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手机站:m.agxsw.cc]m.fhzw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从刘艺那里得知他前一位东家的事后,耿青峰并没有马上去找那些胡人的麻烦。这些胡人敢在这长安嚣张,肯定是有所依仗。如果自己冒然出手,只会落得个仗势欺人的名头。那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名声,就会毁于一旦。“小刘师傅,如今我想做些葡萄酒出来,你觉得怎么样?”耿青峰冷静的问着。按他的想法是自己酿制葡萄酒,再弄些个玻璃杯出来,这样即有噱头,又有美酒。到时卖酒的时候再来个搭赠活动,***生意想不火都不行。玻璃杯这些人见过多少?他们当宝,自己当配件。

    即打响名头,又赚银子,一举两得。听到耿青峰再次这样问,刘家父子也知道这东家心意已决,自己也不好再泼冷水。而且,以东家的身份,那些胡人未必敢来找茬。\于是,刘艺才放心的开口说道:“东家,我有个朋友在胡人的酒楼里当小二,他曾和我说过胡人是怎样酿这葡萄酒的。咱们可以按他所说的来试试,到时再看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其实,这个时候的酿酒,无非是经过蒸煮后,再加酒曲来发酵。这葡萄酒其实也是差不多的,只不过在工序上要简单点。

    首先,要选好点的葡萄,用清水洗涤晾干后,用手将葡萄撕揉碎,连皮带籽的一起装罐。

    再用白糖搅拦均匀,装入备好的酿酒桶里。当然,装盛的时候不能装太满,要留有发酵余地,只能装入桶容量的五分之四。而且,那桶盖也要松着,要不然发酵物会把桶爆开。最后,经过发酵期后,再把那些渣滤掉就行了。“好,这件事情就交你两位了。需要什么东西,你们只管去找林叔,就说是我吩咐的就行了。\”耿青峰听了刘艺的话,也有些高兴。他就是属于那种急性子,想到一件事,就想马上去做。

    当然,如果能马上见到成效,他会特别高兴。即使见不到,反正自己也有时间,稍等一下也未尝不可。

    正在这时,林士昊提着一个包袱从外面跑进来。耿青峰看到林士昊进来,一下子高兴起来。刚才还说让刘艺他们需要什么只管告诉他父亲就行了,现在他过来,自己也先打个招呼,让他转告一下就行了。“士昊,你来得正好。最近两位刘师傅要酿制新酒,到时需要什么,你让林叔尽量帮他们办齐。”“是,我知道了。”林士昊本来也是来找耿青峰的,听到他这样说,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便反应过来了。

    想起刚接到的消息,他急忙说道:“少爷,出事了。\”耿青峰一听,立刻有些坐不住了,心里不由得猜测,到底是什么事,能让他这样慌张的。

    想着刚才林士昊进来的样子,他赶紧总道:“出了什么事,你不要着急,慢慢说。”“我刚从书局回来的时候,在门口碰到高平王府的人,他带来王爷的口信,说夏姑娘在高平王府的事儿,不知道怎么的,给庆王知道了,现在庆王他们正在高平王府吵起来了。”“啊?”耿青峰心里咯噔一声,自搬进新宅以后,他一直很忙,连陪妻子的时间都十分有限。

    小两口在一起的时候,除了互述衷肠,就是甜甜蜜蜜的腻着,压根就把夏容这个人给忘了。要不是林士昊提起,他还真忘了这茬。

    “快,让人备马车,我马上去高平王府。\”这夏容是因为自己才住进高平王府的,老爷子对他又像亲孙子一样,如果因此给高平王府带来什么麻烦,那他是万死也难辞其疚了。说着,耿青峰便向外跑去,没有理会在一旁已经目瞪口呆的刘家父子。他心急如焚的跑去和耿世培他们打了声招呼,便带着林士昊直奔高平王府而去。一路上,耿青峰十分自责。

    要不是自己惹的事,老爷子就不用这么烦了。到了高平王府,薜管家已经在门外侯着了,看到耿青峰他们,马上迎了进去。

    边走还边说:“公爷,庆王殿下带着一伙人来府里闹事儿,说是王爷故意把夏姑娘软禁了起来。他们吵了好一阵子,非要老爷把夏姑娘交出来。”本来还准备直奔客厅的耿青峰一下子停住脚步,对薜管家问道:“那夏姑娘呢?她有出来吗?”如果夏容没有出现的话,事情也许会好办一点。\“出来了,此时她与老爷正在厅里。”薜管家如实的向耿青峰禀报着,对于耿青峰那点心思,他哪有不明白的。

    而且,据他的这些日子的观察,这位夏姑娘对耿青峰,可谓情根深重。

    “那她来到王府,伤好后可曾出过王府?”现在他必须冷静,问清楚才能知道要怎样处理。这庆王不是个善茬,如果处理不好,怕是一会儿就要兴兵动武了。“没有,夏姑娘自伤好后,平日里最多也在后花园转转,根本没有出去。而且,王爷派了人跟着她,也没有发现她与其他人接触。”这薜管家能在王府担起管家一职,也是武重规十分信任的人之一。\“嗯。”耿青峰心情沉重,这事情可不好办了。

    李琮那小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打探来的消息,也不用脑子好好想一下,居然就直直的跑上高平王府来闹。

