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术士 第二百零九章 海伦娜的下落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出乎徐楠的预料,这只看上去就很温顺的小兔子,在窃魂怪幼体面前却表现地如此的暴躁和激进。它的后腿猛地踹在了阿凯的胸口,借着这股力道直接跃了出去,在空中来了一记漂亮的拦截一口就把那只蝌蚪形状的生物给吞了!

    四周围的水缸也发出轻微的声响,甚至引发了一定程度的共振。

    虽然超灵视界无法解读这种情绪,但徐楠也能隐隐感觉到,这是一种源自本能的恐惧。

    根据阿凯的说法,窃魂怪们的情绪波动非常非常微小,特别是在幼年体的时候,但这种恐惧浓郁的仿佛鼻子都能嗅的出来。

    这是生物之间的血脉压制。

    难怪阿凯说兔子是窃魂怪的天敌。

    “成年窃魂怪会非常地恐惧兔子,遇到兔子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轻微颤抖;他们会在自己居住的领地附近大肆屠杀兔子,并拒绝任何类似生命形态的存在。”

    “而窃魂怪幼体就更加糟糕一些,兔子们在它们面前表现地往往像最勇猛的猎手,它们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追踪窃魂怪幼体的位置,同时在面对它们的时候,占据绝对的优势。”

    阿凯轻轻地抚摸着菲菲的脑袋,以此让它稍稍平静一些:

    “因为窃魂怪幼体能寄生的,只有类人生物的大脑,也只有类人生物的大脑灰质才能让它们拥有蜕变的必要养料,兔子的就不太行,这些恶心的蝌蚪们就算找到了机会钻到了兔子的脑袋里,也什么都吃不到,最终在苦苦寻觅足够灰质的路途上把自己活活累死……”

    在窃魂怪的原世界,斯蒂芬桑的学者们发现了大量的生物种群,却唯独没有兔子的。

    他们对此进入了深入的研究,才发现窃魂怪居然无法克服自己对兔子与生俱来的恐惧。

    而在当年的战争中,斯蒂芬桑提出了【兔子计划】,在对抗窃魂怪大军的时候起到了不俗的效果毕竟就算是高阶窃魂怪,也无法克服对兔子的恐惧或憎恶。

    一旦这种倾向表现出来,就容易被人们识别出来。这样一来,窃魂怪们最大的优势便荡然无存了。

    据说当年的斯蒂芬桑街头,到处都是活蹦乱跳的小兔子……以及穿着兔女郎衣服的女巫,或者男巫们。

    虽说穿的像兔子并不能令自己免于窃魂怪的伤害,但人们始终坚信这能带来好运。

    时至今日,在斯蒂芬桑某些巫师领域里,兔子相关符号都被认为是好运的标志,这其实也和窃魂怪军团的入侵有些关系。

    ……

    尽管拥有“害怕兔子”这种奇怪又好笑的弱点,但窃魂怪这一群体仍然不容小觑。

    最令人恐惧的是,他们始终在进化。

    他们仿佛游荡于星际之间的蝗虫或者幽灵,窃魂怪军团所到之处,所有种群只有被灭绝的下场,他们的躯壳被夺走,他们的土地被掠夺,他们的资源也被消耗殆尽。

    等到现有的种群资源无法满足群体的扩张之后,他们就会展开对其他世界的入侵。

    这是一个不会休止的循环。

    那些被窃魂怪寄生过的种群,其种性优点会在一定程度上被窃魂怪幼体所继承。

    一部分学者认为,所谓的高阶窃魂怪,其实就是这一不断优化的遗传体现。如果任由他们进化下去,他们会在这个过程中,抵达“完美生物”的形态。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违反了常规生命认知的种群,拥有极强的破坏性,也拥有令人遐想的进化潜力。

    现在,窃魂怪军团的先锋出现在了斯蒂芬桑。

    一场大战,似乎已经迫在眉睫。

    徐楠和阿凯对地下广场的水缸进行了清点,阿凯利用自己的权限,调来了一群从未见过的黑袍巫师来处理窃魂怪幼体。

    而他们自己则继续探索地下广场的更深处。

    因为在盘点窃魂怪幼体的时候,他们在这里发现了一道更加隐蔽的暗门!

    “这又是通往哪里?”

