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成妃 第十一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无乱他们怎么推,怎么搬动木箱,木箱子总是纹丝不动。

    席旻岑和曼允围着木箱蹲着,两个人的眼睛,都盯着木箱思索。席旻岑手指描绘着木箱上面的纹路,“这里应该是关键。”

    曼允也这么认为,木箱推挪不动,也不能转动。和其他的木箱相比,除了纹路不同,其他的都一模一样。

    “这纹路与天剑庄的标志很相似。”同样是三角形的纹路,唯一不同的便是这乃是平面图形。在木箱上还装饰着许多花边,倘若不仔细,很难两者的相似度。

    “允儿说的没错。”席旻岑手指移动到那处,跟着纹路轻轻描绘。

    席旻岑的表情很凝重,所以曼允紧紧闭着嘴,仿佛怕打扰他思考。就算三个人都沉不住气的时候,耄獓打了一个鼾。耄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趴在地上睡着了。

    他们刚收回目光,席旻岑嘴边刚好勾勒起一丝冷笑,手指朝着木箱中央雕刻出牡丹花道:“机关应该在这里。”朝着那朵木雕花,重重按下去。

    箱子响动几声,发出咯咯哒哒的声音,渐渐朝着右边移开。而它原本的那个位置,出现一个暗格。

    暗格中,盛放着一株植物。因为盛放的时间很久,所以曼允他们见到的这株植物,乃是风干之后的模样。洁净半透明的莲花瓣紧紧包裹着花蕊,花蕊的颜色,正如传说中一般,乃是艳丽的火红色。

    清雅白洁的莲花,仿佛带了一股妖娆,既纯净,又妖媚,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非常的结合在一起。

    空气中若有若无飘荡着一缕缕淡淡的沁香,光是闻着,便令人神清气爽。不愧是灵丹妙药中的极品,光是吸两口香气,整个就犹如被洗涤过一般,感觉无比的舒畅。

    席旻岑从衣袍里,取出一方白净的丝帕,摊平于手心。然后用另一只手,从暗格里取出天莲蕊。小心翼翼用丝帕包裹住天莲蕊,席旻岑不愿假他人之手,便收进了袖袍之中。

    “此地不宜久留,趁着时间充足,赶紧回去。”席旻岑将曼允拉起,声音带着刻不容缓。

    他们也知道,天莲蕊被盗,这件事情瞒不了多久。再不离去,这里便会被天剑庄的人团团包围住。

    曼允拍拍耄獓的毛绒脑袋,将它唤醒,然后四个人不再迟疑,又从耄獓挖出来的大洞钻出去。照着原路,原封不动的往回走。由于走过一次,他们的速度变得比较快。走出竹林,也不过花费了片刻功夫。

    天剑庄的灯火渐渐点起,庄内的打斗声越来越小。

    天莲蕊散发着浓郁的香气,若是有人一靠近,很容易穿帮。所以席旻岑不敢冒这个险,吩咐齐鸿道:“你去告诉百里云奕,就说本王疲乏了,先回房间休息了。关于武林人士闯庄之事,就不凑热闹了。”

    他本就不是天剑庄的人,所以百里云奕如何处理那群人,他没必要跟着搀和。

    “是,王爷。”得到命令,齐鸿转身就朝着厅堂走去。

    最后忍不住回望了一眼三人,九王爷当真乃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人,为了自己所喜爱的人,无论多么困难,都会为对方着想。目光又落到小郡主的身上,暗自神伤,也不知他何时才能找到自己钟爱的另一半?

    花花公子的日子过得长了,他也想找一个如花美眷,安安分分的过日子。

    当齐鸿将九王爷的原话告诉百里云奕时,对方什么都没说,微微颔首,说道:“你也回去伺候九王爷吧,天剑庄的事情,我自会处理。”

    齐鸿总觉得百里云奕看他的目光,带着一丝锐利。但是当他想再次捕捉时,对方还是以前那副云淡风轻的表情。

    难道是他的错觉?

    告别了百里云奕,齐鸿一路小声嘀咕着回到院子。

    他刚走,孙志便看着他的背影,咬牙道:“庄主,我们真的什么都不做吗?”

    孙志一脸不甘心,那副模样,恨不得将齐鸿抓起来,痛扁一顿。

    百里云奕的目光很通彻,犹如什么事情都看穿了,却又什么事情也不知晓。他慢慢转过身子,朝着孙志道:“别忘记我的话,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就算他们说出去,又能怎么样?没有证据在手里,宣扬出去,除了增添他和九王爷之间的仇恨外,便没有其他的好处。天莲蕊放在天剑庄百年,形同摆设,根本没有用处。他不是那群老东西,不会守着祖宗定下来的规矩活着。九王爷既然费了这么多的功夫,得到天莲蕊,肯定有急用。

    和一个势在必得的人抢东西,那么非得撞得头破血流。

    尽管很可惜那株天莲蕊,但百里云奕没想过和九王爷硬碰硬,与其这样,还不如做一个顺水人情,对两方都好。

    淡漠的看向厮杀的打斗,这世间,又有什么能留住?花儿纵使再灿烂,迟早会凋谢;人的一生再荣耀,依旧会渐渐死去。能永存于世的,除了情感,还有什么?

