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卷 生死相隔情未了 第六十四章 前所未有的供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爸,我来帮你!”云逸边走边说道。云逸不舍父亲辛苦,勤快的接过了云祈贵手中的单子。前世他没有机会孝敬父亲,今世他要加倍弥补。

    似是知道云逸心中所想,云祈贵也没有推辞。虽然身体各项机能都大幅提升了,但云祈贵没有进行系统的修炼,时间一长还是会累的。

    在云祁贵的指导下,云逸驾轻就熟,同时他自己也动手,很快便装好了几车货物。

    这些货物是运往魂界堡的,魂界堡内区域众多,每个区的中心平原处就是一个大的商业中心,自然需要货源。

    “云老弟,我的货装运好了吗?”

    就在云逸父子俩得空休息之际,一位高大的中年人走了进来,看样子也是一个货商。

    闻言云祁贵站了起来,迎了上去,“范老哥,你放心好了。你的货早就运上船了,绝对不会影响来年的生意。”

    范姓中年人点点头,看了一眼云逸又说道:“你我同属一个区,我们间自然该相互照顾,正月初二请你们到我家做客,就这么说定了!我先走了啊!”

    短暂的休息后云逸父子俩又开始忙碌了起来,这一天云逸过得很充实,真正的体会到了劳苦百姓的生活是多么的不容易。

    晚间一切都消停了下来,一部分族人留了下来,等待明日再次开工。

    夜晚的供养阁华灯初上,张灯结彩,一片繁花似锦。天空瑞彩如丝,愿力浓郁,将整个供养阁笼罩在光华之下。

    供养阁是一个商业性的城池,城内各种休闲娱乐会所、酒楼、商场、戏院从不打烊。夜晚才是能体现这座城不凡的时候。

    如今云逸修为深厚,根本不会累,他独自一人走在去往供养阁塔楼的大道上。云逸的二哥还没下班,每到除夕前几天都是最忙的时候,尤其是晚上,云逸打算去帮一帮云华。

    大街上虽然还有不少人,但是却比白天安静多了。云逸放开六识,感受了一下这座城。

    不远处的戏院内歌声婉转,翩翩起舞;茶楼内茶水沸腾,清香四溢;酒楼中推杯换盏,天南海北。更是有现代化的脚艺店,能让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消除身体的疲劳。

    前方终于到了供养阁,它占地足有几千平方米,那中心处的高大塔楼此时更是光华璀璨,完全将周围的繁华比了下去。

    对于这里云逸也很吃惊,除了它的大之外,云逸还感觉到了一股股愿力,斑驳无比。那是来自九天阳界世人的供奉,通过这座塔楼连接了他们心中念想的人。

    云逸走到大门处正要进去,不料却被人挡住。那是两个高级魂吏,负责看守这片区域的大门。

    “供养阁重地,闲人不得私入。”

    门口站着的两名官方人员,神态威严。供养阁是重地,与整个幽冥府内魂族人的生活息息相关,非官方人员还真不能进去。

    云逸此时也是颇为头疼,即便他亮出身份腰牌估计也进不去,他不是这里的职员。

    就在云逸准备回头的时候,云华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眼便看到了云逸。

    “三弟,你怎么来了?”云华高兴的喊住了正打算离去的云逸。

    云逸回转身亦是高兴的说道:“本来我是想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能帮忙的,结果我不是这的职员进不去。”

    云华笑道:“明天你随我一同进去,给你办个临时工作证就行了。明天还真需要你帮忙,不然我得累死了。”

    云华今天的工作完成了,此时两兄弟有说有笑的一同回到了云氏航运。

    第二天一早,云华为云逸办了一张临时的工作证,并带着云逸一同进入了供养阁。

    在云逸进去后,看门的两个一瘦一胖的高级魂吏开始交谈了起来,

    “嘿!兄弟,你注意到没有,刚才的那人好像就是昨晚的那个,我刚才无意间看到他腰间的腰牌了。”胖子说道。

    闻言,瘦子转头看向了还未走远的云逸,回道:“好像等级比我们高,是个魂使。”

    “我看清了,那腰牌和我们这的不一样,是平都城颁发的而且还是立过战功的腰牌。”胖子羡慕的说道。

    “据闻前段时间平都城闹的是沸沸扬扬,说是一个罗酆学院的学生越级击败了姚族的人,好像叫云逸。”瘦子若有所思,回忆着前不久听到的消息。

    “那人旁边的好像是云氏航运的云华,昨天听他们好像二哥,三弟这般称呼的。”

    “不会这么巧吧!莫非那人就是云逸。”瘦子一脸惊讶。

    “若真是他我们得留心点,不能得罪了他,据说他和崔判官都有交情......”胖子还没说完,就见瘦子向里面跑去,他急忙在后面喊道。

    “喂!你上哪去?这时候擅离职守,被逮到你就死定啦!”

