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成妃 第二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马车晃晃悠悠行驶了一会,停在一处名为‘飞舞楼’的楼房前。曼允以前听说过这楼,里面全是舞姿一流的舞姬,乃是达官贵族娱乐休闲的绝佳场所。父王和尹玲芷这是来欣赏舞蹈?

    当两人跨进飞舞楼之后,曼允才从暗处闪身出现。望着‘飞舞楼’的招牌,曼允深思了一会,也朝里面跨去。父王想约会?没门。

    走到门厅时,一名身着青衣的青年,将曼允挡下,狗眼看人低的打量曼允全身上下,“这位小姐,进飞舞楼必须先交纳五十两银子。”语气中**luo的轻视。

    这便是所谓的‘门票’吧?从南胄回来之时,曼允从史明非那儿搜刮了不少银子,最不缺的就是钱。瞧着青年市侩的模样,曼允鄙夷了一眼,掏出张一百两面额的银票,扔向他。

    “不用找了。”说完,仰首挺胸跨进去。

    青年接住银票,愣愣的望着曼允的背影。这么有钱,干嘛打扮成这幅穷酸样?身穿麻衣,发髻之上,连枝像样的簪子也没有,整得跟刚进城的农女似的。

    曼允寻了一处靠近窗户的桌子,坐下。从这里看,刚好能瞧见最前方的父王和尹玲芷。自己不畏艰辛赶回丰晏,还未进岑王府大门,就瞧见他们这幅恩恩爱爱的场景,真是气煞了她也。

    舞台之上的表演,已经开始。丝竹音乐在这一刻响起,舞姬们的扭动着水蛇腰,飞舞着彩带,婀娜多姿,舞姿飘逸。

    尹玲芷似乎很开心,不时偷偷打量席旻岑。表情中有得意,有骄傲。没想到今日登门造访,九王爷竟然同意与她一同来飞舞楼赏舞。想起即将临近的婚期,尹玲芷更加心花怒放。脑袋微微向九王爷那边倾斜,想要靠到他肩膀上。

    曼允一看,气得险些翻桌子。掏出一锭碎银,对准了尹玲芷所坐的木椅,扔过去。正中椅子脚,椅子嘭一声翻倒,尹玲芷狼狈的摔倒在地上。飞舞楼里所有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尹玲芷,尹玲芷气恼的爬起来,捡起那锭银子,问:“这银子是谁的?”

    银子,谁不想要?但这一刻,却没有人敢去领下那银子。所有人又把目光放在舞台之上,免得引起尹千金的怒火。近日来,尹太尉之女和九王爷的婚事,早就在皇都里传开。九王爷还在坐在她身边,所谓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这女人的笑话,还是少看为妙。

    两个家丁立刻扶正椅子,请尹玲芷重新坐下。似乎也觉得失礼了,尹玲芷看了一眼九王爷,发现他没并没有看她,才微微松了口气,再一次坐下。手中拿着那锭银子,尹玲芷眼中一闪而逝的阴狠,最好别让她逮住,否则……

    尹玲芷的目光落入曼允的眼中,曼允支着下巴,别以为意的哼了一声。跟她斗,走着瞧。

    舞台之上的表演,换了两三个,尹玲芷又按耐不住了。好不容易才能跟九王爷出来,一定得促进两方的感情,牢牢绑住九王爷的心。想着想着,尹玲芷的头又往九王爷肩膀上靠。

    又来这招?曼允慢吞吞掏出一锭银子,在手心里把玩了会,再次对准椅子脚,准备射过去。

    银子刚射出去不久,守候在尹玲芷身边的家丁,突然转过头看到曼允,指着道:“小姐,是那个人扔的银子!”

    他这一声,迅速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尹玲芷站起来,朝着这个方向,吩咐道:“给我抓住她!”

    席旻岑也朝那个方向瞧,看见曼允的脸蛋时,眸子中的光芒微微闪动,似乎想起什么。

    八个家丁跑过去,还没触及曼允的衣角。曼允就从桌子底下划过去,绕过了几个家丁。

    “快,抓住她,这人是来闹场子的!”飞舞楼里的管事一瞧,立刻吩咐人帮着尹玲芷抓人。

    尹千金是这里的常客,管事的跟她挺熟。当看见有人故意拿银子扔她,立刻召集所有人堵住曼允。曼允身手灵活的躲开他们,一窜,从楼里的长廊的跑过,后面十多个人穷追不舍。

    曼允不识得路,乱跑了一阵子,发现还没甩掉后面的人。看见长廊边有道半掩着的门,想也没想,直接藏了进去。里面有个正在换装的女人,衣服还没拉拢,瞧见有人进来,刚想尖叫,便被曼允一掌敲昏了。

