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卷 生死相隔情未了 第七十章 叫你家大人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云雨一到二话不说便攻向云逸,其实这些年轻一辈跟云逸一点瓜葛都没有,但是他们自认生在大家族内,地位远要高于蜗居在魂界堡的云逸。

    不说云逸前世的成就需要他们仰望,只说今世云逸一路崛起,连姚族的脸都打得啪啪直响。他们心中很是不甘,是以想借此机会打败云逸,重新树立大家族的威望。

    云雨是觉醒了两种魂炁的女子,但在她身上却看不出女子的柔弱。她不像姚族的姚柔那样冷冰冰,却也不是一团热火,整个人显得很平静,一切似乎都影响不到他的心情。

    单凭这一点就值得云逸重视,这样的人在修炼上可谓是顺风顺水。

    披在肩膀上的薄纱柔滑且带着女子特有的幽香,这看似软绵绵的薄纱却使得云逸提起了十二分的戒备。以刚克柔这是铁的定律,但是能以薄纱为魂兵,足以证明眼前的女子真的是领悟到了以柔克刚的真谛。

    云雨舞动薄纱如翩翩起舞的仙子,在她手中薄纱上下翻飞,轻飘飘的薄纱却使得周围轰隆之声不时出现。

    每个人对五行魂炁的觉醒除了顺序不一样外,其他都一样,云逸在对方的魂炁中感受到了同他一样的木行魂炁,同时还有一股滋润万物的水行魂炁。

    五行之中,水生木,能使木炁更旺,此时的云雨已经超越了二炁魂使所应有的战力。

    眼看云逸束手束脚,渐渐呈现败势,这让周围的人一片大声叫好。

    这确实让云逸压力大增,但是却也不像周围的人那样想的毫无还手之力。

    云逸身怀的绝技之多,比如太极指、雷法、图腾术,葬海九式等等,随便用出一样来,便可与云雨匹敌。

    不过云逸不急,他有心想领略一下对方的高招。

    云逸并未反击,反而一再闪避,初时人们还认为云逸这是拙荆见肘,但是时间一长他们这才意识到,云逸是游刃有余。

    尤其是云雨,在察觉到云逸的不凡后果断变换攻击手段。那一绫白纱突然绷直,充满了力量,挥舞之间呼呼生风。

    此刻云逸终于迎了上去,太极拳起手式摆出,双手舞动,犹如怀抱着一个大圆球。以柔克刚,他的双拳绽放光辉,一白一黑两种色彩出现。

    由于云逸领悟了最原始的混沌神形,此刻那太阴太阳两种拳法俨然有相互融合的迹象。最终在他舞动之下,身前真的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大圆球,圆球同样分一阴一阳,抱守太极,这是太极拳的真谛。

    此刻云逸也是心中震动,不过随后他战意蒸腾,刚柔并济,威力着实强大。

    不过云雨也确实不弱,他比云逸高一个小境界,还是占有优势的。此时她毫无保留,体内水行魂炁轰隆,带动了周围空间内的能量,陡然一重重浪涛出现,直扑云逸而去。

    那滔滔浪花间夹藏着强大的攻击力,不过云逸却微微一笑。变太极拳为葬海九式,葬海九式连混沌海都能轰开,眼前的那一汪水塘更是不在话下。

    “葬海拳!”

    仅仅一拳,便轰碎了云雨的攻击,水花四溅。而云雨也是闷哼一声,脸色突然潮红起来。

    云逸紧跟,趁势追击。攻击大开大合,一时间暂居了绝对的优势。

    云雨毕竟是女人,尽管修为高一些,但是论战力的杀伤力却不如男子。此刻她开始落于下风,处处受制。

    同时周围的人也倒吸冷气,他们不是不知道云逸击败了姚族的姚猛,但前提是同阶一战。可现在看来云逸却真实具备了越级一战的能力。

    另一边云中荣三人已经呈现出了败势,云中盛开始了反击。

    云逸施展九霄龙腾术,瞬间出现在云雨面前,他双瞳青光璀璨,使得云雨神情一滞,云逸抬起右拳紧跟而上。

    “嗖!”

