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卷 命归黄泉醒战魂 第十章 太极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是一只通体金色的巨猿,全身金光耀眼。它看着一片狼藉的山谷脸上一片痛惜之色。这里是它最爱的花园,它才出去没多久就有不开眼的侵入了它的领地,是可忍孰不可忍。

    它看向天空瑟瑟发抖的猛禽,双眼中居然有火光出现。而天空中的猛禽也在鸣叫,似乎正在哀求着什么,述说着什么。

    巨猿又低头看向云逸,让他心中咯噔一跳。

    好在巨猿并没有理会云逸,口中嗷嗷怪叫着。那猛禽一听,再也控制不住,扑腾着翅膀就要逃跑。猛禽速度很快,转眼间就要消失。

    但是巨猿的速度更快,它一个箭步出去,纵身一跃便追上了猛禽,双眼中射出两道光束打在猛禽身上,使得后者差点坠落。

    巨猿不会飞,稍微处在下风。但是它再次跃起,踏碎了一座山头,如火箭一般冲向猛禽,这次一把抓住了猛禽的利爪,爬到了它的背上。

    巨猿骑坐,挥起钢铁般的巨拳砸在猛禽的头上。猛禽悲鸣,但是却怎么也无法将巨猿摔落下去。

    天空中的大战自然吸引了魂兽山脉内魂兽们的关注,那些弱小的魂兽在感受到两者巨大的力量时,皆瑟瑟发抖,跪伏在地上。整个山脉很不平静。

    猛禽不弱,其实也是极度强大。只是一开始它就害怕了,现在落了下风。

    猛禽悲鸣,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使出浑身解数跟巨猿缠斗在一起。它身上的羽毛根根如利刃,全方位的攻击巨猿。

    两强大战,一时难分胜负,但是猛禽却占据有利的局面。巨猿不善空战,在多次的较量中,终于被甩落。

    空中无处借力,巨猿极度危险。猛禽掉头,急速俯冲而下,尖锐的喙即将穿透巨猿的身体。

    云逸亦心惊无比,这样的战斗他想都不敢想。他在为巨猿担心,若是巨猿不敌,那猛禽肯定还会追着他不放。

    此刻他想逃走,但是却又被眼前的战斗吸引着。

    就在猛禽即将刺透巨猿的瞬间,巨猿的身体居然在空中硬生生的腾挪了一下,避过了那一击。同时施展了某种神通,它的身体一下子由三米长到了六米,并一手抓住猛禽的利爪,一手抓住了猛禽的脖子。

    在猛禽绝望的眼神中巨猿一声嚎叫,双臂猛地一用力。

    “咝啦!”

    猛禽被撕成了两半,血水飞洒。

    “轰隆!”

    巨猿巨大的身体轰然落地,稳稳的站住了。整个山脉一片震动,山石滚落、古树倒塌,地面开裂。

    而那些弱小的魂兽们更是不敢发声,虔诚的叩首。

    这片山脉绝对不止巨猿和猛禽两大魂兽,必然还有其它的,但是刚才巨猿的野性战力却震慑了其它强大的魂兽不敢有动作。

    巨猿拎着猛禽的尸体来到了山谷间,此时他的身体已经恢复到原来的大小。

    它没有理会云逸,而是将猛禽开膛破肚,取出内脏,在河边洗净后,又生起火,将猛禽放在火上烤了起来。

    云逸目瞪口呆,杀了不算还要食其肉,这巨猿好恐怖。

    “魂兽难道不是由魂炁凝聚成的吗?难道还能有肉体。”云逸问耳钉中的祖先。

    “越是强大的魂兽,它们的魂炁越是凝练,近乎实质。最重要的是魂兽和我们人不一样,它们的身体是实质的。随着修炼你慢慢地就会了解其中的原因。”

    云逸点点头,对今后的修炼道路更加向往了。

    猛禽肉香四溢,在山谷间飘荡,让人垂涎欲滴。那香味居然也能实质化,缤纷的香味被云逸吸入,顿时让他精神一震,感觉疲惫一扫而光,原先消耗颇巨的魂炁居然在急速地恢复着。

    “这香味居然是魂炁所化,那猛禽到底是什么境界。”

    巨猿在大快朵颐,一手一只禽爪,一手一只禽翅。整只猛禽已经被消灭了一大半。它金色的皮毛之上,光华更胜,它的魂炁也在一点点的恢复着。

    像是想起了什么,它看向云逸站起身走了过去。

    “完了,完了。这是吃饱了要拿我开刀了。”云逸有种不好的预感。

    巨猿来到云逸身边时,已经变成了两米高,不仅它的体现变化了,就连相貌也在变化。

    云逸震惊,他看到了什么?巨猿居然变成了人类。确切的说是变成了原始人。

    它也很好奇,绕着云逸看了又看,像是在观察着什么。最后它将一块猛禽肉塞进了云逸的手里,然后纵身一跃又消失在了山林间。

    云逸看着远去的巨猿,又看了看手中的猛禽肉,心中万分不解。

    “小子,尝尝这肉怎样?”

    “真要尝?”云逸有些抵触。

    “放心,这是魂炁凝炼出的,对你修为提升很有帮助!”

