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成妃 第八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刚到太傅院,朗朗书声飘进曼允耳朵。厅中二三十张书案,各有年龄不等的皇子公主坐着。曼允突然出现在门口,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书声断断续续停下。

    曼允一身白色褶裙,容貌未施粉黛,白里透红。娇小玲珑的身姿,照耀在阳光之下,如同仙女下凡。

    所有人的呼吸一窒,痴痴的望着她。

    曼允扫了一眼,便看见太子和五公主都坐在其中。

    王太傅似乎颇为不满曼允的迟到和打扰,摸了把胡子,气哼哼道:“小郡主既然来了,还不寻个位置坐下?”

    王太傅出了名的严厉,凡是皇子公主没完成他的交代,总是藤条伺候。手中拿着一尺雕着金龙的藤条,乃皇上所赐,专打不听话的学生。

    没见到王太傅罚曼允,五公主极为不服气,站起身,朝王太傅作辑。

    “王太傅,依照规矩,迟到者挨十藤条。”

    曼允找了个空闲位置坐下,抬头看着五公主。

    王太傅难为的看向曼允,只是稍微叹叹气,依旧没追究。昨日皇上就吩咐过了,无论小郡主干了什么,总之……不得罚之。皇命难为啊!王太傅朝五公主摆摆手,“本王太傅罚与不罚,还得过问五公主吗?再不坐回去,便罚你十藤条!”王太傅凶神恶煞道。

    五公主撇了撇嘴,愤懑的哼了一声,坐回去。心中极为不服气,但报仇也不急于一时。反正只要曼允在皇宫里,她便有的是办法整治她。

    曼允瞌睡不足,支着手闭上眼小憩。瞧王太傅对自己的态度,她已经猜出肯定皇伯伯打点过了。她进宫又不是真来学习,只是腾给父王CAO办婚礼的时间,心安理得的睡起觉来。

    王太傅是个严厉的人,若换成其他人敢在他课上睡觉,早就赏那人一藤条了。偏偏皇上下过命令,他又不得不遵从。只得不满的看曼允一眼,便移开目光。

    太子坐在不远处,对于这样不同的待遇,也表示不满。但他没有像五公主一般,大吵大闹喊出来。只偷偷瞥了曼允一眼,由于闭着眼,曼允的脸庞线条又柔和了不少。

    曼允的容貌,是最出众的。课堂里好些皇子都时不时打量她。

    但总是有人看不得曼允悠闲,他们打起精神背书练字,而这人竟然在这里睡觉。以五公主为首,全都恶狠狠瞪曼允。

    尽管睡着,曼允依旧能感受到那些不善的目光。

    席琦冉正认真在听王太傅所讲的修僧道,袖子突然被扯动了一下。侧过头,席琦冉便瞧见席薇青不知何时趁着王太傅不注意跑到这边来了。

    “太子哥哥,把这个传到她书案上。”五公主小声的凑到太子身边,递给他一张宣纸。

    席琦冉接过来,一瞧,上面全是咒骂王太傅的话。顿时明白席薇青想干什么了。以前她们也这么作弄过别人,但席琦冉从未参与,只睁一眼闭一眼。毕竟是下一任国主,席琦冉严于律己,这种孩子的把戏从来不放在眼里。

