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成妃 第八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日,曼云和百里云奕再次相见,总觉得他的目光很锐利,不时盯着她和父王。

    曼允站到他身边,小声问道:“为何总盯着我们看?你还有什么疑惑?”

    该说的事情,曼允已经说了。以百里云奕的头脑,莫非还有什么事情不懂?

    百里云奕只是摇头一笑,“只是觉得不可思议罢了。没想到堂堂九王爷竟然和你是一对,这件事情传出去,不知道会破灭了多少女人的梦。”

    百里云奕狡黠笑道:“同时也有很多男人,得哭一场了。”

    据他所知,迷恋小郡主的男人不在少数。光是栖城那里的男子,就足够排一条长龙。

    “你说笑了。”别人的想法,曼允可不在乎。

    越和百里云奕攀谈,曼允心中越有一股羞愧感。别人尚且如此待她,她却得背叛他……

    微微叹口气,曼允又站回席旻岑身边。

    席旻岑如同在宣示主权,揽着曼允的肩头,朝着百里云奕看了两眼。

    百里云奕当然看得出九王爷眼眸中闪过的醋意,他和小郡主确实谈得来。彼此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那份友谊却是真心的。

    “九王爷、小郡主,今晚便是那群毛贼闯庄的日子。如果你们不想惹上麻烦,最好先到别处住下。再住在天剑庄,恐怕不合适。”百里云奕也是出于好心,说话的时候,那份真诚不假。

    “你当本王是什么人?光是‘麻烦’二字,就想吓退本王吗?今晚难得热闹,本王不留下来看热闹,便是白白来了溱洲一趟。”席旻岑品着龙井茶,微微抬眼,看着他。

    那双眼睛,毫不退让。当他入住天剑庄的那一刻,就开始算计如今。倘若离开了,那不就是破坏了他的计划。

    眼看就要成功,席旻岑怎么会打道回府。

    百里云奕不好翻脸赶人,见九王爷没有想离开的意思,便也罢了。近日来,他观察九王爷许久,确实没有任何出格的行动。倘若他只是留下来看热闹,百里云奕无话可说。但是他留下来的动机,万一不单纯,百里云奕将会摊上一个麻烦。

    但局面又由不得他选择,只好叹道:“九王爷若是不嫌吵闹,天剑庄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天色渐浓,天剑庄里静悄悄的,连人走路的声音,都听闻不到。天剑庄仿若一夜之间空了般,原本处处可见的守卫,如今一个都看不见。

    但曼允知道,那些守卫全隐藏在暗处。

    敌明我暗,乃是大忌。为了不让敌人占优势,百里云奕布置了一个战略。既然对方要来暗的,他们也不会坐以待毙。看谁能够阴得过谁……

    夜刚黑,就有几个武林人士畏畏缩缩越过高墙,落到院子中。

    当他们落地的那一霎那,全都提心吊胆,害怕天剑庄的人突然跳出来,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而想象中的打斗没有如期到来,反而令他们慌了阵脚。

    “老大,天剑庄的人呐?咦……怎么全不见了?”几个小贼摸不着头脑,莫非对方会弃庄而逃?想想就不可能。

    “小心有诈。”其中一人比较警戒,拿着剑往前走。

    周围没有一丝声响,唯有他们的呼吸声,越是这般,越是骇人。

    有一个人打起退堂鼓,“老大,我们还是和其他人一起杀进来吧。万一这是对方布置的陷阱,我们都没有那个能力躲过去。”

    被叫做老大的人,给了他一个爆栗,“和他们一起来?你还想要不要沁果了!那些人哪一个是善茬,等他们进来,我们连沁果的果皮,都分不到一块。”

    看来这个老大是想趁着那群人还没来,跑进来试试运气,想着吃独食。

    曼允、席旻岑和百里云奕几人皆藏在房屋内,透过门板上扎出的小洞,观察着外面的动静。朱扬和齐鸿显得比较闲散,他们两人都是本着看热闹的才来的,所以盯着外面一言不发,恨不得那群武林人士赶紧冲进来,厮杀一场。

    不能让这几个小毛贼破坏了大计,百里云奕不知从哪儿拿来一根针。细针以破空之势,穿过门板上的小洞,直朝那名老大射去。

    那几个人的武功都不是很厉害,那名老大更是没有躲过去,细针没有丝毫阻挡,直接扎进他的咽喉。他哽咽了两声,身体直直往后倒去。死亡前,没有任何的征兆。

    被这突发的一幕,吓破了胆子。其余的众人如同散沙,慌慌张张的四处乱跑……

    “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好了。瞧老大死得不明不白的,这周围肯定有陷阱。”

    众人都附和着点头,没一会,这几人就消失了踪迹。逃走的速度,比进来时快了数倍。

    “险些让这几人破坏了大事,还好没有触动院子里的机关。”百里云奕轻轻拍了拍手,一派轻松。

    “大难当前,你倒是不慌不急。”曼允调笑道,转过身子面对百里云奕。

    “急有什么用,这种时候,就是要比耐心。谁忍得够久,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不过刚才那几个人的闯入,不在我的意料之中。”百里云奕又走到门前,趴着小洞往外看。

