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成妃 第十三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曼允的目光清澈如初,久久的看着席旻岑,没有动作。汤药荡出缕缕热气,一切都仿若静止般。就在席旻岑想催促曼允喝药时,曼允突然扑向他,紧紧抱住她。

    手臂的力气,越来越大。曼允的下巴搁在席旻岑的肩头,声音低喃呼唤:“父王……”

    另一只手轻轻攀附她的背脊,顺着抚摸,“先把药喝了。”

    “是,父王。”曼允接过药碗的时候,手在颤抖。

    父王,你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令她受之有愧。

    抬起药碗,曼允也不嫌苦,闷头一口饮尽。

    小郡主喝药怕苦,他们都知道。以前劝她喝药,还得用王爷的吩咐来压她,而且瞧着她喝药的模样十分憋屈。

    “小郡主,要不要吃蜜饯?”朱扬从桌子边,端来一叠。

    曼允摇头,“不苦。”

    就算药汁是苦的,她心里也感受不到。她满心担心着父王,问道:“父王,你老实告诉我,你还剩下几层功力?”

    曼允无比自责,父王为了她做了那么多事情,而她却没有付出过……

    席旻岑试着运了一下内力,“大概七层。”

    曼允耸着脑袋,“对不起,若不是因为我,父王你也……”

    抚平曼允皱着的眉头,席旻岑从碟子中拿起一块蜜饯,放进曼允嘴中,“和父王之间,还谈这些话?就算失去三层功力,这世上能和本王打成平手的人,也屈指可数。功力只需勤加练习,便可以再次获得。而你只有一个,这笔买卖,谁轻谁重,允儿还分不清楚吗?”

    蜜饯久久堵在嘴里,仿佛浑身脱力,曼允连张口咀嚼的力气都没有。

    隔了许久,待她吞下蜜饯,曼允却不知该说什么:“父王……”

    腹中突然传来一阵火热,曼允弓起身子,倒在床上。身子的温度逐渐变高,一阵阵的冷汗顺着曼允的额头流落。

    “王爷,小郡主怎么了?”朱扬一看,立刻靠近两步,凑在床边看。

    齐鸿也担忧的看了两眼,“我去请大夫。”

    席旻岑轻轻安抚曼允,手掌紧紧握着曼允的手,十指相交,“疼过这段时间,一切都会好起来。”

    听着父王的安慰,曼允竟然觉得疼痛感慢慢在消失。瞧着父王的眉目,英俊得无人可比。时间令他更加具有男人成熟的魅力,一言一行都散发着皇室的威仪。

    正应了那句老话,某些东西一旦得到,便总会觉得患得患失。

    她和父王真的会有好结果吗?

    挑起曼允耳边的丝发,席旻岑特有的声音,带着几分温柔,“到了这种时候,还有心思胡思乱想。”

    等这阵阵疼痛感消失,曼允足足熬了半刻钟。耳边的发梢,全数被沾湿,**的贴着脸颊。

    席旻岑拿帕子,为曼允拭擦,“从今以后,本王不允许你再受伤,就算是本王,也不能伤害你。”

    如同承诺,席旻岑的声音,坚定无比。

    “王爷、小郡主,溱洲最有名的大夫,被我请来了。”齐鸿所说的‘请’,便是拧着大夫的衣襟,一路提过来的。

    大夫一身青衣衫,两只手紧紧抱着药箱。被齐鸿的举动吓得冷汗连连,看见他终于停住脚步,忍不住发声问:“少侠,您能先放老夫下来吗?老夫的腰快闪了。”

    上了年纪的老人,可经不起你们折腾。大夫暗自感叹,如今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懂得尊老爱幼了。

    不过见对方仪表不凡,而且他认得这个地方,不就是赫赫有名的天剑庄?尽管有怨言,大夫也不敢说出来。谁敢得罪天剑庄的人啊?那不是找死吗?

    “去给小郡主把脉。”齐鸿闻言,手劲一松,推着大夫往里面走。

    听见对方口中说的那个名号,大夫更加小心翼翼。早就听闻九王爷和小郡主一同来到溱洲了,没想到他竟然有幸看见。

    “快点,你走那么慢作甚。”朱扬扯住大夫的衣摆,往床边拉,那副神情,仿佛火烧眉毛般。

    “是是是。”大夫唯唯诺诺,一刻不敢怠慢,手指按着小郡主的脉象,别有深意的看着小郡主,欲言又止的,仿佛遇到难题。

    他这幅模样,急死了众人。

    席旻岑皱了皱眉,问道:“到底怎么样?”