    想起昨日他掉进潭水里,在众人面前出了糗。若是不让曼允出一次糗,席琦冉心中也极为不爽,所以便答应了。席琦冉收起宣纸,朝席薇青点头,让她回去。

    席薇青笑眯眯的趁着王太傅转身,又跑回了自己的位置。

    曼允虽然闭着眼,但并没有真正睡着。这里可是课堂,喧闹的全是书声,曼允向来浅睡,在这么闹的环境中顶多也就是养神。席琦冉和席薇青的话,全一字不落进了她耳朵。

    想整她?这两人把她看得太简单了。曼允装作不知道,暗地里勾起一抹邪恶的笑。

    王太傅刚从席琦冉身边一过,席琦冉拿着宣纸,铺在曼允书案上。微微一笑,上次的仇能报了。

    突然之间,曼允睁开眼,正好跟席琦冉对上。嘴边那抹邪笑,太过令人胆战。

    “王太傅……”曼允轻轻一喊,王太傅停顿步子,转身看过来。

    席琦冉的双手,还未收回去,僵在半空中。席琦冉的嘴角抽了抽,脸上青红交错。

    “王太傅……”曼允指着书案之上的宣纸,再次喊道,无辜的大眼睛一眨一眨。

    “小郡主,有何事?”王太傅几步跨过来,便看见书案上的宣纸。再看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学生,手中的书卷一把扔了出去,“太子殿下拿给小郡主的是什么!”

    皇子公主上课期间,经常传递个什么小纸条。王太傅平时也不约束,但太子是他严加管教的学生,所以连这种小事情也不能容忍。太子在这里学习,功课可是要交给皇上过目的。若不从小教育好,以后怎么能担当一国大任。

    席琦冉刚想把宣纸藏起来,已经被王太傅一把夺过去。

    “本王太傅倒要看看太子殿下想干什么!”王太傅捧起宣纸,双目迅速看完内容。每多瞧一个字,眉毛就多抖一下。最后双眼一瞪,“大胆太子,竟然敢辱骂师长!此事,本王太傅定会禀告皇上。”把宣纸折叠,放进兜里,王太傅对着太子一阵吹眉瞪眼,头顶隐隐冒着青烟。

    席琦冉难堪的抬起头,“王太傅,您听我解释,这不是我写的。”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太子……你太令为师失望了!”王太傅正在气头之上,袖子一拂,再无讲课的心情。拍拍自己的胸膛,一阵喘气,“今ri你们也别上课了,免得把本王太傅气进棺材!今天的课,就到这儿吧,都回去。”王太傅朝着皇子公主们挥挥手。

    许多太子党同情的望着席琦冉,最后摇摇头离开。而有些贪玩的皇子,则大呼一声,极快的溜出王太傅院。

    席琦冉的拳头,缓缓收紧,愤怒的瞪着曼允。他倒了八辈子霉,每次见到曼允,准没好事。

    “瞪眼作甚?你是要跟本郡主比眼睛大吗?”曼允的丝毫不气愤,语气平静无波澜。

    若不是他们先想着害她,她有怎么会反过来整他?

    至此……两人的梁子,越变越大。

    席薇青胆怯的靠过来,没想到这事竟然连累到席琦冉,委屈的扯住席琦冉袖子,“太子哥哥……”

    “走吧,太子殿下跟我去见皇上。”王太傅将书卷收拾好,走过来道。

    席琦冉甩开席薇青,跟着气愤当头的太傅走出太傅院。

    两人刚一走,五公主露出狰狞的面孔,“可恶!你给本公主等着。”拿起书案之上的书卷,朝曼允砸去。

    曼允好歹学过几年功夫,随意的一躲,那书卷便从侧边飞了出去。

    见没砸到曼允,五公主似乎还想继续。但曼允不给她这个机会,身影一闪,已经出了太傅院。和小女孩斗气,她可没那个闲情。再说……今日早晨那小太监催得厉害,弄得她早饭还没来及吃。反正今日下课得早,还不如回去让宫女太监做点心。

    曼允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五公主面前。

    五公主从小便受人仰慕,这些年来没有敢这么无视她,特别是头衔比她低一截的郡主!越想越气愤,跺了几脚,朝外走去。

    席庆麟对太子的期望极大,看见那宣纸上的粗言粗语,立刻怒了,亲手用藤条打了太子手心一顿。直到太子手心肿起出血,才肯作罢。

    太子心中再冤,也只能忍着,把怒气全移到曼允身上。明明就那么美丽的一个小姑娘,他咋每次都栽在她手里!

