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成妃 第十七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房外,长廊边。

    “我赌一百两小郡主下不了床。”齐鸿猥琐的瞥了瞥那扇门,眼光暧昧。

    手掌中一张百两银票,晃了一晃。

    九王爷那么强势的一个男人,想必在床第之间也十分厉害。就小郡主那副柔弱的身板,怎么经得起九王爷的折腾?

    若不是被大哥一只手拧着衣领,朱扬早就趴在房门外偷听了。想起上几次小郡主经过那事后,在床上躺了一天,没有下床走路。

    朱扬在衣兜里掏了掏,拿出三百两银票,道:“我也赌小郡主下不了床。”

    财迷的朱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

    况且八年前小郡主借了他的老婆本,直到如今都没还。再不努力赚钱,以后还怎么娶媳妇,莫非让媳妇喝西北风?

    朱飞头疼的看着两人,这种事情也能拿出来赌?若是被房间里的两个人知道,他们的身家性命就堪忧了。但是一瞧两人小人得志的样儿,朱飞无论如何也得帮王爷赚回颜面。

    手指在腰带一扣,拿出一叠银票,“一千两,我押小郡主没事,晚上能继续跟我们一起去夜探盐铺。”

    “大哥,没想到你藏了这么多银子。”朱扬瞧见那叠银票,乐呵呵的笑,似乎下一刻,那些钱就能归他所有。

    朱飞的小金库算一算,说不定比朱扬更多。只不过他向来诚诚恳恳,从不炫耀,到底他有多少私房钱,朱扬不得而知。

    “赌约就此定下了,谁都不许反悔。”齐鸿伸手抽掉朱家兄弟手里的银票,“等王爷出来,我们就知道结果了,银票暂时放我这儿。”

    理清楚银票,齐鸿握在手里,走到长廊一边,靠着柱子舒缓体力。

    跟朱扬打一架,他浑身的力气都快用光了。

    三个人或蹲着,或站着,在外面守着。

    直到日落时分,那扇门才又重新开启。

    曼允换了一身白色莲花裙,脸颊微红,带着几丝妩媚。那双清澈的眼眸,也水灵灵的特别诱人。

    三个人都是货真价实的男人,看见这幅场景,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小郡主这幅模样,比平时更添了一份魅惑,看得人心血澎湃。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齐鸿管不住自己的嘴,心里想什么,便说了出口。

    “你敢吗?”随后踏出来的是席旻岑,照旧一身黑袍,华丽而又神秘。跟他冰冷的气息,相得益彰。

    “不敢……”齐鸿低头道,连想他也不敢啊。

    九王爷的女人,谁敢玷污?就算是小郡主,那也是惹不起的人物。别看小郡主一副柔弱无欺的模样,骨子里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不惹到她,万事好商量。一旦惹怒她,那么便是不死不休。

    “饿了吗?”不再理会他人,席旻岑转而问曼允。

    “饿。”能不饿吗?刚做完激烈运动,体力都快消耗完了。

    席旻岑一挑眉,若有所思,“原来还没喂饱。”

    曼允脸颊红彤彤的,跟苹果似的。父王那话,太引人遐想了。就连朱飞三人,也都尴尬的转过脸去。

    看着曼允害羞,席旻岑扬起一抹得逞的笑容。怎么越看她这幅模样,便越忍不住逗乐一番。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大手揽着曼允的腰,席旻岑跨步往前走,“行了,先去用膳,晚上还得办事。允儿若是嫌累,就别去了。”

    知道父王说一不二,曼允急忙摇头道:“不累。”

    “不累吗?那么等我们回来之后,再继续。”席旻岑嘴边泛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父王!你再这么下去,从今以后我一个人睡。”曼允可不想把时间,耗费在贪玩享乐上。

    父王武功高强,而她的身子骨很弱。若不是经过这些年的调养,光是一个伤寒,就足够她躺几天。

    见曼允恼羞成怒了,席旻岑收起那份戏弄的心情。

    “父王不逗你了。”席旻岑轻拍曼允的肩头。

    朱扬三人磨磨蹭蹭走在后面。

    朱扬欲哭无泪的看着朱飞把银票全装进衣兜里。

    因为赌大赢大,朱扬又赔了七百两进去。看着银票长了小翅膀,飞进大哥的腰兜。

    齐鸿的心态比朱扬好,他向来输得起。况且不就一千两银子?实在没必要小题大做。

    “你很缺钱?”齐鸿问朱扬道。

    朱扬虽然是一个侍卫,但能留在九王爷身边,那身份就提高了一个台阶。月钱尽管不多,却有一大把的赏赐。那些赏赐加起来,在皇都足够买下好几座大宅子。

    “很缺。”朱扬咬着牙,跺了两脚。

    朱飞一掌拍在齐鸿的肩膀上,“别理他,就算是一两银子,他都会心疼,更别说一千两。”

    那人是他弟弟,他当然最为了解。哪点都好,就是太财迷。

    看见九王爷的身影快消失在视线,朱飞急匆匆赶上去。

    因为吴依依那件糗事,吴令鹏变得老实很多。一整天没找他们麻烦,凡是吩咐下去的事情,也办得稳稳当当。

    用膳期间,吴令鹏问道:“九王爷,您们已经查阅完宗卷,打算何时回皇都?”

