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卷 命归黄泉醒战魂 第五十七章 对手出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日后云逸将与姚族的人进行生死决斗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整个罗酆学院。

    云逸走在去往禁塔的路上,这一路不少人都向云逸投来崇拜的眼神,也有人在一边鼓励他,所有学员都因为云逸而热血沸腾。

    不少人跟云逸热情的打招呼,云逸一一面带微笑的回应。

    不久后云逸进入了禁塔来到第九层。而罗源和始祖妘龙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了。

    看到云逸进来,罗源面带微笑着责备了他一句:“你小子总是喜欢姗姗来迟,不知道我们两个老家伙过一天少一天吗?”

    云逸一一见礼,心中对这二人极为的感激、恭敬。

    “走,我带你去看一样好东西,保证你无比欣喜。”云逸感觉罗源从没这样高兴过。

    一路向着化魂潭所在的山谷走去,云逸明显的感觉到这里的不同,与以往相比这里更具生气了。

    到了山谷外,云逸也大吃一惊。整个山谷被层层瑞彩笼罩,流动着霞光。

    看着云逸吃惊的表情,罗源笑的跟朵花儿似的。

    步入山谷内,云逸真切的感受到周围浓郁的瑞彩不断的往他身体内钻去。

    云逸一脸不可思议,他并没有开启阴阳魂体吞噬的特性。这是身体最自然的本能,需要这种神秘的瑞彩。

    瑞彩环照下的山谷内一片勃勃生机,远远超过了以往,那些奇花异草鲜艳无比,争相斗艳,整片山谷犹如仙境。

    前方终于接近了化魂潭,化魂潭上方更是瑞气浓郁,在浓浓的瑞气中,更是有几股不同的光彩不时闪现。

    “这是?难道是那九幽莲?”云逸嘴巴张的能塞得下两个鸡蛋。

    罗源袍袖一挥,那些缭绕在化魂潭上方的瑞气开始渐渐散了开来。

    只见在化魂潭中心慢慢地出现了一朵直径有一米的莲花,它已经开始绽放,九片花瓣已经渐渐打开,每片花瓣上都有五种颜色。

    “这五色幽莲居然这么快就恢复了。”云逸自语,九幽莲极为罕见,他早料到在这化魂潭内它能完全成活,但是这时间未免太快了点。要知道哪怕是一色的幽莲也要好几年才能完全绽放。

    云逸再一次的感觉到化魂潭的强大之处。

    罗源并未因为云逸的吃惊而满意,反而示意他看清楚一些。

    “难道还有什么特殊之处?”云逸狐疑。

    当瑞气彻底散去,整个化魂潭彻底的显现出来,在水面山一片绿油油,宽大的荷叶漂浮再上面,居然也散发着五彩。有些地方更是有莲蓬伸出水面。

    莲蓬上一片缤纷,生机盎然,光华绚丽,不难想到那里面的莲子也绝对不同凡响。

    云逸绕着化魂潭走着,很快他便迈不开步伐了,整个人震惊得无以复加。

    还是那中心处的那朵巨大莲花,确切的说那不是一朵,而是两朵。

    一根花蒂上生出了两朵莲花!

    “并蒂五色九幽莲。”云逸感觉自己的声音都颤抖了。

    “怎么样?不敢相信了吧!就是这么的神奇,变异的九幽莲。”罗源一脸傲然的说道,这一切都亏了化魂潭神秘的能力。

    云逸万万没想到他侥幸带回来的一些花粉和五色泥土根茎,在这化魂潭内居然进化到这种骇人的状态,最重要的是它还没有完全成熟,说不定后期还会有意外的变化。

    “化魂潭重塑了它,如今它也无私的反馈着化魂潭,使得这片古地再也不担心生机枯寂了。”罗源心情特好,丝毫没注意到一旁正大肆吸收着浓郁生机的妘龙。

    受到妘龙启发,云逸一个扑通跳进了化魂潭内,他需要将修为恢复到最佳状态,这里是最理想的地方。

    “喂,你小子急个什么劲啊!”罗源还想再炫耀一番的,结果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罗源转身正准备找妘龙出去喝杯茶,结果两只眼睛愣的有铜铃那么大,心中一叹。

    “真是有其祖必有其孙啊!”

    “喂!老货,我们出去喝杯茶,你别在这跟云逸抢。”

    哪知妘龙睁开眼睛淡淡的看了一眼罗源,鄙视之色一点也不掩饰。

    “这是我孙儿带回来孝敬我的,你趁我们不在的时候不知吃了多少独食呢!少在这儿假正经,哪凉快哪呆着去。”