    席旻岑淡淡开口道:“他们送上门来,未尝不是好事。”

    “九王爷这话怎么说?”他们送上门来,险些破坏掉埋伏。若是为了几个人而触动机关,天剑庄便是得不偿失。机关当然是要等着人多的时候触动,乃是最省力的法子。

    席旻岑轻轻拂动衣袍,一袭黑袍,尊贵又华丽。

    “他们可以出去放信,造成敌方的慌乱。别告诉本王,区区几个小贼,百里庄主会担忧?”刚才百里云奕一出招,便夺走一个人的性命。从那么小的洞口,能够准确无误扎进对方的咽喉,光是这份精确度,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功夫。

    “没想到九王爷对我的评价,如此之高。”百里云奕没有谦虚,他确实没将那几个人放在眼里。

    不过九王爷的话,倒是给了他一个提示。

    果然不出席旻岑的所料,那几个小贼因为没搞清楚老大的死因,出去后便胡说了一通。将天剑庄如何反常,如何冷清,给大伙说了个遍。总之,天剑庄顿时被传得陷阱重重。

    许多武林人士慑于天剑庄的地位,又听着几个小贼说里面陷阱重重,不禁想退缩。沁果的吸引力尽管大,但性命只有一条。前几日闯庄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回来。如果他们去送死,那也太不划算了。

    “我……沁果我不要了,我回去了。到时候你们死了,也别喊我来替你们收尸。我当时就是鬼迷了心窍,才听你们的胡话,老子不干了。”那人扔了剑,就往回走。

    天剑庄本来就危险重重,刚才那几个人不是说了,他们老大无声无息的死了,连原因都不知道。这次天剑庄不知道动用了多少武力,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不少人都受了鼓动,“秦二说得对,老子也不干了。家里的媳妇还等着我回去,把命交代在这里,我死了后,媳妇怎么办。”

    渐渐的,三分之一的人离开。

    留下来的人,朝着那群人的背影,骂道:“一个个的孬种,活该沁果没有你们的份。”

    天剑庄外,足足站了几百人。他们的武器多姿多样,有剑有刀,也有枪和戟。

    “进去的时候别乱来,留意四周的动静。谁他娘的触动机关,老子要他的命。”领头的那人吼了一句,率先翻墙进去。

    天剑庄里的人,早就恭候多时了。听见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全部人都打起精神。曼允几人趴在门缝,留意着外面的情况,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夜很黑,天剑庄内没有一丝灯火。黑黢黢的什么都看不见,那群人进来后,不得不手拿着火把,照亮前路。四周都是黑暗,他们的火把,在黑夜中,成为了最为显眼的标志。

    “天剑庄内真的没人啊,那几个人没骗我们。这里不会真有陷阱吧?”不知什么方向,谁说了一句。

    这时候最忌讳的就是军心不稳,领头的那人朝着那方向就骂:“艹你娘的,刚才有机会让你们这些孬种离开。进来了才说这话,早些时候,你干什么去了。不想要沁果,你大可走人。”

    粗俗的话,不断的从那人口中骂出。

    曼允掏了掏耳朵,这些武林人士一口一个你他娘的,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

    谁不是母亲肚子里生下来的,这么一口一句骂,让自己的爹娘情何以堪。

    黑暗中,伸过来两只手,堵住曼允的耳朵。

    那双大手的触感很熟悉,不用想,曼允也知道那是父王。黑漆漆的,父王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难道真应了那一句话,心有灵犀一点通?

    大手包裹着耳朵,外面那群人骂出的话,传进曼允耳朵,果真小了很多。

    曼允伸手掰开那双手,尽管她很留念那份温暖,但这种时候不宜享受。外面那群武林人士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情,都得用耳朵听。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只有耳朵才是最有用处的。曼允曾经在黑暗中挣扎,直到遇见父王,才见到了黎明的第一缕亮光。

    武林人士大吵大闹,无论他们吼骂,天剑庄都没有任何动静。

    静静的夜里,唯有冷风呼啸。

    “何骏,要是天剑庄真有人,早该被我们骂出来了。我看他们是怕我们人多,早就逃之夭夭了。我们赶紧去藏宝阁,沁果一定在那里。”很多人都等不及了,提出这次的目的。

    何骏虽然粗鲁,但他这个人也有点见识。天剑庄的名声在外,怎么可能不战而逃?总觉得有蹊跷,“都小心了,万一掉进陷阱中,别说老子没提醒你们。”

    他的话音刚落,不知道是谁惨叫一声。地上冒起窜窜的火花,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是炸药,天剑庄想炸了我们吗?”很多人都慌乱起来,炸药可非比寻常。万一真点炸了,他们都得尸骨无存。

    “快闪开,别聚在一起,都不想活了吗?”

