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成妃 第三十五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休息了一宿,太阳悄悄爬上天空,照亮天地。曼允穿鞋走下床榻。

    房门咯吱推开,席旻岑走进来,步子很轻,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武功越是高强的人,脚步声越小。像席旻岑这样的人,武功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脚步声更是没有一丝响动。

    “快些穿衣、梳洗。你皇伯伯们快到城门口了,不能让他们等太久。”席旻岑为曼允取下屏风上的衣服,帮着她一件件穿上。

    “知道了。”曼允整理衣襟,随意输了个发髻。一头的乌发,披散在身后。

    席旻岑抓起一缕发丝,在手里揉捏了一会。看着曼允绝美的脸蛋,想道,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让曼允把这一头乌发盘起?

    脑海中呈现出曼允盘发的虚像,席旻岑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

    那个样子,应该很美。

    朱飞朱扬早备好了马车,席旻岑和曼允一出府,就看见一辆装潢华丽的马车。马车由两匹马儿牵着。马儿全是精心挑选出来的良驹,虽不说一日千里,但也是滦的佼佼者,绝对配得上席旻岑的身份。

    路过之时,曼允抬手摸了把马儿脖子上的毛发,手感竟然还不错。

    “要是你喜欢,等回府的时候,父王可以命人为你寻几匹良驹。”席旻岑拉起曼允的手,进了马车。

    看那两匹马儿的目光,有一点隐晦。

    曼允很想问,为什么不干脆把这两匹马儿,送给她?干嘛重新选两匹?这样挺麻烦,况且曼允只是想一想而已,平时骑马的机会又不多。

    有一批皇室中人,在皇宫里已经和席庆麟汇合。但有些稍微迟一点的皇族,便全部在城门口汇合,然后出发去朝阳山。除了皇室中人,凡三品以上的大臣,也得随行。

    朝阳山的风光与风水都极好,山上群树繁茂,奇珍异兽也多。只不过这座山,早就被皇室据为所有。历代的先皇全部葬于山中,所以每年都有重军把守。一般的平民百姓根本不能进山,就算想捕猎,也只能去隔壁的山峰。

    陵墓,乃陵和墓组成。他们今日所去的地方,只是陵,也就是皇陵。墓才是真正葬历代皇帝的地方,他们今日之行是去拜祭,所以不会深入墓室中。况且在皇帝入土为安后,墓室是用巨石门封死,根本无从进入。

    丰晏国百年根基,在世的皇室中人,足足有一百多人。那些在外地封王的皇子皇孙,也全部汇聚回皇都。但还是有少数人没回来,这些人被重要事情耽搁,所以才能够例外。

    马车行至城门口,曼允挑开窗帘看,密密麻麻的马车停靠在一起。

    每一辆马车都大气奢华,谁也不输谁。里面有一辆比较眼熟的马车,曼允一眼认出乃沉王府里的。

    马车极为招摇,引来不少百姓停足观看。沉王在皇室中的辈分很高,马车停在前面第四个位置。

    席旻岑牵着曼允的手下车,立刻引起一片人群的轰动。

    其中很多都是生面孔,有几张脸还长得比较相似。一时半会,曼允竟然分不清楚谁是谁。

    皇室果然是大家族,光是这么认亲戚,也足够人受得了。

    “这位就是九王爷的爱女,曼允小郡主吧?”几个糟老头子靠过来,身上穿得有模有样。应该也是先皇那辈的。

    席旻岑一直不喜欢和这些人打交道,脸上没有表情,只是微微点头。

    “几位皇叔公好。”曼允表现得极为乖巧,管对方排行老几,反正一声‘皇叔公’准没错。

    “长得这么水灵,比本王那几个孙女好看多了。九王爷真是有福气,养出这么个宝贝。”

    别人夸席旻岑的好话,可能他会无动于衷。但一说到曼允,席旻岑就十分受用。曼允在他心里,不就是个宝贝?

    “这三位,分别是你六皇叔公,八皇叔公,还有九皇叔公。”席旻岑低头在曼允耳边轻声道。

    别以为这几个是好东西,能在皇室里生存那么久,没点过人的手段,怎么行?

    百姓家里的团圆,绝对可以称得上其乐融融。但换成皇室,那么剩下的只有勾心斗角。也许在你不备的时候,这些就会放冷箭,陷你于死地。

    所以这次去朝阳山,他们要防备的人,不止是沉王、尹太尉,还有这群老东西。

    人类的**,无论年龄怎么增长,都不会减少。

    曼允瞥见前面几个少女,她们都穿着精美的衣裙,带着金光闪闪的配饰。对方一直盯着曼允看,曼允想要无视都难。心说,我何时又招惹你们了,眼光这么不善?

