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天屠帝 第二百零九章 一缕道则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关笼子?

    听到小女孩的这句话,许墨心中是拥有着百般的疑惑,不由的暗自想道:莫非,是自己昏迷之后被人关进去的?还是这个小女孩再骗自己玩?对方又有什么企图?

    万想不如一问,秉持着这种心态,许墨收起心中的万般思绪,转头望向小女孩疑惑的问道:“哦,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给我详细的说一下吗?”

    见到许墨那迫切想要知道的表请后,小女孩轻哼一声,转过去身子,不再去理会他,仿若再多看他一眼就是多于的。

    可是,又过了那么一会,小女孩转身露出两颗小虎牙,笑嘻嘻的伸出手,眼神皎洁的对着许墨说道:“你教我刚才的御灵术,不然,哼哼,别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以的,先将你的手,放在我的手上。”

    这句话刚一出口,那位小女孩就惊慌的后退了数步,没办法,许墨显然知道对方想歪了,于是就开口疲惫的解说道:“别无他意,我就是想来感应一下,你是否具有修仙的灵根。”

    听闻许墨这话,那位小女孩脸色一苦,撅着嘴,低下了头,哽咽的说道:“没用的,大哥哥,我被一位仙长测试过了,他说我没有修仙资质。”

    轻叹口气,刚想要起身安抚一下小女孩,却发现自身有多处骨折,而且丹田内的元婴也是及尽萎靡,根本就无法去移动身体。

    这也同时导致,许墨想要起身的时候,一个不稳,再有地心引力的带动下,直接就从床上摔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这就是仙人?”

    “好弱啊!”

    小手放在眼前,不忍心去看许墨这狼狈的模样,在这一刻,仙人的伟岸形象在她心中已然磨灭,那至高无上的姿态呢?那飘逸非凡的气质呢?

    最后,也是轻轻地化作了一个叹息,因为仙人的无上姿态,早已在她的心中扎根很深,一时间,只不过有些难以接受罢了。

    将许墨轻轻地从地面上搀扶起来,放回了床上,这才长舒

    了口气,转身继续拿起书本默默的观读着。

    对此,躺靠在墙头上的许墨,也是悠悠一叹,那小女孩心里的变化,他都看在眼里,趴在地上的时候,他何尝没有去试着运转功法,恢复灵力来以此修复伤势。

    但,一切都是徒劳,身体要比曾经每次重创要狠的多,这次是经脉都出现了很多断损处,根本无法去吸收任何的灵力。

    他现在自身的状况,比之受伤的凡人还有所不如,根本就无法动用超过炼气一层的灵力,不过若是必要的时候,他计算过,可以施展自身三次意境,多了,则直接变成傻子。

    日子,也是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据许墨一个月来的观察,小女孩她是一个人独住在这里,就没有外人前来过。

    ……

    幽静,外加极致的黑,还有那微微闪烁的淡紫色光点。

    而,静坐在这片深渊般黑暗的,那最为中心地带的许墨的分身,睁开了那流光四溢的眸子,瞳孔中,隐隐地可以看到万物沉浮的场景。

    不过,就是捎闪即逝,紧接着,面带喜色的看着眼前的棍子,因为他悟了,虽然在这个棍子之中,并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但里面却是蕴含着一丝道则。

    何为道则,那就是道的显化,数万法则的一种异变体。

    得道者,执掌万物沉浮,这句话虽然有些不恰当,但在未曾踏临仙道的人来讲,可谓是大诱惑,难道得的大机缘之物。

    但是,就这么一缕道则,许墨也是参悟了一个月,才堪堪领悟了千分之一,至于,为何不去继续领悟,那是因为,其余的都已经是消散如烟。

    道则的出现,也只是能够仅仅存留一个月的时间,根本没有过多的时间,让许墨去领悟,不过,在这期间,他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那就是,这个棍子,竟然就是掌控这里的钥匙。

    现在所要做的事,那就是去炼化这个棍子,而后,走出这个不见光亮的地方,去找重伤的本尊汇合。

    可,看着面前的棍

    子,他又犯了愁,因为这里没有一丝灵气的存在,别说是去炼化棍子了,就算是想要想要吸一口灵气维持自身,都是难如、虐仙帝。

    现在道则也是领悟了,而且那几个窥伺自己的人目光,刚刚也是被自己弄的道心隐隐不稳,但自己无法出去,更无法去炼化棍子,又没了人的窥伺,所以,他也就只好拿起棍子,悠哉的在这里漫无目的闲逛。

    不过,就算是去闲逛,他也是拥有目标性的,那就是跟随着棒子所散发出的微光,去不断的到处翻找,每次翻找,也总是能给他带来点惊喜,因为这里,有着很多修士所遗留下来的储物戒指。

    里面的灵石,虽然早已在岁月的长河里化为粉尘,但,耐不住这里面法宝多,而且这里各种效用的法宝都有,唯一让他有些遗憾的是,其中有绝大多数法宝都失去了灵性。

    只有那寥寥无几的半仙器,还留存着一点灵性,可虽然如此,让他郁闷的是,这些半仙器上面,还留有阳实境界的极为强悍封印,不解开,就无法去使用。

    至于,无法使用就不去拿?他表示不可能的,这里面很多都是镇宗级武器,出去后,绝对可以卖上个好价钱的。

    看着手中的宗门大致脉络图,还有手中那数千枚令牌,许墨暗自想道:关了自己这么久,出去后,一定要,先去将宗门内的东西先搬空,再去坑的他们一个个怀疑人生,这样才能,消去自己这一个月来,心中所压制的郁气。

    数不胜数的功法,也让他尽数塞进自己的储物袋,搜刮的差不多了,就盘膝坐在地上,闭上眼默默等待着离去的机会。

    ……

    一处坐落在大山深处湖面上,单脚站立着一位满头黑发的青年,用着忧郁的眸子望向前方。

    他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也不知道该往何处去,因为他的脑海中的记忆很是杂乱,有很多战斗的画面,也有很多修炼的画面,其中,最为出众的,还是那一位老者端坐在湖边,手持鱼竿去垂钓的画面。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