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成妃 第三十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事跟尹玲芷扯上关系了?席旻岑命令朱扬把事情交代清楚,刚听完,手里的茶杯咔嚓一声破裂。

    小二缩头缩脑,手脚发抖,一直盯着地面,有什么说什么,一点都不敢隐瞒。

    照小二所说的,那两个家仆是在点燃檀香后,才带走曼允。曼允虽然年龄小,但为人的警惕xing很高,连自己前些年也是仗着‘父亲’这个名头,才能接近她。光凭两个没见过面的家仆,就能轻易带走她,这事绝对有蹊跷。

    难道是檀香有问题?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竟然也敢用到他女儿身上!

    曼允若是中招,落在尹玲芷手里,不死也得脱层皮。席旻岑站起身,瞥了小二一眼,“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说完,大步一迈,顺着小道,往尹玲芷所住的院子走。

    窗外传来许多蝉鸣声,尹玲芷躺在床上,睡得不踏实。一直等着两个家仆回来,给她汇报。黑暗之中,她双眼空洞的看着房梁,拳头握得紧紧的,看向肚子,非常想一拳砸下去,却下不了手。

    自从嫁入岑王府的一刻开始,她就被九王爷和小郡主耍的团团转。她到底哪点不好,配不上九王爷,连让九王爷碰一下,那个男人都不愿意,随意找个男人和她圆房!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这分明是**luo的利用。有父亲的帮助,九王爷登上皇位,轻而易举。而自己……还傻着想坐皇后的宝座。

    恐怕……九王爷登基那一刻,就是自己被抛弃之时!

    嘭……紧闭的房门,一瞬间被踹开,两扇门咯吱咯吱在风中摇摆。席旻岑一身黑袍,在风儿的吹动下,鼓鼓作响。

    面如冰霜,唇角紧紧抿着,那个男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却能让人无比的惧怕。

    尹玲芷惊讶了一刹那,挤出一抹笑容,“都这么迟了,我还以为王爷不来这儿了。王爷先喝茶,润润身子。”尹玲芷起身倒了一杯茶,心中却很是疑惑,九王爷怎么这时候会来?

    在她怀孕后,九王爷来她房里的次数,屈指可数。尹玲芷暗暗耻笑自己,就算九王爷有来,陪自己睡觉的人,也不是他本人。多么悲凉……

    捧着一杯茶,送到席旻岑面前。

    席旻岑冷着眼望她,吧嗒一声,伸手一拂,尹玲芷手里的茶杯,直接摔到地上,破碎成几片。

    “你把曼允接哪儿去了?”席旻岑向来不绕弯子,尤其曼允失踪十多日,他的耐心早就磨尽了。

    尹玲芷的笑容僵住,袖中的手掌,虚出一层冷汗,“王爷说笑吧,芷儿要是知道郡主的行踪,早就说出来了。”

    席旻岑的眼光,更冷了。

    步步bi近尹玲芷,席旻岑的脚步声,在房间里格外的响,嗒嗒,就像踏在人的心里,“别跟本王装蒜,你肚子里装的什么心思,本王看得一清二楚。冯曼曼之死,跟你有关系吧?”

    席旻岑的话冷得就像冰窑里冒出来的,话里的意思,更是让尹玲芷无处可躲,心砰砰乱跳。

    僵着脸,尹玲芷退开几步,“王爷这是什么意思,我和曼曼情同姐妹,怎么会害她?”

    底气不足,尹玲芷说话,比平时更加大声。

    当她这嗓子一吼出来,尹玲芷也愣了一会,她何时这么粗声粗气说过话?

    看见她褪去大家闺秀的伪装,席旻岑冷笑,“还说没有?本王倒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杀掉一个有力的帮手。”

    冯曼曼和尹玲芷在香霓楼相聚之后,回府的路上就遭到遇杀。虽然尹玲芷用抢劫的戏码,瞒过所有人,但经过刚才的试探,席旻岑敢百分百肯定,冯曼曼之死十有**就是尹玲芷所为。那么在香霓楼短短的时间内,发生了什么事情,值得尹玲芷不惜杀人灭口?

    这些年来,冯曼曼奉承尹玲芷,帮她做了不少事情。杀掉冯曼曼,更是会离间冯侍郎。这样的事情,聪明人都不会选择做。除非尹玲芷有必须杀冯曼曼的原因,席旻岑心思缜密,特别了解朝中的权术,想要瞒过他,没几十年道行,是不行的。

    “王……王爷说什么,芷儿不明白。”尹玲芷面色苍白,知道这么说下去,迟早会被九王爷套话,索性装傻充愣。

    但席旻岑不是这么好打发的人,“尹小姐如此聪明,会不明白?冯曼曼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秘密?所以你必须要杀人灭口。”

    这是最有可能的原因,席旻岑已经站到尹玲芷面前。一双深邃的目光,直bi她。

    尹玲芷手指紧紧抓住桌子的一角,冷汗不断落下,“没……没这回事情。”

