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哥的拳头 第三百九十五章 人性的卑微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三百九十五章  人性的卑微

    “冠林镇”的大财主夏金万,一连几日都不去各位夫人的房间了,甚至包括那个他挖空心思弄回家新娶过门的七夫人瑶瑶的房间,他也很少涉足。

    这个反常的现象让其他的几房夫人一头雾水,摸不清她们的当家的大财主夏金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如此反行其道。

    直到有一天,那个镇西头乌寡妇的儿子董郎跪在这个“冠林镇”的大财主夏金万面前的时候,这几房夫人才猜中她们当家的大财主夏金万的心思,原来这个万恶的大财主夏金万看上了人家乌寡妇的儿媳妇刘娥了。

    怪不得一向不碰布匹生意的大财主夏金万,居然花重金在“冠林镇”开了七、八家绸布庄,只要乌寡妇的儿子董郎的布店买什么样的布匹,他们家的布店就卖什么样的布匹,而且质地是和乌寡妇儿子董郎的布匹是一模一样的。

    但是,价钱却是大相径庭,大财主夏金万他们家的布匹就好像不要钱似的,只要乌寡妇儿子的布店里卖什么价,他就一半价钱卖给大家,弄得整个“冠林镇”的父老乡亲都以为这个“冠林镇”的大财主夏金万世发了善心里,做善事了,纷纷夸赞这个大财主夏金万是一个大善人。

    乌寡妇的儿子董郎那里顶得住这么样子的折腾,没过多久,整个布店就入不敷出了,但是一向认死理的乌寡妇的儿子董郎,还在硬着头皮支撑着自己的布店,他甚至把自己家里的祖产卖掉一些,用以支撑布店的日常开销。

    又过了一段时间,乌寡妇的儿子董郎实在支撑不住了,他就去酒楼喝酒买醉,正好碰到了夏府的管家夏雄,这个夏府的管家夏雄非常热情的陪着他喝酒聊天,和他是无话不谈,这个乌寡妇的儿子董郎居然和这个夏府的管家夏雄交上了朋友了,隔三差五就去酒楼喝一回老酒,抒发一下心中的闷气。

    这一来二去,夏雄和董郎竟然是朋友了,有一次夏雄带点酒菜去董郎家喝酒,董郎喝到酒微微醺之际,向这个夏雄掏心窝子的诉苦,说自己愧对祖宗,把祖上留下的家产就这么败光了,然后在这个夏府的管家夏雄面前长吁短叹、抱怨人生。

    夏雄看到了董郎如此这样,就提出来说,男人就要有男人样,在什么地方跌倒,就要在什么地方站起来。

    董郎说自己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已经折腾不起了,家里快没米下锅了,夏雄就说了,既然咱们是朋友了,他就不能看着朋友倒下去,他说今天晚上回去找他们的夏大善人商量商量,借一点银子给董郎用来东山再起。

    董郎听到夏雄这句话,真是感动得热泪盈眶,差一点就跪在这个朋友夏雄面前!

    第二天,这个乌寡妇的儿子董郎竟然真的去大财主夏金万的夏府去借银子了,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冠林镇”的大财主夏金万竟然非常热情的接待了他,并且询问他有什么难处,当这个董郎提出来要问大财主夏金万借五十两银子的时候,大财主夏金万竟然说,人活在这个世上谁没有个困难什么的,五十两做生意有点少了,我就借你一百两银子吧,只要你到时候赚钱了还我就行了。

    乌寡妇的儿子董郎对这个大财主夏金万是千谢万谢,然后就拿着借来的这些银子,准备继续做布匹生意,准备东山再起,哪知道不管他做什么样的布匹,总是亏,因为“冠林镇”的其他几家布店,都是卖和他一样的布,而且还比他的布匹便宜,甚至是半卖半送的,乌寡妇的儿子董郎挨家挨户的找这些布店理论,人家说了,大家各自做好自己的生意,不要管别人怎么做生意,别人还说了,他们是看“冠林镇”的老百姓日子过得太苦,有好多人家都买不起布回家给孩子做衣服,他们这些布店半卖半送难道做错了吗?