    云逸试着咬了一口,那肉入口即化,甘汁十足。他忍不住又咬了几口,只见他周身蓝色的光华四射,那肉果然化成了浓郁的魂炁。

    “没想到这猛禽的魂炁如此的强大,不要再吃了,赶紧炼化。否则你身体承受不住如此庞大的魂炁会爆体而亡的。”

    “你丫的!什么时候能靠谱点。”云逸怒了,决定以后再也不相信他了。

    云逸以觉醒篇中的修炼之法一遍遍的运转魂炁,循环不息。这一坐就是大半天,才将那暴涨的魂炁炼化得差不多。最后他收功睁开眼睛,吐出了一口浊气。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六识强大了不少。

    “好爽啊!我感觉自己又恢复了不少,依稀记起了一些往事。”祖先的声音在云逸耳畔响起。

    “小子你再吃点那个什么肉,这样我说不定就能很快的恢复了。”

    云逸的魂早已经和祖先的魂联系在一起,一荣俱荣。

    但是此时云逸却没有理他,在魂兽山脉里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得尽快出去。

    “小气!”耳钉中祖先不满的嘀咕着。

    还没有出魂兽山脉,云逸依然小心翼翼。也许是因为巨猿的缘故,这一路上云逸再也没有遇到其它的魂兽。

    出了魂兽山脉,云逸长长的舒了口气,绷紧的精神终于得到了放松。

    终于走出了连绵的山脉,云逸算了一下时间,已经过去八天时间了。

    前方是宽广的平原,云逸终于可以放开速度了。经过这几天在山林中的历练,又得到猛禽肉的补充,他的魂炁比之前更强大了。他大概计算了一下,百米只用了3.3秒,这可是一个大的提升。

    云逸也为自己修为的提升而高兴,他不知疲倦的全速向前,一天下来恢复修为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他翻越了群山,走过了平原,横渡了大河。离那罗酆山也越来越近。

    在这期间也遇到过危险,但好在他命大,不仅收获了一些魂核,还从祖先那里得到了一门功法。

    “小子,老祖对你好吧!,一想起什么好东西就顾着你。你小子要赶紧修炼,好让老祖我早日脱离苦海。”

    “您老别藏着掖着了,这门思神诀虽然也不错,但和那觉醒篇比起来差远了,想必是你自己依据觉醒篇自创出来的吧?”

    “这可是我当年观觉醒篇,再结合自身而创的最适合自己的功法,其中有些我独到的感悟,对你修炼颇为有益。老祖我要求不高,只要你再吃点那猛禽肉,到时候老祖我再想起什么必然还会告诉你的。”

    “老祖,你知道我可是纯粹的商人呐!知道商人最重视什么吗?“

    “你这个唯利是图的奸商。”

    “错错错,我只对大的感兴趣,小利我从来不要。虽然我的魂炁强大了不少,但战斗太过单一,你要是想起什么战技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啊!”

    “今天走了一天,我也歇一会儿。”云逸席地而坐,假寐起来。

    “臭小子,算你狠,老祖我就再给你一门战技。”

    云逸闻言,一咕噜的坐了起来,问道:”是什么战技?”

    “太极指!”

    “太极指?难道是太极拳那样的?”云逸想到了太极拳。那可是九天阳界人人都能练的养生拳法。

    “老祖,你不会告诉我这太极指出自九天阳界的张三丰吧?”云逸疑惑的问道。

    “自然不是,太极拳确实是一门不俗的拳法,开创这门拳法的人确实是不世奇才,但是和太极指比起来那就差远了。”

    “混沌初开,清气上浮,浊气下沉,天地一分为二,阴阳始出。而太极则是混沌元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直至演化万物。两者本质是一样的,阐述的都是天理循环,皆可演化万物的道理,后世的太极拳只是碰触了一点皮毛而已。”一说到太极指,始祖也正经了起来。

    “那它到底有多厉害?”云逸很向往,确实后世没有出现什么太极指,始祖应该没有骗他。

    “太极指,一指划正反,二指划生死,三指划阴阳。每一指又有诸般变化。而它不被九天阳界的人所知,那是因为修炼的入门条件极难做到。”

    “是什么条件?”

    “要学太极指必须经历生死,破开肉体的枷锁。试问有谁为了练一门指法而放弃生命呢?再有根本就没人相信。”

    “这么说来这门指法在九幽阴冥很普遍喽!”

    “普遍倒没有,很出名倒是真的。”始祖说道。

    “这是为何?”

    “因为是家族绝学,绝不外传?”始祖有些心虚的说道。

    “这么说是我们家族的绝学了!太好了,快教给我。”

    “传给你可以,但如果你遇上姓姚之人,则不可施展。”始祖郑重的告诫云逸。

    “难不成这是你偷学来的?”

    “这倒是没有,只是当初答应了别人的事情没做到。要是因此而泄露了我的所在那就惨了,你若是怕了就别学。”始祖难得露出愧疚的感情。

    “学,当然要学。我自然有办法隐藏得别人看不出来。”

    看着云逸似乎一点也没有忌讳,反而胸有成竹的样子。始祖也没有再犹豫,一道魂炁传进了云逸的体内。

    这道魂炁一直上升,直接进入了云逸脑部,与那觉醒篇在一起。

    “好了我已经将太极指传给你了,现在非常虚弱,你快吃点那禽肉让我恢复一下。”始祖又说到他最关心的禽肉上了。

    “我现在不饿,魂炁又没有消耗,吃了不是浪费吗!你累了就睡一会,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禽肉要省着点,哪能一虚弱就补充啊!”云逸心中暗笑,又坑了始祖一次。

    始祖被云逸说的道理愣了片刻,但是随后他便回过神来。

    “臭小子,你敢骗我,我和你拼了。”知道自己吃了亏的始祖暴跳如雷,但却又不敢真的拿云逸怎么样,只能在云逸耳边不断的唠叨,烦他。

    云逸一开始还回几句,但是实在被烦的头疼,只得封闭听觉。

    “啊!怎么会有这么坑人的孙子啊?太坑祖宗啦!”

    耳边最后传来始祖的不满、哭嚎声,云逸微微一笑,心情实在是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