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成妃 第四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西街。

    天色还没有完全昏暗,两旁的酒楼客栈已点亮灯笼。

    栖城没有因为天黑,而失去繁华,相反,晚上出门的人比白日更多。

    白日艳阳高照,出门就得流一身汗,很多矜贵的公子小姐,都不愿意出门。而晚上不同,不仅空气很凉爽,夜市也非常热闹。

    西街的街道很宽敞,很多小贩都在这里摆摊。种类很繁多,什么衣帽扇帐,盆景花卉,鲜鱼猪羊,糕点蜜饯,时令果品,应有尽有,就连算命先生也来凑热闹,想要拉几桩生意。

    这里的夜晚,跟皇都是一个极大的反差。

    皇都一旦入夜,唯有客栈酒楼这种有店面的商家,才会继续开张。而栖城的夜市,是小贩们的世界。

    “爷,好热闹啊。”朱扬东看看,西瞧瞧,忍不住赞叹。

    若是皇都也能弄这么个夜市,那么他便天天出来玩。

    曼允看着繁闹的西街,不禁想起现代灯火酒绿的夜晚。她很少思念那个地方了,或者说,有父王在身边,让她根本没时间思念那地方。

    “小郡主,要这个吗?”朱扬拿着两个面具,在曼允面前晃悠。

    面具绘得很漂亮,手工很好。但曼允对这个不感兴趣,摇头道:“你自己玩吧。”

    朱扬无趣的放下面具,“我早就成年了,哪能玩这种东西。”

    曼允嘴角一阵抽搐,感情朱扬是觉得她年龄小,才给她买的?那到底是谁,刚才拿着面具笑得跟一朵花似的?

    “父王,我们去那边。”曼允瞥见前面不远处,一堆堆的人围着,看似很热闹。

    人群中央,搭建了一个台子,上面站着十多位姑娘,个个都貌美如花。每位姑娘手中拿着一把圆扇,扇面上依次写着‘一到十四’。

    台子下面围满了人山人海。

    台子侧边放着一张木桌和椅子,有一位穿戴玄袍的男子,端着茶坐在那里。

    隔得甚远,曼允眯起眼睛努力打量,心下一惊,真被父王说中了,齐鸿确实在栖城里。只是什么时候,这个人竟然穿得这么人模人样了?以前看见他,他哪次不是穿得花花绿绿,跟个鹦鹉似的。

    席旻岑也看见了齐鸿,两人对视一眼,却什么话都没说。

    “齐鸿想干什么?”朱扬挠挠头,不解的看着台子上。

    齐鸿是人见人骂的采花贼,现在却光明正大的站在这里,说不出的奇怪。

    曼允看着那群女子扇子上写的编号,惊道:“他在办选美比赛。”

    旁边一道声音验证了曼允的猜测,“要是我家那口子也这么漂亮,我肯定把她送上去选,听说有一千两的奖励呐。”

    一千两银子,足够平民百姓生活一辈子了。

    众人一边羡慕,一边看美女。

    曼允踮起脚尖,往前面看。这才发现,台子边缘写着‘选美大赛’。旁边还有一排小字,写着第一名会得到多少奖励。

    席旻岑个子比较高,说不定早就看见了,所以曼允说这话的时候,他没有发出一点惊讶。

    曼允摸摸下巴,齐鸿还真有一套,竟然想出用这个办法,引出那名不上道的采花贼。齐鸿虽然好色,脑子却挺好使。

    齐鸿目光从九王爷身上移开,看见他身旁的小郡主,眼中露出一抹精光。

    招来伙计,小声说了两句,齐鸿便从台子后消失了。

    “父王,齐鸿跑去哪儿了?”相信这个人绝对不会离开,曼允倒也不心急。

    席旻岑冷冷板着脸,“在我们后面。”

    曼允吃惊转过头,就看见齐鸿已经混到人群中,正往这边挤来。

    他一脸的玩世不恭,看见曼允后,笑得更加灿烂,“小郡主,好久不见啊。”

    他说话很小声,仅仅只有他们几个能听见。

    但所有人都眉头一皱,俗话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齐鸿肚子里,不知道装有多少坏水。

    曼允今晚没戴面具,泛黄的灯光照射在她的侧脸,为她镀上一层漂亮的暗影。

    席旻岑拉过曼允,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对齐鸿道:“上次让你跑掉了,不代表你这次会那么走运。”

    齐鸿笑着的脸一僵,故意绕开话题,“九王爷想必也知道栖城里有个采花贼吧?”

