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成妃 第五十八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御书房内,使者们团团围住史明非,将他堵在最中间。一张张嘴巴,不断吐出厥词。吹鼻子瞪眼,喊着,不给出一个交代,立刻回国发动战争,定要为死去的使者讨个说法。

    史明非眉头紧紧皱着,对于这些使者,又不能动粗,否则更给他们添了个发动战争的理由。

    席旻岑刚一进去,原本闹哄哄的御书房,落针可闻。

    一拂衣袍,席旻岑坐于椅上,剑眉不耐的微微一挑,“众位使者不必再让南胄皇给个说法了,本王今天便把真相告诉大家。”

    使者们全部望向九王爷,真相查出来了?

    史明非也是一愣,九王爷难道要把父皇策划刺杀一事,全给抖出来吗?

    “在说出真相前,本王要宣布一件事,正好大家都在,不如做个见证。”席旻岑有节奏的敲击桌案,如同敲击在人们的心上。咚、咚、咚。大殿中除了这个声音回荡,一片静悄悄。

    史明非看向御书房门口的小太监,后者摇摇头,表示不知。

    “本王已和南胄皇商定,南胄国将归属丰晏国。所以,从即刻开始,南胄国便是丰晏的附属国。”

    这句话,徘徊当众人脑海中。席旻岑从不说笑,说出这话,那么,这话绝对是真实的。南胄一归属丰晏国,那么它便是丰晏国罩着的。

    这番话,犹如一个黑帮大哥,对着某股势力说,XX是老子罩的!想动它,先过老子这关。

    丰晏国是第一强国,如果南胄国再归属它,便如虎添翼,天下再无国家能够跟之匹敌。众位使者犹如吃了苍蝇,表情让人难以接受。

    虽然这事不假,但两国还未签订条约。席旻岑这时候说出来,是怕他反悔吗?史明非暗自想,反正事到如今,没什么可瞒的。早归属,迟归属,还有区别吗?

    “把人带进来。”席旻岑朝朱飞点点头,朱飞会意,退出御书房。不一会,他身后八个侍卫抬进了四具棺材。

    看着这一幕,众位使者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就连史明非,也是二丈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侍卫把棺材放下,九王爷起身,手指一推,棺材盖子掀翻。

    四具棺材中,装的竟是南胄国叱咤多年的大将军。他们面如死灰,显然死去多日。史明非明明下令,好生安葬四位将军。看着棺材上沾着的泥土,心想,九王爷该不会派人把将军的棺材,从墓里挖出来了吧。

    席旻岑指着一具尸体,“你们要查的凶手,就躺在这里。”

    “怎么可能?这四人已死,还能查出什么!再说,这四位将军,代表的是南胄国,既然是南胄国下的杀手,更该给我们个交代。”一位位使者嚷着。

    史明非也有点心慌,四位将军,本就是南胄人。九王爷这么一说出去,不就是给南胄国找麻烦吗?

    席旻岑气定悠闲,走了几步。

    “的确是这样啊……但本王今日只想说明一个问题……南胄已归属丰晏国。如果你们再闹下去,本王说不定哪日心情欠佳,手指一痒,就想攻下几座城池舒展舒展手脚。”

    “刺杀一事,本王已经查了数日。凶手就是这四位大将军,他们可能因为当年输给本王,不甘心,所以才会在太巠山设下刺杀。他们的目标是本王,使者队伍只不过是无辜枉死。南胄国可以补偿各个国家一笔损失,但如果你们非要发动战乱,那么……丰晏国加上南胄国的兵力,你们最好掂量掂量。”

    丰晏国是各个国家中的霸主,就算有野心横扫天下,也并非不可能。如今再加上个南胄国,众人从内心打寒颤。

    席旻岑一身霸气充斥整个御书房,堵得众人吐不出话。九王爷这番话,是包庇!最令人气愤的是,就算这是包庇,他们也只能默默接受。难道还真和九王爷杠上,让战火烧到每个国家,让天下生灵涂炭?

    他们只能把这口气,往肚子咽!

    气炸了一张脸,使者们最后全部拍拍袖子,断断续续离开。

    对于九王爷的解决方式,史明非打心眼里佩服。这完全是压迫,强者欺负弱者。如果换成他,他绝对不敢鲁莽这样做。

    似乎看透他的想法,席旻岑缓缓走到他面前,“如果你足够强大,又怎么会有今日的局面?”