    席旻岑行军打仗的时候,拷问那些俘虏,没一个人能够在他面前守口如瓶。要不是考虑到尹玲芷是个女人,身份又是王妃,席旻岑早就对她动刑了。

    尹玲芷的神色越来越慌张。

    席旻岑皱了皱眉,“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这话一出,尹玲芷猛然抬头,“我什么都不知道。”

    越是反驳,席旻岑越加肯定。捏住尹玲芷的下巴,冷冷的双眼直bi向她,“别企图骗本王,你知道了什么?老实说出来。”

    尹玲芷额头边的发丝,已经沾湿,背心全是冷汗,结结巴巴道:“芷儿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不肯说吗?”席旻岑斜眯起眼睛,手指只用了一分力,尹玲芷就疼得哇哇大叫。

    尹玲芷习惯过好日子,从来没有人敢打骂她,看见九王爷这么凶狠的面目,吓得三魂少了七魄。

    就算尹玲芷不说,席旻岑已然猜到几分。曼允和齐鸿相见,说话肯定很随意。尹玲芷又在香霓楼雅间,肯定听到了些谈话。席旻岑只是不确定她到底听到多少……

    尹玲芷的下巴,被捏得发红。眼中泪花泛滥,泪水不断的流落。想她堂堂尹太尉之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到头来却被这个男人利用得死死的。

    “你不说也没关系,反正后日就是先皇祭奠,你别想跟尹太尉通信。”席旻岑突然松开手,朝外喊了一声朱飞。

    朱飞一直侯在外面,里面的动静,全听得清清楚楚。

    “把王妃带到囚室,严加看管。”冷冷的吩咐道,席旻岑掏出手帕擦了擦手,似乎嫌弃刚才碰过尹玲芷。

    尹玲芷被这个动作,刺疼了一下。全身麻木,就连下巴的疼痛,也暂时忽略了。

    怒极反笑,尹玲芷双眼充满怨恨,耻笑道:“王爷嫌芷儿脏吗?和九王爷相比,芷儿不知干净了多少倍!要是百姓知道受万人敬仰的九王爷,和自己女儿瞎搞,只怕全丰晏百姓都会嘲笑你!”

    “哈哈……哈哈哈,多么可笑,九王爷谁都不爱,竟然爱上自己一手带大的女儿!”尹玲芷一边笑,一边哭,样子说不出的滑稽。

    席旻岑的怒火一下子被点燃,伸腿就踹向她,如同地狱走出来的修罗,满身的煞气。

    那一脚正中尹玲芷肚子,尹玲芷笑的更加厉害。在知道这孩子不是九王爷的种之后,她早就想喝一碗堕胎药,滑掉这孩子。

    双腿之间,流出丝丝的鲜血,尹玲芷疼得趴在地上,又是哭又是笑,“不是九王爷的孩子,九王爷下手真的是一点不留情。”

    尹玲芷紧紧捂住自己的肚子,说话有些费力,心中对曼允的仇恨,又加深了一层。

    “九王爷知道芷儿把小郡主藏在什么地方吗?”

    席旻岑这才正视她,只不过双眼没有温度,冷冷的如同看死物。

    “哈哈……”尹玲芷止不住的癫笑,就像疯了一般,“我不告诉你……我要看着你后悔,看着你伤心!我要把你给我的疼,十倍还给你!”

    席旻岑本就没指望,从她嘴里得出曼允的消息。脸上没有任何情绪,“你以为……没有你,本王就不知道吗?”

    尹玲芷呆愣的看向他。

    席旻岑道:“知道曼允在何处的人,不止你一个。”

    两窜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尹玲芷知道九王爷什么意思了。刚想叫两个家仆赶紧逃走,话没喊出声,就被朱飞从背后敲昏。

    身子无力的倒在地上。

    两个家仆办完事情,时辰已经过了子时。害怕被人发现,两个人走路畏畏缩缩,不时东张西望。但脚底的迅速却非常快,没隔多久,就到了门前。

    看见门开着,两个家仆只以为王妃还没睡,肯定等着他们回来。门也没敲,直接就进去了。

    刚进屋,房门嘭然一声合上。朱飞按着剑,站在门前。

    这位守卫,王府里谁不认识?乃是九王爷身边的贴身侍卫……

    朱飞头朝后面抬了抬,示意两人看那边。两个家仆回过头一看,险些晕倒。两腿发颤,四肢匍匐跪下行礼,“奴才叩见九王爷……”

    两个家仆突然看见地上流着的一抹鲜血,往前面一看,尹玲芷竟然倒在冰凉的地板上,两腿之间的衣料,被鲜血染红。这是流产的征兆啊!再看九王爷依旧冰寒的脸,没有丝毫紧张,两个人心底更慌张了。

    “王爷,快些请大夫吧,没准孩子能保住。”两个人都是尹太尉派来的人,当然知道尹玲芷肚子里孩子的重要性,慌张的喊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