    天莲蕊百年来没有人食用,其实席旻岑也很担心它的药效。若是曼允身上的病根不除,他一朝难以安寝。

    大夫环视了几眼,“老夫不知当不当讲……”

    朱扬沉不住气了,这老头说一句,停一句,纯粹是想急死人。

    “快点说,再不说,信不信我揍你一顿。”朱扬冲动的扬起拳头,脸上做出狰狞的表情。

    大夫吓得一抖,“少侠别冲动,只是这件事情关乎小郡主的名节,所以老夫才会犹豫不决。”

    大夫站起身,朝着九王爷跪下。他虽然不是朝廷中人,但也听闻过一些事情。事情关乎皇家颜面,任他十个胆子也不敢乱说。少说少听,性命无忧。但今日他偏偏运气差,正好知道了这档子事。

    见大夫郑重起来,齐鸿按住朱扬的拳头,朝着他摆头,示意他别瞎闹。

    曼允撑起身子,秀美扭成一条线,“有什么事情你就说,本郡主赦你无罪。”

    声音细如蚊蝇,但在安静的房间中,众人都听得清楚。

    大夫没有了后顾之忧,慢慢道来:“小郡主,以你的脉象看,似乎大病初愈。身子很健康,但唯一的令老夫不好开口的便是……”

    大夫又停住了,询问道:“据老夫所闻,小郡主您才不过十六岁,尚未许配人家。”

    朱扬险些憋出一口血来,这大夫不急他们,是不是不罢休,还是他估计逗他们玩呢?

    “快说!”朱扬朝着他就一声吼。

    “恕老夫直言,小郡主怀孕了。”字字如同重锤,敲击众人的心脏。

    他们眼中都有震惊,就连平时冷面无情的九王爷,表情也发生了变化。

    大夫一瞧他们这样,心叹,这等皇室丑闻被他知道了,不知道九王爷会不会杀人灭口?

    曼允肚子的孩子,父亲是谁,在场的人心知肚明。

    齐鸿暗地朝着席旻岑竖起大拇指,小郡主才回来几个月啊,这么快就搞得挺起大肚子。想要不佩服九王爷也不行啊……

    朱扬一改刚才凶神恶煞的表情,连笑三声,甚至到最后捧腹大笑。

    天哪,他们岑父王隔了这么多年,总算能够tian丁了。皇上如今都儿女成群了,也就只有他家王爷尚未生子。小郡主真争气,不愧是王爷最爱的那个人。

    曼允渐渐从震惊中回神,大夫那句话直到如今,还徘徊在她耳朵中。回想到她和父王之间做那事的画面,双颊一红。他们没有采取避孕措施,怀孕的事情十分轻易。

    “可是我没有怀孕的症状……”曼允仍是不敢相信,怀疑出声。

    大夫琢磨不定这几人的心思,刚才还一脸吃惊,怎么这会又非常欣喜?难道他们还盼望着皇室出丑?

    “才刚刚一个月,没有症状是正常的。”大夫言之凿凿,敢百分百肯定。行医多年来,他就没有把错脉象。所以对自己的诊断,非常确定。

    曼允的手指移到平坦的小腹,那里真的有一个小生命?

    身子还很虚弱,曼允抬头看向席旻岑,又一次无言以对。这孩子该用什么样的身份生下来?她管席旻岑叫‘父王’,那么孩子又叫什么?

    “管好你的嘴,若传出去一点风声,那便等着九族尽灭。”席旻岑扶着曼允,让她靠在自己怀中。朝齐鸿打了一个眼色,让他送大夫出去。

    齐鸿临走时,又对着大夫一阵威胁,外加出言恐吓,吓得大夫走路都直打颤,才肯放人离去。想必被这么吓了一顿,那大夫肯定没有胆子出去乱说。

    大夫前脚一走,朱扬便再也忍不住兴奋,激动得来回走动,仿佛他才是要当父亲的人。

    “哈哈……我们岑王府终于要tian一位小主子了。”

    嫌朱扬太吵闹,齐鸿拿起桌上的抹布,塞进朱扬嘴巴:“你唯恐全天下不知道吗?”

    小郡主和九王爷的关系,模糊不清,再这事情没有理清楚前,传出流言,那么对两人的名声,都有极大的负面影响。

    朱扬也没和齐鸿翻脸,扔掉那块布,“我才不管,反正等小郡主的孩子一出生,那便是岑王府的小主子。”

    当事人之一的席旻岑一直沉默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深沉的眼眸望着曼允的肚子。

    “修养两日,我们便回皇都。这件事情,本王自会处理。允儿肚子里的乃是本王的亲骨肉,本王当然不会亏待他。”席旻岑当着齐鸿和朱扬的面,薄唇轻轻覆盖曼允的额头。这可是他和曼允的结晶,尽管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激动,但席旻岑却真心的希望他的到来。

    从此以后,他要天下人皆知,曼允乃是属于他的人。

    “允儿,你意下如何?”席旻岑虽然是询问,但是曼允明白,父王已经做出决定。

    为了孩子,曼允也决不会退缩。该来的事情,总会到来。与其处于被动局面,还不如他们主动出击。

    重重的点头,曼允给出了她的答案。

    轻轻揉捏曼允的乌发,席旻岑道:“其实本王早就想这么做了,就算没有这个孩子的到来,当回皇都后,本王也会将真相宣告天下。”

    如果曼允跟他一起面对,席旻岑更加高兴。执子之手,与你并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