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石矶 第297章 飞花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琴与帕子落到了石矶手中,狱首昼明离开了井牢,离开前欲要吃人的眼神很吓人,可惜没落在石矶眼中,石矶正一脸欣喜的抚摸着太初,一个眼神都吝啬施舍。

    白衣女子神情复杂的在井牢外站了一会,然后一声不吭飞身而去,一黑一红两位狱首恭送帝后使者离去,不约而同回望井牢,心中滋味绝对丰富。

    井壁又有声音传出,石矶却没有理会,她拂袖而坐,横琴于膝,其他声音已难入她耳,手触琴弦,心弦已动,指拨弦动,忽如春风夜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叮……咚……”

    玉指提按之间,仿佛打开了一卷游春画卷,井牢之外,清香怡人,落英纷飞,春风徐徐,飞花漫天,洁白如雪,黑暗死寂的天狱仿佛一下子升入了天堂,柔美音乐缥缈,洁白圣洁飞花环绕。

    一个个狱卒傻眼无措,不知发生了什么。

    昼夜狱首昼明与夜隐两人面孔扭曲,拳头握得咯咯响,两人都在暴走的边缘。

    井牢之中并无异象,井壁禁文禁断法咒,却隔不断琴音,琴音毫无阻碍传向四面八方,入四方之耳,入人耳,入人心,一颗颗枯竭的心中心花绽放,整个天狱有了别的颜色,不再是代表死亡令人绝望的黑色,而是春的色彩,白色,亦或其它,每个人心花开出颜色都不同,但绝不会是黑色,他们在黑色中沉沦了太久。

    死寂的井牢中有了风,春风拂槛露华浓,很多人眼里都出现了泪花,枯寂太久了,枯寂到他们都忘了原来世界的色彩。

    一个个满身尘垢的囚徒,嘴角慢慢勾起,污垢难辨真容的脸上露出了追忆的美好,不知是哪一年的春,但定是春花烂漫时。

    琴音潺潺若流水,流过一处处干涸的沙漠,开出一朵朵动人的花朵,美丽的花需要护花使者,奈何凶神恶煞的狱首辣手摧花。

    昼明一手破尽外面飞花异象,夜隐一声尖叫刺入人心,不管是飞花,还是心花,尽数破碎,美梦破灭,再回首,依旧一身尘垢。

    “石……矶……”

    极尽压抑的嘶吼。

    “……叮……咚……”

    琴音依旧。

    飞花也好,心花也罢,皆不是她想要的,她只游自己的春,只赏自己的花,孤芳自赏,不为天动,不为地动,自也不为人动。

    “住手!给本座住手!”

    即便他吼破喉咙,也不会得到一声回应,因为她的耳朵,善聆天地之音,可同样也能屏蔽天地之音,便是雷霆之音,只要她不想听,也难入她耳,更何况人声。

    此时,她心中唯有花开花落之声。

    一身黑袍,铁塔一般的黑面昼明,沉着脸,一次又一次的破碎飞花异象,可琴音不断,飞花无尽,花开花落,整个天狱一次又一次坠入飞花世界,美丽的像童话,却与天狱格调格格不入。

    一个个狱卒看着漫天飞花表情精彩。

    咆哮如雷的两大狱首威严尽丧,对于始作俑者,他们真是又惊又怒又忌惮,欲除之而不能。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