    突然一阵破空声响起,一道白光直冲云逸眉心。强烈的危机感不得不使云逸放弃了攻击向后退去,同时从他的眉心出串出一道黑芒,迎上了那危险的白光。

    云逸出了一身冷汗,若非他刚才急速后退,真的是危险了。此时那白光与黑光一接触并没有发生轰天动地的动静,反而平静的对持着。

    黑光是守护云逸魂神的灭魂刀,而那白光则来自于云中盛,无法辨别它到底是什么,像是一枚瓦片,又似铁片。不论是哪一种,那上面都透露着危险的气息。

    云中盛早已逼开了云中荣三人,见云雨不敌这才将祖传的器物祭出,想出其不意的截杀云逸。

    云中盛的修为远高于云逸,即便此刻灭魂刀挡住了那奇怪的“瓦片”,但是也开始不敌对方。

    突的,此前站在一旁未动的始祖妘龙却是行动了。他突然出现在灭魂刀与“瓦片”之间,右手猛的抓住那洁白的“瓦片”。

    “瓦片”似是知道眼前的人并不好人惹,剧烈的挣扎着要逃脱妘龙的掌心。

    “哼!”妘龙仅仅冷哼一声那剧烈挣扎的“瓦片”便安静下来,服服贴贴的落在妘龙的掌心。

    此刻云中盛心中大骇,因为他与那“瓦片”间存在着联系,顿时在妘龙的冷哼之下消失了。云中盛也不好受,体内魂炁翻滚,即将暴走。此刻强压下来,他的脸色一阵苍白。

    “此人究竟是谁,修为居然深不可测,魂界堡族人中有这样一个人吗?”云中盛内心惊骇不已的猜测着。

    当云雨被云逸震慑后,从人群中慌忙跑出一人,他一把揽住云雨那盈盈一握的柳腰,眼中担心也深情的关切道:“雨妹,你没事吧!”

    云雨陡然醒转,一阵后怕,此刻看着拦腰抱住自己的英俊气质飘逸的青年,脸色娇羞的说道:“我没事。”

    看着那一汪春水般的眼眸,薛族的那位飘逸青年心里着实狠狠的荡了几荡。

    云雨不甚娇羞的挣脱青年的怀抱,但那一只手却被对方紧紧的握住,挣脱不开。大庭广众之下使得她更为的娇艳欲滴。

    妘龙瞅了一眼飘逸青年,开口道:“看来家族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居然要用到联姻稳固家族的地位,到最后还不知道谁成全谁呢!”

    云中盛心中更是一阵惊颤:“你究竟是何人?”

    妘龙虽然修为跌落,但是魂神依然强大,只要他想,分分钟便能看破别人的心中所想。

    “你还不配知道。”妘龙冷冷的回道,看都没看云中盛一眼。这让云中盛心中怒火更烈,但却不敢随便出手。

    “哼!这里是转轮王的地盘,你究竟意欲何为?居然想挑拨我们薛、云两家之间的关系,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别想走出这座岛屿。”

    “啧啧啧,好大的口气!老子当年叱咤风云的时候,你的祖先还没出世呢!今天谁来都没用。”

    飘逸少年是薛家的当代城主的小儿子,名为薛圣,修为也在二炁魂使,与那云雨倒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

    妘龙盯着薛圣又仔细地看了看,这才说道:“你一个半魂之体,能修炼到如此境界也确实不凡,想必转轮王在你身上费了不少的心思吧!”

    薛圣心中大为惊骇,他最大的秘密仅有几人知道,此时被人说出心中自然慌乱起来。

    而此刻在云族的后山深处,那里有一幢依山而建的小楼,清新而雅致,是一片难得的清修之地,但是此时小楼内传出的一阵哭泣声却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祖父,你可不能再不管了,那帮魂界堡的族人太目中无人了,族长好心邀请他们前来赴宴,他们倒好,居然寻衅滋事。简直没把家族放在眼中,希望祖父你出手制住他们。”

    这脸上毫无泪花,独自伤心哭泣的人正是那云祈河,而在他的面前则是一位精神抖擞,灰白头发的老年人。

    “难得的清静都被你给扰了,若在以前我不搧了你才怪。”老者威严的声音响起,让跪在地上的云祈河不禁打了个寒颤。

    老者站起身来,看似混浊的双眼微眯,寒光隐而不露。

    “走!”老者只说了一个字,身形展动,一步迈出便出去几百米。这是缩地成寸的神通。修为越高,跨越的距离越远。

    老者如凌空虚度,几个迈步间便来到了前殿。他的出现让得云中盛心中大定。

    “叔父!”云中盛恭敬的拜见。

    “嗯!”云德林轻嗯一声,一张老眼一直盯着妘龙上下看个不停。

    以他的修为自然看得出妘龙是云逸他们中修为最高的,但偏偏还是最年轻的,这让他心中谨慎起来。

    “道友可是我族中人?为何前来扰乱我族族长的寿宴。”云德林开口问道。

    “呵呵,扰乱?应该是你们心怀不轨,想铲除我们魂界堡的根基吧!”

    “在我的印象中,魂界堡可没你这号人物?你究竟是谁?”云德林依然面色平静的说道。

    “你还不配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想让你们死,就没人敢说一个不字。”妘龙非常强势,不过这也正常,桀骜不驯才是他本来的性格。

    “找死,不管你是谁,今天休想离开。”云德林动了,作为四炁魂使,他的实力非常强大,但是面对妘龙这么一个活化石,他根本翻不出大浪来。

    只见妘龙手指一点,一股无形的能量瞬间禁锢住了云德林,让他脸色骤变,魂神惊颤,根本生不起一丝的反抗之力,全身魂炁犹如萎缩了一半无法调动。

    众人大骇,心中都升起了一丝恐惧,连修为强大的云德林都被瞬间放倒,还有谁能降服眼前的年轻人。

    “叫你们家最有话语权的人出来,这种跳梁小丑就不要出来丢脸了。”

    妘龙看都没看一眼跪在地上的云德林,一双慑人的双眼直射云中盛心神,让他浑身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