    “小郡主,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看见小郡主走进泞祀宫,小太监立刻小跑过去,侯在曼允左右。

    害怕曼允累着了,小安子替曼允垂肩。把李公公交代的事情,干的妥妥当当,心怕没伺候好这位小主子。

    “太傅抓太子去御书房,下课便回来了。你叫人帮我做点糕点,我饿了。”曼允捂着有些扁平的肚子。

    小安子立即明白,唤了一个宫女去御膳房。

    五公主在宫里打听到曼允的住处,带着平日关系较好的公主,寻到泞祀宫。不出这口气,她决不罢休。

    一到泞祀宫,她就觉得父皇太偏心了。她可是父皇的掌上明珠,最宠爱的女儿,而瞧瞧泞祀宫的装饰,竟然比一个公主的宫殿还来得宏大。她身边的几位公主,也嫉妒红了眼。

    恰时一名宫女端着碟糕点,向她们行礼,似乎要进泞祀宫。

    “你站住。”五公主出声喊住那名宫女。

    那名宫女微微欠身,低着头问:“公主有何吩咐?”

    席薇青指着她手中的糕点,扬起一丝阴险的笑容,“糕点是曼允郡主要的?”

    后面的几位都是席薇青的跟班,也同样盯着那名宫女。

    宫女哪敢欺瞒,当即道:“小郡主饿了,所以吩咐我们去御膳房做了些糕点。”

    “你先等等。”

    五公主点点头,心中顿生一计。转过身,几位公主迅速围在一起,然后其中一位公主跑走了,没过多久又回来,手里还拿着一包粉末。

    宫女们在皇宫里当差,岂会不知道那包粉末是药?万一是毒药……

    “公主,这使不得。郡主是皇上请来宫里的贵客,万一……”宫女哭出了声,跪在地上,把糕点护得紧紧的。李公公临走时,可说了,若是小郡主有什么闪失,她们都得受罚。

    见宫女不配合,五公主板起脸,“你敢违抗我们的命令?”

    主子说话就是命令,若是宫女不答应她们,那么以后在皇宫里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后面的几位公主,也对她施压,全部出言恐吓。

    “这包药,只是普通的巴豆粉,吃下去顶多拉一次肚子,不会死人的。你可得好好想清楚,要是不帮我们,你以后的日子就别想好过。”五公主拿着药粉,弯腰凑到宫女面前,威胁道。

    五公主刁钻泼辣,极为难伺候。在五公主宫殿里当差的宫女,总是在私底下给他们抱怨,他们自然听说过这位主子的脾气。宫女擦擦眼泪,看了眼糕点,再三衡量后,推出去。

    五公主阴笑着把纸包里的粉末,全洒在糕点之上,一点没留下。五公主抖抖手,确定没粉末粘在她手指上,打发宫女道:“进去吧,别露陷了,否则本公主要你好看。”

    五公主再次警告,吓得宫女颤抖着腿,从地上站起身,朝泞祀宫走。

    “五姐,我们还进去吗?”一位穿着鹅黄色宫装的女子,探出头问。

    席薇青笑着看泞祀宫的匾额,“当然不去了,我们现在进去,那小妮子不就知道这事跟我们有关了?我们回去。”

    敢得罪她,不整治她,真当她席薇青是软柿子啊。跨出莲步,席薇青带着众位公主打道回府。

    小安子瞧见宫女端着糕点进来,那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哪敢让她伺候小郡主。伸手把碟子接过来,“去休息吧,你的脸色太苍白了。”

    宫女支支吾吾瞧着那盘碟子,“小安子公公……”想起五公主的警告,又把话吞了回去。

    “行了,这里有我伺候着,你就下去休息吧。”小安子看她不说话,端着碟子,朝内室走去。

    室内袅绕着缕缕香气,窗户边的软榻之上,曼允正支着头,瞧外面的风景。窗户之外,种有一片翠竹。在这个季节里,叶子非常翠绿,生命的颜色。

    “小郡主,糕点送来了。”小安子捧着糕点,搁到软榻边的桌案上。

    曼允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伸手就拿了一个往嘴巴里塞。糕点一下肚,曼允就尝出这糕点有丝异味。

    “这糕点谁送来的?”肚子传来阵阵难受,曼允捂紧了肚子。

    小安子也看出了曼允脸上的难受之色,顿时心头一急,断断续续道:“奴才……是从秋喜那儿接过来的,应该不会出问题啊。”

    秋喜就是刚才那个宫女。

    小安子扶住曼允,扯开嗓子喊:“来人,传太医!”