    席旻岑点头。

    曼允扬起一抹坏笑,“我们眼前不就有一个?”

    口口声声说别人是采花贼,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齐鸿被驳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气愤的哼道:“那种下三滥,能跟我比吗?哪个跟我欢;;好的女子,不是自愿的?”

    就算是采花贼,他也属于品质超好的采花贼。对于使用强迫手段的下三滥,齐鸿向来不屑一顾。

    曼允不再开玩笑,正儿八经问道:“你找我们有什么事?”

    席旻岑像是已经猜到什么,“不用说了,本王不答应。”

    齐鸿刚准备张口说话的嘴巴,还没吐出一个字,就被席旻岑封死了。

    朱扬站在一旁看笑话,哈哈笑了两声。连皇上求王爷帮忙,都被王爷一口回绝了,也不想想自己有什么本事。

    齐鸿气得不轻,仍旧低声下气道:“九王爷,您别这么快拒绝。您上次抓我,不就是想问‘天莲蕊’的下落吗?只要您出手帮我,我便告诉您如何?”

    曼允疑惑的眨眨眼睛,皱着眉头思索。天莲蕊,她在一本医术中看过。这种植物多生长在红岩峭壁,但红岩峭壁本就世间少有,而且都处于了无人烟的深山老林。天莲蕊的样子像莲花,但花蕊却是火红的颜色,比莲花多一股妖娆。这东西,比上次沉王献出的兰蕊,更加难寻。

    曼允在这个时代活了十五年,从没有听人提起过。

    至于有什么药效……由于那本医书残破不全,曼允一直不知道。

    席旻岑沉默了片刻,“本王答应。”

    能打动席旻岑的条件,肯定不寻常。曼允很想当场询问,奈何周围人太多,一时开不了口。

    “我就是想请王爷帮个小忙,确切的说,是想请小郡主帮个小忙。”齐鸿一脸的猥琐,笑眯眯的看曼允。

    曼允很讨厌这种目光,没好气的道:“什么忙?”

    目光转向台子,扯出一抹牵强的笑容,“该不会是让本郡主上去选美吧?”

    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这个想法,最有可能。难怪父王之前不同意,早就料到了吧。

    齐鸿笑道:“小郡主真聪明,这都给你猜到了。”

    只要脑子的人,都能猜到。当然,朱扬例外。

    曼允心中不满,“为什么要找本郡主?台上的女人,不都挺漂亮的?”

    齐鸿扯了扯嘴皮子,指着台上那排女人道:“就她们那样的货色,我都看不上,那个采花贼怎么可能去摘花?”

    听到齐鸿的真实意图,朱扬吃了火药似的,大骂:“他娘的,这种危险的事情,怎么能让小郡主以身涉险。我、我去……怎么样……”说到最后,朱扬的声音,越来越小。

    四个人的目光,集聚在他身上。上下打量了几眼,眼神充满鄙夷。以你这昂扬七尺的男儿身,扮成女人,能入眼吗?

