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卷 生死相隔情未了 第九十二章 幽灵族来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谁都能听出来常宇争锋相对的话语,这让众人暗自摇头,就连他旁边的关麒也很惊讶。

    云逸丝毫没有理会其他人,夹了一块秘制三文鱼放入了嘴中。对于云逸来说这些食物并不是不能吃,而是吃了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要知道九幽阴冥的食物全部是浓郁到实质的魂炁所化,完全可以用来提升修为。

    三文鱼下肚,一丝丝温热的阳气散发开来,不过这完全伤害不了云逸,心念一动整片三文鱼都化为了虚无。

    菜肴虽好,但却食之无味,云逸只是象征性的吃了点便离席走了出去。看到云逸离开,常宇也起身离开座位。

    外面灯火辉煌,平静的海面上微风徐徐,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也使云逸从思绪中恢复过来。

    “你知不知道你们已经过界了,影响到了九天阳界的平衡。”身后传来常宇微冷的声音。

    “那你又知不知道现在有股未知的势力已经潜入了九天阳界,我只是不想我的家人受到影响。”

    “所有威胁到九天阳界的邪恶势力在我们的监控下都将无所遁形,这里的事不是你这个已死的人该管的了。”

    “呵呵,看来我不管是不行了。”陡然云逸身上的气息鼓荡开来,能够很明显的看到围绕在他身边的无形界壁如波纹一样在荡漾着。

    感受到云逸的变化,常宇随后也是身上气息陡然散发开来,他看向平静的海面说道:“看来这里的阴邪真是不少。”

    原本平静的海面不知何时突然起雾了,浓雾借助风力涌动着并向四周蔓延。很快海面上的船只便被浓雾吞没,那里一片寂静。

    浓雾涌动,最终一道道身影从雾中冲了出来,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终于又出现了。”

    前段时间幽灵族潜入九天阳界后疯狂作案,后来又销声匿迹了,没想到今夜在这里出现。

    “不如我们比赛如何?看谁杀的多,若是我赢了,你立刻离开这里以后不许过界。”常宇身上气息剧烈波动,显然看到猎物他兴奋到了极点。

    “要是你输了呢!”云逸反问道。

    “看来你对自己的信心挺足,不过你注定不会赢,因为这里是九天阳界。”

    九天阳界有超自然势力,云逸在离开九幽阴冥时就知道了。从常宇的表现来看这股势力看样子应该是很强大的。

    说完常宇身形一动,便消失在原地,当出现时已经站在了其中一个幽灵族面前。

    而在云逸想要动身时候,从岛屿的各个角落出现了一群人,飞速的接近了那些入侵的幽灵族。

    “嗯!基因战士!”

    超基因研发的基因战士在这一刻出现了,云逸通过观察发现这些基因战士的确很不错,不论哪一方便都超过了自家的机械战警。

    “这就是基因与机械的结合吗?”云逸心中真的被震惊到了,这让他想到了纯粹的人类基因战士,云逸又想到了关麒的异常,也许人类基因战士说不定已经存在了。

    “唰!”

    陡然一道身影出现在云逸身后,感受到背后那邪恶的气息,云逸侧过身看了过去。

    “嘎嘎,终于找到你了,熟悉的气息,将东西交出来吧?我留你全尸。”

    眼前的人已经被幽灵族占据了,或者说是被夺舍了。这样他们才能在人间自由的活动。若是不散发出邪恶的气息,真的是和常人一样难以被分清楚。

    云逸眉头微皱,根本不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

    “看来你是不打算交出吾王的东西了,那就死吧!”

    这个幽灵族猛的一踏,掌指成爪,一挥之下形成几道风刃对着云逸脸庞抓去。

    云逸闪身躲过,手掌上魂炁凝聚成一把匕首,轻轻一掷。看似轻飘飘的甩手,但是那匕首却飞速的扎进了对方身体中。

    匕首扎进对方的胸口,顿时斩断了对方的生机。

    “太弱!”云逸自语的同时又望向下方的战斗,那里基因战士也都全部战胜了对手。另一边常宇浑身阳气蒸腾,无形的火焰在他手中跳动,让那些幽灵族非常忌惮,不敢上前。

    海上浓雾依旧,不时的就有被夺舍的人类从雾中冲出来。这样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超基因的注意,更多的基因战士加入了战斗。

    “这是怎么回事,居然有人来捣乱。那个浑身火光的人是谁,也是超基因的研究成果吗?”

    前来参加盛会的人自然也发现了不寻常之处,欧阳情焦急的寻找着云逸,刚重逢她不想再次失去云逸。

    “嘎嘎嘎!”

    “还是原来的身体好,这付臭皮囊太难受。”只见原先被云逸击杀的那具尸体从脑后裂开一道延长到腰部的狭长口子,随后一道狰狞的身影从中爬了出来。

    “天哪!那是什么?人形的蜣螂吗?好恶心。”

    “有这么大的屎壳螂吗?”

    有人透过海上明月阁巨大的落地窗看到了外面的情形,一个个都被震惊的无以复加,而不断出现的敌人也让他们感到了害怕。

    这个人形蜣螂斜眼看了下明月阁内的众人,不屑的道:“一群愚蠢的人类。”

    “那不是超科技的云逸吗?那个屎壳螂好像要对付他的样子?”

