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娇妻 107番外-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眨眼间,婉如便已顺利诞下麟儿,许是因第二次生产的缘故这一胎相当顺利,从镇痛到儿子呱呱落地全过程不到两个时辰。

    唯一的遗憾只是,婉如没有夫君陪伴左右,儿子第一次睁眼时也没能见到父亲。

    到满月时,由舅舅崔文康做主为宝宝办满月酒,大清早来客还未抵达时就收到肖、崔两家送来的贺礼,时间巧的让婉如怀疑他们是早就抵达昆岭一直在山下住着算好了时辰赶到驻地。

    得知自己有了男孙的清江郡主与威武侯分别派人送来了各色礼物,浩浩荡荡两大队人,活生生把崔家的下仆挤到了一旁去。

    威武侯为这三房长孙取了大名为肖瑾灿,还特意寻高人求了平安符。

    随信送上的绸缎、珠宝、古董等明显是用以“嘉奖”媳妇的,除此之外威武侯给金孙送来了一流材质的小弓箭、马鞭、弹弓、陀螺等物,连皮革裹木的小马驹都送了大小不一的一整套来,有的可骑在上面前后摇摆,有的甚至还有轱辘可拖着、坐着滑动。

    清江郡主命人送来的则是被褥、衣帽鞋袜以及一些精致的生活用品,此外还有两箱子玩具,陶质人偶动物、九连环、鲁班锁、七巧板、走马灯、面具等物。还特别说明这些是给瑾峥和瑾灿两人的。

    看到婆母的心意,婉如不由笑了。

    “能遇到这样的阿家,是我的幸运,”婉如看着礼单对陪伴自己的嫂嫂笑道,“头一胎有了瑾峥她不曾多言,如今生了儿子送的礼与之前相比也并无差别,这样一视同仁,真好。”

    “是啊……”余初晴轻轻抚着自己小腹也是感慨不已,难怪当初祖父不看好崔家时母亲却支持她嫁给崔文康。

    因为他没有亲娘与父亲关系也不算好,自己头上没正经婆母压着,日子比旁的要立规矩的媳妇好过得多,哪怕是好几年没身孕也没长辈催逼。

    想到这里她又不由盘算道:如今月事推迟有半个月了,明日就请医师看看吧?说不定沾上小姑子的喜气有了儿子呢?

    婉如早就从崔文康那里得了点风声,又看她抚小腹的动作赶紧笑道:“嫂嫂快歇着,别累到了,外面的事情交给哥哥就好。”

    说完就拉着余初晴在自己身边坐下一起看书信,肖家送来的信刨除那些恭贺之词只简单写了肖阳追击戎寇又一次大捷,朝廷预以嘉奖正在商讨是否授予其从三品云麾将军的勋衔。

    “不如再来一次大捷,直接升为怀化大将军该多好,”婉如微微抿唇一笑,“他一直期待着获得和阿翁相同的头衔。”

    “不妥不妥,”极爱读书的余初晴面上娇憨骨子里却是个比婉如看得更通透的人,立刻就摇头道,“如此年轻就怀化大将军了以后又该怎么封赏?应适可而止才对。”

    “嗯,说的是。”婉如赶紧点头表示受教,而后暗暗感慨自己的二傻哥哥能娶到这么个媳妇也是一种幸运。

    两人说着闲话又打开了崔家寄来的信件,这其实是给文康的,只不过此刻他阵忙乎着待客事宜,便交给妻子与妹妹看了。

    信中除了恭贺已出嫁的婉兰喜诞麟儿之外,最重要的内容却是说崔承望已因病卸任回到京城,祖父趁着自己身子骨尚好替大伯做主分了家,以免日后有人抱怨族长崔承祖办事不公、苛待弟弟。

    于是公中财产大房占一半,余下由二房、三房均分,然而,二房因办了很多错事让祖父母都极为失望,两人的私房都不曾多给,执笔的大堂兄为此在信中表达了歉意。

    “唷,父亲说家中东西以后都留给哥哥,崔文远得他生母的嫁妆就成!”婉如看着信中内容连连咂舌,“他这是终于醒悟了还是魔怔了呀?”

    话音刚落,她就忆起了那由肖家送去给自己父亲做媵的女子,那个代替临阵脱逃的他守城的巾帼英雄,这事想必少不了她的手笔。

    “管他原因为何,给或不给咱们也不稀罕。”余初晴本就嫁妆丰厚不差钱,到西南地区后又跟着小姑子倒腾珠宝、山货等物大发一笔横财,如何还将那已经被崔承望挥霍过的家私看在眼中?

    “只怕,别的人会红了眼。张氏能有多少嫁妆?她要嫁妆丰厚也就不会嫁了我父亲当继室还偷拿我们母亲的东西。”婉如说完又是一阵笑。

    虽知道正人君子不该幸灾乐祸,可想到张氏瘫了她最宝贝的儿子没了前程还得不了太多东西,婉如就忍不住的笑容满面。

    “果然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余初晴这感慨的却是信中写的后一件事情。

    前两月姑妈谢崔氏家里出了大事,都是关系较近的亲眷,因而大堂兄也在信中概括讲了讲。

    那谢俊逸娶亲之前家中爱妾姚贞如怀了身孕,正在议亲的陈玉蓉逼他家堕掉庶长子,导致了对方一尸两命。婚后,她却发现走了一个贞如丈夫却还另宠着个容貌肖似的贞玉!

