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第一祸害 第539章 人间正道是沧桑(谢谢书友们的支持)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梁爱卿,你我君臣相宜,可……那可是两百多条性命啊!”朱寿眉头深锁,一脸的无可奈何。

    内阁阁老梁储脱去官帽,跪在慈庆宫的书房内请罪。“臣教子不严,有负圣恩。臣愿散去一半家资,只求陛下能拖延些时日,让臣给那不孝子留个后。”

    梁储面如土色。

    在新皇下达清丈田亩之际,儿子帮助富户谭观海,从盐商杨端手里夺回百倾田地。杨家不忿,双方起了冲突,儿子杀了杨家上下200多口人。

    新皇虽立志于打压盐商,但一切举动都是依照《大明律》来办的。只要盐商没触犯律法,朝廷也不能无辜抓人。

    留在老家的儿子,偏偏看不透这点。杀人可是犯了刑律!都察院监察天下,就算他是内阁阁老,也没法子欺上瞒下帮儿子脱罪。

    何况正德朝的内阁,早已不是弘治朝的内阁。

    “一半家资?若真如此,户部可就不愁没钱了。”朱寿轻笑,“早就听闻梁爱卿家乡多海商,想必这些家资至少大多来自海贸吧?”

    梁储长跪不起:“祖上留下的,臣身居高位之后,家族中无子侄经商。”

    都察院的言官们被新皇喂了碗毒鸡汤。各个摩拳擦掌地找同僚们的茬。儿子在老家犯了事,他还没收到消息,都察院的言官先捅到新皇面前。

    言官上奏:梁家之赀,可减天下财赋之半。

    梁储看到弹劾奏折时,差点吓死。

    “呵呵,朕总想着离间官员和商人的感情。却忘了官商、乡绅早就血脉相连,打断骨头还连着筋。”朱寿自嘲地笑笑。

    曾以为权柄在握,他能让大明翻天覆地。天真了!

    在社会变革、历史滚滚车轮面前,九五之尊也得趴着。

    梁储磕头:“臣有罪。”

    梁储有自知之明,他在新皇心中的分量微不足道。新皇对心腹没开过恩,不可能会放过犯事的儿子。只有趁着新皇手头紧的时候,用钱财让儿子多活些日子。

    朱寿单手撑头,看着磕头的梁储,他突然想起了谷大用。那个一声不响陪在他身边,陪他从艰难时期一路走来的人。

    谷大用在他面前自裁。只求他看在多年的苦劳面前,放过他家里的婆娘。

    呵呵,一个太监的婆娘,一个也不知道是谁安排接近谷大用的女人。

    坐上了龙椅,他变得连太监都不如了。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朱寿幽幽一叹,“你们是不是觉得朕很无情?”

    “臣有罪!”

    朱寿把书案上两份公文扔向跪着的梁储:“盖上章,带回集义殿票拟。”

    “朕给左都御史打过招呼,令公子将判罚充军九边。”

    “退下,朕想静静。”

    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梁储抬起头,看到新皇脸色前所未有的疲惫。

    浑浑噩噩地走出慈庆宫,蓦然回首,发现偌大的宫殿,格外的空旷、寂静。

    谷大用死后,新皇身边伺候的人又少了。与慈庆宫外头里三层外三层的禁军,形成鲜明的对比。

    梁储眼睛酸涩,跪在慈庆宫前痛哭,“陛下,臣……有罪!”

    梁储手中有两份公文。

    一份能让他身陷万劫不复之地,一份能让他给家乡父老有个交代。

    一份是“上至天潢贵胄、下至平民百姓都需缴纳田赋的公文。一份是浙江、福建、广东几省期盼已久的“解除海禁”。

    梁储回到集义殿时,其他几位阁老正在商议重开市舶司。

    “堵不如疏。陛下想让大家把目光从土地上移开,就需要指几条发财的路子。我等联名奏请开海禁,如何?”屠无奈地问询众人的意见。

    “不用了。”梁储心情复杂地把御笔亲书的两份公文,呈现在众人面前。

    屠、周经等人了然。

    唯一没被朱寿叫过去单独谈心的杨廷和五雷轰顶。过了许久,他才稳定了情绪。

    “陛下骤然提出取消功名者的免税权,我等如何应对?如陛下之前所说,补贴钱财?国库负担不起!”杨廷和想抓狂。

    杨廷和此刻觉得:如果没有新皇搅局,或许大明能更加安稳。

    顾佐瞟了杨廷和一眼:“虾夷国送来一船金银。国库负担不起,陛下负担得起。”

    杨廷和打了个机灵,他怎么忘了虾夷国已经打下一半的日本。

    所以,刺客一事很可能是子虚乌有的,新皇实际上打上日本金银矿的主意?

    “在下捐出一半家资,应该能支付来年的免税权补贴。”梁储一脸淡然地表态。

    “……”

    内阁无所作为,集体同意秀才、举人、进士的免税权被取消。

    没了免税权,地方官府人仰马翻。大量录有田亩数的鱼鳞册需要重新登记。

    士林文坛骂声不绝于耳。

    地方上冲突、摩擦不断。为了争夺一亩地,大打出手者众多。民间械斗造成的死伤人数逐日上涨。

    在朱寿有意的回护下,梁储之子打死杨家二百口的事被淡化。

    正德元年的下半年,天下人忙着清丈田亩。

    等正德二年的万寿节即将到来之前,全国的清丈田亩进入尾声。

    大家猛然发现,湖广、京畿的乱民已经平定;新皇也已经大婚了。

    因为新皇登基前就已经亲政,大婚失去了政治上的意义,关注的人并不多。

    除了京师张灯结彩了一个月,各地商路上往来的使者、客商多了好几倍之外,新皇多日未曾踏入文华殿。

    “宾之,陪老夫进宫面圣。”皇家日报主编胡献一大清早找上李东阳。

    新皇大婚当日,李东阳因重建交趾布政使司未成,被新皇撸去了所有官职。又因国丈的身份,被封为茶陵伯。

    圣旨宣读的那一刻,太上皇脱下靴子,往新皇身上砸,新皇硬挨了一下。

    众官员一脸淡定。

    李东阳喜笑颜开地接旨谢恩。新皇对老丈人无情,总比李家被都察院天天盯梢的好。

    赋闲在家的李东阳闲来无事,常举办诗会壮大茶陵诗派。

    昨日诗会迎来了从河套来京的一行人。李梦阳、唐寅、祝枝山等人前来庆贺太上皇万寿。消息一传出,京中很多人闻讯赶到李府。

    李东阳被灌了不少酒,此时还上头。

    “时臣,别难为我了。陛下赐我茶陵伯,就是不想让我插手朝政。”李东阳揉着发胀的太阳穴道。

    胡献一脸铁青:“陛下大婚后日日留在内宫,从此不早朝。宾之就不怕皇后担上迷惑君王的骂名?”

    李东阳愣了愣:“陛下携皇后前往虾夷,再办一场大婚。顺便接见日本新组的内阁。时臣不知道吗?”

    “此事太上皇、军机处、内阁可知?”胡献气得跳脚。

    “皇后出发前谴人来报。陛下是否通知,在下也不清楚。”李东阳吐槽,“不过,大家应该都习惯了吧?”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