    人数太多,很多武林人士忙着逃命,东逃西窜。人挤人,许多人为了活命,你推我挤,院子里顿时乱了套。

    “这就是人性……”百里云奕感叹了一声。

    贪婪,怕死,却又想要不劳而获。

    “这只是一部分人,多数还是好人。”曼允不认同他一棒子打翻一船人。

    人性分多种,闯天剑庄的人,只是小小的一部分而已,不能代表全部。

    “小郡主说得对,是我说错了。但是那群人,的确很讨厌啊。不过……反正他们的命,也快到尽头了。”百里云奕眼中闪过一抹狠光。

    由于房子内很暗,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

    院子里人挤人,全慌了套。

    隔了许久,炸药的响声,迟迟没有响起。

    武林人士渐渐站稳脚步,“都停下,那炸药没爆!肯定是天剑庄下得套子!”

    “真的没事,火苗熄了,你们看!”

    “嗯?……”百里云奕可没有那个闲工夫下套子,那些炸药,可是他花重金买来的,怎么会光有火光,却不爆炸?

    难道有人做了手脚?

    百里云奕又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对于闯入天剑庄的人,更是不会手下留情。那堆炸药,全是他亲口命人准备的。出现这样的情况,怎么回事?

    “没炸!哈哈,快,我们快去藏宝阁。”

    很多武林人士急冲冲往天剑庄里面跑,“快,别跑慢了,否则沁果被他们抢了,我们一口都分不到。”

    如预料中一样,席旻岑冷冷的望着外面,又朝着百里云奕那边,淡淡看一眼。

    几百人的闯庄行动,就算百里云奕丢了东西,也不能怀疑到他头上。纵使他怀疑,只要他没有足够的把握,根本不敢把罪名按在席旻岑头上。

    这几日来,席旻岑早就摸清楚了天剑庄的地图。到各处都逛了一会,路线早就背熟在他脑中。

    而沁果一事,炸药失灵,无一不是他安排的。

    在百里云奕布置好炸药后,他命令齐鸿和朱扬,往上面浇了水。炸药受潮,又怎么会爆炸。

    倘若真让百里云奕点燃炸药,将江湖人士炸了个粉碎,又怎么能够造成混乱?

    百里云奕脸色一寒,拔出手中的剑,踢开房门,“天剑庄的人听令,拦住那群闯庄之人,杀无赦!”

    庄主一现身,隐藏在暗处的人,也都全数出动。

    曼允刚想跨出去,和百里云奕一同战斗。谁知胳膊被人扯住,脚步也硬生生抽回来。

    “允儿,你出去作甚?跟本王一起走,别忘记我们的正事。”席旻岑一板一眼,拉住曼允的手,从长廊的侧边离开。

    趁着混乱,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行动。

    曼允虽然早就猜到沁果一事,与父王有关系。但是给百里云奕造成这样的麻烦,她还是有点愧疚。

    万一百里云奕控制不住局面,天剑庄岂不是会被这群人捣得一塌糊涂?

    “允儿,你太小看百里云奕了。倘若这点小状况,他都摆平不了,又怎么会坐上庄主的交椅?别看他处于被动的局面,有时候,他也怀着见不得人目的。”

    目的吗?曼允一边思考着,一边跟上席旻岑的脚步。

    齐鸿和朱扬护航,手中的剑,不时砍杀掉靠近的武林人士。

    那群武林人士和天剑庄的人厮杀成一片,喊打声、兵刃相接的碰撞声,充斥整个黑夜。武林人士太多,很多人都穿过防线,朝藏宝阁跑去。没等他们靠近,天剑庄的人突然出现,又和他们打斗起来。

    天剑庄的人实力很高,比起那群三脚猫功夫的武林人士,一个人便可以和数人周旋。

    天剑庄的主力全集中对付武林人士,所以其余各处的防御,比平时弱了好几倍。席旻岑几个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掉前路的麻烦。

    “父王,我们这是去哪儿?”关于这次的行动,父王没有告知她一点消息。虽然不知父王为何这么做,但曼允尊重他的决定。

    他不说,她便不问。

    “天剑庄禁地。本王已经查过,除了那地方,百里云奕不可能将那东西藏在别处。”席旻岑按照脑海中的路线,来到一片竹林。

    看着这片竹林,曼允想起了王府小楼外面那片树林。

    “父王,这里面是否设有卦阵?”

    “你猜得没错,里面确实设有阵法。我们只有一个时辰,如果本王没有预计错,那群武林人士顶多只能拖延一个时辰。”席旻岑做了十全的准备,一切的事情,他都估计过。

    倘若他们不能在一个时辰内盗取那样东西,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所以,这一次只能成功。

    “允儿懂了。”她研究过不少阵法,虽然及不上父王精深,但只要不是太过厉害的阵法,她都能破毁。

    四个人没有犹豫,朝竹林走去。

    这片竹林,比起王府里那片,大上许多。而这里的阵法更是厉害,他们走了一段路,过了半刻,又绕回了原地。难怪天剑庄称这里为禁地……

    不过……不知禁地里,到底藏着什么东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