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成妃 第一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骄阳如火,亭子边蝉鸣声阵阵。花团锦簇,缕缕花香钻进曼允的鼻间,淡雅宜人。石桌之上,摆放着一杯浓郁的龙井茶。在和父王分离后的七年中,曼允不知不觉爱上这股味道。

    一只纤细如白玉般的手,捧上茶杯。

    站立在一旁伺候的宫女太监,光是瞧着那只如柔夷般的玉手,已经痴了。浓浓的茶香味,弥漫在口齿之间,令人无比回味。

    “小郡主,皇后娘娘想见您。”一名小宫女急匆匆跑进来汇报。

    曼允端正了身子一瞧,皇后许茹茹正巧跨进亭子。柳叶般的弯眉,微微皱起,曼允躺在软榻之上,并未起身。心中倒是在想,什么风儿把贤良淑德的皇后娘娘吹来了?

    “皇后娘娘驾临兆崴宫,所为何事?”

    曼允的容貌如出水的芙蓉,越发水灵。仅仅一抹微笑,便能令人陷入痴迷。这才十五岁,若是再长大点,还不知道怎么样的勾人心魄。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许茹茹笑着坐到石椅上。嘴角噙着和蔼的笑容,从袖中掏出一张红色请帖,放在石桌上,“本宫今日来,是为了通知小郡主一个消息。”

    曼允伸出手,取过请帖,先看了许茹茹一眼,才慢慢翻开请帖。

    这位皇后掌管后宫多年,口碑一直很好。做事情尽心尽责,并不像那些妃嫔整日只懂得攀比衣服和美艳,争夺史明非的心。这个女人骨子里透着股温柔,为人丝毫不做作。曼允对她的印象,还算好。

    翻开请帖一看,曼允瞬间愣住,红红的小嘴微微张大。拿着请帖的手,有丝不稳。下一瞬间,把请帖扔了出去。

    “这事,是真的,还是假的?”曼允不敢置信。

    许茹茹弯腰捡起请帖,拍掉上面粘着的灰尘,道:“请帖都发了,小郡主认为是真是假?本宫只是想询问一下小郡主的意见。”

    “父王真的要成亲?”曼允低声喃语,猛然抬起头,盯住许茹茹,道:“你为何让本郡主知道这事?”

    这些年来,外界传闻,为了两国邦交,小郡主暂居南胄国。曼允呆在皇宫里,一年到头也没瞧见过这位皇后一次,这次突然到访到底什么意思?

    “这请帖是前几日送来皇宫的,你父王和太尉之女尹玲芷将于一个月后完婚。本宫只是想问问你,要不要回丰晏国。”许茹茹把请帖往曼允面前,推了推,“本宫知道,你一直很想回去。”

    曼允的确很想回去,当年要求学武功时。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想偷跑出宫,悄悄回丰晏国。但是史明非安排了好些高手在她身边,把她盯得死死的,根本没有逃走的机会。

    呆在这里七年,曼允已经够憋屈了。望着那抹红红的请帖,曼允觉得自己的肺,快气炸了。父王对自己的温柔,怎么能转移给别人。曼允接过请帖,问:“你为什么这么想送走本郡主?”

    许茹茹嫣然一笑,捻起石桌上摆放着的一颗樱桃。小国清晨才把这樱桃进贡而来,下午就送到了小郡主的嘴边。

    “皇上对你的心思,太过明显。倘若再留你在南胄国,本宫真怕皇上哪日忍不住会……”许茹茹没继续说,但曼允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对于皇后,曼允已经成为一个危险的存在。若是不赶紧送走,史明非迟早会被迷得神魂颠倒。小郡主吃的用的,远远比后宫妃嫔更加奢华。光是这一点,已经超出了限度。

    南胄上一代皇帝,正是贪恋美色,才落得战败于丰晏国。这样的事情,绝不能发生第二次。出于私心,许茹茹同样想送走曼允,毕竟每个女人对于自己的男人,都不会那么大度。

    若不要顶着皇后的光环,许茹茹也肯定不愿意把男人跟别人分享。

    看透了许茹茹的想法,曼允了然的一点头。但有一点,这个女人万万猜不到。那便是……她和史明非乃亲生兄妹。就算史明非真有那种心思,在还没萌芽之前,必须硬生生掐断。

    这个女人的到来,倒不失为一个良机。只要她能回丰晏国,父王就别想抱着美人入梦。起先是父王先抓住她的手,从箭雨中救回她一条命。如今就算他想要放手,曼允也不会松开。

    “你有法子送本郡主离开?”曼允拍了拍请帖。

    史明非囚禁了她七年,七年中,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如何逃离。

    许茹茹淡笑如菊,摇头道:“本宫哪有这等本事,能在皇上眼皮底下把郡主送走。”许茹茹朝远处一看,史明非正带着小太监,往亭子走来。

    曼允抬手,对旁边的宫女道:“本郡主不想见皇上,让皇上请回。”