    这一折腾,乌寡妇的儿子董郎又眼睁睁的亏掉了几十两银子,没有办法,他说既然这样,他就改行做别的生意吧。

    可是他不管他改行做什么,总是有几家人家和当初和他做布的时候一样,都是半卖半送,说到底,乌寡妇的儿子董郎,他是做什么亏什么,来来去去,他现在已经欠下大财主夏金万三百两纹银了,让这个乌寡妇的儿子董郎值得欣慰的是,这个大财主夏金万从来没有问他来讨过他欠下的这三百两银子。

    过了一阵子,夏雄找到了董郎说了,你我虽说是好朋友,但是,你欠下大财主夏金万这么多银子怎么办?夏雄也说了,这三百两纹银,他就是在夏府干上一辈子管家,说不定也赚不到三百两纹银啊,现在虽说东家大财主夏金万没有逼他来讨这个三百两纹银,可是这个事情是他夏雄牵的头,东家肯定要把这个还银子的压力压在自己的肩上,临走的时候,夏雄让这个乌寡妇的儿子董郎赶快想办法还这个三百两纹银。

    到了这个要还三百两纹银的时候,董郎才知道自己已经闯下大祸啦,他现在哪有那个能力还这个三百两纹银啊。

    这件事情直到现在,这个乌寡妇的儿媳妇刘娥才略知此事,她一个妇道人家也一下子吓懵了,这么多银子,他们就是不吃不喝不知道要还上多少年啊。

    那个夏雄又来了两次,可是这个董郎觉得无脸相见,让自己的娘子刘娥出来敷衍这个夏雄,夏雄临走的时候也说了,如果董郎再不还银子,大财主夏金万真的要来拆他们的房子了,所以没办法,等夏雄第三次来讨银子的时候,那个董郎不得不出来面见自己的朋友夏雄。

    夏雄见到董郎先是把这个董郎臭骂一顿,说他不够朋友,他当初是看他落魄,才带他去东家大财主夏金万家借银子的,现在董郎反而把这件事情压在他夏雄身上了,这算哪门子的朋友?董郎也觉得理亏,连连求饶,后来夏雄说了,最近东家大财主夏金万身体不好,缺一个照顾服侍他的人,你现在也还不出银子来,不如让刘娥去东家大财主夏金万家做长工,服侍照顾这个东家大财主夏金万,慢慢的来还这笔三百两纹银。

    没有办法,刘娥只好放下年幼的孩子,进夏府去服侍照顾这个大财主夏金万,让刘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大财主夏金万对这个刘娥端的是和颜悦色,嘘寒问暖,甚是关怀备至,从不让她做什么苦活和脏活。

    有一天,刘娥刚刚走进大财主夏金万的房间,准备打扫打扫,哪知道房间里面传来大财主夏金万和夏雄的声音,刘娥就留了一个心眼,没有敲门进去,偷偷的躲在门外听里面的大财主夏金万和管家夏雄他们两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

    刘娥就听见房间里面的夏府管家夏雄对着大财主夏金万说道:董郎欠我们三百两纹银什么时候才能还得清啊,不如报官,把他抓进去算了,然后把他们家的房子折价算成银子。

    刘娥还听见那个大财主夏金万喝斥这个夏雄的声音,只听见大财主夏金万说道:人都有困难的时候,你这样做,把你朋友董郎置于何地?今后就不要提及此事了。

    乌寡妇的儿媳刘娥在房间外面听得仔仔细细、明明白白的,心里把这个夏府管家夏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心里暗暗的感激这个大财主夏金万,大人有大量。

    有一天,刘娥照常去大财主夏金万房间里打扫,哪知道这个大财主夏金万躺在房间里已经不吃不喝许多天了,家里人也问不出一个什么所以然来,郎中来瞧病,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本来那个刘娥每天夜里都要回家的,现在大财主夏金万生了一个这样的病,她也不好意思回家了,她要时时刻刻的照顾服侍这个大财主夏金万。

