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成妃 第二十一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席旻岑也皱起眉,一声令下:“继续找……”

    那群人一定在宅子中,他们又没有遁地之术,怎么可能消失无踪。

    重新打量这间宅子,没想到这么简陋,竟然也会有蹊跷。

    苏友奇修这么一座宅子,到底有什么用处?以宅子的荒芜程度来看,这里根本就不能住人。别说苏友奇钱多了没地方花,买座宅子,在这里当摆设。这个根本不可能。

    商人都是唯利是图的xing子,比如司马晁那种人,从来不会做亏本生意。相信这个苏友奇,也是这样。

    曼允也加入寻找的队伍,绕着宅子走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

    这宅子没有后门,所以可以排除那群人离开了宅子。但他们究竟去哪儿了呐?

    曼允想不明白,才这么一会,一群人竟然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把所有侍卫喊来。”他们找了几圈,仍是没有找出线索。人多好办事,席旻岑立刻吩咐道。

    “是,王爷。”朱飞应声,胸前的衣兜,掏出一个哨子。朝着天空,吹了一段哨子声。

    哨子声,先是低沉,而后变得尖利。

    曼允曾经问过父王,知道这是他们召集侍卫的方式。哨子吹出的每一个音节,都代表着一个含义。除了岑王府里忠心于席旻岑的侍卫,其他人都听不懂。

    就连曼允也仅仅只能听懂几个音节。

    没隔多久,四五十个带刀侍卫,逐渐翻墙进来,停在席旻岑面前。

    他们单膝跪地,行礼道:“叩见九王爷。”

    他们的办事效率,曼允也见识过两次。第一次是出使南胄,和史良笙那帮人厮杀。第二次,就是举行祭奠时,和沉王斗勇斗谋。

    “立刻搜索这间宅子,找找没有没密室,或者密道。”席旻岑冷静的分析后,觉得这是他们消失的唯一理由。

    没有人能够凭空消失,他们一定是用这宅子,掩人耳目,方便他们行动。

    这也难怪苏友奇会在这荒郊野外,建一座宅子。说不定宅子背后,就是他们要找的地方。曼允显得有些激动,先前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越接近真相,她便越高兴。

    “真的吗?真没想到奸商这么聪明。”朱扬挠挠脑袋,还好跟踪他们来这里了。否则这案子,不知道何时才会破。

    光是贩卖私盐,就搞出这么多名堂,弄得他们晕头乱向。

    “你都说是奸商了,他们的鬼心眼会不多吗?”齐鸿嗤了一声,就像对方问了一个极为白痴的问题。

    朱扬难得没跟他计较,转身就往宅子里跑,“我去找密道,我倒要看看他们藏在哪儿。”

    几个人相继散去,分散一处处搜索,什么地方都没有错过。每一面墙壁,都敲了敲。每一个花瓶,都移了移。

    这宅子并不大,搜索起来很容易。但越搜,他们越灰心。

    搜了不下十遍,竟然一点线索,都没寻到。

    “怎么回事?怎么什么都没有?”朱扬擦着汗水跑过来,这宅子里里外外,全被他搜查了一遍。

    能藏东西的地方,绝对不可能逃过他的眼睛。原本信心满载,如今却被打击得直跳脚。

    “我也没有找到。”齐鸿无奈的摇摇头。

    两人皆看向曼允和席旻岑,眼神无声的询问。

    曼允叹口气,“你们别看本郡主了,本郡主的答案,和你们一模一样。”

    该搜查的地方,她都留意了。可是真的没有一点线索,若不是亲眼看见苏友奇那群人进来,她都开始怀疑,这里到底有没有人。

    这些侍卫也是头一次这么受挫,以前那些事情,办起来,都得心应手。而这次,却没头没脑的,连一丝痕迹,都寻不到。

    “累了吗?我去给你们打些水来喝。”唯一还能淡定住的,就是朱飞了。虽然他也满头大汗,却没有把急迫表现在脸上。

    席旻岑不知在想什么,目光一直落在庭院。刚才那番话,也不知他听进去没有。

    “哥,我渴。”朱扬挽起衣袖,擦掉汗水。

    这太阳也太毒了,每个人都流了一身大汗。汗味飘荡在空气中,十分的难闻。

    “王爷,您要不要喝水?”没理会朱扬的话,朱飞万事都是以席旻岑为先。

    “有水吗?”曼允记得他们出门,都没有带水壶。这院子,也不像有水,可以食用。

    “回小郡主,属下刚才在那边看见一口水井。”水井还没枯,朱飞往下面看的时候,井底还盛着水。

    那口水井,曼允也注意到过。但这宅里没住人,那水井干不干净,还是个问题。

    似乎想到什么,席旻岑的目光移到众人身上,“带本王去水井那里。”

