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神传 第一百一十章、追杀令(三)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一百一十章、追杀令(三)

    石毛驴被宁小青那种吃定自己的表情给气得咋了毛,可接下来它却并未如宁小青想的那般,吹胡子瞪眼,上窜下跳,而是眼珠一转,目光不怀好意的瞟着她,似笑非笑的开口:“嘿嘿,我故意让你被他们截住,就是想趋机好好教训一下你宗门的人,你却提出这样一样要求,岂不是让我为难么?”

    “你?”这下轮到宁小青气结了。

    不过宁小青熟知石毛驴的脾气,它最喜欢的就是看到自己被它气得上窜下跳,可眼下局势严峻,没有太多功夫让自己与这头腹黑的驴子斗嘴,宁小青神色一端,认真的对它道:“驴前辈,宗门不分青红皂白将我逐出来,虽然让人感到心寒,但我的这些师兄弟们却是无辜的,尤其是东方师弟,文玉,还和方寒,这几人更是受我牵累,差点送命,如果我还要对他们不利,我还算人么?”

    “罢了,罢了,由你,其它人不伤不打紧,长风天翼那小子的性命我却是要取来,嘿嘿,留着他可是一大祸患。”石毛见宁小青较起真来,顿觉没趣,也不闹了,直接挥了挥驴爪子表示答应了宁小青的请求。

    宁小青不再多言,对于长风天翼,她亦十分厌恶,既然此人如此不知进退,非要找上门来送死,却也怪不得她不讲同门之情了。

    意念落到这里,她的目光不知觉的带上了三分杀气朝长风天翼望了过去,长风天翼的视线与她一触,顿时想起在玄天城时,她对自己说过的话,只觉浑身一寒,人已不由自主的朝长风无垢的身后靠了过去。

    “杀!”宁小青收回视线,将身体的控制权交给石毛驴,石毛驴接过之后,二话不说,兴奋的大喝了一声,连剑也不用,直接扬起拳头,朝宋仁冰扑了过去。宁小青的身体修炼的是九转琉璃诀,强悍无比,被石毛驴接管之后,力量顿时提升无数倍,它一拳之威,却远不是现在的宁小青可以比拟。

    宋仁冰此人既没骨气为人又不知进退,石毛驴原本就对他不喜得紧,之前因答应了宁小青不取他性命,不好反悔,只斩了他一条手臂放他离去,却不想这家伙捡回一条命不知珍惜不说,招集到人手,立马又转回来上蹦下跳,这样的人石毛驴岂能再容他?

    宋仁冰也不是傻子,他吃过宁小青的亏,深知她的厉害,眼见着她一出手就朝自己扑了过来,身前顿时多出一个黑色的盾牌,企图挡住宁小青的拳头,人则飞速的退了出去。

    哪知那块黑色的盾牌与石毛驴的拳头一触,就像纸糊的一般,立即被击成碎片,而石毛驴的拳头并未因这块盾牌而受任何影响,去势不歇,狠狠砸在飞退的宋仁冰的身上,他的身体被砸得像枚炮弹般远远跌落,是死是活却也没有人再顾得去管,因为其它的五大金丹修士见状又惊又怒,立即合围了上来。

    “来得好!”石毛驴一拳将宋仁冰轰飞,心中正感宋仁冰太不经打,心里直呼不过瘾,却见其它金丹修士一齐围了过来,正对它的胃口,骨子里的隐藏了一万多年的好斗的本性都被激发了起来,只听得它大喝一声,返身双手齐翻,分别朝挡在它身前的二位修士轰了过去。

    那二人见识过她的厉害,并不敢硬拼,见它朝自己扑来,立即飞速后退,而另三名赶过来的金丹手中的武器已趋势狠狠砸落在宁小青的身上,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三大金丹修士齐被震飞出去,石毛驴亦觉得自己掌控的身体也被震得四肢麻木,几若不能动弹,可它眼中的战意却未失半分,反而像烈火般熊熊焰烧起来。

    宁小青在一旁只瞧得头皮发麻,以前还不觉得,现在随着石毛驴的实力的不断恢复,才发现这家伙简直是一个好斗无比的凶兽,哪里和温驯的驴子扯得上半文钱的关系?

    与石毛驴战意沸腾的兴奋状不同的是,被它震飞的那三大金丹修士心中只觉得有着无尽的惊恐,眼前这个仅筑基期的女子怎能如此可怕?仅以身体的强度就能硬度自己三人全力一击?难道真的是荒魅化身么?