    这个女人似乎要上舞台表演,一身绿色轻纱衣裙裹住身子,露着半截腰身,轻纱半遮着脸颊,只露出鼻子上面的容貌。灵机一动,曼允拔下她的衣服,往自己身上穿。又将自己的衣服,套在这个女人身上。换了一身衣服,肯定能躲过外面搜查的人。曼允用手帕不断擦脸,原本那张黑不溜秋的丑脸,顷刻变得白皙水嫩,吹弹可破。

    满意的笑了笑,曼允戴上轻纱布遮住脸颊,迈开步子,小心翼翼推开门缝瞧了瞧。外面的人没寻到曼允,正在一间房一间房的搜查。趁着对方进入另外一间房时,曼允闪身走了出去。

    还没等曼允松心,一个穿着蓝色轻纱衣裙的女子,拉住曼允的手,“菲菲姐,你换个衣服,怎么这么久啊!表演都快开始了。”

    由于曼允脸上蒙着轻纱,对方显然没有认出来。扯住曼允的胳膊,就往舞台上拖。曼允是有口不能言,唯恐被人发现破绽。

    舞台背后,有八个舞姬全部穿着蓝色的轻纱衣裙,脸上蒙着轻纱布。唯独曼允身上这一套衣裙,乃淡绿色的,想来那个女人应该是主跳。音乐一断,八个舞姬看曼允还不上台,伸手往她一推,小声道:“菲菲姐快啊,琴声响起来了。”

    曼允还未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推上舞台。如今只得赶鸭子上架,只能硬着头皮跳了。幸亏前世受过训练,一般的舞步,曼允还是学过一些。琴声如潺潺的流水,从乐师的指尖溢出。倾听着琴声的旋律,曼允慢慢起舞。

    曼允刚登场的一霎那,舞台之下的人,全部屏住了呼吸。这一身轻纱舞裙,算是暴露装。曼允纤细的小蛮腰,还有性感的身材,展现在所有人面前,特别具有魅惑力。台下的男人,眼都看直了,似乎恨不得马上握一握那小蛮腰。

    琴声很柔,曼允随着音乐,放柔了身子起舞,莲步轻踱,舞姿曼妙。每个动作,都带给人心灵上的震撼。

    后台的八位舞姬看呆了,问:“菲菲姐怎么把舞给改了?”

    其中一个舞姬道:“总之改得更好看了,快点,该我们上场了。”说完,八个舞姬如同鱼儿般窜进舞台,为曼允的舞姿陪衬。

    琴声突然变得激昂,曼允扭动的身子越来越快。半掩着容貌的纱巾,似乎就要被风儿掀开。所有人大气不敢喘,唯恐惊动了台上的美人,打断她的舞姿。

    席旻岑望着台上的曼妙身影,思绪渐渐飘回七年前。放在扶手上的手指,敲动了两下,看着美人露出的腰身,一抹红色枫叶尤为显眼。刚才还冷静非凡的他,突然站起。

    众人还从美人的舞姿中回神,九王爷已经跃上台子,抓住曼允的手,结实的身躯把人挡住,手指滑上曼允的小蛮腰,“才几年,胆子就长肥了啊!”轻轻点了一下那抹胎记,席旻岑把曼允抱进怀中,衣袍将人挡了个透彻。

    众人吃惊的望着这一幕,九王爷这是唱的哪一出?莫非这美人,是九王爷的情人?

    褪去外衣,席旻岑让曼允穿上。一想到某孩子的小蛮腰,被这些人看了,席旻岑心中燃起一股火,看众人的眼神,冰冷的刺骨。

    尹玲芷站起来,望着九王爷,温柔尔雅道:“王爷,这位姑娘是?”手指不禁拧紧了衣角。一看九王爷对她的态度,就不一般。别看九王爷和她有婚约,可是这么久了,九王爷连她一根手指头也没碰。

    王爷竟然……抱着她,这是何等的殊荣!

    曼允目光对上尹玲芷,似乎很不屑。

    “她是本王的女儿,岑王府的小郡主。”席旻岑冷冰冰的答了一句,抱着曼允就走。

    愣在后面的朱扬,嘴巴长得非常大,下巴落到了脖子根。小郡主……回来了?什么时候不好,偏偏这时候!而且一回来,就跳了这么支魅人心魂的舞!