    咳咳……朱飞尴尬的咳嗽两声,背着众人,直接踹了朱扬一脚。

    朱家的脸面啊,迟早被这人丢光了。

    席旻岑拍拍曼允的肩头,低头在她耳边道:“有本王在,不会有危险。”

    曼允当然相信父王,这里站着的人哪一个不是武林高手?以这样团队,抓一个小小的采花贼,还算是大材小用了。

    “本郡主答应。”尽管不知道父王寻天莲蕊,有何用处。但只要是父王想得到的东西,曼允都想出一份力。

    跨步从台子侧边的台阶走上去,刚一上台,周围的人全部沸腾了。

    曼允的美貌,足以让世人震惊。模样儿明眸皓齿,气质美如兰。没有女子那种柔弱感,却天生带着一股优雅贵气。曼允站在一排美女的最后,但所有的视线几乎全落在她身上。

    刚才一排美女不分伯仲的美貌,在这一刻,全都变成了姿色平平。

    齐鸿不知何时,又跑到了台子上。

    “又多一位美人,大家都可得放亮眼睛,仔细看啊。”齐鸿把手中的扇子,递给曼允。扇子上写着‘十五’。

    这是选美的编号……

    曼允拿着扇子,在手中把玩,低着头,没看台下的人群一眼。那群男子如狼似虎的眼神,令曼允很厌恶,所谓眼不见为净。

    这场选美,乃齐鸿主办。

    反正曼允这位美人已经上场,齐鸿也不用再等下一位了。走到台子中央,“今晚的选美大赛,正式开始。”齐鸿拍拍手掌,立刻有伙计抬着一个大箱子过来。

    “这箱子里有一千个小球,如果你支持一号,便把小球放到一号面前的小箱子中。如果你支持二号,便放进二号面前的小箱子中。以此类推。相信大家都是有眼光的人,觉得哪一个最漂亮,便去支持哪一个吧。”齐鸿笑得很无耻,率先拿起一个小球,扔进曼允面前的小箱子里。

    曼允抬起头,没有什么表情,但细心的人,就会看见曼允眸子中,燃着一丝怒火。

    由于小球有限,台子下面的人,争先恐后往台上挤。投球的时候,能够近距离看美人,谁不想一睹芳容?

    现场的气氛,无比的活跃,朱扬看见这场景,血液跟着沸腾了。

    “我也去给小郡主投一球。”说完,人就没了影子。

    席旻岑静静的在原地呆了几秒,脸色越来越阴沉,也跨出步子,往台子去。

    曼允面前投球的人,已经排满长龙。

    令曼允最郁闷的是,某些男子上来投球的时候,想要借机搭讪。什么样儿的,都有。

    比如……

    一个胡子满脸的莽汉红着脸,痴痴的看着她,道:“姑娘……你好漂亮。不如跟我回家,我肯定不让你吃一点苦。”

    曼允怀疑地多看了他几眼,突然听到一道声音,咕噜咕噜,像是从莽汉肚子里发出来的。

    “你自己都吃不饱,怎么有能力养我?做不到,就别说大话。”曼允忍住不发脾气,但也没给好脸色。

    打这种心思的人,很多。曼允渐渐不再理会这些人,任你说什么,她都不会回一句话。

    直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孩童站在她面前,手中拿着小球,两扇眼睛笑得就像柳叶。

    “姐姐,你是我见过的女人之中,最漂亮的一个。”

    曼允露出个笑容,虽然这种话,她听了很多。但是从一个孩童嘴里说出来,曼允觉得很受用。

    但孩童下一句话,让曼允愣在当场。

    “姐姐,你这么漂亮,嫁给我吧。我今年十二岁了,我们可以先拜堂,等我加冠后,我们再洞房。”孩童扬着抹天真的笑容。

    这个时代的孩子,都这么早熟吗?