    徐楠有些惊叹地看着那条隐蔽的暗道的入口。

    这地方其实位于两块岩石的缝隙之间,以他的黑暗视觉,都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

    而阿凯刚刚仅仅凭借听觉,便断定了这背后有暗门,这让徐楠真的怀疑猎魔者这个职业和盗贼搞不好也是亲戚。

    “同伙。”阿凯显然更加冷静。

    徐楠点了点头。这种判断合情合理,他们没有在托马斯家中发现其余人存在的痕迹,但窃魂怪军团既然想要渗透斯蒂芬桑,必定不会只有托马斯一个人。

    这里拥有这么多窃魂怪幼体,托马斯平时事务繁忙,肯定没办法一个人料理的。

    那么答案便呼之欲出。

    这条道路,大概率就是通往托马斯同伙的家中的道路!

    两人独自探索这条暗道,还有大约四名黑袍巫师远远地跟着策应。

    这条暗道就比托马斯家中通往地下广场的要长多了,他们足足走了十来分钟,一路上什么都没有发现。

    鬼知道这些窃魂怪是怎么在斯蒂芬桑城市下方挖这么长的暗道而不被人发现的!

    阿凯的脸色很难看。

    虽说他是最近才重新回到执法队副队长的位置上的,但城市遭遇外敌入侵,他的责任仍然重大。

    如果不是徐楠,搞不好斯蒂芬桑被窃魂怪来了个恐怖袭击,都没有人能提前发现!

    他铆着一股劲儿,屏气前进。

    过了一会儿,前方的暗道终于出现了向上的台阶。

    阿凯没有犹豫,直接冲了上去,二话不说踹开了颇为厚实的铁门!

    窃魂怪对危险有着超然的感知,这个时候没必要多掩饰,直接上就是了!

    轰隆!

    铁门被阿凯恐怖的力量直接踹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紧接着,这位资深猎魔者就仿佛一头魔暴龙,在徐楠面前上演了一出徒手拆铁门的好戏。

    哐当哐当!

    尖锐的回声在暗道里回荡不已。

    徐楠跟了上去,定睛一看,发现这是一个酒窖。

    不远处,是一排珍贵的名酒,还有一些冰块。更远处,是更多的橱柜。

    “这建筑风格……”

    徐楠瞬间反应了过来。

    这里是莴苣旅店的地下室!

    “米兰达,果然有问题!”

    徐楠深吸了一口气。

    他回忆起之前遇到的那个异常的伙计“托比”,还有米兰达和托马斯明显认识的种种情况,事情似乎变得更加明晰了。

    之前他还疑惑托马斯是如何锁定刚刚下女王号飞船,抵达斯蒂芬桑的自己的。

    现在看来,恐怕是莴苣旅店的老板娘给他提供的信息。

    米兰达极有可能也是一只高阶窃魂怪!

    而那个疑似癫痫的伙计托比,大概是融入的不太顺利,留下了后遗症。

    “我去,这几天我居然住在窃魂怪的老窝里……”

    徐楠想想也有些后怕的。

    他们在酒窖深处,找到了几个单独的房间,也的确找到了徐楠之前见过的托比,和另外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

    这两人都被绑在冷冰冰的石柱上,房间的中央都刻有一个奇异的符文,形状和窃魂怪的幼体非常相似,但更加复杂一些。

    嗖!

    一道青蓝交加的光芒闪过,那是阿凯手持【死寂灵侦测术】卷轴正在判定这两人的身份。

    很快的,青蓝色的光芒变成了耀眼的赤红色!

    卷轴本身更是起伏不定,发出笃笃笃的警报声!

    这意味着,这两个人都是窃魂怪!

    阿凯抖了抖眉毛,收起了卷轴。

    “都已经死了。”

    “是他们自己人下的手。”

    阿凯上去检查了一下,眉头微微一皱:“他们已经死了很久了。”

    “左边房间那个,身材和【后脑勺偷袭者】非常相似,应该就是他。右边那个没见过。”

    徐楠便将自己在莴苣旅店里的见闻说了一遍。

    阿凯点了点头:“必须想办法抓住那个老板娘。”

    就在这个时候,失乐园系统迎来了喜闻乐见的通知

    【你的共享任务后脑勺偷袭者已完成!】

    【提携新人次数+1】

    【你与谢雨桐的血亲度+2】

    和之前几乎一模一样的奖励,除了血亲度似乎可能解锁血脉共振有机会提供一点好处之外,徐楠没感受到任何的好处。

    果然,带小号这种事情,还是吃力不讨好的吗?

    当下他集中精神,跟着阿凯来到了地窖入口。

    按照阿凯的计划,他们会快速地潜入莴苣旅店,配合执法队的人封锁旅店外围,务必要保证拿下托马斯的同伙!