    他们才来栖城两天,吴令鹏便受了不少挫折,难怪他这么想赶人。

    “吴大人很想我们离开吗?你家女儿的婚事,本郡主还没参加,怎么会这么快离开?我听说栖城的风景不错,还想多逗留几日,四处逛逛。”曼允夹了一片菜,送进嘴里。

    事情没办妥,他们怎么可能离开。

    “也是。”吴令鹏擦了把汗。

    之后几个人便没有再开口,安安静静的用完晚膳,席旻岑借口要休息,告别了吴令鹏,回到房间。

    房门紧掩,灯火闪耀。

    房门嘭嘭的响起,曼允纳闷的回头,不知谁在外面敲门。打开房门一瞧,耄獓肥胖的身子英姿飒爽的跑进来。

    嗷嗷叫了两声,耄獓在地上打了个滚。

    “应该是饿了。”席旻岑不知何时转过身子,正往这边看。

    这只耄獓昨晚便被留在那院子里,没有带走。他们今天又太忙,一时没想起它。

    “朱扬,今晚你别去了。留在府衙随机应变,顺便喂喂耄獓。”夜探盐铺,不至于全部人马出动。万一晚上有人来这院子,他们人却不在,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有必要留下一个人看守。

    朱扬轻轻捶打了几下胳膊,“是,遵命。”

    下午跟齐鸿打了一架,他胳膊腿正酸着,能不去做事,他非常乐意。

    “小郡主,不如把我也留下来。”齐鸿见朱扬能够偷懒,心里不平衡。

    比起朱扬,他更加累。朱扬擅长防守,所以他的力气消耗较少。而自己从打斗开始,就一直处于攻击状态,所有的力气几乎全抽干了。

    “不行,留一个就够了。”

    若是将两人都留在这里,万一他们再次打架,府衙里没有人能够制止得住。

    把耄獓交给朱扬,几个人偷偷摸摸从窗户潜出去。

    夜空中璀璨的星辰,一闪一闪,好似美人看见自己的情人,不断眨眼睛放电。

    星辰很密集,如同一条河流,横挂在漆黑的夜空。

    四个人行走在空寂的小巷,没有一丁点声响。如同鬼魅,甚至连脚步声听不到。

    苏福盐铺是最大的一家铺子,毫无疑问,曼允几人选择这家铺子下手。

    三米高的围墙,对于几个学武的人,根本构不成阻挡。轻轻一跃,所有人仅仅一瞬间,落到围墙里面。

    夜很深了,许多百姓累了一整天,早早就进入睡眠。而这家盐铺却灯火通亮,几个灯笼挂在房檐底下,泛着微黄的光芒。

    齐鸿来打探过,所以由他带路。一般的商铺,前面乃是铺子,后面便是居住和停放货物的院子。

    院子不大,只有几间房。不知货物放在哪一间,几个人分开寻找。

    吱吱……

    听到响动,几个人都看向出声的方向。齐鸿指了指那间房,所有人汇聚过去。

    房门已经被齐鸿撬开一个小缝隙,里面的麻袋堆积如山。

    轻轻推开房门,几个人脚底无声的走进去。这屋子里少说有几百麻袋,空气中也泛着一丝咸味。

    朱飞抽出剑,小心翼翼划开一个麻袋,从里面抓出一把盐。

    和今天买回来那些一样,盐的颜色偏黑,很粗糙。

    这么多私盐,实在令人太吃惊。

    齐鸿知道九王爷来栖城,是为了查私盐的案子,却没想到这个案子会这么大。

    这些盐买卖出去,那是多大的利润?

    几个人正准备全身而退,房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几个人对视一眼,全都翻身藏到麻袋后面,遮掩住自己身体。

    “今天运来多少袋盐?清点好了没?再过两天,就把这些盐送去覃城。”说话的人是个老气横秋的中年男子,男子推开门的那一刻,惊讶了一下,转过头就朝后面那几个人叱喝道:“怎么回事?你们忘记锁门了?”

    “小的明明记得上锁的。”后面的声音更加惊讶,挠了挠脑袋。

    在中年男人的骂声中,那名小厮低声认错。

    “刚清点完,总共有五百六十袋。”小厮汇报着。

    中年男子瞧了几眼,没发现异常,点头道:“听说伩城那边也快没货了,四日后,你们再去抬一些货出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