    有情人终成眷属,他还不如成全了他们。

    鲜血流满地板,顺着沟壑,逐渐流进水沟。翠柳沾满了血渍,目睹了这一场厮杀。武林人士终究敌不过天剑庄的砍杀,能撑到最后的人,寥寥无几。

    天边渐渐明晰,打斗也迈入尾声。

    房门紧闭,曼允和席旻岑相对站着。

    席旻岑取出天莲蕊,放于桌上,“朱扬,昨日命你找的药材,可备齐了?”

    “早准备好了,我放进柜子里藏着了。”由于这里是天剑庄,所以他收集药材的时候,极为小心,就害怕被天剑庄的人发现蹊跷。

    朱扬将东西,搬到桌子上。连同熬药用的药罐子,也一起搬来了。

    “这是干嘛?”曼允吃惊看着他们的举动。

    席旻岑掀开包着天莲蕊的帕子,一边回答道:“允儿不是一直想知道事情的缘由吗?天莲蕊乃是一种名贵的药材。”

    倒了一些清水进药罐,又添加了几味特殊的珍贵名药,席旻岑道:“天莲蕊属阳xing,可治寒症。自从你八岁那年落水,本王一直在寻求药方。只可惜普通的药,根本医治不了你的病。唯有天莲蕊,乃是最后的希望。”

    曼允满眼震惊的愣在原地,浑身犹如被巨石压着,四肢僵硬得不能动弹。

    父王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朱扬一脸感动,也只有为了小郡主,王爷才会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父王为小郡主付出了多少,只有王爷自个知道。他虽然替王爷办事,却不知道王爷满心在想什么。

    “父王……”双唇紧紧抿着,曼允眼中泪光打转。那么,她之前苦苦求父王告诉她,又算什么?她真是该打,父王为她做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她还给他找不愉快。

    这时候,房门咯吱一声被推开。齐鸿走进来,顺手关上门,“不止这些,九王爷没有告诉你的原因,不止这个。”

    “为什么?”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齐鸿不答,反而问:“小郡主,如果此事对九王爷有害,你还会不会允许他去做?你会不会阻止?”

    齐鸿斟酌着用语,最后还是道出来。

    不顾九王爷投射过来的冰寒目光,齐鸿在小郡主面前站定,“我觉得,你有知道的权力,九王爷瞒着你,不见得是为了你好。做一件事情,愿不愿意,还是得看你的愿意,毕竟也牵涉其中。”

    齐鸿说得话,犹如一团迷雾,团团围着曼允。

    曼允深深看父王一眼,也感受到他一定还瞒着什么。最重要的一点,父王还没告诉她。

    “齐鸿,你说得够多了。”冰冷的寒意,袭向齐鸿。

    眼看席旻岑的手,即将要抓住齐鸿的脖子。曼允喊道:“父王,我要知道。倘若我不愿意,强迫我也没有丝毫意思,你应该懂的?”

    孰是孰非,孰好孰坏,曼允能够分辨。倘若父王不给她选择的权力,那才是她最大的悲哀。

    “即便你知道了,也不可能改变任何东西。”席旻岑负手,转过身,背对着众人。

    并不是他想罔顾曼允的意愿,而是他控制不住。只要是为了曼允好,就算曼允再恼怒他,他也一定会去做。

    “天莲蕊要发挥功效,有一样东西绝不可少。这也是天剑庄藏有天莲蕊百年之久,却一直没有使用的原因。”齐鸿见九王爷已经收起杀心,又继续说道。

    这些秘密,全都是他们祖上流传下来的。若不是和小郡主关系较好,他也不会忤逆九王爷的命令,将这些事情全部坦白。

    席旻岑的拳头渐渐握紧,由于他背对着众人,所以他们看不见他的表情。

    “天莲蕊入药,必须用功力催动。若是想完整熬一碗药,便要耗去数年功力。功力乃是学武之人苦苦修习而得来的,试问天下又有几个人愿意舍弃功力,只是为了熬一碗药?九王爷就是怕你知道后,会阻止他的行动,所以才会一再瞒着你。小郡主……你现在怎么选择?”齐鸿一边叹息,一边摇头。

    九王爷那么强大无情的男人,也会为了一个‘情’字,沦陷如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