    朱飞拍拍他的肩膀,将朱扬拉回现实。

    尹玲芷望着九王爷的背影,好不容易和九王爷出来一次,竟然被这个孩子破坏了!小郡主不是在南胄吗!想起七年前,九王爷对这孩子的重视,尹玲芷心中敲起警钟,把曼允放在了敌人位子。

    “小姐,我们还要不要继续看舞?”旁边的家丁,瞧九王爷丢下小姐走了,上前问道。

    “看什么看,回府!”尹玲芷松开手指,带着愤怒,走出飞舞楼。

    最先席旻岑看见那个皮肤黑黑的少女,已经开始怀疑。本想上前确认,尹玲芷却突然喊家丁去抓她,弄得人跑不见了。打算等尹玲芷抓住人之后,再确认,没想到曼允竟跑到舞台上去了。

    席旻岑抱着人,进入岑王府,好些守卫和婢女全都吃惊望着王爷,心说,王爷抱的是哪家姑娘啊?

    害怕这些人乱嚼舌根,朱飞道:“小郡主回府,该去准备的,迅速去准备。”刚摆摆手,那些仆人一哄而散。

    未作停留,席旻岑抱着曼允,直接进了小楼。小楼依然是曼允印象中的模样,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就连花木也没有移动过位置。再次踏进这里,一股熟悉感包围着她。

    “父王。”

    席旻岑刚坐下,曼允就开口喊道。

    席旻岑低头看着怀中的孩子,“谁准你穿那种衣服跳舞?”

    责问的语气,令曼允心头一颤。但想起父王还背着她娶亲,顿时底气足了,“曼允穿那个衣服,只是为了躲开那群家丁。”

    樱桃般的小嘴撇着,曼允好不胆怯的对上父王的目光,“父王,你是不是真的会娶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自然指的是尹玲芷。席旻岑并没回答,反而问:“你怎么这时候从南胄回来?”

    “我回来了,父王不高兴吗?”曼允发问,心中隐隐不痛快。

    席旻岑揉着曼允的秀发,只觉得比以前更柔顺了。那张粉缩影嫩嫩的小脸蛋,也变得亭亭玉立。他当然希望曼允回来,只不过……不是现在。

    “你一离开南胄,父王就收到消息,本想让暗影通知你,暂时不能回丰晏,而你……”席旻岑轻点了下曼允的小鼻头,“你把人全部给甩掉了。”

    父王派人跟着她?曼允那些日子发现暗处有人时刻盯着她,以为是采花贼,所以一并甩掉了。

    “为什么不能回丰晏?”曼允皱了皱眉,问:“小品子假冒我时,你是不是知道?”凭父王的头脑,就算小品子能够糊弄一时,以不至于让父王七年还想不通。

    “小品子假冒你时,父王一开始是中计了。直到小品子哭出声,我便知道那个人不是你。”席旻岑打量着怀中已经变成小美人的孩子,心中燃起一股自豪感,又道:“当时皇兄送来了一封信函,父王有急事,才不得已离开。”

    反正孩子寄养在南胄皇宫,安全是有保障的。史明非再怎么喜欢曼允,也不可能再有那种念头。况且……曼允八岁时,他就忍不住想要‘吃’掉她,若是把她放在身边七年,他可不清楚,自己到底能否把持得住。

    每每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在面前,而却吃不到。那种折磨人的痛苦,无比艰辛。

    曼允揪住父王的衣襟,心里有些焦急,“你真会娶那个女人吗?回答我。”

    席旻岑依旧没回答,只是问:“允儿,可还记得当年去南胄国,路上我们曾经遇见过一批刺客?”

    无面刺客?父王当时说,那些刺客并不是南胄派出来的,而是……丰晏国。难道这跟父王要不要完婚,有关系?曼允觉得父王是在转移话题,锤了锤他的胸口。

    曼允撇开头,闷声闷气,道:“记得。”

    见孩子真要生气了,席旻岑掰正她的身子,“当年父王回丰晏,就是为了处理这事。但是幕后的人,藏得太深,七年了,我和皇兄还是没能揪出他。但我们得到一个消息,尹太尉是对方的人。所以……要下手,只得从尹太尉着手。”

    这也是席旻岑不想曼允这时候回来的原因,眼看幕后的人快被钓出来。曼允这会回来,岂不是危险了。

    “父王,允儿不再是雏鸟,我能保护自己。”曼允坚定的望向他。

    听父王这么一说,曼允知道了他娶尹玲芷,是有目的。心中好受多了,露出一张笑脸,戳戳父王的胸口,“父王临走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席旻岑认真回想了一下,挑了挑眉,道:“既然允儿回来了,便是时候告诉父王答案了吧。”

    曼允狡黠一笑,摇头道:“恕允儿愚笨,暂时未能想通。”答案已经两人心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