    曼允饱受打击,笑容僵硬,“在我没发怒之前,小弟弟赶紧走吧。”袖子中的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曼允铁青着脸,头转向另一边。

    又过了两个人,一道嘻嘻哈哈的笑声,传进曼允耳朵,“哈哈……哈哈……没想到小姐的魅力这么大,连十二岁的孩子都受不起诱惑。”

    曼允举目望去,这个人倒是比较正常。一身蓝色的锦袍,玉冠上cha着一根玉簪子。英俊的脸庞,浅浅的笑着。

    “难怪那群人争破头,也要来投球。原来真有一位貌美如仙的美人。”这话虽然轻佻,但从男子的口中说出来,没有一丝的唐突。

    光看这人的气质,就和之前那群人不同。

    看出美人不愿意搭理自己,男子轻轻把球放进小箱子,“有缘自会相见,这位姑娘,相信我们总有一天,还会再次相遇。”

    曼允不以为意,茫茫人世间,能够再次相遇的陌生人,几率实在极小。

    不过这个男子给人的印象不错,曼允道:“我也期待那一天。”

    男子微笑着离去,背影很挺拔。走出去不远,立刻有两个家仆跟在他身后。

    曼允还在出神,眼前的人,已经换成了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席旻岑掂量着手中的小球,同样望着渐渐远去男子,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允儿的魅力,越来越大了,到哪儿,都能招蜂引蝶。”

    曼允就像偷腥的猫儿,被主人逮住了小尾巴。

    “我和他第一次见,不认识他。”曼允尽量解释,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事实上,她也不明白为何要这样解释。总之,嘴巴比心快,刚说出口,曼允就觉得……她彻底沦陷了。明明她什么事情都没做,干嘛怕父王误会?

    刚才的事情,席旻岑全部一样不落的看在眼里。这样说,只是想看看曼允的反应。

    “回去再好好罚你。”席旻岑手指一弹,小球正确无误的投进箱子,又一次争夺到自己的福利。

    父王所谓的惩罚,没有哪一次不让曼允难为情……想想父王最近的‘胃口’越来越大,曼允多半想到是那回事了。

    脸颊微红,更添了一份旖旎。

    朱扬站在远处,苦巴巴的望着那个小球,滑进箱子。他辛辛苦苦抢来的小球啊,竟然被王爷轻飘飘一句‘拿来’,便拱手让人了。

    “去重新排队吧。”朱飞不会安慰人,站在他身后说道。

    曼允面前的小箱子,满满的,快要溢出来。而其余十四位美人,箱子里只有稀稀落落几个球,看着特别凄凉。

    这些女子,多数是商户的女儿,从小就爱打扮,在城中也算小有名气。

    再看见曼允后,无疑都有一种挫败感。

    世间怎么会有这等美丽的人儿呐?说不嫉妒,那是假的。

    齐鸿吩咐伙计又抬来一个箱子,摆在曼允面前。尽管知道这场选美,谁会是最后的赢家。但一瞧见小郡主那张阴沉的小脸,齐鸿便觉得心情特好。

    朱扬终于如愿以偿站到小箱子前,看见满满的箱子,十分吃惊。小郡主的魅力,真是无人可挡啊。

    “小郡主,记得喊齐鸿拿出那一千两银子,反正不要白不要。”朱扬压低声音,微微弯腰,把球投进箱子。

    敢情朱扬来投球,就是想给她说这句话?

    他们岑王府何必稀罕这一千两银子?但以朱扬的xing子,若是有银子摆在面前,不让他拿,那便是活生生的折磨。

    “嗯,我记住了。”曼允再三点头后,朱扬才放心离开了队伍,连走路都飘飘然的。

    时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大箱子里的小球见底,一个没剩下。

    多半小球全进了曼允面前的两个小箱子,曼允可谓大获全胜。

    其余的美人尽管不服气,但面对曼允那张绝美的容貌,只有认输这一条路。

    编号第四的美人,气愤的跺了两脚,不甘心的瞪曼允两眼。带着两个穿着衙役服饰的男子离去。

    台上只剩下曼允和齐鸿两人,齐鸿小声道:“那个女人,是栖城知府的千金。”

    原来如此,难怪身边有两个衙役充当保镖。但这知府做得太假公济私了,衙役的工作是保护栖城治安,而不是单单保护他女儿一个人。

    等父王去县衙之后,曼允一定要好好看看这知府是什么样儿的人。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曼允面向前方,台下一片欢呼的掌声。