    曼允一把按住小安子的嘴巴,不让他大叫。腹部传来阵阵疼痛,令曼允纠紧了秀眉,“别喊!”

    这事若传进父皇耳朵里,他还怎么能安心置办事情?

    “是巴豆粉!”曼允推开小安子,就前往茅厕。刚蹲进茅厕,肚子哗啦哗啦响。

    小安子慌张张的来回踱步,心里徘徊着该不该禀告李公公。小郡主已经在茅厕里呆一个多时辰了,真怕出事。

    曼允拧紧拳头,拉了不下十次,整个人都虚脱无力。脸色苍白如纸,刚出去,小安子便扶住了她。

    “小郡主,您要不要紧?奴才还是去传太医瞧瞧吧。”

    曼允摇头,“不用,已经好多了。”

    眼眸中冷光乍现,竟然敢用这么上不得台面的阴损招数整她!真当她是好欺负的不成?曼允回寝宫床上趴着,心中记下了这笔仇。

    拉完肚子,曼允筋疲力尽,躺在床上整整一个下午,才缓和过来力气。

    小安子贴身伺候着曼允,就连吃的东西,也要先尝过后,才敢递给曼允吃。这次摆明是有人故意整小郡主,若对方动机不良,铁定会有第二次。

    凶手是谁,曼允心里大概能猜得到。但为了不冤枉人,曼允还是让小安子把那个叫秋喜的宫女给叫来问话。

    “是自己招?还是本郡主打到你招?”曼允趴在床上,目光如剑盯着地上跪着的宫女,宫女全身颤抖低着头,唯唯诺诺看着地板。

    “小……小郡主……”宫女手指抓紧了腿侧边的衣角,皱皱巴巴。

    小安子心中气愤,早就看出秋喜脸色不对劲,本以为她是身体不舒服,竟然是做了亏心事心虚的!

    “说还是不说?不说,本郡主只能用刑了!”曼允并不觉得那名宫女可怜,反倒是自己非常可怜。尽管功夫不错,但她的身体底子本就不好,通常小感冒发烧都得一个星期才能痊愈。更别说这次拉肚子,拉得那么猛。

    最令人气愤的是……她只吃了一块糕点。若是她多吃一块,这条命,岂不是会被折腾没了!

    宫女揪着衣角的手,越来越用力。脸蛋哭花了,也不敢抬手擦掉。

    “是……是五公主洒的巴豆粉。”宫女带着颤音道。

    五公主!果然不出曼允所料。

    小安子心下一惊,宫里人谁都知道五公主不好伺候,她宫里的太监宫女动不动就得挨板子。但小郡主何时跟五公主结仇了,竟然用巴豆粉整她。

    害怕五公主再次欺负小郡主,小安子问道:“小郡主,要不要禀告李公公,让皇上为您做主?”

    “不用。”对付一个公主,曼允还没办法吗?再说,这个时候不能给父王添麻烦。

    “把这个宫女赶出泞祀宫。”曼允收回目光,扯动棉被,盖住自己。她打算好好睡上一觉,再跟五公主算账。

    小安子拉住不断求情的宫女,往外拖走。

    皇宫里的事情,怎么能瞒过席庆麟?一听李公公汇报曼允拉肚子,席庆麟手中的奏章吓得抖到桌案上。

    “到底怎么回事?”席庆麟把奏章放好,走到李易面前。皇弟是个什么脾气,他们都清楚。若被他知道小侄女刚进宫,就拉起肚子,事情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李公公也吓得原地跺脚步,“具体的不清楚,听泞祀宫那群人说,小郡主吃坏了肚子。但奴才觉得……事情哪会有这么简单!”

    那群宫女太监肯定受了曼允的吩咐,才不敢说出真相。

    席庆麟摸着下巴思考了片刻,“把这事得瞒下去,既然小侄女想保密,那么千万别传进皇弟耳朵里,否则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