    正焦急的寻找云逸的欧阳情听到后立刻跑向窗口,当看到一身狰狞的蜣螂时,她更担心云逸了,她不顾一切的向外冲去,但是却被关麒拦住。

    “小情,你不能出去,外面太危险了。你放心,外面有基因战士,云逸不会有事的。”今晚的事情让关麒始料未及,突如其来的变故若是让在这里的超级势力的大佬有所受伤,那他们超基因将彻底消亡。

    果然在关麒说完后,一个基因战士出现在蜣螂的跟前,超基因研发的这种战士都携带着热武器,激光枪以及镭射枪都有装备。

    基因战士抬手,一道激光从指间射出。关麒对自家研究出的战士信心百倍,他已经预想到被激光击中后蜣螂的可悲下场了。

    可是现实很残酷,只见蜣螂一个迅疾的闪身,脚下再一蹬,巨大的犄角携带着强大的冲击力眨眼间撞上了基因战士的胸口。

    “啪啪啪!”

    只见基因战士全身密布裂纹,这一撞之下四分五裂开来,散落了一地,随后蜣螂抬起其中一只脚彻底踏碎了基因战士的核心——头颅。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那是个什么鬼东西?”关麒目瞪口呆,基因战士还没完全发挥最强战力就被对方KO了。

    第一次,关麒感到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是那么的陌生。

    “该你了!我的猎物。”

    “消失了,那生物消失了,它是怎么做到的?”

    在蜣螂消失的刹那,云逸也动了,同样消失在原地。

    “什么?云逸也消失了,不好!他是被那怪物拖入次元空间了吗?”

    这一刻欧阳情的心都暗淡下来,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泪如雨下。

    “你们看,那个火焰人好像是常宇委员,是我喝多了还是这个世界变了。”

    面对众多的幽灵族围攻,起初常宇还可以从容的应对,但是后来那些被夺舍的人类纷纷异变。每个人都面目狰狞,身材大变样,周身散发出邪恶的黑雾。

    显露本来面目的幽灵族们气息大涨,现场充斥着骇人的气息,这也使得‘火焰人‘常宇倍感压力。

    在进入次元空间后,云逸再也没有顾虑,手持灭魂刀直扑幽灵族。

    “嗯!该死的魂族人,你居然敢炼化我族祖先的身体为兵,该死!”灭魂刀上那几乎完全被炼化尽的幽灵族气息居然被眼前的蜣螂感受到了。

    “受死!”

    蜣螂的几条手臂在身前舞动,只见它头顶的巨大犄角闪耀出一道乌光随后形成一个光球激射向云逸。

    云逸挥舞灭魂刀,刀意中带着禁的斗战意志。几个脚步间便接近对方,灭魂刀气息对幽灵族有天生的压制作用。原本杀意十足的幽灵族此刻反而陷入了被动。

    “一指划正反!”

    太极指的三指是太极奥义的体现,借助混沌阴阳图,云逸对太极奥义的领悟也越加深刻,只是碍于修为不够,无法发挥太极指百分百的威力。

    不过这一指点出,却让对方乱了分寸,只见那发出去的乌光忽然拐了弯,以更快的速度,更强的威力击中了对方的巨大犄角。

    “咔嚓!”

    幽灵族低吼,巨大的犄角断裂让它浑身颤抖,巨角是他的一声力量的源泉,此刻最大的依仗失去了,等待它的只有死亡。

    犄角断掉的同时云逸也到了,黑光闪耀之下一颗头颅应声而落,带着不甘和绝望的眼神,这只蜣螂幽灵族就此殒命。

    云逸心神一动,划开空间界壁,再次出现在海上明月阁外面。而此刻的海上明月阁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云逸看到了更多的基因战士,这表明敌人又多了起来。但可惜的是再多的战士却也阻挡不住对方的攻击。

    此时这些幽灵族已经不屑掩饰,完全暴露出他们的本来面目。更多的幽灵族围攻向常宇,他们本能的感觉常宇很美味。

    反倒是云逸突然的出现并没有被人发现,他迅速冲向明月阁内寻找欧阳情的身影。

    “该死的,那家伙居然跑了!”战斗中的常宇余光瞥见了离开的云逸,心中非常的不爽。

    同样感觉压力山大的还有超基因的人,看这情形今天的盛会很有可能会成为他们的追悼会。

    “不能再掩藏了,看来只有把0号派出来了。”

    “可是0号的状态一直很不稳定,我怕放他出来后就再也控制不住他了。”

    “那就派族里的人去吧!正好也锻炼一下,实在不行再放0号出来吧!”

    云逸冲进明月阁内,在人群中找到一脸慌乱的欧阳情,而欧阳情也看到了云逸,顿时喜极而泣。

    云逸快步向前拉起欧阳情,“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要是云逸一人他绝对会留下来消灭这些幽灵族,但是欧阳情是他的牵挂,他不放心。

    欧阳情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她也看到了那些恐怖的幽灵族,那样子想想就让她恶心。

    “哗啦!”

    突然一只幽灵族撞碎了巨大的落地窗冲了进来,贪吃的目光紧盯着众人。它张开巨大的獠牙,并且那血盆大口中还有一个更小的头颅,它的体内居然还寄生着又一个幽灵族。

    “这是什么怪物?像极了电影中的异形。”

    幽灵族的突兀出现,让现场惊叫连连,也有人较为冷静,开始拨打电话,向外界寻求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