    “经过大家的投球,结果显而易见。我旁边的这位姑娘……获得了第一美人的称号。大家说,她配得上这个称号吗?”齐鸿的声音极大,传遍了任何一个角落。

    “配得上。”回应他的,是更加热烈的声音。

    席旻岑和朱飞朱扬混在人群中,没有因为这热烈的掌声,而有一分表情。但女儿是他养的,心中的骄傲,自然没法表露出来。

    曼允像是一颗耀眼的明珠,只要站在台上,便有千千万万群众会为了她的美丽,而折服。

    齐鸿说了一大堆废话,搞得满城风雨,人人皆知。恐怕只要等到明日,曼允这‘第一美人’的称号,便会彻响整座栖城。

    看他还想继续说,曼允不耐烦,低声道:“把奖励搬出来,快点结束。你再说下去,我便直接走人。”

    齐鸿无奈的撇撇嘴,知道小郡主向来说到做到,招呼两个伙计去把银子抬来。

    为了增加视觉效果,齐鸿特意今日跑了两个钱庄,换取了一箱子白花花的纹银。

    台下的百姓多数没见过世面,第一次看见这么多银子,忍不住发出惊叹。

    朱扬的双眼,看见银子的那刻,变得无比闪亮。那一副馋样,就差流口水了。

    “这是此次大赛的奖励,还请姑娘笑纳。”齐鸿看着银子进入别人的口袋,还是有几分心疼。但说出去的话,哪能反悔?就算小郡主今日不来,这银子还不是要送给别人。

    这样一想,齐鸿心里好受多了。送给认识的人,总比送给不认识的人,强得多。

    “敢问姑娘姓名?”齐鸿装得就像第一次认识曼允。

    百姓们热闹的讨论着,这美人肯定不是栖城人。若是他们知道栖城有这种美人,早就提亲去了。

    曼允最不喜欢别人一直盯着她,皱了皱眉,道:“我姓王……”不能用真名,曼允随口说出一个姓氏。

    “是王姑娘啊,幸会幸会。”齐鸿客气道,装出的表情,没有一丝破绽。

    曼允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道:“天色已晚,唯恐家父担忧,如果没事,我便先回去了。”

    齐鸿呵呵的尴尬笑道:“我也不好多留姑娘,姑娘请走好。”心里却嘀咕道,你家父不就在台下看着吗?哪有什么事情好担心的。

    “你们两个,还不快点上来抬箱子?”曼允挤挤眼,示意朱飞朱扬抬银子。

    顺着曼允的视线,所有目光看向人群中的席旻岑。席旻岑穿着一身黑色的华袍,隐藏在黑暗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若不是曼允出声看向那里,谁也不能发现,这里竟然还站着一位模样俊俏的男子。

    好些女子的脸,刷的红透。

    朱扬几步就跳上台,拿起一锭银子,在嘴里咬了咬。然后点点头,道:“是真的。”

    齐鸿气得脸色一黑,“你当我齐鸿是什么人,难道还会坑你吗?”

    朱扬摇摇头,笑道:“这可说不准,谁叫你的老本行是贼。”尽管是……采花贼。

    齐鸿努力平息心中的怒气,心说,别跟朱扬这种神经大条的人计较,否则只会气到自己。

    抬着赢回来的一千两银子,四个人一路回到了迎福客栈。

    “跟来的阿猫阿狗挺多。”席旻岑坐在房间内,手指有节奏的敲击桌面。

    桌子上,摆着刚沏好的龙井茶,缕缕白烟蜿蜒的飘在空中。

    既然打算帮齐鸿的忙,被人跟踪,是不能避免的。

    曼允褪掉外袍,弓着腰,掀开棉被,准备钻进去睡觉。

    熟不知这个姿势,正好露出了她完美的曲线,惹得席旻岑喉咙一阵发干。目光渐渐燃起一丝yu火,席旻岑三步跨作两步走,伸手一揽,便把曼允搂在怀中,直往床上倒去。

    “允儿,你知不知道,你很诱人?”声音中带着一丝嘶哑。

    曼允努力往床角缩,她除了照镜子的时候,才能看见自己。哪里知道自己有多诱人?