    自从史明非强行拘禁她,她便不待见他,这些年来一句话也没跟他说过。

    史明非听宫女禀告皇后找小郡主,立刻放下奏书赶来了。瞧见曼允手中的红色请帖,便知……还是来迟了。

    倘若曼允知道这事,无论自己再怎么阻止,恐怕她也会用尽法子逃离皇宫。

    “小郡主说,不想见客,让皇上请回。”宫女这句话说得极为溜顺,显然不是第一次这样说。

    史明非推开宫女,直接跨入亭子。瞥了许茹茹一眼,盯着曼允手中的请帖,道:“这事情你知道了?”坐到曼允对面的石椅上。

    曼允没说话,只是微微一点头。

    态度不冷不热,每次回答除了点头摇头,曼允没对史明非开口说过一句话。

    “已经过去七年,你还恨朕?当年你才八岁,你懂什么是情,什么是爱吗?”史明非口气有些怒,特别是看见曼允对他不理不睬。

    许茹茹坐在一旁,闭着嘴,也不cha话。对于史明非所说的话,极为不明白。

    “九王爷即将成婚,可见他对你的感情,已经渐渐淡忘。留在南胄,有什么不好,朕能够养你一辈子,没人可以伤害你。”史明非握紧拳头,而对方依旧一句话不搭理,只捧着茶杯,慢慢的细品着。

    似乎嫌史明非说话太烦,曼允站起身,抱起软榻上晒太阳的小耄獓,准备离开。

    曼允知道这事情,不能挽回。前前后后思考一番后,史明非拉住她,“如果你真想回去,就好好跟朕说话。”

    曼允一愣,侧过头看他,“你肯放本郡主离开?”

    史明非点头,朝许茹茹道:“皇后,你先回去吧,朕和小郡主有事情要谈。”

    许茹茹欠身告退,史明非又撤走了所有宫女,只留下他贴身的小太监。

    从前的少年小太监,已经长成青年,一张脸非常帅气。若不是身为太监,光凭外表,肯定能迷倒一大帮少女。

    “当年九王爷扔下你一人,你难道不恨他?”见曼允愿意同他说话,史明非说话又恢复冷静。

    “为何恨?是不是父王丢下我一人,这事,南胄皇心里明白。”当年那事必定有人从中作梗,而这人……曼允看向史明非,又把头偏向侧边,不想看见他。虽然不知道史明非用了什么手段,但曼允心里百分百相信父王。

    父王绝不会没有理由,弃她离去。

    “那时候,你还太小,根本不懂情爱。九王爷一开始就没安好心,朕是怕你吃亏。你把他当父王,他可没把你当女儿。”史明非一拍石桌,石桌跟着抖动了一下。

    曼允秀眉一挑,“我只想陪伴在父王身边,是女儿也好,不是女儿也罢。”

    她对席旻岑的感情非常复杂,最先以为是亲情,父王宠她,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而后她才发现,看见别的女人对父王投怀送抱,她会生气会嫉妒。这还是简简单单的亲情吗?当然不是,这是‘变质的亲情’。

    曼允做事情,向来随心所欲。管它是亲情,还是爱情,她只想牢牢抓紧手心。

    “你已经十五岁,能够分辨是非。朕不可能困住你一生,如果你还念着九王爷,朕可以送你回去。”史明非颓然的低下头,“但如果你发现……你对他,或者他对你,不再存在爱,必须回南胄国。”

    史明非揉了揉曼允发丝,极为舍不得。但曼允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她有自己选择的权利。这几年的相处,他们之间如同仇人。虽然不至于拔剑相向,但史明非很清楚,曼允和他之间存在一根刺。

    若是不拔,那根刺就会一直存在。九王爷即将成婚,对曼允的感情,说不定也放下了。只要曼允回丰晏国碰了钉子,她便会回来老老实实呆在南胄了。今日就算皇后不多嘴插入这件事,他也会给曼允说。

    “我相信父王……”无论是承诺,还是他所说过的每一句话,曼允都记在心底。拿起请帖,曼允又看了两眼。完婚?父王你想都别想。

    “当年父王为何会离我而去?别说和你没关系。”曼允把请帖收进衣袖。

    早知瞒不过这古灵精怪的丫头,瞧瞧她的小脸,越发美丽动人。纵使当年的沈窦,也不及她的风采。她这副容颜出宫,还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动荡。

    史明非看着曼允的容貌发呆,直到曼允的芊芊玉手在他面前,晃动了几下,他才回神。

    “朕用了一个小小的计谋。”史明非朝小太监招招手,小品子立刻站过来,朝着曼允微微笑。

    果然是仙女啊……小品子心里不禁想到。

    “你可还记得那日朕和小品子跳窗进入兆崴宫?当时你跟我都走了,唯独留下了小品子。”

    经过史明非一说起,曼允也想起来了。当时自己被史明非掳走,而这小太监根本没有随他们一起离开。

    “奴才留在兆崴宫,直到九王爷回宫。”小太监撅起嘴巴,声音突然变得深沉,竟然是模仿史明非的嗓音。随后声音又变得冷冰冰,“那日奴才照着皇上所说的,将寝宫门窗关得紧紧的,不让九王爷进来。然后愤怒的喊着‘不准进来,你杀了我的亲生父亲,我不跟你走,你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这声音,赫然是父王的嗓音。冰冷而又磁性,曼允因为这嗓音,陷入一阵怀念,几乎以为父王站在了她面前。

