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妖姬 第2242章 破解太安幻境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而在雪如楼出手的时候,流墨墨那边也把琴瑟色的神魂救出来了;

    目的达到后,两人都没有多留的意思,在城主府众人惊怒之中,他们直接大刺刺的冲出了城主府~!

    血焰带出的威势让那些事不关己的仙人避之不及,而要阻止他们的,也因为突然惊觉城主一家子竟是不见了踪影,反而耽误了追敌,让流墨墨和雪如楼只带着琴瑟色的肉身和神魂,抢了一辆马车直驱离城~!

    “先回去金谷城。”而在出城弃车之后,流墨墨表示现在还不是让琴瑟色恢复的时候,雪如楼表示无所谓,一手拎着琴瑟色的身体,在流墨墨用传送宝石打开通道后,就和流墨墨一起离开了斜甲城。

    至于斜甲城的后续,和乌西城一般,血妖姬们都没兴趣去管了。

    回到金谷城第一时间,流墨墨和雪如楼就回去了小院,其他宠物得到消息在确定流墨墨他们这边不需要帮忙后也没有过来添乱。

    “先把她的神魂抽出来。”小院中,已经检查过琴瑟色身体和神魂,正在滋养琴瑟色神魂的流墨墨只面色不善的看向被封印的琴瑟色的身体说道;

    雪如楼点点头,会意出手,在保证琴瑟色的身体尽量不被损伤的把里面的那个神魂抽取了出来。

    那道神魂自从被捉之后就明白了自己的命运,在雪如楼把她抽取出来之后,她连句话也没敢说,不过看着那透明的神魂那颇为眼熟的面容和已经趋于下落的气运,流墨墨和雪如楼神色却是有些怪异;

    “竟然是她搜魂看看。”流墨墨说道,雪如楼当即不客气的就直接搜魂,而那女仙完全没有反抗之力的被搜魂,然后神魂迅速弱化,直接失去了意识;

    “情况如何?”流墨墨好奇问道,而已经恢复一些的琴瑟色的神魂也看了过来;

    “唔,命定主角的标配,比之前那事儿还狗血。”雪如楼神色怪异的传音给流墨墨道;

    流墨墨闻言顿时生出兴致,不过当前还是先帮琴瑟色的神魂归体;

    “你看看有哪儿不对么。”流墨墨和雪如楼盯着琴瑟色,看着她神识归体,身上气息逐渐归一,流墨墨只补充了一句说道;

    “我神魂被削弱的厉害,需要补益。”而琴瑟色自我检查一番后,脸色苍白的说道;

    “好。”明白琴瑟色所需后,流墨墨也开始供给她纯净能量让她修弥,雪如楼在一旁也一齐供应;

    而在供应的时候,雪如楼也把之前搜魂知道的那些事儿传音告诉了流墨墨;

    琴瑟色是他们之中最杯具的那一个,她的神魂和肉身当时进来太安幻境的时候遇到了意外出现了不稳,然后在这时候就杯具的遇到了那个女仙,嗯,那个叫轻轻的女仙。

    轻轻其实流墨墨和雪如楼见过一次,就是他们进城的时候遇到的那个面纱少女。

    琴瑟色遇到的事儿其实挺复杂的,她的肉身被轻轻得到,而轻轻原本就是一体双魂,也就是说,轻轻在遇到琴瑟色之后,她体内原本和她属于双胞胎姐姐的神魂就占据了琴瑟色的肉身~!

    原本得到新肉身,那两姐妹又一体双魂这般久了,除开琴瑟色之外,她们应该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但是琴瑟色的神魂当时昏沉陷入半沉睡中,肉身的力量明显不是一般的女仙能比拟的,尤其是仙乐师的能力,让原本还因为让自己的姐姐去其他肉身而感觉愧疚的妹妹心里不平衡了;

    妹妹想要新身体,而姐姐得到琴瑟色身体的力量后根本不可能同意;

    于是两姐妹大打出手,而也在这时,城主救了姐姐,妹妹则被毁容重伤~!

