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卷 生死相隔情未了 第七十五章 回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通往九天阳界的地狱之门并非时刻都能开启,一般情况下是每三个月开启一次,三个月之后无论如何都要回归九幽阴冥。

    而自从上次地狱之门的开启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在这期间云逸经受了地狱式的磨练,他的变化很大,尤其是心境,很难有东西能够影响到它的本心。

    不仅如此在对辅助性魂术的修炼上可谓是驾轻就熟,如今已经可以信手拈来的以魂炁幻化出一些有灵智的东西。

    而且在地狱中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和这里的人打成了一片,关系莫逆,尤其是牛傍和马奔腾。

    当看到马奔腾的真实面貌之后,云逸就一直很在意牛傍的样子。曾有好几次云逸盯着牛傍看,那眼神使得牛傍浑身起鸡皮疙瘩,而每当这时一旁的马奔腾都捂着嘴偷着乐。

    不过到现在牛傍的真面目都没显露过,但这也不难想象。

    离通过地狱之门进入九天阳界还有一个月,云逸打算在这段时间内将修为再提升一个境界。

    云逸的修为彻底的巩固在一炁魂使的境界,木行魂炁生机勃勃。根据五行相生之理,木生火,下一步便是要觉醒体内的火行魂炁。

    但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云逸却怎么也无法突破那一层屏障,无法觉醒火行魂炁。虽然沮丧,但却也并非毫无结果,原本蓝中带青的魂炁中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星半点的红色。

    云逸调整心态不去强求,他在修炼的道路上前进的太快也并非就好。

    时间过得很快,离通向九天阳界的地狱之门开启已经没有几天了,云逸将心态调整到最佳,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三天后,地狱之门终于要打开了。

    九幽海上九块沃礁石同时发光,整个海面金光粼粼,夜空中也就只有九块沃礁石之内的范围内出现这种景象,而其他地方如往常一样漆黑一片。

    九块沃礁石同时闪烁着金光,产生了共鸣,那共鸣的频率到最后越来越快。最终九块沃礁石同时激射出九道金色光柱,并且同时在海平面上汇聚,形成了一道通天的金色光柱。

    此时沉浮在海底之下的八座王城出现,那城门缓缓开启,从八座城内各自走出一群人。

    “那就是地狱之门吗?”云逸看着远处的冲天光柱,惊叹出声。

    金色光柱直达天穹,如擎天之柱一般。他离这里很远,但是此刻看上去却像是近在眼前。

    “没错,那就是地狱之门。”身旁的马奔腾也激动的说道。

    此时已经有人踏上了那金色的大道,向着中心光柱走去。金色的大道看上去虚幻,当云逸踏上去后才发现那大道似有股神秘的力量,跟脚踏实地没什么区别。不仅如此他还惊讶的发现,只要迈出一步就会出现在数千米开外。

    “这!难道是缩地成寸的神通?”云逸震惊万分,但随后他立马否决,这金色的大道神秘非凡,这种似神通的力量远非缩地成寸可比。

    “怎样!不敢相信了是不是?这九幽阴冥有太多的神秘。九块沃礁石之间相聚很远,没有这金色的大道是无法到达那中心的地狱之门的。”

    牛傍一直跟在云逸身后,就是他这样的老人每次见到地狱之门开启的场景都是一阵热血沸腾,心潮澎湃。

    这地狱之门不简单,那九块沃礁石也不是普通的石头。实在是难以想象布置出这样大手笔的人修为到底有多高。

    金光大道蕴含了莫大的伟力,那远在天边的地狱之门此时已经近在眼前了。

    数百米粗的光柱直达天穹,在天空中产生了巨大的漩涡,隐约之中那里似乎出现了一道漆黑而雄伟的门户。

    云逸心中震撼无比,同时也很激动,地狱之门的另一边就是九天阳界了。

    此时其他七城的人也已经到达了这里,总共一百多人。

    牛傍和马奔腾一到便有七人围了过来,他们之间很熟络。这七人各个修为不俗,其中有一人高大无比,赤裸着上身,青面獠牙,红发披散,手拿一只铃铛。

    这人的模样狰狞无比,修为也是最高的,估摸着有四炁魂使级别的实力。

    此外还有一对双胞胎兄弟,手中皆拿着一块通行牌,一个上面写着日游,一个则是写着夜游。

    还有四人,一个鸟嘴人身,一个脸上有鳃,另外两个中有个腰间盘着尾巴,一个长着一对昆虫的翅膀。

    此时在这金色光柱内都显化出了原形,其实他们前世本来都是人类,只是因各种原因现在才这幅模样。虽然另类,但却也为他们带来了不凡的能力。

    就比如说牛傍,此刻他显化出牛头,背负三叉戟,整个人高大雄壮,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尤其是那一对闪耀着冷光,锋利无比的犄角。

    若说牛傍代表的是力量,那马奔腾代表的就是速度。

    此时所有人都已经进入了金色光柱中,隐约间还能听到禅唱之音,并且在那些金色之中还有一些难以形容的文字。这使得整个金色光柱内充满了神秘的力量。

    在这种神秘力量的作用下一行人被牵引向着最上方的地狱之门升去。邻近地狱之门才真切的感受到它的壮阔不凡,两扇门之上浮现出一个盘坐着的人像,慈悲而祥和。

    相比之下云逸一行人在这大门之下渺小如蝼蚁。随着他们的到来,那地狱之门缓缓开启了一道缝隙。

    “大家注意了,我们即将进入通道,其中的吸力强大。各自做好准备,彼此间手牵着手,以防失散。”