    “奴才这样喊了一日,九王爷才放弃劝说你的念头,走之前只说了一句‘倘若你想通了,便回丰晏找本王’。”这次的嗓音,带着稚嫩和娇气,竟是曼允七年前的声音。

    曼允吃惊的望向小品子……

    ‘你若想通了,便回丰晏找本王’。父王这句话,隐藏着什么含义。到底是对小品子说的,还是对她说的,曼允已经分不清楚。

    史明非拍拍曼允的肩头,有些愧疚道:“事实如你所见,小品子能够模仿声音。凡是他听见过的声音,他能模仿出来。当年我掳走你之后,小品子便呆在你兆崴宫里假冒你,直到九王爷离开。”

    曼允的心,渐渐颤抖。小品子模仿她的声音,把父王气走了!她早就猜到这事情不简单,却没想到是这样……

    目光盯着小品子,曼允的粉拳渐渐收拢。低下头,她就知道……父王不会丢下她。

    在现代也有一些音乐天才,能够模仿出各种人的声音。曼允万万没想到在古代,她竟也能遇见一位。

    “我要回丰晏国,立刻,马上!”曼允目光灼灼的望着史明非。

    史明非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过去了,曼允还是不能释然吗?掏出一块金牌,史明非放到曼允手心,“拿去,你以后能够随意进出皇宫。”

    曼允盯住小品子,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小品子被曼允的目光,盯得发麻,头低到了胸口前。

    “你别想打小品子的主意,朕不会让他跟你回丰晏国。倘若九王爷信你,光是一句话,他就会相信,没有必要带着小品子。”史明非皱了皱眉。他本就是想让曼允死心,所以不会多帮其他的事情。再说小品子是他的得力心腹,皇宫里不能少了他。

    听见这话,曼允这才收回目光,“那本郡主走了。”把金牌放进袖中,曼允抱着小耄獓头也不回的离开。

    嘴角勾勒起一丝邪恶的笑容,父王想完婚,也得瞧瞧她同不同意!

    曼允独自一人前往丰晏国,史明非没安排任何侍卫保送。以曼允目前的功夫,行走江湖,保命不成问题。俗话说打不过,逃得过。曼允虽然功夫不好,但手脚非常灵活,轻功学得最好。

    由于容貌过于出众,出宫第一晚,曼允就遇见了采花贼。好在那位采花贼功夫不到家,三下两下被曼允擒住,打了个趴下。之后的几日,几乎每晚都会遇见一两个se鬼。

    曼允这些年一直深居皇宫,对自己的容貌并没有太过注意。而皇宫里的人,都规规矩矩,没有任何人敢大胆的欺辱她。在遇见一**的se鬼后,曼允不想因为这个原因,而耽搁路程,果断的买了一条纱巾,遮住脸颊。

    这样做,非但没有减少麻烦。反而为曼允增添了一股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感,前来菜花的小贼越来越多。曼允实在被bi的没办法,只好趁夜晚时,潜入客栈厨房,掏了些锅底灰,往脸上抹。

    皮肤不再是白腻光滑,曼允还特意梳了个乡下农家女的发髻。如此一来,再无人来叨扰这位‘丑女’。

    半个月的时间,在曼允匆匆赶路中,渐渐成为过去。当曼允再一次站在丰晏国皇都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时隔七年,她终于回来了。黑黑的小脸蛋,露出一个笑容。

    在丰晏国时,曼允极少出岑王府,所以对皇都的路线,不太熟悉。况且经过那么多年,好些客栈酒楼,倒闭的倒闭,搬走的搬走。周围全变了个样,曼允只能询问路人,绕了不少圈子,才走到王府大门前。

    王府前立着两尊石狮子,右侧还栽有一株大树。风儿一吹,紧密的叶子唰唰唰响个不停。大门前站着八个守卫,腰杆挺得笔直,目光如刀的注视着门前的路人。

    曼允疾步朝王府里走,没等她跨进门槛,两把长剑横在面前,被守卫挡下。

    “哪儿来的刁民,岑王府是你随便进的吗?”守卫拿着剑,把曼允推了出去。

    曼允一个踉跄,险些摔倒。想起自己的模样,还是一介‘丑女’。害怕父王认不出她,刚想抬起衣袖,把脸擦干净。这时候,王府走出来两个人。一人乃父王,还有一人……尹太尉的千金尹玲芷。

    抬起的手臂,一僵,曼允看着父王为尹玲芷掀起车帘,送她进车厢。

    岁月没在父王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反倒令他越发有成熟的魅力。冰冷的嘴唇,没有一丝幅度,目光总是那么冰寒令人胆怯。曼允缓缓放下手,看着父王跟紧着坐进车厢。

    父王……真的要和这个女人完婚吗?

    心中的一缕小火苗,燃得愈加猛烈。曼允远远盯着那顶马车,直到马车快要消失在她眼前,她才回过神,运起轻功跟追上去。

    父王,只能是她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