    “父王……这里是客栈。”隔音效果,估计不会很好。

    万一被隔壁的朱飞朱扬听到,明天她还怎么见人?

    “别想用这个理由,搪塞本王。就算他们听见了,敢出去乱说?本王也该履行惩罚了,在选美的时候,你与那男子眉来眼去,当父王没看见?”席旻岑埋头在曼允脖子间亲吻,印下一枚枚属于他的印记。

    曼允脸颊微红,“我已经解释过了,我和那人没关系。”

    “允儿,解释等于掩饰,父王还不了解你吗?”

    曼允心中大骂一声‘阴险’。无乱她怎么说,今晚别想躲过父王的惩罚了。

    隔壁房间。

    朱飞朱扬听到这串声音,先是一愣,然后明白王爷和小郡主正在干什么事后,两人都红了脸。

    朱扬坏笑着凑到墙边,趴着墙,竖着耳朵想听清楚点。还没等姿势摆好,朱飞一只手伸过来,捏住他的耳朵,狠狠的捏了几下。

    “你要想死,别连累我。”朱飞扯着朱扬的耳朵,把人拖回床边。

    朱扬手舞足蹈的挣扎,想要拍掉朱飞的手,“大哥,你让我听一次。就一次……”

    朱飞瞪眼,朝着他的头,给他一个爆栗,“你想死的话,为兄不介意代表王爷,先送你一刀。”说完,不知从哪儿拿来绳子,直接把朱扬绑结实了,扔上床。

    朱扬一个劲的吵闹,朱飞被烦得受不了,拿起一块布,把人的嘴巴也给堵住了。

    第二天嗜睡到日中,曼允才悠悠转醒,好在精神不错。除了腰有点酸,其余一切状况,都很良好。只是看见朱飞朱扬那怪异的眼神,曼允忍不住红透了脸。

    坐在椅子上,曼允捧着勺子,慢慢喝粥。

    朱扬的目光,没有丝毫掩饰,直直望着曼允。

    “别这么看我,行不行?”曼允尴尬的说道。

    尽管双方没有开口,但曼允敢肯定,朱飞朱扬昨晚肯定听到了一些动静。

    曼允是小主子,主子说什么,属下都得服从。

    朱扬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小声嘀咕道:“别人都说,干过那事的女人,会变得妩媚动人。为什么小郡主和以前一模一样?”

    朱扬自以为很小声,熟不知全屋子的人,都听见了。

    坐在对面的席旻岑,也投来一缕目光。的确有一点不同啊。席旻岑捕捉得很仔细,所以没能逃过他的眼睛。曼允每次和他欢好后,秀眉之间都充斥着一丝媚气……变得更加诱惑人干坏事了。

    光想到这里,席旻岑便觉得口干舌燥,端起茶喝了一口。

    曼允伸手想要拦住,“父王,茶是冷的。”

    席旻岑挑了挑眉,心说,是冷的,才能解火。

    在客栈里休息了半天,转眼天就黑了。四人吩咐客栈备几个小菜,简简单单吃过后,便进入防备状态。

    经过昨晚那场选美大赛,曼允在栖城名声大噪。今日街市上的人,几乎全在讨论‘王姑娘’美貌。有些人说,王姑娘乃天仙下凡,美貌无人能及。又有人说,这些只不过是别人吹捧出来的话,其实王姑娘的相貌,只能算一般。

    经过一番打听,许多百姓都知道这位王姑娘住在迎福客栈。很多人无事就跑来客栈晃晃,想要一睹王姑娘的芳容。所以迎福客栈托了曼允的福,今日赚了一大笔钱财。

    如果不出意外,采花贼今晚就会忍不住现身了。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

    “王姑娘……开开门。”

    认出是齐鸿的声音,朱飞打开门,让他进来。

    看见所有人都在,齐鸿讪讪笑了两声,“为了不出意外,我也来帮忙。”

    曼允秀眉一挑,“你的话,说反了。”

    他们才是受某人委托,来帮忙的那一方。

    “齐鸿,你跟本王来一趟。”席旻岑起身,走到房间的角落。

    多半是关于天莲蕊的事情,看着父王有意瞒着她,曼允心中很不好受。天莲蕊对父王有什么用?