    姐姐被城主带回了城主府,这时候城主还没有变心,姐姐也没有那心思,但是无奈城主夫人身为女人的直觉,她想把姐姐赶出城主府,城主只觉她是无理取闹,然后那夫妻俩在这种的情况下,一个赶人一个护人,竟然就狗血让城主和姐姐生出了情愫~!

    对此,城主夫人是既觉得果然如此,但她更明白,自己对于催动他们俩那真真是起了太大的作用了~!

    城主夫人气的呕血,然而城主和姐姐已经泥足深陷,城主的儿女也因为自己母亲气出毛病,才惊觉自己亲爹竟然成了渣男~!

    城主府内顿时天天上演起了大戏,然而这一场场热闹的大戏最终却是那城主和姐姐推的越来越近,最后更是惊动了城主一族的族老~!

    城主脑子里只剩下他的真爱琴仙子,为此他愿意让出城主之位,族老见他这般坚决,杀他是不可能杀的,是接手一个脑子坏掉的真爱论的城主,还是咬着后槽牙把这个城主弄走,让新城主上位,在城主付出更多的代价之后达成了协议。

    至于已经被伤透了心的城主夫人是自己离开的,而城主的儿子已经被确立下一任城主,但是他却想杀了琴仙子,于是就被城主软禁了,至于城主女儿,在城主夫人离开的时候她就生出了杀琴仙子的念头来,可惜因为自己母亲的安危和自己哥哥,却是没能有所动作。

    而在这个期间,城主和琴仙子之间情愫增涨的同时,城主也得知了琴仙子的情况,不过他的脑壳已经被真爱冲成了智障,在没有能力灭杀琴瑟色的时候,只直接把琴瑟色昏沉的神魂弄入了城主府的封魔塔中镇压~!

    再然后的事情也就明了了,至于那个面纱少女轻轻,虽然雪如楼不知道她的记忆和目的,但是看她那架势和身上起起落落的气运,若是真让她搀和了进去,怕是这波抛妻弃子的真爱大戏会衍伸出更加狗血的局面来~!

    而听故事一般的听完琴瑟色经历的那场狗血大戏,流墨墨脸色却是有些发木;

    只一个命定主角就弄出这等事端,那金谷城她好像是让宠物们盯着那十名命定主角啊~!

    想到可能会沾染成那狗血程度乘以十的命定主角事件,即使流墨墨喜欢看热闹也觉发憷;

    看热闹和成为热闹,那可是两码事儿~!

    想到这儿,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流墨墨的命令立即就下达了下去;

    “天幸回来一趟~!”

    “是~!”

    在外面监控的天幸把事情交代给吴幸后就暗中返回了小院。

    “主人。”到了正房看到流墨墨,天幸立即行礼说道;

    “嗯,这段时间那十名命定主角的事情记录了吗?”流墨墨问道,天幸立即取出了一块玉简递了上去;

    “都已经记录了。”

    流墨墨接过玉简立即开始查看了起来。

    那是十名经历各不相同,却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的命定主角,他们所经历的和现在所进行的,是熟悉的狗血情爱的趋势,这让流墨墨无语不已;

    不过在仔细查看一番后,流墨墨之前的担忧倒也放下了心来;

    只要和他们不会有牵扯,随便他们怎么折腾去~!

    “你去通知下去,选一个试试手,不要牵扯进去,看看能不能影响到他们的气运,让真正的命定出现~!”

    而仔细查看一番后,流墨墨和雪如楼商议了几句也有了决定。

    “是~!”天幸闻言立即领命离去,而流墨墨查看了一下琴瑟色恢复的情况,只拿着那玉简和雪如楼讨论了起来;

    他们在太安秘境中的时间已经将近一年了,虽然这点儿时间对于外界来说只是一瞬,但是这般长的时间耗费在那些所谓命定主角身周还是很让人不爽啊~!

    而根据易红仙人留下的破解条件以及破解方向的猜测,流墨墨觉得应该是选定一座城池,然后暗中影响其内十名命定主角出现,最终决出真正的命定主角,应当就能破解了~!

    当然,这一点现在来说还只是猜测,需要实践验证才能明确。

    “让他们去试吧。”而对于是自己把握方向操心,还是放手让宠物们自由发挥,流墨墨表示,她现在对那些狗血的事情是真心无感了~!