    由于连日的劳累,刘娥竟然在大财主夏金万房间外面的桌子上趴着睡着了,迷迷糊糊之际,她感觉到有人给自己披上了一件衣服,她一下子惊醒了,她就看见那个大财主夏金万,在昏暗的油灯下,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旁边,望着熟睡中的自己,自己身上的衣服,竟然是大财主夏金万心爱的裘皮大衣。

    十分疲惫中的刘娥,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人捂热了,那颗坚强冰冷的心有了一样异样的感觉,她也是过来人,她也能从大财主夏金万那份炙热、渴望的眼神当中,看到了他内心深处的想法。

    就在那一晚,刘娥将自己奉献给了这个大财主夏金万,刘娥本以为这个大财主夏金万喜欢自己也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和自己就那么苟且几次,说不定就没有了兴趣,哪知道,自从自己和那个大财主夏金万苟且了一晚之后,便一发而不可收拾,那个大财主夏金万,天天要缠着自己,每天闷在房间里面,做那个苟且之事。

    这样一来,刘娥就不能每天晚上按时回家了,那个乌寡妇的儿子董郎,也就怀疑自己的媳妇和这个大财主夏金万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为这件事情,董郎还找茬把刘娥狠狠的揍了一顿,哪知道第二天,官府就来人,要董郎立刻归还大财主夏金万的三百两银子的事情。

    董郎直到这个时候才彻底明白,自己有可能掉进了别人事先设计好的陷阱里了,可是他人微言轻,穷困潦倒,谁还会听他的呢?

    衙门的衙役把这个董郎抓进去关了几天,就把他放了,并且还关照他不要惹事生非。

    这个董郎从衙门里回来之后,越想越气,越气就拼命的喝酒,一喝酒他就要喝醉,一醉之后,他就要去大财主夏金万的夏府大门口闹事,一开始,这个大财主夏金万还能忍他,到后来,这个董郎是变本加厉的胡闹,大财主夏金万好歹也是个见过世面之辈,对这个每天醉酒闹事的董郎早就心生厌恶,不过当他每次看到董郎的娘子刘娥的时候,他就隐忍不发。

    因为这个大财主夏金万,自从和那个董郎的娘子刘娥苟且之后,就已经彻底迷恋上这个有夫之妇的刘娥,每天不让刘娥回家,天天窝在房间里面做那个苟且之事。

    有一次董郎又喝酒喝得醉醺醺的,他是酒壮怂人胆,夜里偷偷的翻墙跳进了大财主夏金万的夏府,身上带了一把自己家里的切菜用的菜刀,他想和这个大财主夏金万同归于尽;哪知道他对夏府不熟悉,竟然走错了房间,摸到了夏府的账房去了,后来就被夏府的那些看家护院的人把他当成盗贼给失手打死了。

    大财主夏金万虽说喜欢迷恋这个有夫之妇的刘娥,但是他也知道这个刘娥是一个有家有小的有夫之妇,一开始他并不想长期霸占她,后来听说这个刘娥的相公董郎由于到他们家账房来偷银子被看家护院的人打死了,他反而有了想长期的霸占着刘娥的想法了。

    刘娥就是在怎么混帐,但是,她的心里还是牵记自己的六岁的儿子董小宝,于是,她偷偷的回去看望了董小宝,哪知道大财主夏金万知道之后,让人把刘娥带进了夏府,再也不让她随便走动了。

    大财主夏金万今天早上刚刚起床,就听见夏府的家丁来报,那个年迈体弱、孤寡无助的乌寡妇和她的小孙子董小宝被一辆豪华、奢侈的马车接走了,现在就住在“冠林第一酒楼”里面,听得这个消息的大财主夏金万,不由得身上冒出一身冷汗,这一身冷汗是出于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感引起的,难道这一次就为了一个婆娘,就让他大财主夏金万栽跟斗了?应该不会啊,凭自己这么多年的打拼和积累,自己的人脉关系和朝廷里面的圈子,谁还能动得了他大财主夏金万?

    那么这个自信、自满的大财主夏金万到底会是什么结局呢?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