    但是就在时候,就在执法队的人表示已经完成了对莴苣旅店的封锁的时候,两个黑袍巫师然后跑了过来:

    “副队长!”

    “我们在地下室里发现了两个人!”

    阿凯愣了一下:“还有地下室?”

    “这里不就是地窖吗?”

    一名黑袍巫师点头道:“刚刚有个兄弟在检索的时候,又发现了一个更隐蔽的暗门……”

    “先别管他们。”

    阿凯有些不耐烦:“把他们打晕了,绑起来再说。”

    “可是……”黑袍巫师有些犹豫。

    “有什么可是的?”阿凯有些暴躁地低吼道:“有话快说!”

    “是!”黑袍巫师打了个激灵,立马快速道:“那两个人有点特殊,我们问话他们也不搭理。”

    “但侦测法术显示,他们不是窃魂怪!”

    不是窃魂怪?

    徐楠和阿凯都有些意外。

    “带我过去看看!”

    阿凯强行按耐住不快,两人跟随那名黑袍武士在地窖里绕了一会儿,果然找到了一个狭小的密室。

    密室里,有一名黑袍巫师正严阵以待。

    房间左侧铺着高低床,其余摆设非常简陋,但是被收拾的很干净。

    一个穿着朴素的女性坐在床沿,目光麻木无神,不知道在想什么;在她身边,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人,看上去应该是个男人,他整个身体都被包裹在厚厚的衣服里,看上去有些臃肿的可笑。

    阿凯刚一进来,徐楠便察觉到了他的异常。

    他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直无比。

    过了一会儿,他才放松下来,声音低沉无比:

    “你居然堕落到了和窃魂怪合作?!”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听上去,他的怒气已经爆棚,但是不知道为何,面对这女子和那男人,他居然强行忍耐下来。

    两名黑袍巫师看了阿凯一眼,知趣地退下了。

    房间里只剩下那奇怪的二人组,以及徐楠和阿凯。

    徐楠没有走,倒不是因为他对阿凯和这个他明显认识的人的八卦有什么兴趣,而是因为失乐园系统再次刷新了通知

    【你的共享任务海伦娜的下落已完成!】

    【提携新人次数+1】

    【你的提携新人次数达到三次,将获得一次反哺机会!】

    【你与谢雨桐的血亲度+3(目前:6)】

    【你与谢雨桐的血亲度大于5点,一阶段血脉共振自动解锁!】

    【你的真知灼见等级永久性+1】

    ……

    这些眼花缭乱的信息徐楠自然无法一口气消化干净。

    但海伦娜的下落这个任务已经完成了是不争的事实。

    他不相信谢雨桐在罗杰的元素高塔里打工都能找到海伦娜,那么只剩下了一种可能性:眼前这个姿色普通、穿着寒酸的女人,就是传说中的禁忌炼金师海伦娜!

    而那个浑身被包裹在衣服里的家伙,就是她的儿子,名为“小太阳神”的炼金人偶!

    阿凯似乎认识他们两个。

    面对他的怒斥,女人终于回过神来似的。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阿凯,干裂的嘴唇微微翕动:

    “所以,你准备怎么处置他?”

    阿凯看了一眼她身边的高大人影,表情变得非常纠结,但他还是很快地说:

    “跟我走,这次我真的会保护你们的。”

    女人干笑道:

    “这一次?真的?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吗?”

    “那一年,你把我赶出家门之后,我就对你不抱任何的期望了……”

    阿凯快步上去,一把抓住女人瘦弱的肩膀,眼睛死死盯着她的双眼:

    “听我说,海伦娜!”

    “胡闹到此为止了,我不知道你过去受了多少委屈,但这一次,你真的闯大祸了!”

    “所有炼金师都在找你,你不可能继续藏下去的!”

    “只有我……我可以帮你。”

    “跟我走吧……”

    他的声音里竟然有了哀求的味道。

    “你怎么帮我?”

    海伦娜讥讽道:“所有人都想知道神之炼金术的秘密吧?”

    “你能阻止所有人吗?”

    阿凯沉默了。

    “我可以试试。”他说。

    “只要你给我一次机会。”

    “一次弥补的机会。”

    他那张坚毅的脸上,罕见地流露出了些许柔情。

    海伦娜无视了他。

    她只是轻轻地握住了身边人偶的机械手腕,低低地叹了一声气:

    “来不及了。”

    “哥哥……”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