    对于流墨墨的决定,雪如楼表示没有任何问题,他对那些破事儿也没啥兴趣。

    把事情交代出去后,流墨墨和雪如楼只继续供应着琴瑟色恢复,然后静观城内变化。

    因为十名命定主角都被盯着且总有些关联,天幸他们一动手,城内的风向就变了,而流墨墨和雪如楼只探出神识在小院外转了转就听了一耳朵的消息;

    比如那些命定主角虽然有关系,但是彼此之间却是陌生且还没有任何交集的,而在天幸他们的暗中的推手下,那些有可能的交集变成了注定的交集,从而也延伸出了更大的变化~!

    这一情况是周围的流言无法关注到,而是天幸他们自己上报的,对此流墨墨也不由生出了一丝兴趣;

    而随着时间推移,琴瑟色完全恢复,得知了事情缘由种种,对于流墨墨和雪如楼窝在小院中的举动表示的无语,然后就撺掇着两人一起离开了院子。

    三只血妖姬直接在城内看起了大戏,宠物们的暗中推手早已停止,仿佛是多米诺骨牌效应,只是推动了一件事,再然后,下一件事情自然而然的出现,牵扯更多,关乎更多,而让血妖姬兴趣越浓的,却是这些越来越复杂的情况下,那些命定主角身上气运的波动~!

    “易红仙人说可以剥离?”

    “猜测,应该是可以剥离,不过若是真可以带走,这种气运也是生于太安幻境的,带入现实中的话,大约也没什么实际用处。”

    “那应该也有别的用途,不然易红仙人不会特意提及一句。”

    “大概吧,不过剥离这事儿,得等真正的命定主角出现,气运稳定了再说。”

    “这是自然。”

    对于两只血妖姬的商议,雪如楼表示,其实不止金谷城,其他城池内也可行。

    不过对于这一点琴瑟色严肃的就拒绝了;

    选择金谷城是意外也是注定,毕竟他们要破解通关,不可能真的死出去~!

    而那些命定主角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浪费时间;即使如琴瑟色所说,易红仙人特意提及真正命定主角的气运有大用,但是若真要他们一个城池一个城池带人去催动进程,一直体验那些狗血淋漓的大戏;

    三只血妖姬都坚定的表示了拒绝~!

    热闹是有趣,但是一种风格演化到极致的热闹,那不仅是无趣,更是会让人头脑发热到最后的极度冰冻~!

    审美也是会疲劳的~!更别提那一个个在看清真面目后,一个动作就能看出后续,一句话就能听出结局的套路~!

    没错,就是套路~!

    当金谷城的命定主角们开始碰撞,然后逐渐折戟沉沙的时候,围观的血妖姬们就看出了端倪,不用直观说出,便已隐隐约约摸到了易红仙人所提的,他们需要破解的东西的皮毛~!

    太安幻境,或者说被半游戏化,数据化,仿佛是炼心塔中设定好运行骨架的游戏,当它的脉络被里面的玩家摸到的时候,再破解,需要的就是外面的力量,同时里面也要一定的精准~!

    “我去收了气运,你们破解。”当一一摸索之后,琴瑟色看着金谷城最后胜利的命定主角和已经成了一片混乱地域的金谷城,目光只盯在那命定主角的头上,然后正色和身旁两人说道;

    “好。”流墨墨当即就应诺了下来,雪如楼好奇的看了看那命定主角从身上汇聚到头顶,逐渐成型的气运,然后就抱起流墨墨直接点向虚空;

    “你还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命定主角面前,一行男女站着,而在他身旁那娇小的少女脸上却是挂着淡红的血泪,只看着对面的男女低吼;

    “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吧~!”娇小少女声音如泣血,那些男女脸色愈发难看,而领头的那名仙人却是死死的盯着她,眼睛血红;

    “我还能如何”那仙人嘶吼,然后那仿佛决绝又眷恋的声音才吼出口,那属于他的已经很少的气运猛然飞起,倒卷到了命定主角的头上,而他则轰然跪倒在地,让他身后众人惊哗而起,他则带着满脸的遗憾眷恋直接陨落了~!

    “这特喵的也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