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成妃 害怕失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刚才还喧闹得花liu街,随着男子的到来,迅速安静。

    席旻岑与身俱来的威压,让众人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其中有几个人认出是九王爷,往心底害怕。那个人全身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似乎只要有人一靠近他,便会被他无情的解决掉。

    席旻岑强大的气势,就算是战场上的大将见了,也会腿抖,更别提这些终日留返花丛的男人。

    “怎么?这里很好玩?”

    席旻岑一步一步优雅的走向曼允。

    曼允从来没听过父王连名带姓叫她,而且是用这种语气。

    朱扬蹲在地上已经抖得不成样子,头都不敢抬一下。曼允知道自己激怒了父王,咬了咬唇。

    不待曼允说出一句话,席旻岑把曼允虏起,毫无温柔可言。父王平时就算绷着脸,但是对待她总是温柔的,这样粗暴还是第一次。

    “让父王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吸引了我家女儿,连父王送的红宝石,也拿出来当价码了。”跨开步子,席旻岑走向拍卖台。

    没错,在席旻岑眼里。这两个女孩,不过就是件物品。

    席旻岑围着笼子,转了一圈。周身的寒气,让人退避三舍。

    司马晁站在一旁,不敢吭声。这位主儿,惹不得。

    这种热闹,不是有钱就能观赏。在看见司马晁忍气吞声的表情后,下面好些有眼力的人趁着九王爷还没发怒,悄悄往后退。

    见有人退走,周围的人如潮水退去,没隔多久,台下就没几个人影了。

    司马晁看见被搅黄的生意,拍了拍手,无可奈何。谁叫这位主儿来头大,如今更是怒发冲冠。

    “也不过就这点姿色,若是允儿想看这样的表演,大可告诉父王,父王亲自命人表演给你看。”

    笼中的两个女孩,yu火缠身,吻得火热。场面,岂是*秽二字能够形容。

    听见父王喊了自己一声‘允儿’,曼允以为父王气消了。但在看见父王冷冷的脸庞时,曼允把最后一丝侥幸抛开。

    “父王,允儿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与其找借口,曼允知道,还不如直接承认错误。

    “这世上还有你不敢的事情?允儿,你哪一次不是乖乖认错,可哪一次你记在脑子中了!”后面一句,声音霍地拔高。

    席旻岑生气之时,眼神冰冷得可以冻死人。但像此刻这样怒火冲天表现出来,还是头一次。曼允知道,今天父王肯定被气坏了。

    曼允害怕父王因为这件事,而讨厌她。双手紧紧抱住席旻岑的脖子,一个劲的重复:“父王,允儿知错了,真的不敢了。”

    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看了心肝都纠在了一起。就连平日里板着脸的朱飞,也不忍心看曼允这副样子。

    朱扬更是恨不得抢走九王爷怀里的小郡主,转身就逃。但到底没那个胆子,只能抱住小耄獓,尽量卷缩身子,减少存在感。免得九王爷发现了他的存在,一掌拍死他。

    知情不报,纵容小郡主来这烟花之地,这些罪名,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要不要买回去,继续慢慢看?”席旻岑身上的温度是热的,而语气却是冰的。

    曼允知道不该来这种地方,但买这对女孩,并不是为了看她们的QS表演。她不过想让这对女孩,痛痛快快离开这个世界。

    “父王,你误会了。”知道父王肯定扭曲了她的意思,曼允开口想解释。

    但席旻岑正在怒头上,只认为曼允想要狡辩。

    步子迈向司马晁,司马晁看见九王爷过来,硬扯出了一张笑脸。

    “九王爷,许久不见啊。”司马晁笑着打招呼,但心里却埋怨九王爷搅黄了他的生意。

    “这对女孩,本王要了,多少银子?”

    司马晁微微吃惊,早闻九王爷不近女色,今日却要买下这对女孩?生意总归得做,既然九王爷想出钱买,司马晁至少能捞回些本钱。

    “我和九王爷是旧识了,若是九王爷想买,一百万两便可。”一百万两是他的成本价,多了,他也不敢赚九王爷的钱。

    别人没见识过九王爷残忍无情的手段,他可有幸看见过。

    这个男人,只能讨好,不能惹怒。

    “朱飞,付钱。”

    一声吩咐,席旻岑抱着曼允,往台下走。

    路过朱扬时,席旻岑伸腿一脚,将人踹到了台下。重重的落地,卷起了一层灰。

    朱扬捂住肚子,气血翻涌吞出一口血,迅速低头跪下,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幸好那脚踹在肚子,而不是胸口。否则朱扬的小命,今晚算是交代了。

    席旻岑瞧了眼周围的青楼,门缝之间露出的眼睛,以为他看不见吗?冷哼了一声,想看他席家的笑话,也得想想有没有命观看。

    朱飞见九王爷一走,立刻叫了几个侍卫抬上笼子,跟上九王爷的脚步。

    笼子上,搭了一块黑布,遮盖住里面的春色。但笼子里发出的暧昧声音,却穿透黑布,极具魅惑。

    “欺瞒王爷,你不想活了!”王爷那一脚不轻,朱飞揪起地上的弟弟,把人倒扛在肩头,迅速追上队伍。

    “哥……”刚一开口,朱扬又吐了一口血。自知有错,但他也没办法。

    席旻岑一路不停息,直接进入了寝宫。侍卫一将笼子抬进来,房门砰然一声合上。

    没有丝毫怜惜,席旻岑将曼允扔到床上。

    大手一揭黑布,笼子的春色,又展露出来。笼中女孩交缠在一起,**的气氛,暧昧非凡。

    “是不是没看够?父王将人给你买回来了,继续看!”看见曼允撇开头,席旻岑突然掰住她的脑袋,让她正对着笼子。

    曼允忍下那股作呕感,闭上眼睛。

    “你不是我父王!”父王说过,不会强迫她做任何事。

    强忍的眼泪,像是找到一个宣泄口,汹涌的流出。

    珍珠般的一滴泪水,滴落到席旻岑的大手指上。冰凉的触觉,唤醒了夹杂在怒火中的席旻岑。两根手指掐破泪珠,水质的柔软,让席旻岑的怒火顿时熄灭。

    “你不是我父王!”曼允闭着眼,重复着这句话。她很想这一切都是梦,等她再次睁开眼。父王,依旧是疼爱她的父王。

    席旻岑看着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蛋,把人搂进怀里。

    “乖,父王是气昏了头。”不知道怎么安慰孩子,席旻岑学着老妇人哄婴儿的姿势,拍打着曼允的后背。

    动作非常轻,害怕力重了,伤害到她。

    曼允抽泣了几声,哭的更加厉害。紧紧的抱住席旻岑的腰身,她害怕失去,害怕失去父王的宠爱。就像一个人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住救命稻草,那根稻草却要离她而去。

    席旻岑轻声哄着曼允,其实他也在害怕,害怕曼允的双眼沾上污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害怕再也看不见这双清澈的眼睛,所以才会一时失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