    席旻岑和齐鸿站在窗边,背对着众人。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就算他们竖着耳朵,也听不到一个字。

    过了片刻,两人谈妥了,又回到众人面前。

    看着曼允一脸疑惑,却忍住不问他的神情,席旻岑道:“关于天莲蕊的事情,以后你便会知道,现在别多问。”

    听到父王这么说,曼允只好压制心中的好奇。

    天色越来越黑,许多房屋的灯火逐渐熄灭。宁静的夜晚,吹着凉爽的清风。

    “寻个地方藏起来。”席旻岑命令道,走到靠近床榻的屏风后面,隐藏住自己的身体。

    齐鸿四处看了一眼,往上一跃,稳稳落在房梁之上。

    朱扬看见后,又忍不住争锋相对,“果然是梁上君子……”说完,钻进床底,趴着。

    能藏身的地方,几乎都被人抢先了。朱飞一阵犯难……

    “朱飞,你躲进柜子里。”曼允指着床对面的木柜,柜子很大,足够藏一个成年人。

    “是,小郡主。”朱飞打开柜子,蹲进去。从柜子的缝隙,隐隐能看到外面。

    曼允吹灭了灯芯,房间陷入一片黑暗。曼允掀开棉被,躺上床,假装成睡觉的模样。

    由于天色炎热,很多人睡觉都不爱关窗户。为了给采花贼方便,这扇窗户,自然完全大开着。微微的凉风吹进来,给闷热的夏季,带来一丝清爽。

    曼允的呼吸很平缓,很有节奏。

    乍一看,跟真的睡着了,没有区别。

    接近午夜的时候,房顶的瓦盖,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这声音极小,若不是几个人都有武功在身,只怕也听不见。

    夜里静悄悄的,看似很安全,却暗潜着危险。

    五个人都保持着高度警惕,只要采花贼敢潜进来,定要抓住他。

    房梁距离房盖不到半米高,齐鸿只能半蹲在房梁上,头顶之上细琐的声音,他听得最为清楚。露出一个微笑,齐鸿恨恨想道,敢拿他的名义,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看他怎么收拾你。

    其实齐鸿早在十天前,就达到栖城了。只不过栖城太大,他又不清楚采花贼下一个目标是谁,所以只能想出用选美大赛,引出这个藏头藏尾的家伙。

    至于选美大赛中的那十四个美人,并不是因为他们不美,而是因为这十四个人的美貌,相差不多。齐鸿又不是那个采花贼,谁知道他喜欢哪一个美人。只有曼允这样压人一等的美貌,才具有吸引力,让采花贼确定目标。

    窗边,有一个人影悄悄落地,然后是窗户关上的声音。

    漆黑的夜里什么都看不见,只见那人影进屋后,掏出一个火折子点燃。

    光芒很微弱,不至于吵醒熟睡中的人。

    这个人脚步很轻,应该是个学武之人。从他的行为来看,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朱飞藏在柜子里,看不清楚那人的长相。而朱扬更不要说了,只能看见那人两只脚。

    人影走到床边,看见棉被中裹着的美人,露出猥琐的笑容。

    手掌慢慢伸向曼允吹弹可破的脸蛋,嗤嗤吞了吞口水,“果然很漂亮啊,昨晚见了你,我就想得慌……”

    手掌还没碰到那水嫩的肌肤……

    曼允突然睁开眼睛。

    采花贼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醒了更好,反正等会你也睡不着。美人,我会好好疼你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