    罗源被气得够呛,不过他还真不好发作,确实最受益的人是他自己。

    “哼!懒得和你这种痞子逞嘴皮之争。”罗源背负着手向着谷外走去。

    妘龙并没有再次修炼,而是看着云逸,为他护法。

    云逸沉入水中,身体如海绵一样,快速的吸收着那些生机,他的修为也在迅速的恢复着,很快便达到了最佳状态,彻底的饱和。

    但是他的身体并没有停止吸收,那些生机通过他的身体进入了左耳上的耳钉中。

    如今耳钉彻底与云逸结合在一起,此刻它居然又自主的在吞噬周围的生机。

    云逸像是想起了什么,心神一动进入了耳钉中。

    耳钉中一片白茫茫的魂炁,这些魂炁有些不同,云逸根本无法吸收,仿佛亘古就存在似的。

    从化魂潭汲取的绚丽生机正向着茫茫深处飞去。

    云逸紧跟其后,有种要揭开耳钉神秘之处的兴奋感。

    不同于上次漫无目的乱走,这次有了引导,云逸很快便有所发现。

    在茫茫魂炁中,云逸隐约看到了两具身体漂浮在深处,只不过其中有一具非常模糊,以云逸的眼力也只能看到一丝轮廓。

    浓浓的生机则是进入了另外一具身体内,除了脸部,身体其他部位则比之前一具清晰许多。

    云逸想走进去看个清楚,但是前面像是有层透明的膜挡住了他,迫使他不得不放弃。

    云逸心神回到外界,不是他不想去探究,而是他现在还没有能力,直觉告诉他这是好事,只是时机还未到。

    直到感觉耳钉不再吞噬后,云逸这才从水中跳出来,他感觉神清气爽,从未有过的清醒,身体中的每一个机能都了如指掌。此时他的本命魂像是中央处理器一样,可以迅速而准确的发出和执行每一个指令。

    “看来你已经让幽精魂神达到大成了。”始祖妘龙看着云逸身上内敛的魂炁说道。

    “嗯!”云逸点头。

    人有三魂,修炼便是要觉醒每一魂中的神,而最先觉醒的应该是幽精魂神。

    觉醒魂神并非一蹴而就,这是一个过程。觉醒篇是云逸最强大的依仗。加上种种机遇,最主要的还是他自己坚持不懈的努力修炼,这才于此刻在化魂潭中觉醒了第一个魂神。

    他的本命魂,幽精,此时彻底大成,觉醒了隐藏在其中的神。

    觉醒篇中第一神,幽精魂神终于醒来了。

    云逸内心激动且兴奋,这标志了他随时可以破入下一个等级,成为魂使。

    沉默片刻后云逸想起了另一件事,开口问道。

    “十二部族到底是什么?”

    妘龙一愣,他没想到云逸居然问这个问题,“看来你在边关有些非同寻常的经历。所谓的十二部族其实是整个魂族的十二位祖先。”

    “自从九幽莲栽种在这里后我一直在此修炼,不少记忆也已经完全恢复了。如今也可以脱离噬魂钉而存在,以后的路只能你自己走,我不可能一直在你身边,有些事情你也该知道了。”

    说完,妘龙眉心出现一片光华,那里有一朵云彩出现,不断的变幻着,其中一条白龙若隐若现,在云彩中翻腾。

    同样云逸眉心也光彩闪现,一朵璀璨的云彩出现,其中一条青龙在飞舞。

    “很好,图腾之力在你体内得到了最完美的体现。这是一种返租现象,一旦大成便能够达到十二族祖当初的地位。现在它只是一个引子。目前你必须将所有的精力放在魂炁的修炼上,直到修炼觉醒篇完全大成。”

    “我在噬魂钉中发现了两具身体,他们似乎陷入了沉眠,我无法接近,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听到云逸的发现,妘龙也一脸疑惑,他被困噬魂钉中无数岁月,尽然没有发现这一点。

    “难道和幽灵族有关?”妘龙担心的问道。

    “不知道,我感觉其中一个和我有莫大的关系。”

    妘龙若有所思,像是明白了什么,说道:“既然你没感觉到危险那就没问题。时间一到自然会明了的。目前最要紧的是你和姚族人的决斗,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对手是谁。这三天内你得将状态调整到最佳才行。”

    云逸点头,这是最重要的事情,必须严阵以待。

    如今云逸已经彻底稳固住了修为,只要再跨一步便可以跻身魂使行列。

    同姚族约定的决斗还有两天时间,这两天内整个大街上热闹非凡,各种琳琅满目的商品吸引了众多人的眼球。

    但是这一天,大街上出现了一对人却将所有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不管男女他们的眼中都带着羡慕之色。

    那是一对男女,男子身材挺拔,气质迷人,是个完美的帅哥。他的左手牵着的一名女子可谓是有成鱼落雁之貌、闭月羞花之容,整个人散发着柔和的气息,忍不住让人想去亲近。

    这是一对完美的壁人,男子如一轮太阳一般遮盖了所有人的光芒,独一无二。女子则如一面月亮让周围的所有女子在她面前皆黯然失色。

    他们亲密无间,男子的笑如一抹春风,柔和得化不开。女子眼眸如一汪春水,让人如痴如醉,整个大街上仿佛只有他们二人一般。

    聚贤楼内一间豪华的客房内,姚族的人正围坐在一起,商讨着一天后的决斗。

    “他们还没到吗?”此次姚族的带队人开口问道。

    “快了,他们不会迟到的,这是一次难逢的机会,借此机会一观混沌阴阳图对我族的发展至关重要。至于那云逸可以直接无视,即便同阶一战,姚猛也足以强势碾压他。”姚族的另一人,姚霸天信誓旦旦的说道。

    “不管云逸所会太极指是否真的是出自混沌阴阳图,此人必须诛杀,我姚族的人不能白死,太极指只能我姚族的人会。”

    “那是自然,前次我没有解决了他算他命大,但这次他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正当姚霸天说完,门口响起了一道声音。当看到来人时姚族的众人一片欢喜。

    来的一男一女,正是大街上那万众瞩目的一对璧人,他们是姚族的天纵之才,在年轻一辈中排名非常靠前。

    男子叫姚猛,女子叫姚柔,在谈到云逸时他们眼中皆流露出凶光。