    说起来也好笑,这些人明明早已将宁小青当成荒魅化身了,心里却又偏偏想不太相信这个表面修为仅筑基期的女子真有那般逆天,必竟,修道界中,古往今来,被人冤枉栽赃的天才不在少数。

    大多数来追杀她的人心里寻思着的是,趋着整个修道界都在追杀她的时候,摸摸情况,如果此女并不如传言中的厉害,趋机斩杀了她,不但能得到三大超级门派开出的丰厚奖励,同时还能扬名整个修道界,成为修道界中斩妖除魔的大英雄,如此名利双收的美事,自然是让绝大多数的修士趁之若骛。

    长风无垢是被攻击的那二大修士之一,虽然石毛驴的拳头没有直接击到他的身上,但是那突然暴发出来的拳意和气势,直迫得他呼吸都十分困难,再看着那三个生生被她震退的金丹修士,他的脸色也变得十分苍白,看向宁小青的眼神惊愕无比。

    他发觉自己是一点看不懂这个昔日同门师妹了,若说她是荒魅吧,她真的对师门之人没有什么敌意,若说她不是吧,她眼下的战力是从哪里来的?以她本身的实力,无论她的天赋有多么逆天,也不可能达到现在的程度。

    长风天翼则是惊得面无人色,他已清晰的感觉宁小青目中对他毫无掩饰的杀意。

    他心中第一次泛起了一丝后悔之意,觉得自己实在不该事事针对宁小青,认真说来,宁小青与自己并没有多少利益冲突,自己何必为了一个虚名耿耿于怀十几年呢?

    “就凭你们这些人也想来追杀我?”待身体的麻木感慢慢消失之后,石毛驴才清着嗓子瞪着众人道。

    在场的数十名修士在它那睥睨霸道的目光中,竟是无一人敢开口说话,石毛驴来回扫视了众人几眼,目光最后停留在长风无翼的身上,缓缓开口:“我记得在玄天城的时候就说过了,上回是看在曾是同门的份上饶了你一命,下次若再看到你想方设法算计我,我定然取你性命。”

    “可现在看起来,你一点也没将我的话放在心上,现距我说这话的时间不过十数日,你瞅着机会,见人多势众,立即就跟了过来,趋机煽风点火,似乎是不置我于死地必不肯干休,既然如此,长风天翼,你就纳命来!”

    话音一落,它就朝长风天翼扑了过去,长风天翼在石毛驴旺盛如实质般的杀意笼罩下,他连反抗的念头都兴不起来,只将身体完全缩进了长风无后的身后,企图能保住一条性命。

    长风无垢强忍心中的惊惧,扬起手中的长剑,挡在长风天翼的身前,不管怎么样,他绝不对眼看着宁小青当着自己的面,取了长风天翼的性命,与此同时,玄道宗的几其几人同时站到了长风无垢身旁,与他一起连成一排,挡在长风天翼的身前。

    “你们让开,今日我一定要取这卑鄙小人的性命。”石毛驴暴喝一声。

    玄道宗众人被喝得心胆一麻,却无人肯将长风天翼让到面前,石毛驴心中大怒:好你个玄道宗,包庇个小人,你们倒是不疑余力,哪怕明知不敌,也要护住这个混蛋,可对宁小青的时候,却是为何如此无情?

    暴怒之下,石毛驴心中杀意翻腾,口中已阴测测的开口:“既然你们如此兼顾同门之谊,定要与这个卑鄙小人同生共死,我若不成全你们,反而显得我太不近人情。”

    它语气中杀意毕露,有将挡在前眼的人一举屠尽之意!宁小青瞧得大惊,立即喝了一声:“驴前辈,不得伤他们性命!”石毛驴回过神来,杀意敛去,心中怒意不息,嘴中轻哼了一声,却是已将身体的控制权仍给了宁小青,不愿再管这摊烂事。

    “你们走吧,还有他,如果不想死,以后就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宁小青接掌了身体,周身气势一收,目光落在长风无垢等人身上转了一圈,淡淡的开口道。

    “宁师姐,你不要生气,其实,不是我们不想护着你,而是你的问题,我们根本没有资格插嘴。”东方拓玉突然开口说了一句。方寒只是静静的看了她一眼,一语未发,风文玉的秀眉微微皱了一皱,抬头看了宁小青一眼,随即又垂下了眼睑,不知在想什么。

    我知道,所以被逐出师门一中,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们,反而是我牵累了你们,宁小青在心里轻轻的道。嘴上却没再开口,她的视线轻轻从几个同门的脸上掠了过去,落在其它人的身上。

    “其它不想死的,都给我滚,以后,再想出来混水摸鱼之前请先称称自己的斤两,不然,就不要再来送死了,我能饶恕你们一次,二次,但是绝对不会再有三次的。”宁小青的目光在其它修士的身上转了一转,神色渐厉,最后沉声喝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