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最后一条龙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可怕的煞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人的确太胖了,一米七几的个子,粗略估计得两百多斤。

  两个人握手后,胖子老板便笑道:“我得感谢你,你的出现,一定会让这场比赛的热度高上几个层次。”

  说到这里,他从包里面取出来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秦飞,说道:“收下吧,就当做是你的出场费了。”

  秦飞摆了摆手,说道:“这就不必了,我是为了别人来参加的,这些都是不可控的因素,和我关系不大。”

  “小伙子,话可不能这么说。”这老板摇头道,“我臧博洋向来不会欠别人人情,像那孟武晨,你知道我给他多少钱吗?”

  “不知道。”秦飞笑着摇头道。

  胖子老板伸出了五根手指头道:“五百万,他只需要坐在那里,便能拿到五百万。”

  秦飞已经见过太多的钱了,所以对于这些数字没有半分感觉。

  老板似乎有些尴尬,他咳嗽了一声,说道:“年轻人,不知道现在在哪里工作?”

  “自己开了一家医馆。”秦飞笑道。

  “医馆?”听到此话,臧博洋眼睛一亮,但很快又暗淡了下去。

  “我还以为你给人当保镖呢,这样,你现在一个月应该也赚不了多少钱,我给你开五百万年薪,跟着我吧。”臧博洋笑道。

  秦飞摇头道:“您误会了,我不是干保镖的。”

  胖子老板继续道:“嫌钱少?我可以给你再加一百万。”

  秦飞刚要说话,这时候会场上传来了一阵阵躁动的声音。

  “看来是结束了。”胖子老板笑道。

  “是啊。”秦飞笑道,随后,他把那张银行卡收了起来,说道:“您要是没什么别的事儿,我就先走了。”

  正在这时候,门口被打了开来,随后便看到谭国力走了进来。

  “秦飞?你怎么在这儿啊?”谭国力有些吃惊地说道。

  这老板看到谭国力后,再次艰难的起身,恭敬地说道:“谭哥,您来了。”

  谭国力微微点头,算是跟他打了个招呼,随后说道:“来了正好,我刚好想把你介绍给臧老板认识呢。”

  胖子老板苦笑道:“谭哥,我跟他谈过了,他不会同意的。”

  “谈过了?”谭国力有些不解,“不应该啊,秦飞没理由拒绝你才是。”

  显然,谭国力是误会了。

  于是,秦飞便赶紧解释道:“臧老板不是让我给他治病,是想让我给他当保镖。”

  “当保镖?”谭国力一愣,随后哈哈大笑道:“臧老板,你也太高看自己了,秦飞这种人才给你当保镖?你也有点太异想天开了...”

  臧博洋尴尬地说道:“那您这是...”

  “我是让他给你治病的。”谭国力拉着秦飞坐了下来,介绍道:“秦飞不只是一位国术圣手,同时他也是一位神医,医术堪称举世无双!”

  臧博洋诧异道:“秦先生在医术上也有造诣?”

  “没错,称他为中医圣手都不为过。”谭国力淡笑,随后开玩笑道:“我都怀疑他是不是从古代穿越来的,哈哈。”

  臧博洋闻言,叹气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帮我瞧瞧吧,不过我也不抱什么希望,胖就胖吧,可能是吃的太好了,哈哈!”

  谭国力摇头道:“话不能这么说,我去年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瘦小伙子呢。”

  “去年我也没这么有钱啊。”臧博洋开玩笑道。

  “谭先生说的对。”秦飞忽然开口道,“您有没有去医院查过?”

  臧博洋摇头说道:“没有,我怕人笑话,肥胖也不是什么病,胖子到处都是,对吧。”

  “可您是突然暴胖的,如果我没说错,你应该在半年之内体重飙升至少一百斤。”秦飞说道。

  臧博洋想了想,点头道:“没错。那段时间我应酬也比较多,因为涉及到公司以后的发展...”

  秦飞继续道:“您面色苍白,眼睑和颊部虚肿,虽然心里热情,但表情淡漠,自己却又感觉不出来。”

  听到此话,臧博洋脸茫吩咐人拿来了镜子。

  “还真是,我说最近生意咋这么不顺呢。”臧博洋嘀咕道。

  秦飞笑道:“这是甲减症,通俗点说,就是您的甲状腺功能减退,导致甲状腺激素合成减少。”

  “这么严重吗?”听到这话后,臧博洋顿时脸色一变。

  “那...那有办法治疗吗?”臧博洋急忙问道。

  谭国力哈哈大笑道:“有秦飞在,就没有治不好的病,放心吧!”

  然而,秦飞却摇头道:“这个中医还真治不了,因为这是器官减退。”

  “那...那怎么办?”臧博洋有些慌了。

  秦飞笑道:“不用担心,您去医院把这个状况告诉医生,医生会给你开药的。但是我得提前告诉你,你这个病,需要终生服药。”

  “终生服药?”臧博洋眉头微微一皱。

  秦飞解释道:“嗯,换句话说就是通过药物摄取甲状腺激素。”

  紧接着,秦飞拿过纸笔,给他写下来了一个药方子。

  “您按照这个药方去拿中药辅佐治疗,虽说好不了,但肯定能控制住。”秦飞把药方子递给了臧博洋。

  臧博洋脸茫接了过去,说道:“行,我记住了。”

  正在这时候,谭国力的电话响了起来。

  接听后,谭国力的脸色便微微一变,随后说道:“已经挖了八米了,还什么都没挖出来?那就给我继续挖!”

  把电话扣掉后,谭国力便看向了秦飞,无比恭敬的说道:“秦先生,大院那边已经开始动工了,劳烦您跟我过去看看。”

  “好。”秦飞这几天也一直想着这件事情,听到谭国力的话后,两个人便迅速离开了后台。

  看到谭国力对秦飞的态度如此恭敬后,臧博洋忍不住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这种人物,给自己当保镖?这不是疯了吗?

  别说一个商人了,连谭国力这种角色,恐怕都不够格吧!

  “去,按照秦先生给的方子拿药。”臧博洋把方子给了秘书。

  .....

  省大院里正在施工,谭国力的方子被扒成了一个大坑。

  有几个工人正在这坑里,借助各种工具,往下凿坑。

  “妈的,好好的房子,说扒就扒了,还他妈要挖这么深,真是有病!”

  “听说是因为一个什么神棍,哎,谭国力向来信这些东西。”

  “这尼玛都挖了八九米了,见到个几把毛了!”

  几个工人破口大骂道。

  秦飞和谭国力走到了坑前,站在此处,秦飞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煞气。

  这股煞气比之前见到的都要强烈无数倍,令人后背发凉。

  秦飞眉头一皱,轻声呢喃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这里作祟?”

  张余见秦飞来了,就小跑着走了过来,着急的说道:“秦先生,您感觉到了吗?这里面肯定有东西啊!”

  秦飞嗯了一声,笑道:“张大师,你以前可曾见过这种煞气?”

  “没有!”张余毫不犹豫的摇头,“要是没有你在,说实话,我早就溜了。”

  秦飞笑了笑,不置可否。

  片刻后,张余再次问道:“秦先生,像这种情况,可有什么办法可解?”

  “当然有。”秦飞说道,“道教术法五花八门,深不可测,当然有阵法可以镇压。”

  随后,他指着这个坑说道:“只是像这么强的煞气,不该出现在这个时代。”

  张余连忙问道:“是什么?”

  秦飞笑了笑,说道:“没事儿地时候别只想着搞钱,去翻翻道教的古书,一定能查到。”

  正说着,坑里面忽然传来了一声工人的哀嚎,随后便看到几个工人像是疯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