    人类都是欺善怕恶的,如果你够强,他们就不敢起半点忤逆之心。倘若你乃弱者,只能接受不断的欺辱。现实就是这样残酷。

    假设这场刺杀,发生在丰晏国境内。这群使者绝不敢这样大大咧咧,闯进御书房,逼着席庆麟给他们交代。因为丰晏国的兵力、财力,都排在各个国家的顶尖,他们不敢触怒丰晏国。

    这群使者就是看中南胄国在几年前曾被战争重创,如今又是新皇刚登基不久,位子没坐稳,才敢这么放肆。他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史明非这才重新认识这个男人……

    足够强大,强大到能够肆意妄为,没有任何人能反抗他!

    阳光一缕缕照射进亭子,曼允寻了处晒得到阳光的位置,坐着。

    桌子上,放着宫女端来的糕点,样式和平时的相差不多。拿起一块,曼允细细咀嚼。味道似乎比以前更加甜脆,曼允刚咬了一口,便就放下。

    太甜,不是她所喜爱的类型。

    朱扬倒是挺喜欢吃,一连吃了好几个。

    “小郡主,你没有没发现今天的糕点,比平时的好吃多了。”朱扬满口的糕点渣滓,每说一个字,糕点渣滓便飞溅出去。

    曼允往后退了退,以免被糕点渣滓溅到。

    这糕点的确比平时更好吃,但就是太甜了。

    厨子明明知道她的口味,每次都少放糖,难道这次是手误吗?觉得奇怪,曼允拿起一块糕点,凑到鼻子前,嗅了嗅。

    夹杂着一丝淡淡草香味,拿到阳光下细细看,竟然还有一些不属于糕点的粉末。想到什么,曼允突然扔出糕点,只觉得浑身无力,脑袋有些眩晕。

    对面的朱扬已经晃晃悠悠站得不稳,发现不对劲,剑刚拔出来,哐当一声,掉到地上。

    “糕点里下药了。”刚吐出这几个字,朱扬就晕倒在地上。

    曼允吃得较少,只是脑子毕竟浑浊,全身上下的力气,如同被抽走一般。趴在桌子上,用尽全力,也只能抬一抬眼皮。

    遭人暗算了!

    女子的娇笑声不断从远处传来,一窜细小的脚步声慢慢靠近。

    “这次你们还不栽在我手里。”声音如同黄莺般娇脆。

    曼允缓缓抬起眼皮,那女人穿着一身绿色的纱衣,正是前几日不断央求留在父王身上的柳莺。

    柳莺拍拍手,看见曼允还清醒着,很惊讶,“挺警觉的啊,沾上**散竟然还能睁着眼。”她轻轻端起糕点,在手中把玩。

    曼允早就猜到这女人不简单,却不想她竟然能溜进皇宫。皱了皱眉,想要站起来,但费尽所有力气,硬是一根手指,也动不了。

    “小郡主别紧张,是主上命令莺儿带你去一个地方。放心吧,你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柳莺娇笑着,扯过曼允的手臂,将人抱起。

    别看柳莺乃一个弱小女子,力气倒不小。抱着曼允走了一路,竟然丝毫没觉得吃力。

    曼允再笨,也猜到这个女人,铁定会武功。她的主上?到底是谁绑架她。

    浓浓的无力感包裹着曼允,药力一上来,渐渐陷入昏迷。

    眼前漆黑一片,曼允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眼睛之上,缠着一块黑布,让她分不清现在是白日,还是黑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

    最想置父王于死地的人,是史良笙。这场绑架,百分之八十是他指使的,柳莺也是他的人。柳莺处心积虑,一步步接近父王,想要得到父王的怜惜。回想起这个女人的一幕幕,不正是计谋中的美人计吗?

    史良笙设下美人计,是想父王尝尝他当年的痛苦吗?

    只可惜,父王不是那么容易中计的人。这招数行不通,所以就绑架她威胁父王吗。曼允耻笑一声,果然,皇家的手段都是那么卑劣。

    “你在笑什么?”

    幽暗中,一声冷酷的中年嗓音响起。

    曼允认得出,这声音,正是史良笙。

    “我笑,别人用过的计谋,你怎么笨到用第二次。”想起对方是自己亲生父亲,曼允的口气,不知不觉重了几分。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曼允能听见他拳头捏得咔嚓咔嚓响。

    “小郡主倒是伶牙俐齿,不亏是九王爷的孩子,打击人的方式,一模一样。”对方强忍着曼允的挑衅,咬牙切齿说道。

    史良笙静静凝视曼允的容貌,遮住她的眼睛,轮廓越发像那个女人了。

    回忆着两人之间美好的点点滴滴,史良笙脸部线条变得柔和。

    “只要九王爷配合,我不会伤害你。”史良笙望着曼允的小脸,狠不下心伤害一个跟她如此相似的孩子。

    曼允早猜到这人没安好心,当他说出这话,心头一急。

    “你想做什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