    “你丫的,小点声会死啊!我去登记处看看去,马上回来。”

    云逸随同云华一起进到了供养阁内,供养阁内最显眼的便是那塔楼,在塔楼四周则有一排排房屋。房屋不大,每间大概也就四五十个平方米。

    每间屋子都有一个门牌,上面写的是幽冥府内的每一片区域。云逸看到了不少城市的名字,其中有酆都城,平都城、逝古城,还有十王殿。整个幽冥府东西南北中每个区域在这里都有一个房子。

    此时供养阁内已经开始忙碌了起来,每个职员从塔楼内背出不少供品快速的奔向各自的房屋内。云逸要去的自然是魂界堡所在的房子。

    房屋内其实是一个小型的传送阵,供品先在塔楼内筛选好,然后再转移到相应的房屋内传送出去。

    此时云华早已从塔楼内回来,身后背着一大包供品,云逸接过纷纷用传送阵传向魂界堡。

    有云逸的帮忙,一上午还算轻松,不过到了午后就开始忙碌起来。

    午后塔楼上方的愿力越来越浓郁了,几乎化为液态。近乎液化的愿力纷纷没入了塔楼中,塔楼上方几乎被那愿力笼罩。

    此时整个供养阁城池一片瑞彩,流光璀璨。

    “这是哪一族的供奉,太丰厚了,估计也只有那些大族才有这种待遇吧!”

    城内不少人看向塔楼处,一脸羡慕的感叹着。

    此时塔楼內更繁忙了,职员进进出出,都快累瘫了,这种情况会一直延续到半夜。

    “今年魂界堡的供奉怎么会这么多?超越了以往。”

    塔楼内负责接收供品的人累呼呼的发着牢骚,供品又多又杂,必须按地区一个个的分配好,随后再由各区域的负责人带走。

    得到供品的只能是在幽冥府内有户籍的人,那些已经转生或是下了地狱的人是拿不到供品的。

    而这类供品一部分充公了,还有一部分则被一些人截留了下来。当初云家宗族内的人想接手供养阁的业务主要就是看中这部分的油水充足。

    此时天空中的愿力如洪流一般疯狂的注入进塔楼内,比刚才还要猛烈。

    “云华,快过来帮忙,你们族内的供品来了,怎么会这么多?”

    塔楼内负责接收供品的职员对着正在搬运的云华喊道,每年这个时候他都感觉是要累死人的节奏。

    只见上方不断的供品源源不断的涌进来,很快就堆满了云华负责的区域,而上方分配的人已经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来不急,那供品快将他整个人淹没了。

    这阵势还真没有见到过,云华也愣了,以往从没这种情况出现过,不过随即他就释然了,因为那些供品上都写有云逸的名字。

    在云华的呼喊下,云逸迅速赶来,一进入塔楼内他也愣住了。塔楼内别有空间,宽大无比,上方供品连续不断的被分配到不同的区域,尤其以魂界堡这一区域内最多。当然负责魂界堡的不止云华和云逸两人,但是大部分的贡品上写的都是云逸的名字。

    云逸先是愕然,随后浓浓的忧伤浮现在心头,这些供品都是九天阳界的亲人们供奉的,上面残留的些许气息让云逸心中的思念之情更深。

    “三弟赶紧帮忙啊!”

    云华的喊声让云逸从忧伤的思绪中醒过来,现在不是独自怆然涕下的时候。有了云逸的加入魂界堡这边的搬运工作才不显得那么慌乱了。

    时值九天阳界大年三十的中午,正是家家拜祭祖先的时候,也是供养阁供品量达到一个高潮的时候。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左右才渐渐结束。

    直到这时供养阁内的职员才得到了一些休息的时间,但这还不算完,因为到了晚上依然还有一波高潮要到来。

    “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今年的工作量怎么这么大啊?”

    “是啊!今年魂界堡收到的祭品居然头一回位居第一,以前可都是一些大家族占据头三甲的啊!”

    此时塔楼内负责接引魂界堡祭品的几个魂使在休息之余谈论着此次收获最多的魂界堡区域。

    “那是因为其中的一大部分的祭品是只属于一个人的。”

    “只属于一人,难道是九天阳界的什么大人物今年来到了幽冥府,是谁?”

    “是一个叫做云逸的人。”

    “云逸?难道是引领科技变革,缔造出超科技集团的那个云逸?”

    有人不信,认为是重名重姓的人,并不认为那样一个科技帝国的掌舵人会来到幽冥府。因为他很年轻,这一怀疑,其他人也不敢肯定了。

    不过也有人说出了一个颇为让人信服的推测。

    “我们幽冥府内也有一个云姓的家族,虽然比不过那些古老的大家族,但也不是那些小家族可以比的。而这云逸应该是那个家族的人,这也就解释得通为什么他一个人会有这么大量的祭品了。”

    “你纯属扯淡,那云姓家族远在九幽海,沃礁石外的第十城区域,怎么会和魂界堡有所牵连呢!”

    “怎么没有关系?你不知道。那魂界堡也有一个云姓家族,据说是第十城那里的分支。我有一个属下叫云华,他就是来自魂界堡的那个云姓家族。不信你可以去问问。”

    坐在一起谈论的一共有四五个人,其中有三人口沫飞溅,相互争论着,一人听得津津有味,还有一人则像是在努力的回想着什么,眉头紧皱。

    陡然此人猛的一怕大腿,啪的一声愣是将其余四人吓了一跳,纷纷看向他面露不愉之色。

    “你干啥呢?咋咋忽忽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几人不满,数落声不断。

    不过那人丝毫不在意,反而面露凝重之色说道。

    “我想起来这个云逸是什么人了?”

    “你知道?”

    那人点头,四处看看了,深怕被什么人听到似的,这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