    虽然进入九天阳界很多次了,但是为首的那位长相狰狞,青面红发的人每次都不忘提醒。此人人称鬼王,虽然带着个王字,但却不是真正的王。

    陡然一股吸力出现在缝隙处,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便消失在门口。同时那地狱之门也开始闭合,最终轰的一声,大门紧闭。九块沃礁石也不再发光,彻底归于暗淡,中心处的光柱也彻底的消失,整片九幽海上再次恢复了平静。

    云逸只感觉头脑一阵眩晕,短暂的不适应后才发现已经身处地狱之门后的通道中。此时的吸力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大了,所有人手拉着手围成了一个圈。

    “我们要多久才能到九天阳界?”云逸问一旁的牛傍。

    “我们现在正在穿越九幽阴冥和九天阳界之间的那层界壁,一旦出了这界壁我们就会直接出现在九天阳界的丰都城上空,便可直接进入天子殿,那里有我们的泥身塑像,可以暂时的停留在那里。”

    云逸点头,想到了一些九天阳界的传说,丰都人称鬼城、鬼都,想来和九幽阴冥的联系是很密切的。

    “三个月后我们要从这里再次出发回九幽阴冥,到时不论什么事都要放下直接赶回来。否则地狱之门一但关闭就要再等三个月,但是谁能保证在这三个月内不会有意外发生呢!”

    云逸低叹口气,如今他已经死了,现在回来只不过想了却心中的执念,回归后专心于修炼。

    不知不觉间云逸渐渐的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那是来自九天阳界的气息,充满着温暖与柔和。

    九天阳界

    即便现在是晚上,大街上都是灯火通明,人影不断。

    突然天空刮起一阵大风,树木摇曳,叶片飞舞,俨然是有下雨的迹象。

    “赶紧走吧!天气预报说晚上会有大雨。”大街上一个非主流青年看向天空被挡住的月亮说道。

    天空乌云密布,在那乌云之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扇漆黑的门户渐渐出现。

    “我们就要到了,蒙蔽自身气息,做好降落准备。”鬼王再次提醒。

    虽然现在是夜晚,阴气浓郁,但是这里毕竟是九天阳界,总会受到一些影响的。

    越是临近云逸此时的心情越是兴奋无比。

    “轰隆!”

    突然通道猛烈的震动起来,几乎不稳,那渐渐出现的地狱之门又变得虚幻了。

    “不好,我忘记前段时间有人试图从九天阳界轰开地狱之门,难道是我们的出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该死的到底是什么人?”牛傍一脸焦急,一双牛眼凶光森森。

    “不是,好像是雷电,我们遭遇了雷暴天气。”鬼王见识广,此时做出判断。

    在听到是雷暴天气后,一群人顿时惊恐起来,雷电在九幽阴冥是禁忌,魂族人天生畏惧。进入九天阳界本就是逆了天道,九天阳界的雷电至阳至盛,无人能抗住。

    此时他们多么希望遇见的是那些试图轰击地狱之门的人,那样还能与之一战。现在这种情况,别说战斗了,根本提不起一丝的修为和战意。

    “咔嚓!”

    陡然空间通道被劈开一道大裂缝,巨大的吸力从外面传来。

    “坏了,空间通道不稳。若是彻底崩毁,我们将坠入阴阳之间,很难有生还的希望。”

    众人焦急而惊恐,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受那股吸力的牵扯,他们的速度一下子降了下来,而那裂缝则开始蔓延,越来越大了。

    鬼王催动手中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想稳定他们周围的空间,减小那股吸力。

    肉眼可见的波纹扩散出去,但是丝毫没有效果。他手中铃铛名为镇妖铃,威力强大,但是遇到这种至阳至刚的天威,此时却如蚍蜉撼树,那一圈圈的波纹,瞬间被湮灭。

    “可恶!”鬼王本就长相狰狞而可怖,现在看上去更加让人森寒。

    通道内众人焦急无比,外面更是雷电交加,电舞银蛇,那天威慑人不可揣度。

    “咔嚓!”

    又一道雷电劈来,直接冲进了通道内。这下众人的脸色更加的惨白了。每个人都毫无保留,竭力的祭出自己最强的手段,攻击那进入的雷电。

    虽然攻击有效果,使雷电偏离了方向,但那减弱的雷电却恰巧向着云逸劈去。

    “云逸!”

    “小心!”

    看着劈来的雷电,云逸果断的松开一只手,掌中蓝光璀璨,竟也发出了电弧。它一掌拍去,顿时使得那雷电一滞。

    众人只感觉那股吸力大减,速度又快了起来,让他们大松了口气。

    虽然云逸的那一击很有效,但是却也像是一个引子一样,竟是吸引了外面大量的雷电一同轰击了过来。

    “我去!”一连串的雷电轰击向云逸,雷电入体,他浑身颤抖个不停。那入体的雷电流窜在他体内,一下子震脱开了他的另一只手。

    所有的雷电加诸在他一人身上,没有了众人的合力,云逸一人难以抵抗那吸力,彻底的被卷入了其中。

    因为云逸的舍身,其他人的压力大减,通道内的速度加快了,最后那一眼他们似看到云逸全身璀璨,被雷电包裹,最终消散在阴阳之间。

    “不......云逸!”牛傍大喊,绝望无比。

    “咦?这鬼天气刚才还雷声轰隆,狂风吹卷的,现在突然又平静了。”还是那一对非主流青年,他们看向原本被乌云遮挡而再次出现的月亮说道。

    在他旁边的青年表情不屑的道:“科技都那样发达了,怎么连个天气预报都报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