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卷 生死相隔情未了 第七十三章 误入地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牛头是地狱著名的狱卒,和他的老搭档马面一起肩负着捉拿为祸人间的恶鬼,在地狱界可谓是赫赫有名。

    牛头前世叫阿傍,因为不孝顺父母,死后入地狱以牛头人身的形象惩罚他,但是他知道悔改,渐渐地成为了地狱有名的狱卒。

    而他的老搭档马面,前世叫马奔腾,和牛头一样是马头人身。

    此时在城内的一处酒店内,正有一群人正嗨的高兴之极。为首两人勾肩搭背,情谊深厚。

    两人都是身材高大,其中一人是牛傍,人称牛头。还有一个是粗矿的男子,性格豪放,他则是马面。

    面前这两人可谓是黄金搭档,外出执行任务从来没有失败过。

    地狱界的人很清苦,他们没有资格享受供奉,生活并不富裕。此时牛傍开口对着众人说道:“兄弟们敞开来喝,敞开来吃,今天我做东。”

    一群人风卷残云,一整桌的酒菜瞬间被消灭干净,紧接着牛傍又叫来一桌。

    牛傍打了个酒嗝,搂着左边的马奔腾说道:“马兄!给你介绍个朋友,来头可大着呢!”

    牛傍说完右手大拇指一指他右侧坐着的云逸,“知道他是谁吗?”

    “你以为我喝多了啊!这不是九天阳界大名鼎鼎的超科技董事长云逸吗?他早死了,如今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魂族人,更何况现在又来了地狱,估计也没出头之日了。”

    马奔腾大着舌头,很明显酒喝的有点多。

    “这你可就不知道了,云逸兄弟如今在幽冥府也算是小有名气。他是罗酆学院的学生,前不久的三院会试更是帮助罗酆学院获得了第一名。再者他在边关逝古城立过大功,颇受崔判官的赏识,最让人解气的是他可是当众打过姚族的脸。”

    “有这么多故事,你细细讲来,我最爱听故事了。”马奔腾一下来了精神,听故事、看书是他闲暇之余最爱做的事情,此时酒意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地狱中的普通职员基本上是出不了地狱的,只有像这牛头马面这种级别的人物才有固定的休假时间。

    云逸初来乍到,名声还没传入地狱界,此时牛傍一说出来,所有人都特别感兴趣。

    这一晚云逸也是和众人打成一片,彼此间都熟悉了不少。当被问起九天阳界的情况时,马奔腾则略显忧愁。九天阳界虽然还是如以前一样,但是却也出现了一些诡异的事情,有股暗流似乎即将席卷九天阳界。

    这让云逸心中不免一阵紧张和焦急,正如此时沉入九幽海底的都王城,周围一片黑暗。

    九幽海深不见底,终年黑暗,那些地狱被人以某种大神通镇压在海底深处,不以特别的手段是无法看见的。

    这一夜很快就过去了,云逸沉沉睡去,他是被急促的号角声吵醒的。

    “新兵磨练正式开始,所有人限时三十秒内到此集合。”

    地狱界有地狱界的规矩,云逸这些人必须遵守。只听闻一连串嗖嗖声之后,那集合点处便站满了人,用时还不到十秒钟。

    此时站在所有人面前的是一个高大的粗矿男子,正是昨天的马奔腾。马奔腾负责大热恼大地狱中职员的训练,以手段残酷,办事雷厉风行著称,被一些地狱中的犯人称之为马罗刹。

    “这里是地狱界,竞争残酷,优胜劣汰。不同于幽冥府,九天阳界,这里训练出的是不会被感情左右,必见血腥,必服从命令的战士。”

    “虽然你们并非带罪之人,但是既然来了就要服从命令,如果不能经受住残酷的磨练,你们只能离开这里,地狱界的功德并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好积累的。”

    功德就像是贡献值一样,它非常重要,关乎自己也关乎与自己血脉相关的族人。

    新来的人大概有一百个左右,他们被分配成十组。分别被带向王城中那些无人生活的地方,在那里残酷血腥的磨练将正式开始。

    地狱的磨练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惩罚被关押起来的罪人,那种炼狱般的惩罚不会让你死,只会让你不断的承受这痛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第二种便是训练地狱狱卒们的手段。人有七情六欲,这才造就了人类丰富的情感,而七情六欲也决定了人的性格,办事能力和成就。它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善人和恶人便是最贴切的例子。

    人不可能没有七情六欲,否者跟活死人没什么两样。这种磨练只是让你的本心更加的坚定,不会受这些七情六欲的影响,不为外物所动。

    九天阳界丰富多彩,灯红酒绿,诱惑力十足。九幽阴冥的人一旦进入九天阳界也许便会迷失在那里。一种结局是时间一长,自动消散在天地间,另一种便是混入人群中,为所欲为,扰乱平衡。

    故此凡是要从地狱之门进入九天阳界公干的魂族人必须经受这里的七情六欲、三毒等手段的熬炼,坚定本心。

    七情是指喜、怒、忧、惧、爱、憎、欲。六欲是指色欲、形貌欲、威仪姿态欲、言语声音欲、细化欲、人想欲。三毒是指贪、嗔、痴。

    这些都是佛教中所说的能够影响人修行,扰乱本心的阻碍,虽然这是每一个正常人都具备的思想,不可摈弃。但是作为一个修炼之人,要将其控制在不影响本心的范围内是能够做到,也是必须要做到的。