    曼允奇怪的盯着席旻岑,别告诉她,父王真想喝那口井的水。抱着疑惑,所有人全聚集在水井周围。

    朱飞正准备去打水,被席旻岑制止了。

    “告诉本王,你们看见了什么。”席旻岑盯着那口水井,让众人别靠近。

    “就一口井啊,王爷。”朱扬直白的说出来,除了井,这里还有什么?哦……旁边还有一棵树。

    众人仔仔细细的打量周围的环境……

    这庭院十分安静,遍地的落叶。灰尘也铺得厚厚的一层……

    但越是这样,越显得怪异。

    “这些脚印是你们留下的吗?”曼允蹲下身子,指着井口边杂乱无章的脚印。光从脚印而看,应该有很多人都从这里走过。

    几十个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多都摇头……

    他们把搜查的重心,全集中在宅子上。并没有太过留意庭院,每次经过时,只晃眼看了一下,便又去别处搜查了。这些人之中,只有朱飞最为细心,曾到井边查看过。

    “那这些脚印哪儿来的?”齐鸿睁大眼睛,疑惑的询问道。

    席旻岑走向水井,站在边上瞧了瞧。

    “别忘记,除了我们,这里还有别外一拨人。”席旻岑弯腰,朝着井底看。

    曼允也凑过去,“他们在井底吗?可水井里,不是还有水?”

    大多数人都觉得这个猜测,不可能。人怎么能够在井底?……那不是得淹死吗?但是地上的脚印,却止于周围,很显然那群人走到这里后,没有折返回去。

    “王爷,您这个想法,会不会太过牵强了?”齐鸿摇头摆脑,总觉得不可能。

    曼允捡起一块石头,扔进水井。

    噗通一声,众人都听见了。这水估计还很深……

    “下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席旻岑在众人之间扫视了一圈,问道:“谁愿意下去?”

    侍卫们都不是胆小的人,几乎在席旻岑开口的那瞬间,所有人都喊道‘属下愿意去’。不亏是父王的死士,只要父王吩咐,所有人都时刻准备待命。

    “还是属下去吧。”朱飞摆弄着井口的水桶,握在手里,“属下熟悉水性,到了下面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况且,他的武功,是所有侍卫中,最好的一人。

    这种事情,让他去,比较保险。毕竟下面会遇到什么,没有人能够说出来。

    “恩。”席旻岑淡淡的回了一声。

    朱扬和齐鸿全站在井边,协助朱飞。

    朱飞把栓着水桶的绳子解开,反而绑在自己腰间。坐在井口,一点一点往井下移动。两条腿分别撑在井壁,保持着平衡。

    他的动作很稳,同时也很快。

    只是片刻时间,他就到了井底部。

    噗通……

    朱飞人已经进了水底,曼允刚想问问里面什么情况,朱飞突然大喊道:“水……,王爷,水是咸的。”

    所有人大吃一惊……

    那么这水……是海水?

    不给众人愣神的时间,朱飞又大喊道:“井壁有一个洞,可以通过一个人。”

    那估计就是密道了……

    众人都兴奋起来,纷纷想下去。

    “王爷,井壁有一些凹进去的小坑。应该是苏友奇特意命人打造的,不需要绳子,也能踩着那些坑下来。”这也是朱飞为什么下来得那么快的原因。

    当他发现这些小坑,就一直踩着下去。

    井壁上的那条密道,被水淹了一半。朱飞不顾水流的冲击,一步步的移动到密道里。

    第二个下来的是朱扬,朱扬刚落到井底,就忍不住骂了一声。害得他们翻遍了宅子,没想到密道竟然在井里。苏友奇那个老头也太会藏东西,若不是王爷仔细,没准到天黑,也寻不到这密道。

    水冷冰冰的,刚一入水,朱扬便觉得凉爽多了。井里的空气,和外面炎热的天气相比,不知舒服了多少倍。

    曼允趴在井口,刚想要下去,突然被席旻岑拉了回来。一个踉跄,曼允没站稳,摔进席旻岑怀中。

    “父王?”为什么拉住她?曼允也想下去瞧瞧。

    寻找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找到了。不下去看个究竟,曼允的心里很憋屈。

    席旻岑不为所动,只冷声道:“你的腿好了吗?下面的水很冷,你给本王好好呆在上面。”

    曼允的腿,受不得冷,所以席旻岑一直让她碰冷水。下面的密道淹在水中,曼允下去后,万一发病了,他该怎么办?再看着曼允疼得死去活来,比剜他的心还难受。

    “父王,不会发病的,让我下去瞧瞧。”曼允不甘心的劝说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