    耳朵突然飘进一句,“就是她,害得五姐被逐出宫。就连太子哥哥,也受到连累,削去头衔,闭门思过了一个月。”

    曼允猛然一惊,她们说的是席薇青和席琦冉?都过去这么久,曼允都快忘记这两个人了,没想到如今却被人提起。

    “这次好不容易才见到她,我们一定要为五姐和太子哥哥报仇。”一道娇脆的女声,又紧接着响起。

    “这还用你说?本公主已经……”然后就是一阵窃窃私语。

    城门口的人太多,所以曼允再也听不到这些话。不过看那群公主年龄也不大,估计掀不起什么大风波。

    曼允收回目光,霍地看见不远处一道身影。少年的不但长高了一截,还变得更加沉稳,正是几个月不见的席琦冉。

    虽然席琦冉没有了太子的头衔,但支持他的党羽,却没有动摇。所以他仍是皇子中,最为出众的一人。

    察觉到曼允的目光,席琦冉朝之一笑,算是打招呼。

    仅仅是一个笑容,曼允已经看出这个少年的改变。经过那件事之后,这个人应该又成熟了一番,不知皇伯伯以后会不会把大任传给他?

    “整顿,即刻启程。”

    人群中,一声尖细的嗓音,传进各人的耳朵。

    曼允顺着声音,便看见李公公浓妆艳抹的老脸,还有掐着兰花指的手势。

    “允儿,上车。”席旻岑的大手,搭在曼允的肩头上,轻轻一拍。

    两人走进马车,不一会,马车就开始晃动,往城门口行驶。

    朱飞朱扬都坐在外面驾车。

    “等会发现什么不对劲,立刻弃车,听明白没有?”席旻岑板着脸,看向曼允。

    “为什么?”曼允奇怪的打望他一眼。刺杀,不是安排在行宫吗?难道这里还能有危险?

    看出孩子的疑惑,席旻岑解答道:“在城门口时,有个小太监往马嘴里喂了一包药粉。”

    琢磨着时间,估计快发作了。

    曼允惊讶转过头,父王看见了为什么不阻止?那个小太监到底又是谁指使的?

    “别问那么多,听父王的话就是。等会你就去皇兄的马车,如果有什么想问,问他好了。”席旻岑轻轻拍了几下曼允的额头,凑上去亲了一口。

    曼允听得云里雾里,还是点头说:“允儿知道了。”

    突然,马儿一丝嘶鸣,抖起两只前蹄,发狂似的往前冲。

    席旻岑的马车位于中间,还好官道修得比较宽,一次行驶两辆马车还绰绰有余。马车的队伍,因为这一突然状况,顿时出现混乱,好些侍卫为了稳住马匹,一个劲的拽住马绳,免得马儿受惊乱跑。

    朱飞朱扬驾车非常熟练,勒住马绳,就往官道旁边拽,才没有和前面的马车相撞。

    “弃车。”席旻岑刚一说完,曼允就飞身而起,冲出马车。

    就连在外面驾车的朱飞朱扬,也同时弃车,翻身落地。

    马儿就像吃了兴奋劲,发疯的往前面横冲直撞,卷起一阵阵烟尘。出行的侍卫全是精英,刚发现状况就拔出腰间的佩剑,直接冲上去,往马儿的脖子上割了几刀。

    马儿浑身抽搐几下,直接往地上倒去。鲜血流成水泊,染红了黄泥土。

    队伍停下,很多皇室中人,全部走出马车,询问事情怎么样。

    “九王爷,您有没有受伤?”许多大臣和皇族围了席旻岑一圈。

    “这怎么回事,刚出城门不久,马儿怎么疯了似地?”

    “今年还没到朝阳山,就发生这种事,会不会是一种征兆?”

    议论声之中,什么样儿的都有,最后越来越离谱。

    席旻岑摆摆手,“本王没事。”

    几步走到曼允身边,瞧了几眼孩子,问道:“允儿,可有受伤?”

    曼允摇头,刚发现马车的速度加快,她脑中就浮现了父王的话,所以在第一时间就冲出了马车。

    动静闹得很大,最前面镶着金龙的马车,也随之停住。

    席庆麟从里面走出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个侍卫回答道:“禀告皇上,九王爷所乘坐的马车,马儿发狂。多亏发现及时,没有任何伤亡。”

    听到没有伤亡,席庆麟脸色好了很多,“既然这样,我们继续赶路吧。”

    这段时间,传闻九王爷和皇上的关系,越来越僵。果真不假。九王爷的马车已经报废,要赶路,靠什么?难不成徒步走上朝阳山?

    这里距离朝阳山,坐马车至少要半天。换成步行,估计等他们祭拜完之后,九王爷还没有抵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