    城内那些没有人居住,看上去死气重重,阴冷得可怕的区域正是为磨练地狱职员而存在的。

    一旦有人进去,这里便会自发的产生各种幻象,迷惑你的思想。在这里魂神经受磨练,七情六欲、三毒接踵而至的幻化成各种场景来迷惑你,有时一个个的来,有时一起来。

    直到你完全能够抵抗、并完全透彻本质才能走出这里。

    眼前本还是阴暗的街道,但当云逸向前跨了一步后,场景立时变化起来,头顶晴空万里,街道上人来人往,吆喝声此起彼伏。

    这些人看到云逸都热情的打着招呼,而云逸也似真的认识他们,也客气的回应着。

    在这里云逸无法关闭自己的六识,所有的一切都被放大了。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别人说的,更是能够察觉到他人心中的想法。

    在这里他接受着七情六欲和三毒的磨练,有时在不知不觉中他就受到了这些情绪的影响。一旦坠入进去想出来可就不容易了。

    磨练并非一朝一夕,但好在幻境内的时间过得比外面快。外界已近过去了三天,一切如常。但幻境中的云逸已经经历了三十天的磨练。他在清醒与迷幻中来回,整个人的气息很不稳定。

    人有七情六欲,贪嗔痴这些最基本的情绪和念想。这才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有思想的人。而要将这些摒弃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坚持自己的本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转眼间外界过去了一个月,在幻境内磨练了三百天的云逸此时看上去仿佛沉稳了许多,气息变得平静,像是什么也影响不到他。

    他周围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物也在开始淡化,很难影响到他,时间又过去了六十几天。整整经历了一年的磨练,云逸终于不受幻境的影响。周围的虚幻彻底的消失无踪,又恢复到原先阴暗无人的街道上。

    寂静的街道上云逸只能听到来自自己的脚步声,幻境中最后的那六十几天对云逸的磨练最为的残酷,将他内心最关切的事情完全的放大呈现了出来。那时他几乎沉陷在其中,好在及时醒悟过来。

    云逸走在这片寂静的区域中,不知不觉间他来到了一座颇有气势,显露出屋主人不凡身份的府邸前。

    幻境的每一块区域都像是现实世界影射出来的影子一样,没有区别,因为幻境中的每一个地方他都到过,所以这突兀出现的府邸就显得很奇怪了。

    云逸隐隐约约听到从里面传来了一些低沉中带着痛苦,惊喜中带着慌乱的声音。

    这里像是汇聚七情六欲,三毒的源头,云逸手按在朱红色的大门上,眉宇间犹豫了一下便慢慢地推开了它。

    在吱呀声中,云逸眼中一阵惊奇,出现的并非芬芳的花坛,新奇的假山,也没有小桥流水的池塘。

    开门的那一刻,云逸看到的是一幕幕流动的水幕,同时传来的声音更加清晰了。

    云逸试着碰触了一下,发现那些水像是有灵智一样自动的避开了他的手指。云逸心中惊奇无比。这次他抬起一条腿跨了进去,水幕自动向两边分开,随后云逸整个人也进去了。云逸进去后,那分开的水幕再次闭合,那朱红色的大门也轰的一声再次关闭。

    这朱红色的大门后像是一方水世界,云逸只感觉自己周身完全是水,看不到一丝其他的东西。

    周围的水色呈墨蓝色,散发着刺骨的冷意,好在那水并不和他身体接触,否则云逸估计会被彻底的冻住。

    随着云逸的深入传入他耳中的痛苦,惨叫声更加的清晰了,仿佛就在眼前。又前行了一段距离,在云逸眼前墨蓝色的空间内渐渐显现出一幢漆黑阴森的建筑。

    那里有一连串阴冷的蓝火燃烧着,与那建筑一起散发着让人恐怖的气息。

    那漆黑的建筑渐渐清晰了起来,它像是被一层坚冰覆盖着,墨蓝色的冰凌挂在檐头,锋利无比。

    而在建筑的城墙下方一扇血红色的鬼头大门狰狞而恐怖。

    在大门的两侧分别匍匐着一个巨大的雕像,它形似巨虎,但却比虎还具有那种慑人的气势,威风凛凛。

    俗传龙生九子,子子不同,四子狴犴。因其急公好义,仗义直言,而且能明辨是非,秉公而断,故而长立于狱门前和官衙两侧。

    那虽然不是真的狴犴,但是却散发着正气,尤其那双眼中似有神光闪耀,虎视眈眈的盯着正走进的云逸,让云逸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在大门口还有一队队手持着盾牌,举着冷光闪闪的长戟,腰间挂着鬼头长刀,面带鬼头面具的队伍,整齐划一的在周围巡逻。

    “什么人?胆敢擅闯大热恼大地狱!立刻捉拿。”

    突然,一声大喝让云逸心神一颤,再想退走已是来不及,其中一队队伍围了过来,身上阴冷的煞气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