    且永安王家为了谢俊逸娶亲时好看些,还给他举荐了一个五品的勋衔,谢俊逸为补偿姚家也因当初的承诺而现今的宠爱,直接将姚贞玉提为了媵。

    他原就爱那温柔小意的美娇娘,看不惯跋扈的陈玉蓉,婚后夫妻关系很是不好,多在姚贞玉房中歇息。

    身为嫡妻的陈玉蓉又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如婉如前世遭遇那般,她指使了一干仆妇想要给姚贞玉灌绝育药,姚家却也派了孔武有力的妇人保护他家女儿。

    陈玉蓉非但没能如愿还被谢俊逸逮个正着,且姚贞玉身份又与寻常奴婢侍姬很是不同,三皇子一系官员甚至将这事闹上了朝堂,让清江郡主那“教女不严”的继母狠狠落了个没脸。

    恰逢此时本就受宠的姚贞玉又有了身孕,至此在谢家后院风头极盛,连陈玉蓉也不得不退避三分。

    然而,没多久便是夺宫之变,谢家支持着六皇子,姚家却与三皇子有亲,当三皇子与七皇子领私兵围攻皇城想要拉六皇子落马时,谢家内院也乱成了一团。

    他们容不得三皇子一系的姚氏执掌谢俊逸的内院,被冷落压制许久的陈玉蓉终于翻身,把已经生下庶长子的姚贞玉被赶去了柴房,各种作践。

    而姚贞玉也不是个吃素长大的,为保儿子平安,也为了让自己的亲子成为谢俊逸唯一的继承人,她赶在京城刚刚风起云涌时就早已直接对谢俊逸下了手。

    哪怕是自己死了,他们家也必须得菩萨似的供着她儿子!

    婉如看得心中寒气直冒,突然就想起了肖阳曾说过的话:“愚蠢的女人只会对女人下手,聪明的却是直接对付男人。”

    尽管肖阳所想的“对付”和姚贞玉这种直接断了自己男人子嗣的做法绝不相同,根源上却也有异曲同工之处。

    当初陈玉蓉逼死姚贞如名声尽毁时,婉如就曾想,那事是自己夫君插手后的结果,就当是前世的她已经还了自己,谁知,这世上的事情还真是“善恶到头终有报”。

    谢俊逸和陈玉蓉气得发疯又能怎样?若不合离她也就是一辈子守活寡的命,若打算合离,却会被人一辈子戳脊梁骨也嫁不了良配。

    谢家因为牵扯进夺嫡之事招了难,虽没被登基后的九皇子彻底清算,可谁都知道他们在本朝永远不会再被重用,若陈玉蓉选择在此时脱离谢家,那人品可见一斑,再加上她那跋扈又醋劲儿大的名声……

    “啧啧,谁还敢要她?”婉如一面感慨一面开始给瑾灿穿上新衣,怀里踹上一枚钱币和一段葱,喻示他将来富裕又聪明。

    崔文康又走了来,抱着带宝宝打算去过一次白水河,走过潺潺流水的大桥,可预示宝宝今后能顺顺利利走上人生道路。

    当这舅舅正乐呵呵的逗着瑾灿走在桥上从卢鹿人那端返回时,天空中却突然出现了一只羽箭,措不及防的射入了他的肩头!

    崔文康只觉得肩头一麻,然后手脚便开始不听使唤了,他拼着最后一丝气力抱稳了侄儿跪坐在地,这才闭上了眩晕的双目。

    站在崔文康左边的郑恭亮赶紧接过瑾灿,又吩咐众人抬了他回驻地求医,右侧的卢鹿兹莫则赶紧招呼族人去找出暗杀者,千万别被人扣了黑锅。

    这可是从他们部落方向射来的毒箭!万一寻不到人崔文康又丧了命,那他可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这是见血封喉!我马上派人去取解药。”一直在旁观测崔文康状况的卢鹿兹莫赶在医师到来之前就瞧出了端倪。

    “埋广”这种汁液为乳白色的剧毒树木本是西南地区的特产,他们部落也有人用其做毒箭,解药自然是有的,只是,中了此毒的寻常人两刻钟之内就会毙命,却不知从部落取药是否来得及?

    “见,见血封喉?”戴着帷帽矗立一旁的余初晴光听着这个词儿身子就是一晃。

    “有解药,这里就有!”婉如赶紧伸手扶了她一下,然后急匆匆吩咐道,“肖棠赶紧去拿郎君衣柜最里面那个黑红色的小盒子!”

    早在京城时她就听夫君说过这见血封寒毒,初到西南夷地区他就寻了药草制作出解药,每每去到夷区腹地都会随身携带,这事情只有婉如和他的近身侍卫才清楚。

    肖阳虽一直以大咧咧的姿态与当地人交往,起初时防备心却一点都不少,现今和各部人士关系融洽后才渐渐平常处之,万幸的是解药却还在。

    等崔文康解了毒后,卢鹿那方也将自己驻地翻腾了好几遍,终于逮住了一个面生之人,经暴怒的郑恭亮严审后竟发现此人是千里迢迢跟着崔家送信队伍过来的,是个早就被朝廷通缉的贼人,专靠暗杀来获财。

    “从哪来的就把他送回哪去,让祖父来处置。”婉如代替虚弱不堪的哥哥做了决定。

    能暗杀崔文康的还能是谁?他又并非驻地主官!果然是钱财迷人眼,杀过一次人也就不在乎杀第二次——这种祸害还留着他作甚?弄死了才一了百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次是真正的完结啦啦,请转战新坑了唷~~~

    伦家自己的美食新坑躺倒求戳,求包养:

    《重生之奸宦娇妻》

    ?novelid=1800220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