿意他小人得志?不想让他赢,更不想让他名正言顺成为大乾之主?想要让赢广继续做这个新乾国王?

    甚至还要给沈浪一个舞弊谋杀之罪?

    大炎帝国廉亲王目光闪烁,完全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

    当然了,想要知道他在想什么非常简单,完全从大炎帝国的利益出发就可以了。

    平衡!

    沈浪和赢广之间,谁强大大炎帝国就打压谁。

    廉亲王起身道:“好,那接下来就进入正式表决。请大家一定要慎重严肃,因为这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这不但关系到名誉和生死,更加关系到大乾王国的归属。若判定沈浪赢,那赢氏家族就失去乾国王位,不管是大乾也好,新乾也罢,而沈浪也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大乾之主,天下共认。”

    “而一旦判定这场比武决斗无效,那赢广就继续担任大乾国王,沈浪这个所谓的大乾之主就是非法的,不正义的,因为天下只能有一个大乾王国。”

    “这件事情是会载入史策的,在场众人的每一个表决,都将决定东方世界的历史格局,请你们一定要慎重,神圣!”

    “好了,我的话说完了,开始表决吧!”大炎帝国廉亲王道:“尊敬的白玉京使者,请您为我们开始表决吧。”

    白玉京使者淡淡道:“沈浪赢!”

    她绝对不浪费一个字,这话一出全场众人面孔微微颤了一下。

    廉亲王目光望向了天涯海阁之主道:“尊敬的左辞阁主,您说两句?”

    左辞淡淡道:“这是决斗,不是比武,生即赢,死即输,有什么舞弊?谈什么谋杀?沈浪赢!”

    顿时,全场众人面孔再一次剧变。

    廉亲王道:“尊敬的任宗主?您说两句?”

    浮屠山任宗主道:“我是利益相关方,所以弃权。”

    这下子众人不仅仅是脸色剧变,而是肝颤了,任宗主这是什么意思啊?赢无冥可是你的女婿啊,新乾王国和你浮屠山可是合二为一的。

    廉亲王目光望向了诛天阁少主姬无怜,缓缓道:“姬少主,你说。”

    姬无怜当然想要说沈浪输,并且将他踩在地上一百遍。但是诛天阁在公开场合一定要和大炎帝国保持一致,绝对不能唱反调。

    他真的有心说我也弃权,但是他不能。

    “沈浪赢!”姬无怜道。

    廉亲王继续道:“悬空寺寂恩大师,您的意见呢?”

    悬空寺长老寂恩缓缓道:“沈浪赢。”

    廉亲王道:“通天寺,你们的意见呢?”

    通天寺之主面孔抽搐了一下,刚才就是他坚定要否决沈浪的胜利,要彻查他的舞弊和谋杀之罪,但此时深深吸了一口气后,缓缓道:“通天寺弃权……”

    廉亲王道:“晋亲王,你的意见呢?”

    站在大晋王国的立场,他当然愿意让沈浪输,让赢广成为大乾之主,顶在对抗大炎帝国的第一线。但是大晋王国同样是不能和炎京唱反调的,甚至连弃权都不可以。

    足足好一会儿,大晋国王道:“沈浪赢。”

    廉亲王道:“大戎王国的太子殿下,您的意见呢?”

    北戎王国是游牧国度,国土广阔无垠,而且长期游离在东方世界之外。

    听到廉亲王的话后,大戎太子笑道:“本来我是想要说沈浪赢的,但是现在你们所有人都说沈浪赢,要么弃权?这多没有意啊,我偏偏要和你们唱反调。”

    “沈浪输,而且犯了舞弊之罪,谋杀之罪。”说完之后,这个大戎太子哈哈大笑,果然是很嚣张啊。

    廉亲王面孔微微抽了一下,然后目光望向了楚王。

    “沈浪陛下至高无上,赢!”

    “沈浪陛下至高无上,赢!”

    “沈浪陛下至高无上,赢!”

    吴楚越三国之主几乎同时开口。

    接下来十几个人也不需要廉亲王点名了,一个个主动站起来道:“沈浪赢。”

    “沈浪赢。”

    哪怕是大梁国之主,之前口口声声要判定沈浪谋杀的,此时也不得不起身说沈浪赢。

    最终,所有人表决解决,仲裁委员会三十个人,26个人投沈浪赢,3个人弃权,一个人投沈浪输。

    廉亲王道:“经过了神圣的投票表决,结果已经出来了,沈浪获得这一场比武决斗的胜利,获得大乾王国的正统名位,成为唯一的大乾之主,赢广亲王需要尽快退位,若无异议,我便将这个结果昭告天下了!”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诸位手中的月票,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我内心的渴望和迫切!兄弟们助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