    虽说他们也没权利让夏容留下,但如果李琮没有带夏德阳来的话,他们倒是可以阻挡一下。而且,这李琮啥得性,他可是知道的。他不想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就这样被这李琮那小子给糟蹋。此时也许是因为已经到了高平王府,又或者是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什么,耿青峰反而没有那么着急了。他慢慢的走到客厅,正好听到里面的吵闹声。“武将军,你无故把本王的宠妾扣下,总要给本王一个说法吧?要不然,到时传出什么大将军强霸他人妾室的闲言闲语,对你的名声可不好。

    ”李琮看着坐在主位上的武重规,冷笑的说了起来。\在他眼里,武重规不过是一个快过气的、空有将军名号的武夫罢了,还不值得他惧怕。“庆王殿下这样说就不对了。”对于李琮的挑衅,武重规不急不忙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后,才缓缓出声。“夏姑娘在老夫这里,纯属是养伤,怎能说是强霸他人妾室呢?再说,你可以问问这夏姑娘,她愿不愿意跟你走。”说着,武重规还嘲讽似的扯了扯嘴角,那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把李琮气得想跳脚。如果不是怕损了自己的尊严,李琮早就想过去揍武重规一顿了。

    “夏姑娘,你说呢?是不是武大将军故意软禁你,欲对你不轨?你不用怕,直管放心的说。你父兄怎么说也是本王的手下,我一定给你做主。\”李琮说话时,那大将军三字咬得特别重,但虽说他气得不轻,却还是没有忘了正事。要知道,自己现在虽只是名皇子,但也有登上龙椅的一天。自己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在扬州时,自己对这小娘皮百般示好,她不冷不热不说,居然还敢反抗自己。到了京城,本以为有她父兄做主,不管为了家族,还是为了她的亲人,总该对自己好点了,没想到她还是那么不识趣。

    不识趣不说,居然还趁机逃离王府。要不是有消息说她在高平王府出现,自己也想不到她会躲到这里来。听到李琮这样问,夏容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才好。要是自己的回答令他不满意的话,万一他对付自己的父亲和兄长,那自己就成为罪人了。可是,要自己委身给李琮,自己却是一万个不愿意。“庆王殿下又何必为难夏姑娘呢?”耿青峰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把屋内除武重规以外的人都吓了一跳。\他们齐刷刷的转身看向那发声的地方,好奇耿青峰为何会在这时出现。

    李琮一脸阴沉的看着他,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耿青峰不知道死了几次了。“忠义公这是什么意思?这可是本王的家务事。”他的意思也很明确了,就是让耿青峰少管闲事。自己与他虽有间隙,但如果他能投到自己这边来的话,他可以大量点,既往不咎。当然,他也知道耿青峰与武重规,还有自己那小皇弟的关系很好,听说这武重规还收了他当干孙子。自己想拉拢耿青峰的可能性不大,但说一下也算是提个醒,如果他真要和自己做对,那就是自己的敌人。“不,不,不,庆王殿下这话就不对了。

    \”耿青峰一脸轻笑的走进来,挥动着食指说道。“庆王殿下,刚才老爷子也说了,这夏姑娘会出现在这里,纯属是养伤。你怎能让她忘恩负义,说出违心的话呢?”“什么本王让她说,你简直是在胡说八道。”听了耿青峰的话,李琮也知道刚才那点小心思给他看破了。不错,刚才他问夏容时,一字一句说得很慢,在软禁与不轨几字上,还有意咬得很重,想暗示于她。而且,他后面一句说什么她父兄是他手下,其实也是变相的要胁于她。“难道我听错了吗?”耿青峰故作疑惑的样子,在这严肃的时候,也让人有些忍不往想笑。

    “如果夏姑娘真被软禁的话,她能在这里自由出入吗?还有,你看她比之前白嫩了不少,精神也不错。被软禁的人会有这么好的气色吗?”说着,耿青峰还看了看李琮,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不出耿青峰所料,这李琮的脸色马上变了一下,看着耿青峰那笑容,总觉得他是在嘲笑自己一般,让他恨极了。不过,自己在宫斗中成长起来的人,不可能喧么轻易就被他压下去。“那也有可能是这大将军知道本王来要人,故意威胁夏姑娘装的样子罢了。”李琮冷静下来,一脸深沉的看着耿青峰,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呵呵,如此说来,倒也真是巧呀!”耿青峰并没有被李琮的话给堵住,他笑了笑,继续说道:“那青峰请教庆王殿下,殿下是如何得知夏姑娘在高平王府的呢?”“当然是有人向本王告密的。”李琮哼了一声,为耿青峰这个问题感到好笑。如果没有人通知,自己又怎么会知道这小娘皮失踪这么久,居然就藏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哦?如此说来,庆王殿下在王府安插了眼线咯。要不然怎会连这么隐秘的事情都知道呢?”耿青峰冷笑的看着那对自己不屑的李琮,心里腹诽起来。

    这要是没有眼线,他怎么可能知道夏容在这里?夏容自进来后,好像都没有出去过。“你血口喷人。”李琮气得双眼冒火,恨不得上去撕了耿青峰的那张嘴。本书首发。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转载:dawenxue.com。7笔趣阁 m.7biquge.com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cc]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